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鹰领猎人(上)

作者萧潜 全文字数 3145字

眼看着蛮牛群不紧不慢的走来,一路上还不停的啃食树叶杂草,蛮牛的天敌很多,但是对成群结队的蛮牛,很少有野兽敢于发起攻击,想要杀死一只蛮牛,最好等到它落单,或者衰老生病,跟不上牛群的步伐,这种蛮牛才是猎捕的对象,不论是猎人,还是大型食肉野兽,都明白这个简单的道理。 柯大山说道:“你用弓箭?” 雷星峰点头道:“嗯,我用弓箭试试。”他对于这把黑弓充满了信心,而且他深信,这把黑弓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拉开,其攻击力应该会让自己惊喜。 柯南山和柯石都露出笑容,对于蛮牛,两人心里再明白不过了,也曾经成功猎获过蛮牛,但是从来没见过单独一人能够成功猎取蛮牛,也不能怪他们眼界狭窄,毕竟一个从来没有走出群山的猎人,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这世上还有另外一种人,一种掌控了轮力的人,他们接触的世界太小了。 蛮牛群足足用了半个小时才到大树下,从树屋平台上,向下望去,可以看到蛮牛的脊背在树丛中忽隐忽现,柯大山三人笑嘻嘻的看着雷星峰,柯南山还小声道:“可以射了哦……呵呵。” 三人都露出笑容来,雷星峰点点头,他拿着黑弓,将爷爷特制的箭,一根根的插在平台木板上,他岔开双腿,一只脚踩在平台,一只脚踩在一根水桶粗的树枝上,下方就是牛群,雷星峰冲着三人呲牙一笑,这才搭上一根箭,对着下方猛地开弓。 黑弓悄无声息的被拉开,柯南山也是弓箭手,他惊讶的看了一眼黑弓,不由得小声道:“好弓!”要知道一般的弓,如果是硬弓的话,一定发出嘎嘎声,而雷星峰的弓,一点声响也没有,他不信雷星峰带一张软弓来,因为软弓也只能射飞鸟兔子之类的,雷星峰不是傻子,如果是软弓却去射猎蛮牛,那就太愚蠢了。 瞬间满弓,雷星峰已经捕捉到了蛮牛高耸的背脊中央凹点,那就是蛮牛的一处弱点,他的目光从来都是最好的,在虎崖堡是有名的,大家都知道这点,他可以看到极远处的东西,这是他的天赋。 凝神屏息,陡然间,一声金属脆响,呯! 三人根本就没有看到箭飞出,眼睛里就连箭的残影都没有留下,可想而知,这箭射出的力量有多大。 哞! 一米多长的箭,竟然大半没入蛮牛的背脊中,只留下尾部,那蛮牛只叫了一声,就跪了下来,瞬间就进入濒死状态,这一箭甚至没有惊动牛群。 柯大山,柯南山,柯石三人看得清清楚楚,柯南山使劲揉揉眼睛,半晌,他捂着胸口道:“你……你……这,这怎么可能?” 雷星峰没有说话,又拔出一支箭,张弓射箭,呯!又是一声脆响。 哞! 又跪下一头蛮牛。 柯大山眼珠子都要飞出眼眶了,什么时候蛮牛皮那么脆弱了?柯南山和柯石根本就连话都说不出来,看看下面跪下的两头蛮牛,再看看雷星峰,眼睛里全是震撼。 雷星峰拔出第三支箭,柯大山急忙阻止道:“阿峰,停下!别射了……两头足够了,再多……我们也运不回去!” 其实两头蛮牛也一样运不回去,一头蛮牛重达几吨,四人是根本不可能背回去的。 雷星峰这才反应过来,叹口气道:“可惜了。”说话间,牛群已经过去,那两头蛮牛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 柯大山稍稍等待了片刻,说道:“我们下去!”他的语气已经充满了兴奋,开玩笑了,两头蛮牛,仅仅是身上的牛角和皮革就价值不菲了,还有大量的肉。 四人兴高采烈的下树,都知道要行动快点,好在一箭射杀蛮牛,流血很少,因此血腥气也少,若是血流多,血腥气重,很快就能引来厉害的野兽,所以他们四人的行动要快点了。 等到四人来到蛮牛边,两头蛮牛已经死去,柯南山跳上蛮牛的脊背,这才清楚的看见露在外面的箭羽,也就只有箭羽还露在外面,整支箭几乎没入五分之四,他骇然道:“这要多大力量才能射入那么深啊!可怕!” 柯大山道:“快,快将蛮牛绑起来,我们吊上树屋再处理!” 随着淡淡的血腥气飘开,这里已经越来越危险了。 雷星峰先将蛮牛脊背上的箭支拔了出来,这种特制的箭支,他可舍不得浪费,稍微整理一下,是可以重复使用的,然后抓住蛮牛的后腿,试了试手,他说道:“柯大叔,你们先绑那只蛮牛,这只……我来试试。”
柯大山奇道:“你试什么?” 雷星峰也不答话,伸手抓住蛮牛的一只后腿,这次他动用了一点轮力,低喝一声:“嘿!”竟然倒拖着蛮牛,一步步走向巨树。 柯大山骇然道:“见鬼了!” 柯南山捂着胸口,说道:“这小子……怎么这么大的力气啊……” 柯石摇摇头,说道:“怪物!” 接着一幕让三人更是哑口无言,雷星峰竟然拖着蛮牛上树,那玩意重达几吨,这种非人力量的出现,更是让三人呆滞,雷星峰这时候还有闲工夫说话,他说道:“柯大叔,你们要快点了!” 取出预备的弓弦,一头绑在蛮牛的后腿上,另一头系在手腕上,雷星峰这才强行向树上爬去。 轮力驱动,雷星峰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扣住古树凸起的树节,他的手指竟然直接插入树干,拖着蛮牛,一点点向上攀爬。 柯大山使劲摇摇头,他觉得阿峰实在太疯狂了,竟然拖着如此沉重的蛮牛上树,这种非人力量,太过吓人了。 柯南山道:“好了,别看了,这小子不是人……我们行动快点。” 柯石也说道:“快!”他开始捆绑蛮牛,而柯大山却爬上树去,他的速度很快,迅速超过雷星峰,来到一根巨大的树杈上,然后抛下绳索,借助坚固的树杈,将蛮牛吊起来。 雷星峰拖着蛮牛上树,其实他还是很吃力,毕竟蛮牛的分量不轻,靠着轮力,他强行将蛮牛拖到树屋的平台上,接着又帮助柯大山几人,将另外一头蛮牛拖上来,这头蛮牛他们不敢放在树屋平台,分量太重,怕将树屋下的枝杈压断,他们将蛮牛放在边上的树杈上。 四人累的满头大汗,一个个很没有形象的躺在树屋中休息,上树后,他们也放心多了,就算有些野兽可以上树来,他们也不用怕,这里和平地不同,野兽不是他们的对手。 休息了十分钟,柯大山道:“南山警戒,我们动手,蛮牛是阿峰独自猎取的,他取皮和角,肉我们三人分。” 雷星峰道:“不用那么分,大家均分吧,要不是柯大叔带我出来,我也猎不到蛮牛。”虎崖堡的狩猎队,一般都不太愿意带新人,这意味着自己的收获减少,所以柯大山能够带着他出来,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柯大山道:“这样吧,你拿一张完整的蛮牛皮和角,其他均分吧,不要再推辞了,我们已经沾了很大的便宜。” 柯南山和柯石点头认可,除了南山警戒外,三人开始剥皮割肉,从树屋中取出大木盆来,柯大山用锋利的小刀,开始剥皮,血腥味顿时弥散开来。 一张完整的蛮牛皮,挂在树枝上,最少要晾晒两天,上面还要用一种树汁涂抹,用来消除浓烈的血腥气,两根长达两尺半的蛮牛角,从牛头上切割下来,放在一边。 柯南山突然道:“小心,有一只大豹过来了!” 雷星峰低头看去,不远处的一棵树上,一只全黑色的豹子死死盯着他们,他惊讶的发现,这种豹子和前世不同,身体更加壮硕,体型更加庞大,足有四米长,是一个大家伙,他知道豹子可是上树专家,他停下手来,伸手去抓黑弓。 柯大山道:“不用紧张,阿峰,你把蛮牛的内脏扔下去,有吃的……它就不会上来。” 雷星峰点头,立即将蛮牛内脏倾倒下去,噼噼啪啪声中,大块的内脏落到树下,也就是几息间,几声咆哮传来,雷星峰发现下面可不止有豹子,还有别的一些食肉动物,疯狂争抢搏斗声不停的传来,那棵树上的黑豹已经消失不见。 处理好两只蛮牛,成堆鲜肉,三人开始抹盐腌制,然后一块块的挂在树屋中风干,至于骨头全部扔到树下,自有动物拖走分食。 一直忙到天黑,四人才停手,柯大山等人又开始在树上布置陷阱,晚上是各种野兽活动的高峰期,这些晾晒的蛮牛肉,就是最好的目标,所以必须要做好防备。 雷星峰没有留在树屋中,而是爬到树的上端,他必须抓紧时间修炼,当然,这也必须瞒着柯大山等人。 找到一个很宽大的树杈,雷星峰依着树干坐好,开始修炼起来。 …… 第二天清晨,四人起身,这一夜有无数的野兽在树下转悠,发出各种奇怪的声音,雷星峰一夜除了修炼,根本就没有睡好,幸好有轮力滋养身体,第二天依旧精神抖擞。 柯大山笑道:“怎么样?第一次在野外过夜,是不是不习惯?”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