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五章 答案

死人经 745 作者冰临神下 全文字数 3713字

木老头破天荒地做出主动救人的选择,即时在这种时刻,他的头脑也很清醒:想把龙王抓回来是不可能了,拖着敌人一块下水还来得及。(百度搜) 他杀向邓元雷和那道人影。 四个人一块坠落,顾慎为第一个落地,不知高低,声音颇重,震得双脚发麻,估计陷阱至少有三四丈高。 接着是两名偷袭者,因为早有准备,落地几乎无声。 最后掉下来的木老头一直就没有声音传出来,他的武功在四人当中或许最弱,轻功却最好。 多亏了木老头,邓元雷与另一人不敢轻易出手,顾慎为得到机会转移位置,很快,四人完全陷入黑暗之中。 顾慎为有过这样的经历,每一次他都是利用死人经,探查周围的生命之气,反而占据优势。 他轻轻放下刀,握住剑柄,就是这样简单的动作,也可能引起对方的警觉,攻击很快就会降临,顾慎为却无法进入冥想之境。 这就像存放已久的救命金丹,掏出来之后却已化为粉末,顾慎为的心不由自主地下沉,多年来第一次感受到一丝慌乱。 攻击来自右前方,他的警觉还在,拔剑还击,跟从前一样,有攻无守,但是找不到目标的准确位置,只能凭感觉预估。 刀剑相撞,溅出几粒火星,顾慎为看到邓元雷既兴奋又惊恐的脸。 顾慎为左手抓起地上的五峰刀,用力抛出,刀身旋转着前进,发出强劲的破空之声,邓元雷躲开了,另一个人也躲开了。刀撞在对面的墙壁上,飞溅大量火星,却没照到任何人。 四人又陷入互不知下落的状态。 顾慎为就是这时发现这不是普通的陷阱,整个地下空间占地颇大,从他刚才所站的位置到对面的墙壁至少有五六丈的距离,比上面的帐篷要大得多,最关键的是,墙壁是由巨石制成,绝非几天或者几个月就能完成的工程。 这显然是龙庭很久之前遗留下来的秘密地室。 一连串的疑问升起。又都指向同一个答案。 安静了很长时间,第一个开口的是木老头,声音缥缈怪异,用上了七转魔音,“龙王。你在……” 又一堆火星在墙壁上溅起,显露出邓元雷与同伴的身影。 木老头哈哈大笑,“两个小兔崽子,出手挺快嘛,可惜听声辨位的功夫太差。”然后叹了口气,“龙王,你怎么不出招啊?” 顾慎为刚刚浪费了一个极佳的偷袭机会。他失去了对死人经全心全意的信任,手里握着剑,心中却在犹豫,就这么一会。目标已经消失。 除了木老头,谁也不敢发出声音。 “这房子不错啊。”木老头像是在显摆,声音忽左忽右,“又厚又结实。还不漏水,肯定是有钱人造的。青城派,你们咋找到这种好地方的?” 又有人出手了,一枚暗器飞出,撞在石壁上弹向另一面墙,在地室里转了半圈,擦出零星的火花,照亮一小块空间。 越来越多的暗器撞上墙壁,火星像烟花一样四处飞蹿。 顾慎为挺剑刺向一闪而过的身影,是邓元雷,两人避开那些不分敌我的暗器,在石室中间激烈地交手。 暗器还在不停发出,那人非要找出木老头不可,最后几枚暗器向上射去,终于打准了方向。 木老头附在墙壁上,一直就没有落地,“玩意儿还真不少,看我的。”说罢跳到地面,也不接招,四肢着地,弯腰奔蹿,像一只误入牢笼的野猫。 他也在掷出暗器,全是落在地上又被他拣起的飞刀,“这么多,带在身上怎么也有百八十斤吧,青城派还真是能驮重物,这是骡子功吗?” 飞刀没有那么多,那人一边掷一边还回收不少。 于是,两人中间斗剑,两人绕圈掷飞刀,本来挺大的地室立刻显得狭小逼仄。 “哈哈,有意思。”木老头总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却忘了他已不是顶尖高手,“哎呦,差点中招,兔崽子,不知道尊重前辈吗?我比你爷爷……哎呦,越说还越狠了。” 外围两人的飞刀越掷越快,中间二人险相环生,不仅要应对敌人,还得防备擦身而过的暗器,在一片漆黑当中,想同时做到这两点可不容易。 因此,每个人都想先杀掉对方,用的全是快而强硬的剑法,攻多守少。 顾慎为使不出纯粹的死人经剑法,但他仍占上风,黑暗与生死搏斗,都是他的强顶,邓元雷却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下手虽狠,经验还是少了一点。 一枚不知谁掷出的飞刀紧贴顾慎为右臂飞过,划出一道浅浅的伤痕。 暗器突然停止,木老头骂了一句,好像两人同时中招。 顾慎为立刻闭住呼吸,刷刷两剑,其中一剑刺中了目标,邓元雷摔倒。 “谁?谁用的迷药?是你吗,龙王?怎么连我也倒啦。”木老头的声音仍然中气十足。 顾慎为不能开口,迷药不是他抛出来的,这里是封闭地室,他又不像晓月堂弟子那样精通秘术,不敢随便使用到处飘散的粉末。
附近还有第五个人。 闭气不能无休无止,顾慎为抛下龙首剑,也瘫倒在地。 邓元雷手上中了一剑,不是致命伤,立刻喊道:“龙王倒了,龙王倒了。” 没有声音回应,下药的人非常镇定,木老头笑道:“傻眼了吧,人家这叫一网打尽,你们两个要陪死喽。” 这正是邓元雷最害怕的事情,“晓月堂?韩姑娘?快出来,我受伤了,咱们说好的……” 黑暗中突然亮了,就在邓元雷与龙王附近,一名女子提着油灯笑嘻嘻地说:“晓月堂尽是韩姑娘,你说的是哪一位?我可没跟你说好。” “韩芬!”木老头认得她。可是却有一件麻烦事,“龙王,她到底是哪伙的啊?” “我嘛,是御众……” 韩芬话音未落,顾慎为突然暴起,一掌拍向韩芬,韩芬扭身,肩膀还是中招,大叫一声。飞到墙边,晕了过去。 油灯掉在地上,竟然没有熄灭。 “龙王好掌法。”木老头赞道:“可这个丫头压着我了,还挺重。” 顾慎为摇摇晃晃,他不能永远闭气。但还是比韩芬预料得要长。 他拣起长剑指着邓元雷,觉得自己真笨,明知吕勉很可能是从晓月堂得到的女奴,竟然还想用荷女留下来的毒药控制邓元雷。 邓元雷勉强抬起手臂,“听我说……” 顾慎为一剑刺下去,药效终于发作,手上无力。龙首剑一偏,刺在邓元雷右肩上,顾慎为撒手倒下。 邓元雷眼看着利剑在自己肩上颤微微地抖动,又痛又怕。脸上出了一层细汗,“韩芬,快醒来。” 木老头沉闷的声音响起,“在老头被压死之前。我看她一时半会醒不过来。” “掌门,你怎么样?”邓元雷又换了一个求救对象。 吕勉的声音颇显无力。“不怎么样,等会有人来,你不用着急。” “是。”邓元雷心中稍安,可是看着肩上的剑,还是忍不住一阵阵发凉。 “韩芬身上有解药。”顾慎为提醒道,他们中的都是丧失内力的因陀罗香和另一种致瘫的迷药,是不可能自愈的。 木老头高兴地叫了一声,随后是窸窸窣窣的移动与摸索的声音,“这娘们儿真重,压得我……好了,左手腾出来了,让我摸摸,呃,这里不是,这里,哎呀,我好像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这下惨了,咦,我忘了,老头是不怕晓月堂毒药的,可我为什么也会浑身无力呢?费解费解……” 木老头唠叨半天,终于找准地方,“怪不得她跟块石头似的,瓶瓶罐罐一大堆,比兔崽子的飞刀还多,麻烦了,龙王,我不认识解药。” 邓元雷笑了几声,扯动伤口,又不敢笑了,吕勉一声不吱。 “一样吃一粒。”顾慎为说道,木老头曾经当着他的面把晓月堂丹药当饭吃,显然已有抵抗力,因陀罗香要不是来自香积之国,也困不住他。 “我试试,可我内力全失,未必抗得住啊。” “同时吞下去,只要里面有解药,你就没事。” “万一没解药呢?” 顾慎为无法回答。 “龙王,你对我真好,等我变鬼,也天天保护你。”木老头半真半假地说,将一堆瓶罐摆在手边,费力地一一打开,小心地摸出一粒粒药丸,“解药肯定不是粉末吧?” “不是。”顾慎为其实更怀疑韩芬有没有解药,但这是唯一的解救方法,换作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吞下所有药丸。 邓元雷发现事情不太妙,“龙王,大家各为其主,希望你不要以为这里面有私人恩怨。” “不会,待会我杀死你的时候,你也不要太在意,这是必须做的事情,跟恩怨无关。” 邓元雷额上的汗更多了,正想再说点什么,木老头突然惨叫一声,“我的药!” 韩芬醒了,腾地跳起来,木老头好不容易抓到手的十几粒药丸,全都落在地上。 “我怎么睡着了,哎呦,肚子疼,疼得厉害……谁把我的东西都拿走了?”韩芬似乎没受太重的伤。 “姑娘。”木老头倒是十分冷静,“在我身上躺半天也该够了,不要再踩我的脚了吧。” “嘻嘻,我还以为地面不平。”韩芬从漆黑的墙边走出来,拣起地上的油灯,对邓元雷视而不见,“龙王,你打疼我啦。” “抱歉,先把解药给我。” “我哪来的解约,那三粒还是御众师开恩留给我的。” 墙角的木老头哇哇乱吐。 “你跟这两个人是一伙的?” “不是,他们是韩芹收来的,跟我没关系。” 顾慎为沉默片刻,“荷女离开龙庭多长时间了?” “你怎么知道……嘻嘻,有几天了吧。” 荷女就是一切疑问的答案。 (求收藏求订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