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我……到底是谁?

作者时谢 全文字数 3850字

赤目鬼藤中的王者已经死了两个,剩下那个自然挡不住时谢狂风暴雨般的进攻,它的藤枝被村正死死地压制住,仅有的反击也很难对时谢造成威胁。 正当时谢打算趁着斗者之血的尾巴解决最后一头大敌时,突然听到身后传来韩飞羽愤怒的吼声。 “埃德!” 时谢一惊,微微愣神下几乎被藤枝洞穿。 他用村正架住赤目鬼藤的攻击,回头望去。 他看到原本属于埃德的那部分幽灵都向着韩飞羽赶去,实力稍弱的魔琅天三人也已经变成了一对二甚至是一对多的劣势。 怎么回事? 时谢有些想不通。 没道理埃德会出事! 他再度躲过赤目鬼藤的攻击,至尊迅速落在围攻韩飞羽的幽灵身上。 幽灵们冷哼一声,至尊瞬间破灭。 时谢面色一白,踉跄后退。 身后再度有劲风袭来。 时谢皱了皱眉,斩断了袭来的藤枝。 “韩飞羽,坚持一下我马上过来。”他大吼道。 没人回应,或许是韩飞羽疲于应对幽灵们攻势的原因。 时谢心头一紧,再不管身后的赤目鬼藤,直接冲向另一片战场,不到两秒之后又急忙停住脚步。 一股让时谢心悸的灵力突然冲上云霄。 天空中突然泛起雷鸣。 正值午夜,四下无云,雷鸣从何而来? 时谢微怔,紧接着便听到响彻天地的人声。 “灭世炎。” 声音很轻,但却绝对不弱。 有点像韩飞羽的声音,又有些不像。 时谢皱起眉头。 天上雷声大作,无数道粗如人体的紫色雷霆从天而降。 世界化作雷狱。 时谢皱了皱眉,却呆在原地没动。 这种攻势,即便是以他的身体强度也承受不住。 但是他相信韩飞羽不会伤害到他,哪怕韩飞羽很可能已经愤怒得失去了神智。 这种情况下,最好的方式就是什么也不做。 一道惊雷在他面前炸响,紫色火焰弥漫开来。 时谢有些心惊。 韩飞羽什么时候把天赋开发到了这种程度? 这种程度的攻击,除了圣人之外可能没人挡得下来。 身后突然传来赤目鬼藤的哀嚎声。 时谢扭过头去,发现最后一株赤目鬼藤被雷霆迎头击中,雷霆劈开了它的驱赶,紫色火焰瞬间便灌了进去。 顷刻间,一名明我九阶的人便死于非命。 时谢瞳孔紧缩。 像是落到水塘的第一滴雨,又像是开启一首歌的第一个音符,赤目鬼藤的哀嚎声瞬间引爆了整片战场。 幽灵们的哀嚎声此起彼伏。 雷霆中突然出现了一个人。 雷声中突然夹杂了一声厉喝。 漫天雷霆溃散。 月色重新出现。 韩飞羽披头散发,浑身都渗出红色的鲜血。 灭世炎不是他的招数,准确的说,不是现在这个他的招数。 现在的韩飞羽,不管是对境界的体悟还是对灵力的掌控,都不足以平衡这种灵力对身体带来的负荷。 他的身体晃了晃,无力地坠向大地。 剩下的幽灵急忙躲开,生怕惊扰到这个恐怖的杀神。 说好的只是游戏呢?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濒临死亡的窒息感? 时谢冲向韩飞羽,将他稳稳接住。 “这就是你们的计划?” 能够只凭一声道喝便能击溃韩飞羽最强攻势的人,自然只能是圣人。 “是的。”心圣说道。 “为什么?”时谢问道。 心圣走到那株焦黑的赤目鬼藤前,伸手招了招。 一块如同玉骨的乳白枝干从尸体中飞出来,落在心圣手里。 “知道吗?炼狱中有十二王族,每个王族都保管着一件天材地宝,正是因为那些天材地宝,它们才不用吸收炼狱中驳杂的灵力。也正是因为那些天材地宝,它们才能拥有源源不绝的天才后辈。”心圣认真道,“这块玉色的树干,便是赤目鬼藤族的通天木。” 时谢问道:“那又怎样?” 心圣说道:“每种天材地宝都有上限,赤目鬼藤族一共也就三块通天木,你说会怎样?” 时谢皱眉道:“我不关心这些。” “真是个急性子。”心圣轻笑道,“你和埃德基本相当于无属性猎魔人,通天木,就是让你们晋升近世最好的媒介。” 时谢微怔,“你的意思是……想让我们靠着这个东西达到近世?” 心圣说道:“是的。” 然后又补充道:“也不尽然,通天木只是主材,除此之外还有些别的东西……而且,这只是提升你们到达近世的概率,并不能确保你们一定能突破。” 时谢说道:“其他的天材地宝?” 心圣点了点头,“你和埃德的话,九种足矣。” 时谢沉默了会儿,说道:“我还是不信,这根本不可能!” 心圣说道:“没什么不可能的。” 时谢断然道:“几千年来,神会精才艳绝的人那么多,可有一人达到近世?我和埃德的天赋确实极强,但也不敢说能达到顶尖的层次,如果真的有办法能提升晋升近世的概率,校长早就突破了!”
心圣笑了笑,“有些道理。” 时谢摇了摇头,“不谈这个,先把韩飞羽治好。” 心圣说道:“韩飞羽不用治。” 时谢说道:“为什么?” 心圣指了指满身疮痍的韩飞羽,“你好好看看他身上的伤口。” 时谢微怔,急忙转头,瞳孔紧缩。 韩飞羽的身上没有伤口,哪怕是疤痕也没有留下。 心圣认真道:“朱雀血脉本就源于不死鸟,只要他不被秒杀,他就不存在重伤不治的可能。” 时谢松了一口气。 “这样就好。” 心圣说道:“既然他没事,那你可以迎接你的造化了吗?你的同伴都快吸收完成了。” 时谢心头一震,“同伴?” 心圣笑道:“那个叫埃德的金发小子。” 时谢忙问道:“他还活着?” 心圣点了点头。 时谢问道:“他在哪里?” 心圣说道:“共工在帮他祛除冰原诅咒,除此之外他还在吸收通天木,现在恐怕不能让你们相见。” 顿了顿,心圣又说道:“现在,该你了。” 时谢认真道:“我的境界提升太快,本就落下了隐患,现在再用天材地宝强行提升我的境界,很可能会起到反作用。” 心圣轻笑道:“固本培元,夯实基础,本就是通天木的基本功效。” 时谢说道:“我们还有不到半天的时间便要离开这里了。” 心圣依旧保持着笑容,“以你们的天资,半天够了。” 时谢看着韩飞羽,“飞羽还没醒,怎么办?” 心圣说道:“有我看着,难不成还会出什么事?” 时谢说道:“那飞羽不用吸收通天木吗?” 心圣认真道:“韩飞羽已经得到了最关键的东西,我不打算再让他吸收通天木。” 时谢想了半晌,终于点头。 论心思缜密,他自问不弱于任何人。 但论推理计算的话,埃德的能力在他之上。 埃德既然都接受了,证明这种东西利大于弊。 心圣轻轻挥了挥手。 虚空中突然多出几种形态各异的物品,围着中间的玉白木块缓缓旋转,然后没入时谢体内。 一股倦意冲上大脑,时谢急忙盘腿坐下。 心圣伸出手指,点了点他。 时谢的身影瞬间消失不见。 做完这一切后,心圣看了看韩飞羽,“别装了,演技挺拙劣的。” 韩飞羽睁开眼睛,目中带着三分稚嫩七分沧桑。 “好久不见,心圣。” 心圣看着他,叹了一口气,“祝融那家伙竟然真的做到了。” 韩飞羽沉默了会儿,问道:“兄长现在怎么样?” 心圣想着那天见到的祝融,轻轻摇了摇头,“不怎么好。” 韩飞羽说道:“他在哪里?” 心圣说道:“这个问题可能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韩飞羽突然蹙起眉头。 心圣说道:“记忆刚刚苏醒,不必勉强自己。” 韩飞羽没有说话,抿着唇,脸上滴下豆大的汗珠。 心圣摸着下巴,“祝炎在二十岁时突破近世,也在二十岁时死去,你现在虽然已经接近十九岁,却也没有三十九岁的阅历,一味勉强只能适得其反。” 韩飞羽摆了摆手。 人的脑容量能有多大? 哪怕是猎魔人,脑容量又能有多大? 韩飞羽十九岁,却只有十五年的记忆。 祝炎是殇的残尸通灵,从诞生起便具备不低的智力。 以韩飞羽十五年的阅历,敌不过祝炎二十年的记忆。 心圣叹了口气,将手按在韩飞羽头顶。 雄浑的灵力汹涌而出,护住韩飞羽的大脑,终于让韩飞羽冷静下来, “我现在到底是谁?”韩飞羽抱着头,神思恍惚。 “你认为呢?”心圣反问道。 “我不知道,我……既像是祝炎,又像是韩飞羽。”韩飞羽的神情有些痛苦。 心圣叹了口气,“你究竟是谁,取决于你怎么想,如果你认为你是韩飞羽,那你便是韩飞羽。同理,祝炎也是一样。” 韩飞羽痛苦道:“我认为我是韩飞羽,但潜意识里又会有人告诉我我是祝炎。我认为我是祝炎,但是……又能看到很多人笑着叫我飞羽。” 心圣说道:“看着我的眼睛。” 韩飞羽抬起头,脸上满是泪痕。 不仅是因为痛苦,还是因为那些驳杂的记忆中流露出不经意的悲伤。 心圣认真道:“名字,重要吗?” “你只需要做你想做的事便够了,是韩飞羽做的还是祝炎做的,又有什么区别呢?” “记住,在你过往的人生中,养成的世界观,习惯,感情,以及看待这一切的方式,才决定了你究竟是谁!” …… ……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