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二章 逛苑

步步骄 372 作者西木子 全文字数 2178字

上林苑,甄柔还一次未去过。 虽然来洛阳已经快要一年了,但这一年是多事之秋。先是罗神医意外身亡,曹郑头痛顽疾虽有甄姚为主,环夫人为辅,以声音压制曹郑的病发,却终归不及罗神医施针医治之效。频繁遭受头痛折磨,使曹郑的情绪变得易怒暴躁,也无春猎的心思。 接着与薛钦的战事又起,端午本该在上林苑有一场龙舟赛事,也为此取消了。 加之上林苑到底是皇家御苑,岂是可以随意进入的? 如此之下,甄柔竟是在今天才有机会一睹上林苑的风光。 在甄柔看来,自然造物充满了神奇,人工造景却也有鬼斧神工之妙。她喜欢蕴藏无穷奥秘的自然,山川有雄厚壮丽之美,水也别有一番水韵,从涓涓细流到湍急的大江大河,还有东海边上浩瀚的大海……自然之神奇奥妙难以逐一而述,但她也欣赏能工巧匠的创造能力,那是勤劳的双手,一颗细腻的心思,将脑海里的天马行空精雕细琢而成,其巧夺天空的精巧亦不逊于自然之神秀。 是以,虽不赞同甄姚将命妇贵女的一个寻常集会活动安排在皇家御苑——上林苑,却也打算既来之则安之,当是不枉此行,好好逛一逛上林苑。 怀揣着这样的心思,甄柔便欲趁下午向晚的时候,在宴会中间离席,趁着那时天色还早,日头也没那么大了,带着满满好生游园一番。未料小丫头精神着实好,对一切新鲜的人事物都充满了好奇,等到上林苑简单用过午食,满满连一贯的午睡也不睡了,闹嚷着要出去玩耍。甄柔无法,被女儿央得不行,又见虽是午后阳光正烈之时,但上林苑四面环水,苑里花木扶疏、古树参天,并不像城里那般热得人没法,加上自己心里跃跃欲试也想一睹满园秀色,便满足了满满的要求。 午后就将陆陆续续有宾客到了,甄柔就带了满满往上林苑深处走。 苑中深处养有百兽,是单独被圈养在一处,不会跑到人游玩休憩之地,但为了预防万一,且今日人又杂,遂让阿玉阿丽跟着之余,也让卫原带了五六名侍卫随行。 农历六月正是三伏天,天上日头实在太过毒辣,照到地上白晃晃的一片,看得人心里发慌。甄柔便牵着满满的手,一路寻着墙边树下慢行,倒不是那么热,母女俩就边走边看,只觉上林苑不愧皇家御苑,当真是十步一景,各有千秋。 不知不觉就逛了小半个时辰,小孩子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走着走着就不满被母亲牵着了,趁甄柔一个不注意,便挣脱开甄柔的手,疯丫头一样在前头蹦蹦跶跶的跳着走。 阿玉如今的差事是专带满满,当下哎哟了一声“小翁主”,便忙不迭跟上去了。 甄柔看得直摇头,打着纨扇道:“我看小虎是男孩,性格都没她野。这还差些天才四岁,就这么折腾了,再让阿玉一个人带她怕是不行了。” 阿丽正在拭汗,闻言放下在额头拭汗的手背,笑道:“除了您和世子,小翁主最粘的就是阿玉姐,再让人近身伺候,奴婢恐小翁主不适应。”
旖旎的风光使人心情舒畅,甄柔也有了说笑的心思,遂偏头笑道:“满满喜欢看美人,阿丽你这几年出落得不俗,你过去照顾她,她准不闹!”说时目光在阿丽的脸上打量,不由感慨当初活泼的少女,如今也要将满二十岁了,五官完全长开了,倒不负阿丽其名,出落得十分娇丽,也是一个不错的美人。 只是望着已是韶华待嫁之龄的阿丽,不禁想到阿玉比自己还长一岁,却至今尚未有归宿,当下生出一念,看来最迟明年就得将阿玉的婚事定下来,总不能真由着阿玉这样一生不嫁的陪着自己。 身边都是自己人,甄柔也不刻意收敛脸上的神色,望着阿丽的目光中不觉露出一两分意定之色。 阿丽在甄柔身边也有五年了,一直负责近身照料甄柔的饮食起居,再是粗心大意,对甄柔也有几分了解,见甄柔目光久久落在自己的脸上,又联系甄柔所言,心中有了猜测,她定了定心神,让自己不慌,如往常一样笑嘻嘻道:“今早世子可才说了夫人是天下第一美人,奴婢这点姿色在您面前可不值得一提。”说着就学着阿玉表忠心道:“夫人若让奴婢也去照顾小翁主,可正好!奴婢就和阿玉姐做伴,一辈子伺候夫人和小翁主!” 其实早就该为阿玉她们做打算,只是来洛阳的前三年,一边担心着曹劲,一边初为人母手忙脚乱,身边又着实没有合适的人选,她这才将阿玉及其他侍女婚配的事情耽搁下来。 甄柔心中对阿玉已然有几分愧疚,认为自己耽搁了阿玉的花信之期,每每听到阿玉立誓终身不嫁,她都颇为头大,这会儿听到阿丽也这样说,立马停下步子,郑重道:“知道你一贯心大,说话也口无遮拦,可这不能乱说。你和阿玉都是要外嫁的,不过你们若是愿意,婚后还是可以回来。” 似是为甄柔入此郑重有些意外,阿丽当场一怔,随即回神,又好似为甄柔外嫁的话不好意思,一派羞赧的低头,细声道:“奴婢知道了,以后不乱说了。” 看阿丽这样样子,就知道阿丽和阿玉不一样,心中多半是有淑女之思,甄柔松了一口气,笑道:“知道就好,等阿玉嫁了,我再好生为你相个夫君!” 许是妙龄女郎都羞赧于谈及自己的婚嫁,阿丽一听,斑驳树影下的脸颊更红了一分,她忙急急地转移话题道:“奴婢的事不打紧,世子夫人的事才是头等大事,现在可是人人都盼着您早日诞下小世子呢!” 这话是不经意脱口而出,话音未落,阿丽猛地反应过来,忙屈膝请罪道:“世子夫人,是奴婢不对!您都请御医看过两三回了……奴婢怎么还提这茬……这不是……” 越描越黑,阿丽顿时不知该如何解释,语无伦次起来。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