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 被抱打不平

作者纸生云烟 全文字数 2313字

湖上。 正是风轻日暖。 仙鹤对对,翩然起舞,戏弄晴沙,在空空蒙蒙的云光中徘徊。 天光,云影,石色,水气,鹤舞,连绵成精致的画轴。 整个画卷,平时是掩在四下人不知,现在随着众人出现,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轻轻一拽,满卷的春意管不住,溢出纸张。 陈岩大袖宽衣,踱步出来,众人跟在后面。 叮当,叮当,叮当, 有道童上前,手举龙柄玉如意,轻轻一摇,顿时青气流转,上下一绕,化为花竹藤椅,或是雕木躺床,或是精致茶几,等等等等,千姿百态。 再然后,玄妙的仙乐响起,三五成群的小精灵到来,高不盈尺,面容俊美精致,背后长着金灿灿的翅膀。 它们来来往往,进行布置。 琼浆玉酿,灵芝宝果,神丹蟠桃,等等等等,一应俱全。 陈岩招呼一声,众人相继入座。 乾坤子和陈林泉两人微微点头示意,居于左右,都是顶门上显出庆云,上有金灯万盏,垂若璎珞珠帘,光明绽放。 至于桀,他也出来来,只是依然横斧于膝前,闭着双目,像是云游天外,又似是在酣睡。 陈岩坐在中央云榻上,目光晶莹,声音清亮,朗声道,“乾坤子道友,你这次来天庭,可是东王公和西云母两人决定要投身天庭了?” “这个,” 乾坤子对对方知道消息并不意外,不然自己也不会上门拜访了,只是投身两个字,让他心中苦笑一声,答道,“东王公和西云母实际上都是天庭之人,领有天庭的职位。” 这是当然的,不入天庭体系,如何会成为帝君的候选人之一? 只是以往听调不听宣,游离在外罢了。 乾坤子咳嗽一声,坐直身子,身后朱莹宝螺,冷华寂寂,道,“现在正值万古未有之大变局,天运激荡,呼啸古今往来,东王公和西云母知道这是天庭发展的绝好时机,于是才下了决断。” 说到这,乾坤子的声音变得铿锵,非常有力量道,“此是大义,三十三天上下,都要襄大事。” “哈哈,” 陈岩一笑,什么大义,分明是被自己的万仙来朝逼得没办法,只能够放下原本的基本盘了,他不会说破,只是点点头,声音郑重道,“东王公和西云母两人道行高深,威望素高,他们加入天庭,是一件好事。我作为的天庭的东御中,对此是百分百支持的。” 这番话说的是居高临下,很有一种上级对下级的勉励。 乾坤子无话可说,要是东王公真的入了天庭,就是领了实权,暂时也得是在眼前人之下,这是毫无疑问的。 只是,为什么听到这样的口气,总觉得心中不舒服呢? “我听说,” 陈岩继续说话,语速不快,可以说是比较慢,但字字如金玉,非常清脆,道,“你们提出的条件,诸位帝君还心有顾忌,没有答应下来?” 乾坤子目光一闪,不明白对方为何提这个,但也只是道,“少许分歧,少许分歧。” “说说看你们提的条件。” 陈岩大有兴趣的样子,直接开口问。 “是这个样子的。” 乾坤子对此没有什么隐瞒的,他们是堂堂正正而来,诚意十足,再说了,这样的内容以对方的身份只要仔细打听一下就会得知,自己没有当小人的必要,于是这位东王公的密友原原本本地将条件说了一遍,最后还加了一句,道,“我们的条件一点都不过分啊。”
陈岩暂时没有说话,似乎是在沉思。 场面安静下来。 只有竹木寥落,寒香凝玉,摇摇摆摆。 四匝的风吹来,带着香气。 陈林泉慢条斯理地喝着茶,他同样好奇,不知道紫阳为何会问这个。 好一会,紫阳睁开眼,眸子中有金芒跃出,电光照人,有无穷的威严,他大袖一挥,站起身,有风雷汇聚,呼啸有音,开口道,“这样的条件,肯定不过分,让我来看,天庭苛责东王公和清虚君太甚。” “什么?” 以乾坤子沉稳的性子,都要忍不住叫出声来,真真是太出乎意料,眼前这位是给东王公和清虚君两人叫屈? “正是这样。” 陈岩踱步来去,大袖摇摆,话语激烈,道,“东王公和清虚君都是三十三天中当之无愧的巨头,在这个时候,能够委身天庭,和大家一起迎接新纪元,真的是牺牲很多。” 陈岩的声音越来越大,轰然如雷霆,道,“我们天庭,应当对东王公和清虚君的条件完全答应,不能有任何的讨价还价。” “不。” 陈岩脚步越快,声音越大,道,“不只是要答应,而且要给予更多,我们不能够寒了人们投奔天庭的心!” 这番话,说的愤愤不平,完全是一副替东王公和清虚君不平,并激烈抨击天庭在位的四位帝君的意思。 “这个,” 看着紫阳极为少见的激动的样子,乾坤子目瞪口呆。 就连酣睡不已的桀都突然停了下来,一动不动,像是非常无语。 “乾坤子道友,” 陈岩转过身,面向乾坤子,双目晶然,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光,直视东王公的这位老朋友,一字一顿地道,“天庭之所以是天庭,之所以能够成为三十三天永恒不变的主角,最为重要的一点是从来不会亏待任何自己的人。” 陈岩似乎嫌话语力度不够,他甚至伸出手,击掌响亮,道,“乾坤子道友,你放心,我马上就去见四位帝君,给你们讨还一个公道。” “公道?” 乾坤子听到这两个字,忍不住打了个激灵,他们提出条件,天庭的帝君们讨价还价,都是很正常的,他们又没有什么委屈,何须去讨公道? 莫非是要? 乾坤子蓦然心中生出一个想法,灵台中光华一闪。 “我,” 乾坤子张了张口,就要说话。 “道友不用多说。” 陈岩目光一沉,恢宏的力量从天而降,弥漫四下,不可想象,一时之间,乾坤子居然开不了口,道,“你的意思我明白,我会替你们讨还公道的。” “你明白我什么意思啊。” 以乾坤子的沉稳,都要破口大骂了,可是他镇说不出话。 “送客。” 陈岩以极快的速度说完,然后运转天庭给予自己的权限,连给乾坤子和桀开口的机会都不给,就将他们送了出去。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