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六章 越女宫

重生之魔教教主 786 作者封七月 全文字数 3521字

气势这种东西有些人是天生的,就比如那些皇亲贵胄,天生便要比寻常人高上那么一截。 但大多数人的气势都是后天培养起来的,就比如现在的楚休。 历经这么多年的搏杀,直接或者间接死在楚休手中的人有多少,恐怕就连楚休自己都数不清楚了。 特别是这段时间以来,楚休在江湖上与人搏杀,对手可都是顶尖大派的强者高手,其中甚至都有方金吾这种真火炼神境的强者。 这些人都陨落在了楚休的手中,此时楚休所养成的气势又岂能一般? 当楚休阴沉下面色的一瞬间,他周围的空气都仿佛凝滞了起来一般,变得沉重无比。 甚至就连楚休头顶上方都是阴云密布,隐约有雷声怒啸传来。 一怒而风雷动,这种堪称绝强的境界,如今的楚休也是达到了。 迎客的女弟子已经被楚休这种状态吓的一句话都不敢说,但就在此时,一个声音却是忽然传来:“楚大人好大的威风。 不过可惜,这威风却只能用在女人的身上。 男子汉大丈夫,欺负一个女人又算是什么本事?” 在场的众人眼中都是露出了一丝诧异之色,竟然有人敢嘲讽楚休,谁这么大的胆子? 不过等他们看到来人后,众人倒是释然了。 江东孙氏倒是有胆气。 这出声嘲讽楚休的,正是上次打洛飞鸿主意,结果被楚休骂走的江东孙氏弟子孙长明。 江东孙氏距离越女宫很近,双方就只差了一条江而已,所以这种场合江东孙氏肯定要派人来的。 而且这次来的人不光有孙长明,还有上次也出现在楚休面前的孙启礼和另外一名年纪稍大,但气势也是更加强大沉稳的武者。 楚休猛然间将目光转向孙长明,用带着杀意的声音道:“欺负女人不算本事,那我欺负欺负你如何?” 说实话,楚休这就已经算是够对越女宫客气的了。 欺负女人当然不算本事,但问题是现在越女宫可是算计在他的好友吕凤仙。 既然有人想要作死,那也就别怪他楚休欺负人了。 这也就是越女宫,若是换了其他宗门,说不定现在楚休都能一刀抡过去了。 这时陆江河的声音也是在楚休耳边响起:“咦?是江东孙氏的弟子?孙家那个老乌龟的后人? 那老乌龟可是出了名的能忍,本尊当年就算是当着他的面一巴掌拍死他的亲孙子,他都能笑着说杀的好。 估计就算是本尊在他头上拉屎,他都能说这屎是香的。 小子,孙家的人不用怕,那老乌龟估计早就已经死了,现在当家的应该是一个小乌龟。 他们若是敢找你麻烦,你便将本尊放出来,本尊定然能够保你不死。” 楚休没搭理的陆江河,这时候那年纪稍大的孙氏武者站出来皱眉道:“楚大人,你虽然辈份不大,但论身份地位,却也不低了,跟一个小辈这般计较,你就不怕丢面子吗?” “既然知道是小辈,那就要有一个小辈的样子,不该插嘴的地方就别插嘴! 小辈不懂规矩,你一个长辈还不懂规矩吗?” 话音落下,楚休猛然间一步踏出,周身那股狂暴的气势瞬间爆发而出,凶厉无比,给原本宁静祥和的越女宫都沾染上了一层阴霾。 孙家那名武道宗师脸上露出了一抹怒容,但这时孙启礼狠狠的瞪了孙长明一眼,拉住那名武者的胳膊,传音道:“二哥,小心!这楚休的实力不凡,今日就你我两人,跟他起冲突,怕是占不得便宜。” 这名武者乃是孙家老二孙启凡,在孙家内部的实力也不弱,但很少出现在江湖当中,所以名声不显。 但就算是再不弱,他也不敢说自己定然能胜的过楚休。 当然最主要的是这种场合输人不输阵,这么多人看着呢,他们江东孙氏的人若是在楚休面前势弱,那脸面何存? 就在这时,一个清亮的女声从上方传来:“二位,都消消火气,给我越女宫一个面子。” 越女宫宫主林风雅从宫内走出来,她身后还跟着吕凤仙和颜非烟。 楚休还看到方七少竟然也是鬼头鬼脑的在门口往外张望着,看到楚休还冲着他挥了挥手。 自从上次浮玉山正魔大战之后,林风雅便很少出现在江湖人眼前了。 不过现在她的伤势就算已经得到了神医风不平的医治,但也依旧没有好利索,起码楚休能够感觉出来,她此时的气息还是有些低迷的。 孙家的那两人都是冷哼了一声,有个台阶,他们倒是轻易就下了,直接带着人进入越女宫内。 林风雅走到那名迎客的女弟子面前,猛的一巴掌扇下去,神色阴沉道:“怎么做事的?虽然迎剑大会因为路途遥远,没有邀请楚大人,但现在楚大人亲自前来,你却还要阻拦,如此没有眼色,要你何用?”
那名女弟子捂着脸,一副梨花带雨模样,看着便让人心疼。 这若是换了其他人,看到这幅模样,定然会说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吧,大度的揭过去。 但楚休却是淡淡道:“这么没眼色,是挺没用的,直接杀掉吧。” 林风雅的神色顿时僵在了那里,周围其他人看着楚休也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 这厮不按套路出牌。 林风雅当然不可能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去杀掉自家的弟子,所以她只得勉强笑了笑道:“楚大人说笑了,请进吧。” 陆江河在楚休的脑海中冷笑道:“越女宫这帮贱人就是这么矫情,本尊当年就瞧不上这帮女人。 这代越女宫的宫主还算是有些姿色,当然跟你手下那阴魔宗的女娃娃比是差远了。 不过有些人可就喜欢这种表面端庄,圣洁不可侵犯的良家模样,就算是我圣教内,也有不少人好这一口的。 要不然你以为越女宫当初天天叫嚣着除魔卫道,为什么还没被人弄死?还不是因为有人怜香惜玉。” 楚休一边跟着林风雅进入越女宫中,一边在心中对陆江河道:“我怎么感觉你对越女宫好像很有怨念的样子?该不会你当年也对越女宫的宫主有什么想法,结果却被人家给拒绝了吧?” 陆江河不屑道:“本尊若是能看上那女人,那是她的荣幸。 能被本尊看上,那可是昔日江湖上无数女人求之不得的事情,就她们越女宫,也配拒绝本尊?” 楚休没理会陆江河在那些吹牛,进入越女宫后,吕凤仙跟颜非烟招呼了一声,便去亲自招待楚休。 颜非烟微微皱了皱眉头,说实话,她真没想到楚休会来,因为是她不让吕凤仙告诉楚休的。 对于楚休这个人,颜非烟总是有些忌惮的。 所以在迎剑大会开始之前,吕凤仙本想要楚休一起来的,结果却被她给拦住了。 理由是,现在乃是特殊时期,楚休刚刚打完正魔大战,自己说不定还在闭关等等,跑来东齐有些不方便。 吕凤仙一想也是,他也不想麻烦楚休,所以便没有去通知。 包括谢小楼也是如此,也被颜非烟借口路途太远等原因,没有去通知。 而商水赢氏则是因为本身跟越女宫便没有什么交情,在颜非烟的建议下,便也没有去通知。 所有吕凤仙的好友当中,被邀请的也只有方七少一个。 方七少能来还是因为剑王城本身的原因,同为五大剑派,越女宫不可能不通知剑王城。 而此时剑王城因为自身刚刚在正魔大战中惨败了一场,三位真火炼神境强者全部被夜韶南教做人,输的那叫一个惨,心情很不美好。 所以方七少为了少触霉头,便主动请缨来越女宫参加迎剑大会。 就方七少那张破嘴,以前沈天王还能容忍他一下。 但此时沈天王等人还在气头上,听到方七少废话就烦,正好也将他给打发出来。 林风雅走到颜非烟身旁,低声道:“非烟,怎么了?” 颜非烟摇了摇头:“没什么,只不过我没想到楚休会来,看他的模样,好像是有些来者不善。” 林风雅冷哼了一声道:“来者不善是来者不善,但等到我越女宫可以借用天剑剑魂之力后,哪怕就算是魏书涯来了,我越女宫也是一样不惧。” 不过话音落下,林风雅也是叹息了一声,摸了摸颜非烟的头,道:“非烟,我知道这次是为难你了,实际上我越女宫若是还有其他人选,我也不会同意你做这种事情的。 只可惜我老了,就算我想要去参加天剑剑魂的洗礼,估计剑魂也不会认可我的,若是触怒了剑魂,导致这百年内没有剑魂守护,我越女宫可就真的危险了。” 颜非烟摇摇头道:“师父你别这么说,越女宫养我一世,我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宗门衰败。 只不过我这么做,对不起的始终是吕凤仙,以他的实力,不出意外,将来是定然能够晋升武道宗师的。” 林风雅轻哼了一声道:“没有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你委身于他,他若是不对你做出一些牺牲来,那还叫男人吗? 我越女宫为何严禁弟子嫁人?就是因为我越女宫的先祖都看出来这些男人的本质了,什么儿女情长,无非就是一场交易而已。 不过非烟你放心,此事过后,我越女宫也定然会庇护吕凤仙一辈子的,不会让他在江湖上吃亏。”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