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罗家姑嫂翻脸了

八零年代农场主 191 作者火焰淡黄 全文字数 4490字

听听,陈瑶都在说些什么? ——没出嫁前,每天除了学习,还是学习,根本就没做过家务。 现在会的这些打扫房间、洗衣做饭之类的家务活,都是嫁给罗排长后,因为一颗真爱罗排长,不愿意让罗排长太过为难,在忙完了每天部队里的训练,回到家累个半死的情况下,还要继续操劳家务的疼爱怜惜的心而学会的。 这期间,她无数次跟邻居大妈婶子们请教,如何才能将家里收拾得更干净,如何才能做出一桌美味又丰盛的饭菜,如何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贤内助”,最终,达成“军功章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这样一个骄傲又自豪的目标。 …… 这些话,也就只能骗骗自家大哥了,想要骗住她,呵! 就在这时,陈瑶突然笑道:“三妹,你今年14岁,过了年,就15岁,也是一个大姑娘了。现在,又考上了中大,再过几天,就要入学了。这已经是大学生了,也应该注意下穿戴,明天,我带你到华侨商场买些衣服首饰。” 陈瑶会这么好心? 罗清婉心里冷笑,脸上却露出一抹恰到好处的感激和迟疑:“可,大嫂,这些年,你也买了不少衣服给我,在我一个人身上,就花了不少钱。前不久,我整理了下衣柜,发现大部份衣服都不能穿了,寄回家给几个堂妹穿后,我就又添了一些新衣服,已经花了你不少钱了,再添新衣服的话,等到明年,就又不能穿了……” “你不知道,上次,我寄衣服回家后,爸妈他们就又打电话过来骂我。说我好的不学,非要跟那些瞎讲究的姑娘学,明知道家里很穷,还要为了点虚荣心,疯狂地买漂亮的衣服。也不知道将省下来的这些钱寄回家,不仅能改善家里的生活条件,还能让家里的弟弟妹妹们念上更好的学校……” “再说了,我听同学说过,华侨商场里卖的东西,不仅贵,还需要侨汇券……” 说到最后,罗清婉的声音轻如蚁鸣,一幅“没给家里做什么贡献,却又要花家里一大笔钱”的歉疚懊恼得恨不得地上突然裂开一条缝,就能立刻钻进去,躲藏起来的可怜又无助的小模样。然而,却保证了不论罗排长,抑或是坐得离她稍远一些的陈瑶,都能听个真切的程度! 陈瑶捏紧了手里的筷子,秀美的面容也有瞬间的扭曲。尤其,在眼角余光留意到罗排长的脸上,竟也浮现一抹赞同欣慰的时候,更是恨不得掀翻面前这桌丰盛的“庆祝宴”! “三妹,你知道,为什么大家都说‘穷养儿子富养女’吗?” 罗清婉依然低着头,像是认真聆听着,又像是云游天外。 “因为,儿子是一个家族的根基,必需从很小的时候,就培养他们的责任感……女儿从小就应该多涨见识,注意衣食住行方方面面,以免长大后,被男孩子们的一些小恩小惠举动,就给骗到手了……” “而,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呢?可能,你会说学业、事业,但,要我说,最重要的是外表。” “简单地来说,一个擅长收拾打扮自己,并且会利用衣服首饰来给自己添分的女孩子,绝对比一个不修边幅,却还以自己补丁摞补丁,凌乱枯燥的头发,和指甲缝里没有洗干净的泥垢,以及那看似大大咧咧,实则畏畏缩缩,上不了台面的性情为傲的女孩子,更容易被这个社会厚爱,从而得到许多在旁人看来很不可思议的机会。” …… 罗清婉:“……”这话,没毛病。 但,前提是,不要用一些隐讳地暗示,让她不止一次地想到自己和林佟之间的数次看似巧合,实际却是依靠她煞费苦心算计得来的相遇! 然而,这些,能说嘛? 当然不能! 甚至,她还只能低着头,一脸乖巧地聆听来自于陈瑶这位受着世家贵女教养长大的女人的“指点”!哪怕,眼角余光一次次地留意到了自家大哥脸上的迟疑、犹豫、思索,再到最后的赞同,和双眼闪闪发光,一幅能娶到陈瑶这个女人,就是祖坟冒青烟的幸运表情,在心里恨得牙痒痒的,也不能轻举妄动。 陈瑶嘴角微勾,敏锐地察觉到罗清婉的心思已经飘到其它地方去了,遂微眯双眼,毫不犹豫地提出了自己今晚准备这桌丰盛晚餐的真实目的:“中大是个人才济济的地方,三妹虽然只有14岁,却也必需勉强自己长大,才能早早就挤入成人才能参加的社交圈,从中寻找到一段纯粹的友情……”或爱情。 “以前,三妹没参加过这类聚会活动,难免不知道一些注意事项,正好,这几天,圈子里有好几场聚会活动,我就带三妹去体验一下……” …… 【大人,特大新闻!】 正指挥着满院植物,将成熟的蔬菜水果,全部送到离它们最近的藤箱里的薛玲,挑了挑眉:“说来听听。” 【罗家发生惊天动地大争吵,陈瑶和罗清婉两人,你抓我一把,我挠你一下,两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展现了‘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泼妇骂街手段!】 【罗排长和林佟想上前分开两人,却反被这两人无差别的攻击抓花了脸,拽掉好几把头发,一幅衣衫不整,狼狈不堪的模样,败退到三米开外。】 …… 薛玲:“……” 这,真是她认识的罗清婉和陈瑶?不是被什么莫名其妙的东西附身了? 其实,这样的疑惑,连和这两位不那么熟悉的薛玲都有,就更不用说罗排长和林佟这两人了,更是一脸的怀疑人生的三观摇摇欲坠的茫然懵圈。 “大嫂,我知道,你嫁给大哥,是低嫁,就像你那些朋友私下里说的那样,我们家也是攀上了你们陈家,我大哥才能在现在这个年纪,就被提拔为排长……” “……”陈瑶嘴唇动了动,想为自己分辨几句,却又根本就找不到一个插话的机会,就连一向清明的大脑,也因为罗清婉这突如其来的当着罗排长和林佟两人,以及众多围观看热闹的邻居的面“巅倒是非黑白”的举动而化为一坨浆糊。
不必抬头细看,都能敏锐察觉到罗排长那急剧变幻的神情,罗清婉心里冷笑,脸上却一脸对陈瑶如此行事的震惊和失望。 “这些年,我们家待你如何?够情深意重了吧!就算你整整三年,都没有怀孕,我爸妈他们有没有催过你?说过你一句不好听的?你也知道,我们是农村人,农村那地方,做了人媳妇,如果一年半载没怀孕,就会被人指指点点,说我们家千辛万苦挑了只不下蛋的母鸡……” “这些,我爸妈他们给你说了吧?没有吧!所有的苦水,他们都自己咽下去了,还要在你焦虑不安,愁苦烦闷的时候,煞费苦心地安抚你,说儿女也是要靠缘分的。缘分到了,就会来了,不要着急不要慌,先养好身体这类的话。我爸妈他们对你,够掏心掏肺了吧?” “好了,说到底,生不生孩子,什么时候生孩子,这是你和我大哥夫妻俩私下里关起门来,可以自己探讨解决的事情。我这个做妹妹的,也就不要掺和太多,免得成为你朋友嘴里那见不得你过好日子的‘搅家精’小姑子!” “现在,当着大伙的面,我们来谈谈,为什么,你明知我有对象,还要带着我参加那些相亲宴。逢人就说我是中大新生,未来前途一片光明,虽然出身低了些,但,有陈家这门姻亲,再加上我自己学业事业一把抓,虽然不能嫁入顶级世家豪门,嫁到一些在京城也能排得上好的二三流人家,做不了当家主母,做一个次子或幺子儿媳妇却是没问题这件事吧!” 在罗清婉按不住满腹的滔天怒火,言词犀利地指责陈瑶的时候,若说,最开始,陈瑶还有些忐忑惶恐,那么,随着大脑慢慢地褪去最初的茫然,一点点地恢复到平日里的清明,陈瑶就立刻明白,在眼下这种稍有不慎,就会被罗清婉踩着肩膀,一步登天,成就“天资聪颖,勤奋自勉,哪怕,出身清贫,又有狠毒心肠的大嫂在一旁算计坑害,却依然秉持一片良善宽和的心态,不愧是能考取中大少年班,更能让林家这样的家族,也默许为林佟对象的姑娘!” “三妹,你今年才14岁,虽然,在你出身的那个小山村,像你这样年纪的姑娘,都已经可以说亲了。但,在京城,像你这个年纪的小姑娘,还正是念书学知识,充实自己大脑和心灵的时候。我这个做大嫂的,经历那十年,也都没有放弃对学业知识的追求,才能成为重新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 “你大概不知道,包括我在内的这批大学生,有多么地渴求学习……” 说到这儿时,陈瑶还摇了摇头,看向罗清婉的目光,就如同看一个明明享受着最好的学习生活条件,却不知道珍惜,反还将心思放到其它一些琐碎事情上,极其不懂事的小姑娘一样。 “那些年,我吃尽了苦,却一直满怀希望,并没像其它人那样,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放弃,最终,才等来现在的好日子,又怎么会见不得你好一样,让你也经历我这样坎坷磨难的人生?” “也许,你现在觉得,我说的话不中听,不愿意听。但,再过几年,你就会明白我这番‘苦口婆心’了!” “我知道,你们这个年纪的小姑娘,都难免有些青春懵懂的情怀……” 说到这儿时,陈瑶还佯装无意地看了眼站在一旁,一脸担忧怜惜地看着罗清婉,偏偏,偶尔扫到自己这个方向的时候,眼眸里满是狠厉阴冷的林佟,心里冷笑不已,只觉得林佟还真愧为林家子,竟然会被罗清婉那根本就上不了台面的小手段给收拾得服服贴贴,跟一只怎么折腾,也翻不出如来佛掌心的孙猴子一样! “你摸着良心说说,我为什么要带你参加那些宴会?不正是因为你今年虽然只有14岁,却已经被华大录取了,成为了一名板上钉钉的大学生,哪怕你年纪小了些,却也必需及时做好准备,才能顺利地踏入这些交际圈!” “我为了你的未来,抹下脸面,跑回娘家,求娘家人帮忙找来各种宴会的请贴,才能带着你频繁地出席这样的宴会!我为什么要这样做?不就是想让你在进入大学学习之前,能提前认识这些天赋才华并不逊于你,甚至,比你还要高许多,早早就被华大中大这些重点大学录取,还破倒被推荐为公派留学生的世家子弟们!” “结果呢?你又是怎么想的?合着,我这些为你好的安排,到了你嘴里,都变成了将你像一件包装精美的货物,推销给那些买家这类说起来,我都觉得脏了嘴,想起来一次,我就觉得心窝子痛的话!” “早知道,你这样没良心……”陈瑶有些哽咽,却也知道“见好就收”的道理,尤其,在听到周围邻居们嘴里那越来越大的议论声后,更是微微垂眸,眼底浮现满满的嘲讽和讥诮,“都说‘家丑不可外扬’,原本,我是不打算将这件事情闹到外人面前的,可,谁能想得到,唉……” 眼见,林佟剑眉倒竖,脸带盛怒,一幅要为被自己“欺负”了,而有些“百嘴难辩”,只能装出一幅柔弱得风一吹就能吹跑,泪眼涟涟模样的罗清婉出头模样,陈瑶忙不迭地将自己准备的最后一击奉上。 “我一直以为,大院那些流言蜚语,只是一些看不惯我们家日子过得舒坦顺心的人胡编乱造的。甚至,为此,我还数次回娘家,找爸妈讨个能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些流言蜚语的好法子。万万没料到,这世间的流言蜚语,还真是‘无风不起浪’!你……竟然,真得和林佟在处对象!” “你是不是忘记了,你今年才14岁啊!正是一个应该将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投注到学习上,从而让自己未来走得更为稳健的年纪!退一步来说,你知道,什么叫爱情和婚姻吗?你又为此做了充足的准备吗?按照你们现在,还需要靠家里养的情况,你们能应对两人结婚生娃后,每天必需考虑的柴米油盐酱醋茶这样平淡如水的生活,和周围亲朋友人的必备人情交际吗?” ……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