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无首

死人经 230 作者冰临神下 全文字数 3482字

为了剿灭铁山,中原一方已经策划了很长时间,公开的借口正是卫灵妙之死。 卫嵩将仇恨指向北城孟氏,中原却宣称幕后的指使者是大头神,本来这也没什么,西域各方势力经常互相指责,大多停留在口头上,这一次中原则动了真格的,一面文书往来,一面暗中调兵遣将。 这一年七月下旬,离卫灵妙被杀还不到两个月,五千名中原官兵开赴战场,另有十六个西域仆从国提供同样数量的军队支援。 即使到了这个时候,大头神仍然认为战争打不起来,中原大军虽有万人,铁山一方也有五千余人,而且给养充分,以逸待劳,其中还包括金鹏堡的杀手与刀手,更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他认为可以向中原解释清楚,铁山与卫灵妙之死无关。 关键时刻上官怒背叛了岳父,其中具体情况众说纷纭,有说翁婿二人大吵了一架,当晚大头神即遭到暗杀,也有说两人根本没有争吵,白天还一起商量如何共同对敌,好得跟亲父子一样,八少主突然起事,一百名杀手冲进大帐,将大头神与铁山头目全都杀死。 不管怎样,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大头神死于女婿之手,或许不是上官怒亲自动手,因为传言说大头神勇猛无比,以铁枪挑杀上百敌人,才被乱刀砍死。 大头神一死,铁山大营群龙无首,不是逃跑就是投降,纵横西域十几年的第一大匪帮就这么烟消云散了。 细节总是被无限夸大,顾慎为相信上官怒定是采用最安全的方法暗杀大头神,或许还会提前下药。 铁山覆灭,突然之间,中原大军已经来到璧玉城边界,这可是多年以来的第一次,许多人这才恍然明白,原来匪帮竟是本城的守护者。 中原没有立刻退兵,下一步的目的也没有公开,璧玉城里乱成一片,关于大军屠城的传言甚嚣尘上,甚至有人携家带口向西边的疏勒国逃亡,更多的人则等着金鹏堡的态度。 金鹏堡出人意料地保持着沉默,好像这件事与自己无关,山下的居民成群结队来石堡请愿、询问,独步王就是不开口,一连五天,璧玉城都承受着大难临头的感觉。 五天,足够顾慎为做很事情,他很早以前就知道上官怒要背叛,中原将剿灭铁山,对事件后果考虑得足够长久,所以反应比石堡里的所有人都要快。 大头神死亡的消息一得到确认,罗宁茶就陷入歇斯底里的疯狂状态,从早哭到晚,摔碎了一切能拿得动的什物,一会鞭打每一个仆人,一会又哀求每一个人保护她。 在给欢奴与荷女带来诸多麻烦之后,罗宁茶仍将他们两个看作最信任的人,强迫他们发誓永远留在她身边,接着又命令他们立刻前往铁山大营,寻找可能还活着的大头神。 第二天,更多消息传来,大头神原来是死于上官怒之手,罗宁茶彻底被这个消息击垮,不闹也不喊,躲在卧室里,连说话都要压低声音,她琢磨出一个奇怪的想法,认为整个事件是金鹏堡的阴谋,父亲一死,下一个就会轮到她。 罗宁茶不允许石堡配给的仆人与杀手再进后院,将自己从娘家带来的人全召来,守在屋子外面,几名贴身丫环与两名杀手则留在屋内,每隔一会,顾慎为与荷女就要出门跳上房顶寻查一番,确认没有刺客的身影,小姐才能安心一会。 其实罗宁茶无需担心自身的安危,大多数人根本就将她遗忘了,金鹏堡的沉默也不是有意为之,二少主上官天跟所有人一样,被这个意外的消息打蒙了,仓惶失措,接连发出多条自相矛盾的命令,一会要宣布上官怒为叛徒,一会又想通过八弟与中原谈判,杀手们被支来支去,不知目的是什么,是白衣院的谋士们按下这些可笑的计划,没有让金鹏堡在外人面前露怯。 上官天唯一靠谱的计划就是等待父亲的指示。 独步王神功尚未恢复,却不得不亲自解决眼前的危机,但他没有立刻现身,而是冷眼旁观,暗中进行布置,就是在他冷旁观的五天里,金鹏堡迟迟不肯发声,顾慎为则借机解决了一连串的问题。 他做的第一件事是救出初南屏。 八少主上官怒投靠中原的消息传来的当天下午,沈谅的刀主位置被剥夺了,他是上官怒的亲舅舅,在二少主上官天眼里无异于中原安插在堡内的内奸。 在一片混乱中,上官如要到了放人的谕令,与欢奴一块前往洗心院监牢。 顾慎为是以巡查安全的名义离开罗宁茶的。 刀主落马,掌刑人的态度立刻变得不一样,对十公子谄媚得比最油滑的仆人还要过分。 还没进入刑室,顾慎为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喂,今天这是怎么了,还不来侍候大爷,我全身可都痒痒了,小初,你痒不痒?”
“不痒,有点饿。” “我在嘲笑他们,你就不能配合一下?” “哦,那我有点痒,可我不想再受刑。” “难道你要招供?” “我不招供,也不想挨打。” 许小益竟然也在这里,顾慎为马上明白了,沈谅有意隐藏这个消息,是想等到最后时刻再将他抛出来,没想到中间发生了变故,自己先被关押。 一对好朋友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样,许小益的眼睛肿成了一条缝,开始甚至没认出欢哥,短短几天,初南屏身上的伤疤已经不比杀手少。 许小益认出欢哥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什么都没说,小初也没有。” “我知道。”顾慎为要来披风将二人裹好,亲自赶车送他们下山,交托给最信任的人。 许小益坚持了几天,终于松懈下来,在车里就睡着了,睡之前他问初南屏,“咱们是生死之交了,你还要杀我吗?” 初南屏很认真地想了好一会,“按无情剑法的说法,杀你越痛苦,断情越彻底,对修练剑法越有好处,要是杨欢愿意练剑,我还是得杀你。” 这么绝情的话,好在许小益没有听到,小初还在分析自己的感情,他已经睡着了。 顾慎为返回石堡里已是深夜,罗宁茶几个时辰没见着他,已经快要发疯,不是怀疑他被敌人暗算,就是以为他背叛到孟夫人那边去,当着众多丫环的面痛哭流涕,斥责欢奴忘恩负义,接着又欣喜若狂地欢迎他回来。 顾慎为说了许多言不由衷的话安慰她,等她终于安静下来,示意丫环们都退去,只留下荷女与翠女。 在如此悲痛的时刻,罗宁茶也没忘了戴着面纱,坐在屏风后面,顾慎为只能看到一个隐约的身影。 “小姐,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咱们得想办法自保了。” “还有什么办法?你说过,女人的地位都来自父亲与丈夫,可我的丈夫杀死了我的父亲,我什么都没有了,只能任人宰割。都是你的错,教我乱七八糟的东西,将堡里的人都得罪光了,大家都想我死,谁也不会护着我。”罗宁茶还没有完全恢复理智,声音中带着愤怒,准备将身边最后几个人也“得罪”。 “所以咱们才要想办法。”顾慎为保持着耐心。 “你想办法!”罗宁茶几乎是喊着说出这句话,突然站起身,改用前所未有的轻柔口吻继续说,“你有办法了,是不是?欢奴,好欢奴,你快告诉我,我将一切财宝都赏给你。” “当务之急是取得孟夫人的谅解,她手里掌握大权,能决定小姐的生死。” “是是,你去跟夫人说,我愿意道歉,当众道歉也行。” “我可以去说,可小姐先得将那块木板交出来。” 如果换一个人,总会想到木板是自己手中唯一的筹码,交出去等于束手待毙,罗宁茶的心思已经全乱了,根本没有防备,忙不迭地同意,“在老张那,我让他藏在马棚里。” 罗宁茶的心智时高时低,顾慎为再一次对她感到意外,马夫老张是石堡里的仆人,木板交给他谁能想得到?而老张竟然能得到小姐信任,也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 “我马上回来。”顾慎为与荷女互视一眼,让她留下。 大半夜,老张仍没有睡,一个人待在马棚里,照料仅剩的两匹马,其它马匹都被八少主带走了,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回来。 “老张,我来取小姐交给你的东西。”老张曾经帮过他的忙,在顾慎为眼中是石堡里仅有的几个好人之一,所以不想用武功逼迫他,尽可能说得客气些。 老张头不抬,也不说话,伸手在马槽里摸了一会,将最后一块木板递过来。 顾慎为接过木板,说:“谢谢。” 木板被包了好几层,最外面是黄色丝绸,往里依次是麻布、软纸、绢帕,老张对这块木反保护得可是非常小心。 顾慎为心中一动,盯着老张看了好一会,将木板放入怀中,几层绢布还回去,“这些东西我不需要。” 老张一言不发,以极快的速度夺过去,将绢帕收好,其他东西扔在一边。 “你见过小姐的真面容了?” “少管闲事。”老张奋力搅拌草料,恶声恶语,脸却红了,连夜色都遮掩不住,“那是意外,少奶奶要骑马,我……你少管闲事。” 顾慎为心里更加有谱了,他不仅替罗宁茶想到了自救之道,也为自己一直在构思的计划填补上重要的环节。 (求收藏求推荐)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