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雷印(上)

作者萧潜 全文字数 3105字

高达千米的悬崖峭壁,其上点缀着星星点点的矮树,在风中顽强的摇摆,崖壁顶端平整开阔,这是一个人工修建的平台,一个小小的身影在落日的余晖下,懒散的坐在峭壁边,两条腿很大胆的垂在崖壁边,无意识的晃动着,显得格外孤寂。 这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人,淡淡的阔眉,一双细长的眼睛,他似乎习惯性的眯眼,总给人一种没有睡醒的感觉,脸的轮廓非常清晰,仿佛刀削斧劈一般,透出一股刚毅的味道,由于还没有成人,稍稍有点青涩,不过,当仔细观察他的双眸,就会察觉他眼神中透出的一丝沧桑。 “这世界真他妈的变态!就连时间也不一样,我他妈的都不知道过了多久了……三年?还是四年?这地方只有两季,温季……寒季……唉……回不去了……” 少年人长叹一声,用力锤打地面一下,看着青色岩石上的一个拳印,他又露出一丝微笑,对于这个世界他几乎没有什么可以满意的,除了力量,这个鸟地方,就没有任何娱乐,每天要考虑的除了吃,还是吃,寻找一切可以填饱肚子的东西,就是活在这个世上的意义。 一声尖利的鸣笛响起,那少年猛地跃起,纵身沿着崖壁顶端飞奔,那速度奇快无比,片刻就来到崖壁的转角处,那里有一座石堡,而且是突出崖壁七八米的石堡,两个大汉站在小石堡中。 这个石堡很小,狭长形,突出崖壁,上部是原木搭建的堡顶,地面上有一个长三米,宽两米的大洞,可以清楚的看到崖壁下方,一个金属架子搭在洞口,上面安装了一个巨型轱辘。 一个长着大胡子的汉子,看到少年进来,说道:“阿峰,狩猎小队回来了,你的眼神好,看看有没有情况。” 少年点点头,他伸手扶住轱辘,探身向下看去,只见下方有几个小黑点,眼睛陡然闪烁了一下,泛出一道淡淡的银芒,少年喜道:“是柯大叔他们回来了……快放吊篮下去!” 大胡子伸手扣住一个铁环,用力一拉,一只巨大的吊篮松开,出现在下方的洞口,两个大汉开始摇轱辘,将吊篮放下。 吊篮长三米,宽两米,深达一米五,一个长方形的筐子,专门用来接送人员和物资,是虎崖堡的进出门户之一,虎崖堡一共就两条路通向外面,一条就是这里,还有一条是后堡的地道,不过,那条路更加难走,所以堡中的人,都是用吊篮进出。 很快吊篮就被提升上来,吊篮中坐着两个大汉,还有一大堆猎物,少年扫了一眼,说道:“怎么都是小猎物,柯大叔,没有大家伙吗?” 吊篮中大都是野兔野鸡野鸭,还有几只珍羊。 所谓的珍羊,是这里的特产,很小的一种野羊,喜食各种灵草,其肉质鲜美,是这里的最好的美味之一,只是这东西太小,没有多少肉,一只珍羊,最多也就二十来斤肉,也就是比野鸡野兔多一点肉。 柯大叔笑道:“阿峰,这次猎获的不多,嘿嘿,不过……我们干掉了一只龅牙野猪,足有几百斤重,收获算不错了,阿峰,回头到我家去拎一只猪腿,呵呵。” 阿峰点点头,笑嘻嘻道:“好啊,我送大叔回家。” 虎崖堡居住的大都是猎人,家属一般都在山谷中种植一些谷物和薯块,一般男人是不种田的,男人必须出去狩猎,虎崖堡的人口很少,只有一千多人,将近两百户人家,少年阿峰也是其中一户,家中还有一个爷爷,一个年幼的小妹,父母在他占据这个少年身体前,就离开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这几年过得相当艰难,刚醒来的时候,小妹才三岁,完全靠着少年阿峰抚养,爷爷年老体弱,已经无法打猎,一开始阿峰靠着采集野果,外加一些猎户看爷爷一家三人实在难过,不时的送点猎物,才艰辛的活到如今,这里的人非常淳朴,邻里之间,相互帮助,在这里若是不能相互帮助,根本就很难生存。 不过,到了今年的温季,少年阿峰就必须自己筹备过寒季的食物了,这对他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他不但要养活自己,还必须养活爷爷和小妹。 柯大叔又下去了一趟,这次吊篮带上了一只足有五百多斤的龅牙野猪,这种野猪的肉并不好吃,肉质粗糙,没有一定烹饪手段,这肉可不好吃,当然,少年阿峰是不在意的,有吃就很好了,自从到了这里,他就很少感觉自己吃饱过,而且饭量之大,让他极度无奈,他想不通,为啥自己这么能吃?
几个猎人和阿峰,笑嘻嘻抬着猎物顺着路向内堡而去。 虎崖堡地势险峻,四周由悬崖峭壁阻隔,中间的洼地足有两公里方圆,因此有一片土地可以种植,而虎崖堡的人都居住在内圈峭壁下的岩洞中,每一户都占据一个岩洞,有天然也有人工开掘的洞穴,外延用原木搭建出延伸的小屋,在温季的时候,可以居住木屋中,一旦到了寒季,就必须进入洞穴过冬。 整个虎崖堡的地形,就像是一只扁平的碗,居民住在碗中,碗的外壁,就是悬崖峭壁,这是一处天然的大型防御堡垒。 所以众人从崖壁下来,很快就来到居住区。 …… 阿峰一手提着一条野猪前腿,一手提着两只野鸡,快步向着自己的家走去。 很快就来到一处竖着木栅栏的家,这是一个拥有不大的小院子,一座搭在崖壁边的小屋,一个小姑娘看到阿峰回来,喜道:“哥哥,哥哥……”一边喊着一边跑了过来。 天气已经开始有点凉,小姑娘穿上了皮毛短袄,长长的毛随着奔跑而舞动,就像是一个小小的毛球滚过来,阿峰笑道:“别跑……慢点,慢点……”说着他蹲下身来,由于两只手中都提着东西,所以他没法抱。 小姑娘冲入阿峰的怀中,伸手抱住他的脖颈,阿峰站起,小姑娘就吊在他身上,嘻嘻笑道:“哥哥,又拿了谁的肉啊……” 阿峰用自己的额头轻轻触了小姑娘的额头,溺爱道:“是柯大叔打来的猎物,爷爷还好吧?” 小姑娘笑嘻嘻道:“爷爷熬盐去的,刚回来。” 虎崖堡有一个特色物产,就是盐,这里有一个地下盐卤矿,可以从地下抽取盐卤水,经过烧煮,熬出盐来,数量不多,但是足够虎崖堡居民生活用了,这也虎崖堡的人为什么可以深入大山中生活,拥有盐卤矿,是一个很大的原因。 熬盐大都是由老人或者妇女去完成,基本上够吃就行了,这里很难和外界沟通,都是自给自足的模式,衣食住行,一切都要靠自己解决,这让阿峰非常的不习惯,好在经过几年的煎熬,他已经逐渐融入其中。 小姑娘就吊在阿峰的脖子上,两人说笑着走入小屋,阿峰大声道:“阿爷,我回来了,看!这是柯大叔给的一条龅牙野猪的前腿,有三十来斤重,够我们吃几天了。” 这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坐在矮小的木墩上,手里一个皮质的口袋,他看到两人进来,眼里流出一丝欣喜的光芒,咳嗽了一声道:“好啊,阿峰歇一会儿,累了吧。” 小姑娘从阿峰身上滑下来,跑到老人身边,抱着老人的胳膊蹲下来,喜道:“阿爷,晴婶子送来一块蛮牛板皮,我收到山洞去了,好大一块,哥哥的护甲就差一块板皮了,要不了几天,皮护甲就可以完工了,嘻嘻,阿爷,我能干吧!”她一副你快夸我的表情,惹得阿峰忍不住笑了一声。 “呵呵,小妹真能干!” 阿峰先夸奖了一句。 老人轻轻摸摸小姑娘的脑袋,点头道:“是啊,我们家瑶瑶最能干了!” 小姑娘顿时喜笑颜开。 所谓的皮护甲,是每一个猎人都需要防护武装,此地的皮护甲形制特殊,完全由各种兽皮手工打造,内衬的硬皮甲,就是由本地出产的蛮牛皮制成。 皮护甲的手工极其复杂,一共有几十道程序,早在两年前,爷爷就开始着手制作,其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小姑娘的手笔,祖孙两人合力,一直到最近,才算快要完工,因为一直缺少一块蛮牛的硬皮,所以没有完工。 这套皮护甲就是为了阿峰出去狩猎,特意准备的,虎崖堡的猎手,每一个人在出去狩猎前,都要由家里制作一套皮护甲,这是此地的风俗,一旦皮护甲穿上身,也就意味着阿峰可以正式出去狩猎了。 皮护甲一共要用到三种皮革,最内层的是一种特别的软皮,这种皮的内部有无数黄豆大小气泡,不但柔软异常,还有极好的防寒作用,中间一层是蛮牛的硬皮,而外层则是一种叫做长毛野罴的猛兽皮,长毛野罴拥有长达一尺多毫毛,经过鞣制后,拥有极强的韧性,制作皮护甲的时候,将皮上的长毛编织起来,形成花纹,然后用一种动物油脂涂抹定型,不但保暖,还有很好的防护力。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