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0章 必承其重

策行三国 2000 作者庄不周 全文字数 3237字

曹操眉心紧蹙,关切地打量了戏志才一眼。“志才,你太累了,先休息一下吧。” 戏志才点点头,闭上了眼睛。曹操起身,轻轻走了出去。站在廊下,他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戏志才的用心是好的,但这两个人似乎都不太可能来益州辅佐他,尤其是荀彧。他是天子的心腹,朝廷的尚书令,怎么可能跑到益州来? 可要说他一点不动心,那也是不可能的。他认识荀彧很久了,一向钦佩荀彧的才华。在他看来,朝廷能有今天都是荀彧的功劳。若有荀彧相助,他自信可以做得比天子更好。 “君侯,祭酒的身体如何?”法正出现在曹操面前,拱手施礼。 曹操一愣,这才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的已经回到自己的官廨,不禁有些后悔。刚才想问题太入神了,对周边的环境居然一点反应也没有,亏得是法正,若是刺客,自己的性命也许就没了。 “不太好。”曹操摇摇头。他知道法正和戏志才不太对付,否则法正也不会在这里等他,早该亲自去看戏志才了。不过这是私人恩怨,他不能勉强。“孝直,你对荀彧可有印象?” 法正笑了。“我见过他。” 曹操很意外。法正在关中时是个布衣,怎么会有机会见到荀彧?他催法正快说,法正就将当时的情况说了一遍,曹操静静地听完,又问起法正对荀彧看法。法正见曹操不似闲谈,也郑重起来。 “荀令君有萧何、张良之能,不愧王佐之名。” “我能请他来益州吗?”曹操脸上看起来很平静,心中却有些活泛。法正一向自负,而且与人很难相处,他对荀彧印象这么好,固然可能是荀彧和他不是同一类人才,竞争的可能性不大,也离不开荀彧的个人魅力。 法正眼神微缩,打量了曹操片刻。曹操刚才从戏志才的院子里走出来时就一直在想事情,看来想的就是这件事,可能是戏志才帮他出了这个主意。既然如此,那戏志才自然是活不久了。如果由辛评接替戏志才成为谋主,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与其辛评,不如荀彧。 一瞬间,法正就做了决定。“他不来,君侯可以去。” “去?” “君侯,此战过后,天子还能与吴王和睦相处吗?” 曹操笑了一声。天子这次不仅鼓动他和袁谭围攻孙策,还亲自上阵,算是撕破了脸,怎么可能还和睦相处。不过他也明白了法正的意思,既然撕破了脸,那孙策这个大将军估计也做不成了,天子也离不开他和袁谭的支持,是个入朝的好机会。 百尺之虫,虽死犹僵。且不说天子引凉州人入关中,行耕战之策,还有近十万的户口和兵源,就算朝廷什么也没有,这四百年的积威也不容忽视,尤其是对他而言。袁谭有世家支持,名声足够,孙策有实力,不在乎名声,他既没有世家支持,也没有足够的实力,朝廷的名义对他来说就格外重要。 或许戏志才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曹操一下子想通了,心跳有些加快。如果真能入朝主政,别说荀彧,就连陈宫都有可能来。曹操抬起手,揉了揉眉心,掩饰住自己的激动,示意法正接着说。 法正说道:“三路伐吴,已成骑虎,益州牵制了九都督中的周瑜、黄忠、甘宁三人,兵力超过六万,袁谭尽起冀州二十万大军,与徐琨、沈友决战于青州,牵制吴军三万人左右。天子面对的只有鲁肃一部,总兵力不超过两万人,要想取得进展,只能由天子奋死一击,中路突破。可是对天子而言,这一战无异于饮鸩止渴,若是战败,朝廷再无中兴之机。侥幸得胜,也未必是好事,鲁肃退守颍川,依然是对峙之局。” 曹操又想起了戏志才的判断,暗自遗憾。戏志才是真有才,可惜寿命不永。既然戏志才、法正都看出了这一点,那荀彧是不是也看出了?这时候和朝廷联系,荀彧会不会来益州,运筹交州战场? “朝廷后力不继,必然要向诸侯求援,冀州自身难保,能助朝廷一臂之力的只有君侯。”法正侃侃而谈。“君侯进则入朝主政,退则为朝廷藩篱,得凉州之马,益州之粮,居高临下,进可攻,退可守,何惧孙策?” 曹操哈哈大笑,心中阴霾一扫而空。 —— 曹操没有急着找戏志才。戏志才太疲惫,需要时间休息、思考,他也要反复权衡一番。综合了戏志才和法正的意见之后,他既不像戏志才那么悲观,也不像法正那么乐观,但他觉得至少有机会试一试。
朝廷骑虎难下,孙策何尝不是力有不逮。九都督已经动用了八人,只剩下幽州的太史慈没有上阵,战事再发展下去,孙策就只能亲自上阵了。如果戏志才的计策生效,孙策暂时按兵不动,朝廷未尝不能取胜。 不管朝廷是胜是败,对他而言,都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眼下要解决的问题就是让曹昂赶紧来益州。曹昂来益州不仅能解决他的子嗣问题,还能增加实力,曹昂自己就能独当一面,陈宫足智多谋,曹仁勇猛无畏,都是能用得上的人才。父子并力,守住益州没什么问题。 曹操写了一封亲笔信,准备派人送给曹昂,让他来益州。为了说服曹昂,尤其是说服陈宫,他花了不少心思,详细解说当前的形势和应对之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洋洋洒洒近千言,可以算是他有生以来写得最长的一封信。 然后,他又给荀彧写了一封信。在信中,他除了陈述益州面临的艰难,让荀彧知道他为朝廷的贡献之外,还转述了戏志才的意见,提醒荀彧,孙策的要害在南方,要想真正取得进展,不仅要在中原发起进攻,还要加强交州的形势,盛情邀请荀彧来益州主持大局。 这当然是客气话,但他相信荀彧这么聪明的人会明白他的潜台词,毕竟朝廷还在,他总不能挖天子的尚书令,荀彧本人也不会答应。就当下而言,只要荀彧将他纳入朝廷的核心,将他当成中兴的关键,为朝廷考虑就是为他考虑,再加上陈宫、法正等人,他的实力可以得到进一步加强。 将来就算战事不利,退守益州应该还是有机会的。 为了写这两封信,曹操一直忙到下半夜,黎明前才小睡了片刻。第二天早上,他简单洗漱了一番,带着写好的两封信来到戏志才的院子。院子里静悄悄的,一个侍者蹲在门口打盹,听到脚步声,睁开迷迷糊糊的眼睛,看了曹操一眼,连忙站了起来。 曹操摆摆手,低声说道:“祭酒睡得可好?” “祭酒……”侍者有些慌乱,他守了半夜,实在熬不住,靠着墙就睡着了,哪里知道戏志才的情况。正在着急,彭羕从里面走了出来,满脸疲惫,双眼通红,拱手施礼。 “君侯,祭酒一夜未睡,一直在查阅情报,拟定方案。” 曹操吃了一惊,推开侍者,迈步进了门,只见戏志才坐在室中,旁边摆满了情报,有的比较新,纸色尚白,有的则比较早了,纸色已经暗黄。张松伏在案上,正打着鼾,口水流了一滩。 “幸亏有这小子。”戏志才抬起头,嘶声说道。他的嘴角扯了扯,似乎想笑,但这对他来说都有些困难。他脸色苍白,看不出一点血色,眼睛却红得像血,露出有些妖异的神采。 “志才……” “坐!”戏志才摆摆手,示意曹操坐下说话。彭羕将自己坐的案收拾了一下,请曹操入座,又叫起张松,让他到隔壁去睡,自己强打精神,侍立在一旁。戏志才看看曹操,见曹操也是疲惫不堪,责备道:“君侯身系天下之重,应该注意身体。” 曹操说不出话来,眼圈有点红。戏志才却没留神,环顾四周,喃喃说道:“我分析了初平二年以来的所有情报,多亏了张松,他这记性太好了,简直是过目不忘。他若是能早点入府,我会轻松很多。咦,你看我,说到哪儿去了?” 曹操提醒道:“你分析了初平二年以来的所有情报。” “对,对,我分析了初平二年以来的所有情报,估算了孙策实力的进展,又针对甘宁其人,拟定了几个方案,供君侯参考。” “好,好。”曹操连声答应。“我先看看,志才,你太累了,休息一下吧。” “嗯,我是太累了,我要休息。”戏志才的眼皮颤抖着往下落。“只可惜,我还是无法估算甘宁西进的真实意图,虚虚实实,难以捉摸,郭嘉给我出了一个道难题。君侯,我只能有备无患,多准备……” 戏志才的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含糊,最后几个字根本听不清,曹操感觉不妙,转头一看,戏志才的头已经耷拉下来,垂在胸前,鲜血从眼角、嘴角和鼻子里流了出来,顺着胡须,蜿蜒流淌,染红了衣襟。曹操大惊,扔了手里公文,伸手搭在戏志才的脖颈旁。 戏志才的皮肤又湿又冷,脉博已经消失。 “志才……”曹操将戏志才抱在怀中,痛哭失声。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