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2章 破局(二更)

白袍总管 2662 作者萧舒 全文字数 2501字

他这一句不是为了慑魂动魄,而是为了平伏陆竹的激狂,免得真一举毁掉秘笈。 陆竹的心绪果然一缓,冷笑斜睨着两方人马。 陆君山暗舒一口气,摆摆手后退两步。 他最知道自己女儿的刚烈,真逼急了,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而且现在这般激动,正处于易怒易狂的状态,再一刺激,定要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 心寂也退后两步,楚离与慧广和尚及身后的十八僧也跟着后退两步。 气氛缓了一缓。 陆君山道:“丫头,别胡来,真毁了伏虎印秘笈,咱们风烈岛的未来怎么办?” 陆竹斜睨着他,冷笑道:“爹,你心里只有风烈岛,就没有我这个女儿,不管我的死活,是不是?” “胡说八道!”陆君山没好气的道:“你说我是缺了你的吃还是缺了你的穿,从小到大哪一件事不是顺着你,你这丫头倒好,为了一个外人忤逆你爹!” “周大哥不是外人!”陆竹娇斥。 陆君山哼道:“难道他比我这个爹还亲?” “他能为了我付出性命,爹爹你能吗?”陆竹撇撇红唇。 陆君山道:“为父若死了,风烈岛群龙无首,如何是好?……好啦好啦,一切休提,先把秘笈交给爹,然后爹会好好安葬小周。” “爹,不用再说了,秘笈我会烧掉,陪着周大哥,只有让秘笈陪着他,他才会安心。”陆竹轻轻摇头,说话轻柔却语气坚定。 陆君山双眼寒光迸射,死死瞪着她:“死丫头,你是听不进为父的话,鬼迷心窍了!” “是,我是被迷了心窍,要是知道周大哥如此为难,我一定不会让他帮这个忙!”陆竹说到这里,再次哽咽,后悔噬心,痛不可当。 她一手捂着心口,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摘出来。 “死都死了,再说这些何益!”陆君山摇头道:“再说为父也没想到小周如此的刚烈,既然不想做,拒绝便是了,何必做了又自杀!” “还不都是因为你!”陆竹喝道。 陆君山没好气的道:“小周死了,我这心里也不是滋味,你真以为为父就是铁石心肠!” “你心里只有伏虎印!伏虎印!”陆竹喝道。 陆君山瞪着她,目光落在她手中秘笈上,蠢蠢欲动。 陆竹道:“爹你抢得快,还是我毁得快,可以试试!” “阿弥陀佛!”心寂合什宣一声佛号,平静的道:“两位施主且听老衲一言!” 陆君山哼道:“方丈大师不必多说,便是口吐莲花,伏虎印也不可能归还的,只能算咱们风烈岛欠你们大慈恩寺一个人情了。” 心寂微微一笑道:“这个人情不欠也罢,敝寺这门绝学需要佛法相合,否则徒劳无功,陆岛主何必苦苦执着,白辛苦一场。” “是不是白辛苦练过才知道。”陆君山道。 心寂叹息:“看来老衲别无选择。” “老和尚,你不用多说,现在我便毁掉它!”陆竹说罢手掌一动,便要震碎。 “慢着!”楚离忽然开口。 他这一声清朗激越,震动人心。 陆竹头一次正眼看向他,蹙眉瞪着他。 楚离合什一礼:“小僧定如,有几句话要说。” “我不想听你说!”陆竹喝道。 楚离道:“我若救回慧诚师伯,令其还阳,姑娘便还回伏虎印,如何?”
“不可能!”陆竹冷冷道。 她明眸闪动,看着怀中的慧诚,已然僵冷多时,纵使有灵丹妙药,也不可能复生,世间灵药无数,不少能活死人肉白骨,但那都是刚刚咽气或者即将咽气,便已然咽气多时,身体僵冷的,却是不可能了。 但她听楚离如此说,还是莫名的有了一丝期盼,好像溺水之人看到了一根稻草,明知道救不得自己,却还是要上前抓住。 楚离微笑道:“若慧诚师伯还阳,伏虎印可否归还?” “……好!”陆竹哼道:“你若能救回周大哥,伏虎印便还给你们!” 楚离道:“小僧先要说好,慧诚师伯一旦还阳,便需回寺受惩。” “他要还俗!”陆竹摇头道:“不属于你们大慈恩寺弟子!” 楚离微笑:“还不还俗,且容不得慧诚师伯,且受了罚再说还俗之事!” 陆竹玉脸阴晴不定。 楚离看着她。 众人则看着楚离,心寂微笑不语,慧广和尚若有所思。 陆君山也阴晴不定的看着楚离。 大慈恩寺的和尚虽厉害,或者武功高明,或者佛法高深身怀神通,但好像没有一门能起死还生的神通吧,真能把已然死透之人救活? 楚离看陆竹还在犹豫,摇头微笑道:“姑娘若不愿意,那小僧也不多事。” “狠毒的和尚!”陆竹咬咬牙,恨恨瞪他一眼道:“好吧,你只要救活他,我便还你们伏虎印!” “小竹!”陆君山喝道。 陆竹瞪他:“要不然就毁了他,要不然就还给大慈恩寺,反正不会给你,爹,你就死心吧!” “吃里爬外的丫头!”陆君山脸色涨红,怒不可遏:“爹真是白养了你!” 陆竹哼一声,不再理他:“你若来抢,那我就毁了它,让你永远没机会得到!” 楚离一闪消失。 下一刻,他出现在百米外,双手举一块巨大石头,仿佛蚂蚁搬着一块砖般,巨大石头“轰”的落地,山峰似乎都颤两颤。 “哗啦!”巨石散落成一块一块石头。 陆君山双眼闪了闪,皱眉看一眼慧广和尚:“大慈恩寺后继有人呀,可喜可贺!” 通过内劲将如此巨石震成碎块,这一手功力精纯而浑厚,极为惊人,烈风岛能做到的也只有自己一个了,身后的护法刑韬也做不到。 楚离动作奇快,一座石塔迅速建好,笔走游龙,旁人根本看不清他在塔身上刻了什么,已然黑光一闪,转轮塔随即建成。 “姑娘,请将慧诚师伯放入塔内。”楚离坐在塔顶,扬声说道。 陆竹迟疑了一下。 若这塔是一座阵法的话,自己一进去就自投罗网,没机会毁掉秘笈。 她紧抿肿起来的红唇,最终还是抱起慧诚和尚。 陆君山忙道:“慢着!” 陆竹斜睨他一眼,一步跨入了塔内。 陆君山摇头叹一口气,这死丫头太任性,彻底跟自己翻脸了。 他扭头对心寂道:“住持方丈,还是你们大慈恩寺厉害,更胜一筹,佩服!” 抓住陆竹对慧诚的执念,用救活慧诚为饵,诱陆竹乖乖进塔,这手段比起强抢来厉害得多,只能说一句佩服。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