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你不知道的事(二更)

重生九十年代纪事 144 作者YTT桃桃 全文字数 2391字

夫妻俩的那些事儿,直到今天,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 也似乎因为苗翠花的这场病,某些方面的争吵,戛然而止。 苏玉芹没和任何人说起,她早就收到秦雪莲的信了,那封三页多的纸张,满满充斥恶心信息的信。 那信上,一笔一划,白纸黑字,详细写着几个方面: 江源达第一次和秦雪莲在一起时,换了新人,第一次贪新鲜,那天夜里,他们激动的直到天亮,他和新女人总共做了几次; 第一次偷偷摸摸的去约会,江源达主动迈出那条腿,主动前往十四道街,进屋后还装作假正经先关心了秦雪莲几句,都冠冕堂皇的说了哪些话,秦雪莲全写上了。 当然了,写那些主要是为了告诉她,假正经的江源达,在听到秦雪莲一句想他后,马上又变成了什么色狼样子; 还有,秦雪莲第一次收到江源达的礼物是什么,他们在外面,算作第一次公开场合亮相吧,都见了江源达的哪些朋友,都是哪个朋友管秦雪莲一口一句小弟妹的叫着; 秦雪莲甚至详细地写道:在他们确定关系后,第一次应约,去她这个“朋友”和明媒正娶的妻子家吃饭,江源达是怎样紧张的,是怎么特意提前打电话提醒秦雪莲要注意分寸的。 又是在她家、在她这个妻子面前,他们有着怎样偷偷摸摸的眼神交流。 还告诉她,他们好像越是这样越刺激,因为每次从她这里离开,江源达只要当晚再返回秦雪莲那里,就会比以往显得激动得多。 以及,江源达曾对秦雪莲说过哪些甜言蜜语,在床上是怎样勇猛的表现,还有更喜欢的体位、敏感点在哪里。 可想而知,苏玉芹是怎样的恶心。 她此刻望着天安门广场,就觉得自己有天即便老年痴呆,都能记起来看完信后,她马上冲到卫生间大吐特吐一番的景象。 再之后,她记得,她看着卫生间镜子里的自己,她哭着对镜子里的自己,承认且接受道: 老了,还被养废了,要能力没能力。 面临的事实是,离婚后,不会再找到各方面般配的了。 重新选择,不再是二十年前,不再是扒拉着挑的时候了。 而是头上多了个名字叫:中年离婚女人。 即使找到个年龄相当的,男方也会挑她有没有经济负担、能不能做饭顾家养老人。 她要是从此一个人过日子呢,真的要省点儿花钱。 她现在腰疼头疼心脏还不好,头发一把一把的掉,好几次做梦梦见头发掉光,一熬夜,就会连续几天没精神头,早就没了二十年前的好身体,不是想拼就能拼起来的。 她要接受自己奋斗十年,或许都不如江源达一年挣得多的事实。 再后来,让她下定决心离婚,是因为她娘病了,因为老家的那些叔叔婶婶有句话说的对,姑爷那玩意儿,有多少一到花钱时就缩了,冲这个,玉芹啊,你真有福气。 她想,这救的是亲娘的命,这要是没有会赚钱的江源达,估计让她出去借钱给人下跪都干,所以她是真心谢谢了。 而继续过,那些景象,以前是瞎联想,这回信到手了,好多场景都太具体了。 单拿出哪条,她只要选择过下去,都有要剁了江源达的心,甚至她都很纠结地想给老姜和大老李打电话,发疯一样的质问他们:她怎么对不起他们了?他们怎么就能好意思管破坏她家庭的女人叫弟妹?
看,到时候就会变的这样歇斯底里,活的人不人鬼不鬼。 但是要是不过了呢,离了呢,那口气也就算了,离都离了,再将就一年多,江源达就是陌生人了,见面只是她女儿的父亲,他就是再娶十个八个的,也和她没关系了。 要是都到了那个地步,那还纠结这信里的每一条说的是真是假干嘛? 留给江源达一个体面吧,那是女儿的父亲,再说争吵那些没意义,也算是给自己这场婚姻一个体面,尤其是她娘住院这段日子,江源达忙里忙外,没功劳也有苦劳。 正所谓,勉强走下去,会计较、会不甘、会疯了一样看见就来气,想折磨死对方。久看中文网首发 而停下来、结束呢,倒是就会认命了,看他也就不在乎了。 江源达上前一步,一把拽住苏玉芹的胳膊。 苏玉芹立马回眸看过去,语气里似乎都掺杂着无奈:“咱俩当我爹娘面儿,当男男面前,你这样也就算了,那都有点儿特意,不难看吗?就剩咱俩时,就更别这样了吧?” 江源达松开了拽苏玉芹胳膊的手,他还两手举起,意思是我不碰你,行了吧? 他点头,瞪着眼珠子,情绪略显激动道: “好,我知道,我也都记得你那天说啥了,包括离婚细节,你咋分财产咋安排女儿的,我都记得。 不用你老提醒我,你絮絮叨叨的! 我问你,咱俩离不离的,咱俩就算现在去死,不都得给高考让路?不都得是一年半载的事儿?你能不能别口口声声离婚?烦不烦?!” 苏玉芹微皱眉头,她试图耐下心解释:“我的意思是,你别再整刚才那出,没意义。” “我哪出啦?”江源达插腰,急脾气上头:“我特么又没说假话,不就说句要抱你?又不是没抱过!” 这一嗓门,吓的苏玉芹又赶紧看向四周,手指也点着江源达:“你真是,真是……” “我真是啥?我看你才是有毛病,叫你去吃饭,我特么又没让你跟我睡觉去,你这就开口闭口又离婚离婚的,走!” 江源达没羞没臊喊完,这回他啥也不管了,扯过苏玉芹的胳膊就往道边儿气哼哼地走,边走还边大嗓门吼道: “咱吃点儿好的去,我一人吃不了,行了吧?你是去打扫剩饭的! 你放心,你吃的喝的穿的,等离婚时,那钱都算我头上,不扣你那份儿! 我看你这娘们得喝点儿静心口服液,太太牌的,精神病,吃饭你也能说一堆,瞅给我气的?好好的心情…… 逛街要给你买东西,你特么也能扯上离婚,你现在不提醒我离婚,我看你都得死!” “师傅!” 哐的一下,车门关上,苏玉芹也被气吼吼的江源达塞了进去。 出租车司机被江源达的气势震住了,小声问:“去哪啊?” “哪热闹往哪拉,我要吃点儿你们这好的,有特色的。” 结果…… “呸!”江源达坐在小吃店,一口吐掉豆汁。 他一脸痛苦凑到苏玉芹面前,小声打听道:“你能喝进去?快吐了吧,别硬咽,这啥味儿啊?骚轰轰,臭不啦机的。”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