第六十四章 又见大师兄

作者说梦者 全文字数 3296字

李青山忽然停住脚步,前方传来许多人类修士气息,人类形态下,六识都大大降低,竟走到这里才发现。 此处离地表已经很近了,但仍需穿越漫长曲折的洞窟,眼前这条,几乎是必经之路,此时若掉头回去,必要绕一大段远路。 余紫剑道:“怎么了?” 李青山微微一笑:“没什么,前面有不少炼气士,我们去看看。”迈步狂奔,巨兽的“肠子”又蠕动起来,片刻后,就见到了另一个“胃”,一个方圆数十丈的大洞窟。 几十个炼气士,或坐或站,身上服饰各异,不但有三山弟子,还有一些散修,每个人脸上都是惊魂未定,很多人身上都带着伤,显然是花费了大力气才从李青山统领的妖兵爪牙下逃离,汇聚在这里。 此时已成了惊弓之鸟,听见声响,全都站起身来,一起向隧道中望去,看见是两个人,不少人立刻萎顿下来,懒得搭理。 李青山一步不停,抱着余紫剑高高跃起。他并不只是为了送余紫剑出去,更准备将余紫剑送出洞窟后,好转过头来化身妖魔,大开杀戒。 眼神扫过众人,将所有人的状态尽收眼底,竟有一个九层炼气士在此,看服饰是那坟丘山的弟子,脸色苍白,一身死气,看起来虽是三十多岁,但却像是死了三十年的三十多岁,说不定也是个什么大师兄。 而八层炼气士也有三四个,六层以下的炼气士只占了不到一小半,能从他的妖怪军团的围剿中逃离,果然没点实力是不行的。 李青山刚跃到半空,只听一声冷喝,“给我下来。” 他这个飞跃的动作,却惹恼了那个九层炼气士,李青山猜得不错,那人正是坟丘山的大师兄,在门派中说一不二的角色,怎能忍得了一个四层炼气士,从他头顶越过,今日吃了大亏,正在愤怒的时候。 不假思索,双手一分,一个墨绿色的尸毒球,飞射出去,目标正是空中的李青山。这尸毒球乃是坟丘山的绝学之一,看似不起眼,但却是从上百年的老尸身上收集的尸气凝结而成,不但奇毒无比,而且能侵入护体真气,无论人畜,沾染一点都是死路一条。 李青山眉毛一挑,他已适应了这些炼气士,一言不合致人死命的习惯,没有感到什么特别的愤怒情绪。如果这世界真是一个大斗兽场,他已开始习惯扮演角斗士,或者猛兽。 尸毒球,在空中爆开一团墨绿色的尸气,将李青山和余紫剑笼罩进去。 “不知死活!”大师兄一甩衣袖,冷哼一声,心中的郁结,稍稍疏解。 其他门派的弟子,与散修,都离得他更远了一些,早听闻坟丘山弟子,心狠手辣,杀人无算,今日一战,果然非虚。 “大师兄,那个人身材高大强健,好像适合用来炼尸。”一个坟丘山弟子道,没有如鸡都山弟子那般,满口阿谀奉承,来满足大师兄的虚荣心,但都是一张没表情的死人脸,只有提到炼尸的时候,眸中才会迸发光芒,那是对力量的渴望。 在坟丘山中,操纵的僵尸越强,本身的力量就越强,甚至能够超越炼气的阶级。 “哦,是吗?”大师兄话音未落,嗖嗖嗖嗖,一阵利啸,数百冰锥从毒雾中射出,又急又密。 大师兄一动不动,一摸手腕,他手腕上带着一个古旧铜环,上面带着斑驳血痕,经他一碰,立刻发出光彩了,招出一个钢甲尸挡在身前,钢甲尸浑身明光铮亮,尸气环绕,不知比僵尸道人的铁甲尸好多少倍。 冰锥打在钢架无坚不摧的冰锥,落在那钢甲尸身上,只是一阵叮当乱响,留下些许白色痕迹,冻结了一层寒冰。 李青山轻盈落地,将余紫剑放下,包裹他们的薄薄冰层,立刻破碎,收回长鲸吸水中,自上一次一战后,他又到泉水那里,重新补充了凝冰水,对长鲸吸水的使用也越发的游刃有余。 他目光平静冷淡,不说什么。也没什么好说的,反正早晚要分个生死,现在所要考虑的,只是早或者晚的问题。 余紫剑却怒道:“你为什么要打我们?”在这地底下,她已见识了妖怪的狰狞可怕,但越发不能理解,都到了这中地步,人类为何还要攻击人类。 大师兄面无表情的道:“因为我愿意。” “你……”余紫剑气的说不出话来。 “走吧!”李青山拍拍她的肩膀,随手揽住她的腰肢,夹起来便走,此处离地面,已经不是很远,回来化身妖魔再来收拾他们好了。
他决定到时候,慢一点杀死这位“大师兄”,让他见识什么叫“我愿意”。 “想走,没那么容易。”几个坟丘山弟子,招出数十具僵尸,将李青山团团围住,每一个的动作都迅猛如风,其中铁甲尸就有十三具,有门派为传承的炼尸术,绝非僵尸道人所能比拟。 李青山道:“你想干什么?” 大师兄道:“所有人都要留下抵挡妖怪。”他带了坟丘山最强的一批弟子进入地底,从一开始的目标,就不再浅层地底那些弱小的妖兽,以及经过很多次采摘的灵草上,而是选了一条捷径,直接深入地底。 那条捷径,便是一条地下河,但在河水中,却遭遇一个极为恐怖的妖怪的袭击,那妖怪浑身漆黑,在水中如影流动,直接掀起了一股大洪水,比冰锥可怕十倍的水箭,激射不断。 而他们的攻击,落在那妖怪的身上,却是全无作用,损失了几个师弟,以及大批僵尸,方才逃出来,又被各种深层地底才会出现的妖怪攻击,且战且逃,远路返回到这个洞窟中,已有不少其他炼气士逃到这里,他方才知道此次采药大典,出了大变故。但他却不肯就此退出,反而在此收拢溃败的炼气士,做出要与妖怪决战的架势。 李青山好奇道:“你们真的要留在这里和妖魔战斗?”却察觉到,洞窟中,那些不是坟丘山弟子的炼气士,听闻此言,眸中都流露出忿恨的情绪,却是敢怒不敢言。 “当然,你也必须留下!”大师兄道,那些妖怪虽然恐怖,但对于他这个有钢甲尸护身的九层炼气士,算不上致命威胁,就算碰到最强的那几个妖怪,他也可以从容退去。 而在那之前,他已然收集到了足够多的尸体。坟丘山和其他两个门派不同,他们最重视的并非灵草,而是尸体,妖怪的尸体,以及,人的尸体。 此番采药大典,所有门派都元气大伤,但反过来看,也正是坟丘山崛起,完全压过青藤山和鸡都山好时候,只要把这些炼气士都变成僵尸,再炼出几头强力的尸兽,坟丘山的实力,不降反增,他在门中的地位,就再也无可动摇。 因为长年操纵复数以上的僵尸战斗,坟丘山的弟子比其他两山,就多了一种战略眼光,大师兄便是其中的佼佼者,长年与死尸相伴的他们,更淡薄了人的感情道德,将“一将功成万骨枯”这句话,贯彻的淋漓尽致。 李青山一时之间也猜不透大师兄这复杂阴暗的心思,只觉得他没安好心,一挥长鲸吸水刀,喝道:“就凭你们也想拦我?” 大师兄正要下令杀一儆百。 宋明惊叫道:“你是牛巨侠!”李青山从跃入洞窟,再到被尸毒气笼罩,落在地上,也不过片刻之间,他仔细辨认之后,终于确认,眼前之人,正是害他落到这步田地的牛巨侠。 宋明被整个门派排挤,没人愿意与他同行,那些有记录的灵地更轮不到他,只与马超群小心翼翼的在地洞中前行,反而因祸得福,没一头撞进李青山布下的陷阱中,察觉到不对,就立刻逃了回来,与当初在狂剑山庄外,被李青山一招丢出后,逃跑的速度和决绝,有异曲同工之妙。 此言一出,便在洞窟中引发一阵惊叹,“牛巨侠”这个名字,近来可是名声赫赫,被三山联手通缉的人物可不多,更传闻其斩杀了鸡都山的大师兄。 李青山听到周围的窃窃私语,目光扫过宋明与马超群,笑道:“原来我已经被通缉了,我还不知道,今天熟人还真不少,罢了,反正已经杀过一个大师兄了,再杀一个也不嫌多。” 大师兄道:“既然是三山之敌,更不能放过你,青藤山的弟子与鸡都山的弟子还不起来,与我联手诛杀此贼还有他的同党。” 马超群道:“他不是同党,他是被姓牛的胁迫的,紫剑,你快过来。” 大师兄道:“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吗?” 余紫剑大声道:“你们才是坏人,我才不过去!” 正在剑拔弩张之时,一个炼气士奔进洞窟,一边手舞足蹈,一边凄厉大叫:“怪物,怪物来了,快跑!” “什么怪物?”宋明一把抓住他。 “骷髅……”那炼气士刚说完这两个字,血炎从他眼窝中喷涌而出,转瞬间将焚成一具白骨,散落一地。 (未完待续)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