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零一章 JAVE之父

重生浪潮之巅 701 作者佛即心兮 全文字数 4443字

沉吟了一会,方辰决定还是让别列佐夫斯基跟俄罗斯航空航天部打声招呼算了,没必要跟牟其仲说了那么多。 只不过,就如他刚才所说的那样,即便现在同意买飞机,恐怕也不赶趟。 要知道湾流,波音,空客这些飞机公司订做私人飞机,基本上交工时间都要在两年以上。 而他即便能直接拿到俄罗斯的旧飞机,但不管怎么说,简简单单的收拾,装修一下,还是要的,这么一折腾,等见到飞机,至少是两三个月之后的事情。 所以说,萌萌是赶不上这私人飞机,只能呆在货舱里跟其他行李一起托运出去。 见方辰真同意了,没骗他,吴茂才慌忙的跑到电话旁,他现在就要给别列佐夫斯基打电话,让别列佐夫斯基安排制造私人飞机的事情。 谢天谢地,感谢老天爷保佑,九爷终于有自己的私人飞机了! 第二天一大早,方辰便乘坐飞机前往,加利福利亚州圣塔克拉拉市,这里有个举世闻名的地方,硅谷! 漫步在硅谷的街头,方辰第一个感受并不是所谓浓郁的高科技气氛,而是硅谷舒适的气候。 他现在穿着一件休闲薄夹克,淡淡的海风吹拂脸上,令人心旷神怡。 按照泰勒的介绍,硅谷是典型的地中海式气候,而整个地球只有百分之二的陆地拥有这样的气候,即便是在寒冷的冬季,硅谷的平均气温也不会低于10c,而到了夏季,则基本上也只有二十多度,最高气温连三十度都不会突破。 甚至硅谷有句宣传标语:“好气候胜过政府的努力。” 方辰边看边啧啧的赞叹,谁说码农宅男不知道享受的,要是不知道享受,怎么会专门在硅谷建立这么多高科技公司。 听方辰说,cPu这种连婴儿手掌大小都没有,却价值千金的东西,竟然是用沙子做的,吴茂才顿时面色大变,万分惊异的说道:“这不是就是古代的点石成金吗?” 他可是清清楚楚的记得,小霸王游戏机,学习机上那颗,顶多就比大拇指甲盖大一点的cPu,其造价几乎占据了整个游戏机的四分之一,那么一小颗就要七八十块钱,值老鼻子钱了。 点石成金? 方辰楞了一下神,但仔细一想,不由飒然一笑,这cPu可不就是点石成金吗。 硅谷,这个由五十年代发源于此,以硅砂为原料的半导体行业,给这块谷地赋予了“硅”属性的同时,也为硅谷赋予了“财富”属性。 硅谷就是知识经济的代名词,它以占全美1%的人口,创造了占全美15%的专利,拥有超过50名诺贝尔奖获得者。 硅谷的平均GDP是美国平均GDP的五倍。 如果把硅谷作为一个国家或者地区,单独拎出来的话,这将是世界上人均最富裕的国家,人均GDP是第二名卢森堡的三倍。 在这里,随便扔个砖头下去,砸中的就是百万富翁,千万富翁。 硅谷是创业、创新的中心,它每年获取的风险投资约占全美的百分之三十。 也是优秀企业的生长栖息地,世界一百强科技企业中,有二十家在硅谷,惠普、思科、英特尔、苹果、甲骨文、AmD、谷歌、eBay、应用材料、雅虎等高科技企业,都是它哺育出来的娇子,真可以说是明星璀璨、富可敌国。 除了这些高科技公司以外,硅谷驻扎着大众、宝马、福特、通用等老牌车企的总部和研发基地,而特斯拉汽车更是根红苗正的硅谷出品。 而且方辰还知道,从九十年代起,硅谷更成为信息产业的发动机,在为美国带来巨大财富的同时,它也深刻地影响了全人类的社会文明进程与生活方式。 然而有意思的是,硅谷这个名词在地图上并不存在着,硅谷现在拥有的这一切,都是人们自发所形成的。 这一点,大概是斯坦福大学工程学院院长提出来,将斯坦福广袤土地便宜租给工业界时所没有想到的。 “跟高司令,不,高斯林约好了没有?”方辰突然问道。 虽然奇怪方辰为什么在两个高斯林之间加了个No,但泰勒还是老老实实,恭恭敬敬的道:“已经跟高斯林约好了,就在suN公司旁边的咖啡馆中。” 不过话说到这,泰勒疑迟了一下,又接着说道:“老板,以您的身份为什么要来亲自见这位高斯林,您让我来跟他谈就好了。” 泰勒着实有些疑惑不解,甚至有些忐忑不安,方辰为什么会专门千里迢迢的跑到硅谷,去见一个小小的程序员。 是不是对他的工作不满意,或者压根就是觉得他个人能力有问题? 越想,泰勒的心中就越发的恐慌起来。 要知道,现在美国虽然打赢了海湾战争,瓦解了苏维埃,但却输掉了经济,满大街都是失业人口。 像擎天驻欧美办事处主任这样肥沃的职位,并不是那么容易获得的,更别说他还是一个被百威公司因为工作不力,而被惩戒的人。 他现在想跟方辰求情,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直到方辰走进咖啡馆中,仍旧没有说出要辞退他的话,泰勒这才不由的心中松了一口气,但他在暗中发誓,他一定要努力工作,争取不让方辰辞退他。 如果方辰知道,他在什么都没有做的情况下,就完成了一次对泰勒的敲打,心中又该如何作响? 方辰之所以来到硅谷,只是因为JAVE之父,值得他这么做而已。 嗯,没错,他等会要见的这个程序员,就是JAVE的发明者,詹姆斯.高斯林,在华夏则被称之为高司令。 JAVE是世界上应用最广的程序开发语言。 如果说现代社会的运转,都赖于各种软件和程序,那么JAVE就是各种程序软件最基础的编织者之一,甚至可以说是程序员手中最有利,最强大的武器。 在钟爱它的程序员眼中,上面这句话没有之一。 世人所熟悉的安卓系统,就是由JAVE作为底层语言编织的,或者简单的来说,安卓是JAVE的一个小小的变种分支。 在这个世界上,JAVE服务于超过一百亿台设备,除了苹果,没有什么手机不用向JAVE致敬。
并且JAVE也是这个世界上,唯一有能力阻止微软操作系统垄断全世界的语言。 JAVE的实际拥有者,太阳公司的总裁斯考特·麦克尼利曾经有个令人侧目的爱好反对微软,并且被称为硅谷斗士。 他甚至说:“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生活在一个只有微软的世界里。 甚至有人称,JVAE和高斯林是比尔盖茨的噩梦,他用他的大胡子让盖茨的微笑变得十分勉强。 在巅峰时期,太阳公司拥有超过五万雇员,两千亿美元的市值,是硅谷市值最高的公司,这样的市值即便放在2018年,也能排进全世界高科技公司的前十名。 而促使太阳公司成就这么伟大事业,JAVE语言绝对功不可没,甚至至关重要。 方辰到了之后,只见一个四十多岁模样,留着大胡子的中年男子已经在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的咖啡厅待着了。 微微一笑,方辰径直走了过去,然后拉开椅子坐在了对方的对面。 高斯林诧异的看了方辰一眼,然后有些好奇的问道:“这位先生,您是怎么认出我来的?” 方辰这样的华夏面孔,自然比较好认,甚至可以说在硅谷简直就如同鹤立鸡群一样,这里有白人,有黑人,有墨西哥人,有东倭人但就是没有华夏人。 但方辰为什么能知道他就是高斯林的。 而且,说实话,从前几天,有人打电话约他见面,他觉得这事就透露着一丝的诡异,尤其是对方还自称是一家年营收过十亿美元华夏公司,驻欧美办事处的经理。 真是见鬼了。 且不说华夏现在有没有这么一家年营收超过十亿美元的公司,毕竟他们太阳公司作为一家在美国数得上号的服务器公司,一年的营收也不过五亿美元而已。 再者,就算是有,对方为什么要打电话找自己。 并且还要说他们公司的总裁要专门来硅谷见他。 要知道,别说这样一位大老板了,就是他们太阳公司的总裁,斯考特先生都不会来专门找他这样一个小程序员。 如果不是对方向他传真出具了银行的资产证明,他真觉得的对方是骗子。 方辰并未言语,微笑着指了指高斯林的大胡子。 在前世,高斯林的胡子跟高斯林本人一样出名。 再者,他也不可能告诉高斯林,他认识他吧。 见状,高斯特神情一囧,紧接着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其实我也不想留这么长的胡子,只是没办法,它长的实在太快了,真的,我每天晚上睡觉前都会刮胡子的,因为我怕胡子影响我睡觉时的呼吸。” 方辰的神情顿时变得有些怪异,他着实没想到这世界上,竟然还有人是因为怕胡子太长,引起呼吸暂停,而刮胡子的。 “而且你知道吗,我现在才36岁,距离37岁生日还有整整一个月,但总有人因为这个胡子认为我已经四十多岁,甚至五十岁了。”高斯林有些痛心的说道。 显然胡子的事情已经是扎在他心中最深的一根刺。 听了这话,方辰忍俊不禁的笑了两声,他有点后悔了,他不应该提胡子的事情。 而且这高斯林也真是自来熟,哪有说刚见过一面,甚至才两分钟的人,就这么喋喋不休说这些不着边际的话。 真的,刚才听高斯林说这些的时候,方辰真有种自己是高斯林朋友的错觉。 此时,高斯林突然意识到方辰并不是自己的朋友,更不是一个好的倾诉对象,而是一家年营收超过十亿美元,比他老板还有钱的大富豪,顿时面色剧变,变得一本正经起来。 “高斯林,你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吗?”方辰笑着开口道。 大概是感觉刚才说的话实在是太多了,高斯林的嘴中就蹦出来了三个字,“不知道。” “我为oak而来。”方辰一字一顿,无比认真的缓缓说道。 此话一出,高斯林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方辰。 “你不会不知道是oak什么吧?”方辰笑着说道。 高斯林连忙摇头,“我怎么可能不知道oak,对于我来说,它就跟我的孩子一样,哪有父母会不认识自己孩子。” 方辰忍不住翻个白眼,如果说oak是高斯林的孩子,那么高斯林恐怕就是天下间最不负责任的父母了。 天底下哪有说,父母指着门口的橡树,就把孩子起名为oak。 oak的汉语意思就是橡木。 至于说oak后来改为JAVE的时候,才有意思了。 而太阳公司在1995年准备推广JAVE的时候,因为橡木这名字被注册了,就让高斯林重新起个名字,高斯林看了看周围,然后随意的举起自己手中的咖啡说,“那就叫JAVE吧。“ 嗯,没错,他手里的那杯咖啡原产地是爪哇岛的。 这样的父母就应该拖出去扔掉。 见方辰这样的表情,高斯林瞬间就领悟到方辰在想什么,不由得面色一红,oak这名字的确是随意了点。 “我的意思是,方先生,您是怎么知道oak的?” 高斯林决定岔开话题,继续聊oak这名字怎么来的,以及有多么烂,对于他来说,着实不是个好的话题。 其实也不怪他,oak就是他带着一个四人开发小组,花了三个月时间,鼓捣出来的一个小玩意而已,并且还是个附属品。 他之所以设计oak,只是为了方便自己为一个叫做‘绿色家电’项目编写程序而设计的编程语言而已,来解决诸如电视机、电话、闹钟、烤面包机等家用电器的控制和通讯问题。 虽然程序的问题他解决了,但是公司后来发觉绿色家电的成本太大了,由此设计出来的家电,几乎每台的成本都在一万美元以上,这根本不是普通家庭能够承受的,所以也只能作罢。 甚至他的四人小团队也彻底闲置了下来,每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上班玩游戏。 在这种情况下,他怎么可能好好给oak起个名字,甚至能有个名字就已经不错了。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