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四章 带你回家

重生八零盛世军婚 684 作者顾清渏 全文字数 2252字

江楠看到杜若清走了过去,“我有话跟你说!” 杜若清想到她可能说那天的事,便跟着她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 “说吧!”杜若清说道。 “你是先回来的,刘建民和黄丽的事,还有林志坚的事你说了吗?”江楠问。 “刘建民背叛的事我已经说了,他是黄丽杀的我也说了,至于林志坚怎么死的我没说。”杜若清说道。 “你父亲就没问?”江楠怀疑。 “我就说黄丽杀了刘建民之后,林志坚就被带走了,你也被带走了,后来林志坚怎么死的我不知道。”杜若清说道。 江楠点头,她倒是撇得干净。 “你答应过我不把我的事说出去的,如果你敢说回国之后我不会放过你。”杜若清盯着江楠,隐隐有威胁之意,现在到了父亲的地盘她又有了倚仗。 江楠撇撇嘴,还真不怕她威胁,不过她既然不说林志坚的事自己也不能说,以免查出他死的真相到时说不清楚。 “我答应了你自然会做到,那我也说不知道好了。只要你不出尔反尔,我不会乱说。”江楠说道。 “这样最好!”杜若清点头,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江楠应该不敢吧,自己父亲的身份摆在那,她不敢得罪自己。 只是可惜她没死,不然杨振钢就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等杨振钢汇报完工作,杜首长又把江楠叫了过去。 江楠便把自己和李微岚回医疗基地被抓,然后又送到秦帮总部,知道刘建民是叛徒,黄丽被迫杀刘建民这些事都说了。 说的和杜若清基本是一致的。 至于林志坚的死,她也按杜若清说的自己被带走了,后来林志坚怎么死的她不知道。 杜首长又问她被带走之后的事。 她就说了她被关入秦帮的水牢,后来又被鹰组织的老大钱虹抓去的事。 “你被钱虹抓走了?”杜首长有点吃惊。 “是,她怀孕了,知道我是大夫就把我留了下来。后来鹰烈过来围攻,她引爆了事先埋好的炸药,把所有人都炸死了。她自己也动了胎气马上生产,是我帮她接生的。可能正是因为这个她没杀我,把我放了回来!”江楠说道。 杜首长若有所思,想不到这姑娘运气这么好? 问完话江楠出了病房马上问纪先林李微岚怎么样了。 “今早刚刚醒来,你快去看看她吧!”纪先林说道。 “醒了?”江楠喜出望外,还以为她还没清醒呢,醒了就好,这样就可以回国了,不然路上危险多了。 “但她伤得很重,内脏破损,全身多处骨折,不能动,最好回国休养。”纪先林说道,“我们家里有黑玉断续膏到时可以给她用,会好得快一些。” “嗯,师父,回去后你教我怎么做吧,我多做一些以备不时之需。”江楠说道。 纪先林点头,和她一起去李微岚的病房。 病房里肖景中正坐在李微岚的身边,握着她的手,见江楠他们进来忙放下手站起身。 “大哥!”江楠走过去,走到李微岚身边,“微岚姐!” 李微岚虚弱地对江楠笑笑,“你回来了?刚才听你大哥说你被抓的事,我还担心,回来就好。”
江楠看李微岚不能动,只有脖子可以动,心里难受得不得了,眼圈一下红,“微岚姐,都是因为我你才受了这么重的伤。” “你是景中的妹妹,保护你不是应该的?”李微岚笑了笑,“我也因祸得福,不用申请就可以回家了。” 肖景中在一旁温柔地看着李微岚。 “微岚姐……”这样一说江楠更难受了,本来她在这这么多年调回去是迟早的事,却因为自己受了重伤才回去,“微岚姐你放心,回家之后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我师父那有好药,都送给你。” 李微岚好笑地看着她,哪有说送人药的?不过她知道江楠是关心自己,也没有在意,笑道:“好啊,那我就交给你了,治不好我你大哥可是会拿你是问!” 肖景中笑笑,他很庆幸李微岚没事,只是受了伤,这次他一定不会离开她,等她好了,就向她求婚。 纪先林过来帮李微岚检查了一番,“大的问题没有,骨折的事要慢慢养,还是回国休养比较好。” “嗯。”李微岚点头,她也是这样觉得,等纪先林他们一走这里就没自己人,就没有人能细致照料她,一定要回国才行。 过了几天大家都准备好回国,把林真也一起叫了回来。 医疗基地只剩下宁愿一个人,和林真一起共事了这段时间,她很不舍得她走。 “你放心,李医生说了上面还会派别的医生过来。如果你想回来就写申请,你在这也两年了,上面会批的。”林真说道。 宁愿点头,但至少要等到新的医生护士来了她才能走。 她想回去,李医生都不在这里了,她也觉得呆在这没意思。 杨振钢和肖景中带着所有特战队员护着杜首长一行人回国,因为声势大,又是全副武装,倒没遇到什么危险。 过了境回到滇南,上面直接包了一列专机护送他们回京城。 北方军区那边早已接到了通知,飞机到的时候下面已是黑压压一大片人。 杜首长和张首长先下了飞机。 后面杨振钢捧着梁栋的骨灰盒,上面放了一套整整齐齐的军装,再上面是鲜红的国旗。 他面色凝重一步一步走了下来。 接着是肖景中捧着医疗兵小许的骨灰。 林剑捧着狙击手小张的骨灰。 张建国捧着林志坚的骨灰。 还有几个小战士捧着其他牺牲的战友的骨灰。 最后是常桓捧着常胜的骨灰,一脸的悲伤出现在舱门口。 旁边已经有人哭了起来。 没想到这次国之行牺牲了这么多人。 梁坤站在前面已是老泪纵横,他万万没想到上次和儿子见面会是最后一面,他还那么年轻,他还有那么长的路可以走,怎么会就这样走了? 杨振钢走到他的面前,郑重地给他行了个军礼,眼圈也是红了。 梁坤颤抖的手摸上梁栋的骨灰盒,嘴唇都抖了起来,泪水沿着脸颊流淌下来。 “小栋,爸来了,爸带你回家!” 后面的人泣不成声。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