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永久流放

作者时谢 全文字数 3826字

就像是有一万只飞鸟从耳边经过,韩飞羽顷刻间便陷入失聪状态。 伊万的嘴唇还在动,似乎在说些什么。 韩飞羽没听见,也不关心。 他突然想到一个人。 “祝融。”他轻声开口。 没有人回应他。 伊万挑了挑眉,心想为什么韩飞羽会突然提到这个名字。 韩飞羽猛地抬头,“我知道你在这里,为什么不敢出来见我?” 空气瞬间静止。 祝融从虚空中缓缓走出,“我为什么不敢见你?” 韩飞羽说道:“我父母的事情......怎么回事?” 祝融沉默了会儿,“就那么回事,你要死了,你母亲为了救你选择了死亡,你父亲不一定死了,不过从他最后说的话来看,死亡的概率极大。” 韩飞羽攥紧拳头。 祝融轻笑道:“怎么,又想怪我没救你父母?别忘了,这次是你把我从你的身体里踢出来的。” 韩飞羽的胸口隐隐作痛。 他捂着心脏,说不出话。 祝融说道:“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死了的人终归回不来,景月已经恢复到九阶,再过段时间想必能达到近世层次,到那个时候这个世界就真的完了。” 景月在九阶的时候便能与近世一战,等她恢复到近世,不管是打还是走,这个世界都没人能够再限制她。 韩飞羽倒回病床上,突然觉得很累。 祝融又说道:“你没了父母,但你还有养母和妹妹,还有那么多兄弟,你真的忍心让他们不明不白地死在景月的无差别攻击里?” 韩飞羽用被子捂着头。 祝融的神情严肃下来,“你不敢面对?” 韩飞羽猛地掀开被子,“面对?” 他歇斯底里地大吼道:“我怎么面对?就算世界毁灭了我也只是一个明我九阶的人类而已,我阻止不了魔主,阻止不了景月,也拯救不了这个世界!” 被子上多了些水渍。 韩飞羽的声音弱下来,“别逼我了,我很累了。” 祝融说道:“我有办法让你在短时间内成为近世。” 韩飞羽挥了挥手,“那又怎样?” 祝融说道:“等你成为近世之后,我有把握让你晋升不灭。” 韩飞羽微怔。 祝融说道:“等你成为不灭之后,不管是选择助纣为虐还是殊死一搏,我都不会再管你。” 韩飞羽皱着眉想了想,“我的根基不牢。” 祝融说道:“不,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的根基比你更牢固。” 韩飞羽有些疑惑。 祝融说道:“你母亲,把她的魔晶给了你。” 提起林蝶音,韩飞羽的情绪再度低落下去。 祝融坐到病床上,“你和她同宗同源,不存在反噬的情况,有她的魔晶相助,你的基础甚至比景月更加牢固。” 韩飞羽突然问道:“偷袭我的那个魔主,是谁?” 祝融说道:“怯弱之主。” 韩飞羽说道:“他现在在哪儿?” 祝融轻声说道:“你拥住景月,让其他人实行绝杀,这是你的策略,不能迁怒于人。” 韩飞羽低头不语。 祝融说道:“就这样吧,如果你决定好了再来找我。” ...... ...... 有神会的帮助,韩飞羽很快便出院了,数个小时的飞行,他回到了学院。 学院的装饰依旧没什么变化,大门敞开着像是欢迎归来的勇士。 可他不是勇士。 他是叛徒。 韩飞羽很清楚等待他的会是什么。 穿过重重满含怒火的人流,韩飞羽看到了一个女生。 唐柔。 唐泽在那场大战中失踪,失踪,便等同于死亡。 这个女孩儿还来不及和兄长说两句真心话便又面临了兄长的死亡。 韩飞羽突然有些心疼。 “好久不见。”唐柔笑着和他打招呼。 虽说她的精神状态不佳,但好歹还是没有歇斯底里。 韩飞羽心想难道唐泽的死就一点儿都没影响到你? 唐柔轻声道:“该有的情绪和悲伤都已经给了,这一次就平淡点好了。” 韩飞羽微怔。 唐柔说道:“校长和长老们都在英魂殿内等你,你这次的行动违背了神会的目的,他们应该不会对你有什么好脸色。” 韩飞羽看了眼四周仇视他的学员,苦笑着摇了摇头。 这种事情没办法辩驳,因为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还是会做出相同的选择。 简单的道别之后,韩飞羽抬腿向英魂殿内走去。 英魂殿内的人不少,却已经少了很多。 在韩飞羽进来的第一时间,数不清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 以往还有韩家势力的支持,现在落到他身上的,满满地全是恶意。 韩飞羽耸了耸肩,心想自己在六阶中级的时候都不怕你们的心理压力,现在九阶巅峰了难道还会被你们的目光吓到? 他顺着小道走到台上,发现韩家的席位上坐着一个陌生人。
韩飞羽皱了皱眉,心想难不成自己还有什么叔叔伯伯婶婶舅舅? 坎特敲了敲桌子惊醒了他,两个人走到他身边,用手铐脚链将他困住。 韩飞羽平静地接受了这一切。 “罪人,韩飞羽,你可有话说?” 韩飞羽说道:“我什么罪?” 他知道坎特的话是什么意思,不过他并不打算就这么顺从地招认。 何况他并不认为那是罪。 坎特说道:“私自庇护邪主,导致神会精英成员几乎全灭,神会联军损失了一半以上的战力,你难道还不知罪?” 韩飞羽说道:“我只是做了一个男人应该做的事情。” 坎特严肃道:“哪怕这可能毁灭世界?” 韩飞羽轻声道:“如果她亲口告诉我她想要毁灭世界的话,我会做她的先锋大将。” 英魂殿内一片哗然。 所有的长老都被这种大逆不道的说法激怒,一时间口诛笔伐。 韩飞羽看着坎特,“我保护她,是因为我相信她不会毁灭世界。” 坎特眼神微闪,“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 韩飞羽认真道:“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她。” “并不。”卡米恩家族的发言人开口说道。 韩飞羽笑了笑,“老大,都这么熟了就不带面具了吧。” 埃德摘下面具,认真说道:“如果你真像你说的那样了解景月,为什么还会寻求贪婪之主的帮助呢?” 原来是这样,韩飞羽想到。 如果说这个世界有人知道他的真实想法的话,无疑只有面前的卡米恩少主了。 既然如此的话......韩飞羽笑着回头,看着韩家席位上的那个人。 时谢缓缓取下面具,“何苦?” 韩飞羽摇了摇头,“像你这样的人自然不会理解,你们生来就可以得到任何想要的东西,喜欢的东西坏了,想到的第一件事从来不是修而是换,我和你们不一样,我的东西坏了,我只想着怎么把它修好。” 时谢沉默了会儿,“你知道你现在在说什么吗?” 韩飞羽轻声道:“一些足以定我死刑的话,我知道。” 生死大过天。 如果连生死都看淡的话,那这个世界上便没有东西可以让他忌惮了。 时谢摇了摇头。 坎特又敲了敲桌子。 韩飞羽说道:“定罪吧,我没什么好反驳的。” 坎特站起身来,转过去面向长老们。 “现在,开始给韩飞羽定罪。” “维护人类共敌,是反世界。” “违背神会准则,是反神会。” “对魔主产生感情,是反圣灵。” “鉴于以上三者,本应判处死刑,但械神毕竟有功于神会,韩家在千年中也为神会立下无数功劳,功过相抵,判处韩飞羽,永生流放炼狱,可有异议?” 韩飞羽有些诧异。 不是死刑? 神会什么时候这么人性化了?还可以功过相抵? 埃德走到他面前,解开捆住他的手铐和脚链。 “回赢溪看看你妈妈和你妹妹吧,还有你的朋友们,过几天我和时谢亲自送你走。” 韩飞羽说道:“谢了,如果有机会找你喝酒。” 埃德说道:“放心,会有机会的。” 韩飞羽微怔。 埃德说道:“别忘了四圣......那种战力的强者肯定会加入战局,到时候你跟着他们出来就好。” 韩飞羽说道:“神会怕是容不得我。” 埃德说道:“神会能不能容得下你是神会的事,你这次去炼狱,先去找冰神,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他那儿应该还有一些我们没有发现的造化,没准儿你能突破到近世的境界。” 韩飞羽说道:“为什么要帮我?” 埃德微怔。 韩飞羽解释道:“你明明知道我会怎么选择,为什么还要帮我?” 埃德轻笑道:“我们难道不是朋友吗?” ...... ...... 景月从来没有离开过芝加哥,甚至没有离开过贫民窟。 她现在的藏身之地,距离她出现的那个街口不过只有两条街的距离。 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她在人类世界中学到的东西不多,但她总归还是学到一些东西。 现在的她不能动用灵力,不管是血主还是赤瞳都能很轻易地发现她。 她的伤势没有想象中的重,但她必须先解决身体融合后的隐患。 “不过区区二十年,为何会给我留下这么深刻的痕迹?”她喃喃道。 正如韩飞羽说的,景月要杀他早就杀了。 区别在于,景月是真的很想杀他,只不过每次都在动手的前一刻忍了下来。 这种感觉让她很不喜欢。 邪主从来都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何曾出现过这种情况? 景月有些懊恼地晃了晃脑袋,“妈的,下次见面一定要杀了他!” …… ……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