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人生几度秋凉(下)

炽烈战魂 89.3 作者时谢 全文字数 4377字

英魂殿内鸦雀无声。www. 没人敢接韩飞羽的话,也没人敢帮着家主们反驳他。 这些长老们活了那么多年,眼睫毛都是空的,又怎会看不出现在的局势。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过现在的三大家族好像开始联手打压韩家了。神会,果然也并不存在真正不含杂质的友谊,一旦失去力量,就会变得像韩家现在这样被联手针对。 这趟浑水,最好还是别淌为好。 谁都不希望被赤瞳终身监禁。 谁都不希望遭到下一任韩家家主的记恨。 现在的韩家青黄不接,是得到他们研究成果最好的机会,三大家族怎会轻易放过? 这是一场顶尖家族的博弈,没有站队的人随便插话,那是找死。 神会四大圣使。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既然是要责难朱雀,当然是从玄武开始。 南朱雀北玄武,他们在漫长的历史里始终对立! 只是他们没想到韩飞羽为什么能说服当代切特,而且看上去就像演戏一般没费什么力气。 也许是械神还留下了什么震慑性武器,也许是以坎特为首的某些实权长老的支持。 但大部分人都认为主要是韩飞羽展露出来的气魄说服了切特。 他举手投足间仿佛都在诉说着一些事情。 我是历史上最有潜力的人。 我天赋排名高居第三,我是朱雀,也是家主。 韩家的东西都是我的,也许你们能带走,但是最终我还会拿回来。即便拿不回来,我也能变成凌驾于那些东西之上的强者。 何其自信! 神会从不缺少拥有大气魄的年轻人,尤其是在近几年。 比如地灵殿的时谢,比如卡米恩家的埃德,再比如剿杀部的那头小老虎。 可韩飞羽展露出来的气魄和上述几人又有所不同。 时谢是一往无前的霸气。 埃德是刚柔并济的强硬。 至于那头小老虎则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杀心。 韩飞羽......则是说一不二的信心! 这个少年,有足够骄傲的资本! 意识到这点之后,那些银色面具后的眼神渐变。 轻蔑变成了凝重。 期待变成了欣慰。 以唐玄璃为首的某些韩家死忠甚至笑出了声音,在英魂殿中回响着很是嚣张。 他们的家族早已绑在韩家的战车上,根本不需要避讳什么东西。 可是三大家族并非只有切特一个人,韩飞羽只是完成了三分之一的考验,而且很可能是放水之下的考验。 比如说刚刚开口说话的白虎使。 这个杀伐果决,手上沾满鲜血的侩子手的考验,不是那么容易便能通过的。 他看向韩飞羽,面具下的眼神很是平淡,面具下的声音就像他雪般的袍子那般冷漠。 “你说为什么我们能坐在这里?” “我们很强,我们的家族更强,在座没几个人比我们强,自然而然的,就没人比我们的家族更强。” “我们的家族都是神会的元老家族之一,守护神会的时间不是韩家这种半途加入的家族能比拟的。” “最后,韩家究竟是怎么出现的谁也说不清楚,毕竟当年韩家始祖出现的时机就很微妙。在此之前神会在华夏地区最强的家族是现祝融部长所在的李家,韩家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并一举夺下了和我等相同的地位?他们的能力太强而且出现的时间太巧,很难让人不怀疑。” “这种怀疑,是从古至今的,就像神会的历史一般。过往的韩家虽虚不弱,现在是韩家加入神会之后最弱的时候,我等一定要问个明白!” 这些事情众所周知,就连韩飞羽也找不出他们言语中的漏洞,韩家历史悠久,可东方分部毕竟消失殆尽了。而面前这三个人所代表的家族,可是 从炎黄时期就流传下来的庞然大物!他们的思绪,从某方面来说,就是神会的意志! 韩飞羽摇了摇头将那些压力尽数驱逐,嘲讽道:“说到底还不是谁的拳头硬的道理。” 沙尔玛没否认。 他向前踏了一步,整个人像出鞘的利剑般锋锐,韩飞羽的衣摆微微扬起,贴在身体表面猎猎作响。 起风了。 和刚刚坎特他们制造的风不同,沙尔玛并未隐藏自己强大的实力,灵力喷薄而出掀起灭世般的狂风! “三息时间,你若能挺下来,沙尔玛家族便认可你的地位。” 不待韩飞羽说话,唐玄璃怒若发狂般嘶吼道:“你他娘的能再无耻一点吗?你对得起主人对你们的信任和友谊吗?认识你们三个,真的是我主这一辈子最大的屈辱!” 沙尔玛平淡的眸子终于波动了一下,看着唐玄璃,说道:“出言不逊,该罚!” 随着话语的传出,白色的兽形虚影凭空浮现在他的背后,兽首上隐约可见到一个模糊的‘王’字。 他看着唐玄璃,伸出右掌对准了唐玄璃。 唐玄璃虽说不入猎魔人之列,可好歹也算是一个八阶的守护者,战力自然不俗。 他从怀中掏出左轮,弹巢转动间竟瞬间抽空了英魂殿内所有的天地灵力。 枪身微微颤抖,像是负载不起这庞大的能量般发出“咯”“咯”的声音,似乎下一瞬便会支离破碎。 这发子弹如果出膛,后果没人知道。不过有一点还是可以确定的。 库利扎尔,从此之后再无英魂殿! 沙尔玛眼神微凝,有些困惑于这把左轮的威力,蹙了蹙眉。 可他还是想也没想地就握了下去。 白虎之握,有雷霆之势。 唐玄璃甚至还没来得及扣动扳机便置身于白虎的利爪中!像是被人埋进了岩石里,四周传来的庞大压力让他连动一动手指都做不到。
他如遭重击,除要害外身体内所有的骨骼在一瞬间粉碎,他倒在面前的会议桌上,失去骨骼的双腿最终还是拖着他的身体摔到了地上,鲜血染红了地面。 可他依然没放弃。 他还有头骨,还有胸骨,也还有脊柱。 他用额头抵住地面,用牙齿咬住会议桌的边沿,扭动着身子爬到了会议桌上。 可也仅此而已了,他已经失去了战斗力,现在的他,连一个市井里的小混混都打不过。 他无力回天。 他老泪纵横。 他看着韩飞羽,呜咽着,声音很低。 “少主……不能接受啊!” …… 韩飞羽看着重伤的男人,眼神掠过一丝怒意。 他不认识那个男人,但是他知道那一定是父亲昔日的旧部。 那个人为他出头,可他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重伤将死。 他没有足够的力量保护父亲留给他的一切,家产是这样,荣耀是这样,旧部也是这样。 这个事实让他很愤怒。 可他并未失去理智。 以他的实力,别说三息时间,就连一息都撑不过去。 六阶中级和九阶中级的差距,不亚于现在的他和三个月之前的他。 他需要时间来成长,来达到可以背负一切的层次。 可那些人却不打算给他时间。 他看着沙尔玛,鼻息越来越粗重。 鼻息变得粗重,随之而来的是不可抑制的杀意。 就连韩飞羽也很奇怪为什么自己会升起这种杀意,这就像一只蚂蚁想要杀死大象那般可笑! 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人。 那个人是他从始自终的一张底牌。 一张谁也不知道的底牌。 那张底牌将他拖入了神会世界,为他解决了入学考试那只毁天灭地的地狱雷雀,为他开辟了逃离神会世界的第二扇大门,据布拉夫所说,那张底牌还 帮助自己重伤了几乎全盛的血主。 那么那张底牌肯定也能帮助自己解决沙尔玛。 沙尔玛看着他,再次伸出右掌。 一个声音插入场间打断了他的动作。 “白虎圣,等等。” 沙尔玛转过头,看着出声之人。 克鲁法卡米恩。 他淡淡说道:“卡米恩家的老幺是想从我的手下抢人吗?” 克鲁法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我要抢人,是你的所作所为不合规矩。” 神会,不可滥用私刑。 韩飞羽想到神会对法律的阐述,觉得好生可笑。 冷暴力逼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类女子,不算私刑? 一句轻言细语的冒犯便让一个鼎盛之人重伤垂死,不算私刑? 他没开口说话,只是眼神愈发冷淡起来。 内心的愤怒像火山般喷涌,祝融随时可能出现。 沙尔玛看着他的眼神,皱起眉头,在心中大骂了一通那个发封邮件就跑路了的男人。 再想了想那个男人现在的花前月下和自己这里的步步为营,他的脸色更臭了些。 沙尔玛家族和韩家的千年友谊,算是完了。 这个少年的眼神中,带着杀意! 他撇了一眼克鲁法,发现这货竟然还在喋喋不休。 沙尔玛打断了他,不耐烦地问道:“那你觉得应该怎么做?” 克鲁法理了理衣领,看向韩飞羽,随手扔了几张照片过去。 其中的一张照片上,韩谦和一个面容姣好的女人面对面站在天台上,似乎在交流着什么,隐约可以见到双方脸上的笑容。 韩飞羽低头看着那些照片。 克鲁法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平淡而坚定。 “这是韩家第七十七代家主暗合神会叛徒的证据,图中的女性为当代祝融最得力的左膀右臂之一,名为李小雪,代号‘月枪’,在本次战争中曾偷偷潜入神会白虎殿并拖住了学生会会长长达半个小时的时间!另一方面,六个小时之前,神会剿杀部已经全盘破解韩谦的地下钢铁之森,奇怪的是,我们并没有在那片森林里看到有关于混乱魔主一丝一毫的痕迹!也就是说,韩谦在没有禀明神会的前提下,对混乱魔主的关押地进行了更改,或者更糟。” “他可能私自放出了混乱魔主!” “据以上两条信息来看,韩家有罪。” “空负使命却不履行,此为罪一。” “私自转移神会共同财产,此为罪二。” “私通神会叛徒并参与攻击神会所属库利扎尔学院的计划,此为罪三。” “韩谦已逝,父债,当子偿!” “判你放逐炼狱,为期半年,后续发展视改造状况而定。” “判你交出韩家所有资料,韩家所有人员不得与神会调查人员产生冲突,分歧,如果发生战斗,一切以神会执法人员为主。” “判你从此之后不得以神会四大家族之一自居,韩家从此不入贵族之列,不踏长老之席,所有的韩家追随人员均降位一级!” “你可认罪?” 听到克鲁法的问话,韩飞羽终于抬起头。 “罪?” 克鲁法笑了笑,很是阴险的样子。 “你认吗?” 韩飞羽静静地看着克鲁法,从耳朵里摘下耳机。 发展到这个地步,如果坎特不出手,那么他没有翻盘的希望。 现在看来,坎特应该是不会出手的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所有人都屏住呼吸。 胜负已分。 克鲁法,不愧常胜将军之名! 隐约有人开始斥责起韩飞羽,这种斥责声像是瘟疫一般迅速弥漫了整座英魂殿。 韩飞羽笑了笑,有种如释重负的味道。 “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认了呗!”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