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金旗牌;红旗牌

作者活儿该 全文字数 3438字

江西龙虎山。 天门峰奇险,如金色经纸横亘天地之间。无数独角纸鹤铺天盖地,乌云一般盘旋在山顶,蔚为壮观。 磨盘大的怪石上面,丹娘抱膝而坐,四下是纷纷洒洒的青色山火,身后是一轮硕大无比的黑色月轮,山月交相辉映,瑰丽无比。 她伸出手,尝试去触碰山崖边的那些黑色纸鹤,指尖与之接触的一刹那,原本安静的天门峰上,千万道士诵经声轰然大作,金光通天彻地,温和的独角纸鹤群也如同暴风雨一般搅动起来。声势骇人。 丹娘连忙缩回手指,他眨了眨眼,才叹道:“天师大人不必紧张,我只是闷得慌,想折一只纸鹤来解闲。” 一道浩大的声音自天空中传来:“闲言休提,你便等着被打落回一块无知无觉的山石罢!” 丹娘也不生气,笑着歪了歪头:“我本是托自摄山山林万物的一道灵识,又受当地百姓故事口口相传,才聚成实体,自打七年前与摄山斩断联系,我便是无根无形的一团灵气而已,就算被正道打落,也成不了石头了。” “哼!” 那声音响如轰雷,却并不多说。 丹娘却打算就此结束对话:“天师大人?天师大人?” “你又有何话说?!” 天空中的声音里透着暴躁。 丹娘低下眉眼:“山灵自知不该插手龙虎山中内务,只是受了那九翅鸟蛊惑,才一时糊涂。事已至此,山灵也不求龙虎山宽恕,只是凡人秋后问斩,也有一顿断头饭吃,山灵在人间过惯了烟火日子,只求龙虎山处置山灵之前,供几餐素斋,一本道书解闷,还望天师应允。” 山下,众多蒲团落在的道士法师彼此交头接耳。 “定是阴谋!” “有诈!一定有诈!” 法坛上头,剑眉白发的张义初天师当中居坐。他等众人的议论声音安静下来,才把目光投在一名低头不语的高功法师身上。 “守先,你觉得呢。” 一身大紫道袍的易羽闻言抬头。 龙虎山师徒四代,按“义守正知”四辈排列,易羽属于第二代弟子,“守先”正是他的道号。 七年前,易羽便能代表天师道,参与对日本国的征战中去,可见地位尊崇,如今更是天师道的诸多高功法师中,唯一的外务监府。 整个龙虎山三千多名道士,论地位高低,除了他的师父,九十五代天师张义初,便是他了。 “弟子认为……” 易羽咽了一口唾沫,硬着头皮开口:“这山灵的条件也不算过分,何况,咱们和她之间,本来也无冤……” 张义初眼眸一低,易羽见状急忙住口。 “哼哼。”张义初冷笑一声:“你不满我收回龙虎旗牌的决定,便连这种小事也要借故饶舌么?” “弟子不敢。” 易羽连忙低头。 嘴上虽然不说,但是易羽心里,确实并不赞同自己师尊的处理方式。 当初天师道几代祖师,结举国之力,打造龙虎旗牌,镇压神州,以此泼天功劳,让天师道上下享尽优渥待遇,如今为除一山灵,便要闹的两京十三省处处动荡,真的值得么? 听说神皇帝陛下,曾经两次拒绝将龙虎旗牌归送天师道的请求,满朝文武更是齐心上奏,谏书雪片子似的往上递,都是指责龙虎山罔顾皇恩的话,地方守将对此怨气也极重。 然而张义初却不为所动,不惜以摘印罢封为要挟,也一定要神皇帝下诏书,让各地方归还龙虎旗牌。 易羽看的通透,龙虎山如今鲜花着锦,得罪满朝文武都可以不当回事,但是绝对不能得罪神皇帝,这次连神皇帝都老大不高兴,自己师尊却一意孤行,这在他看来,无疑是昏招,错招。 张义初恨铁不成钢地瞪了易羽两眼,又把目光投向了另一边的朏朏,换上一副慈祥的笑容: “守一,你觉得呢。” “弟子也觉得应该答应。” 朏朏乖巧回答。 张义初还是一脸地笑,和面对易羽的时候态度截然不同:“哦?为什么呀?” “因为我觉得师傅您……其实一点也不生气。” 张义初闻言,笑容却是一敛,面沉似水。 整个法场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好一会儿,朏朏去扯身边易羽的衣角,对他说悄悄话:“师兄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易羽没敢答应,心里暗暗叫苦:“我的小师弟,你以为师父不生气,师父那是只对你不生气。连看守功德印的赵师叔都被师父吊在大殿上抽了三百鞭子,师父还不生气?”
张天师却一声叹息:“罢了,那斋饭,道书,就由你去送好了。” 他看着朏朏。 朏朏站起来一施礼:“弟子遵命。” 清晨,满山黑色纸鹤,目送一个唇红齿白的小道童,拎着斋饭,蹦蹦跳跳地往天门峰顶去了。 …… “待会咱们就进港口了,找船过海去胶东金口,再从那里找一艘大船南下。” 查李两人走了三四天,眼看到渤海边上。 胡三本来估摸着李阎要走陆路,进山海关,却没想到李阎要渡海去山东,再绕远路去江西,以此保证大多数路程,都在自己能发挥“泉郎海鬼”能力的海上度过。 到了胶州,关外的四十八路外道,也就望洋兴叹了。 毕竟按照张寿汉的说法,妖仙的地域意识很强,轻易不会越界。 李阎想着这些,又冲查小刀说:“走海路虽然绕远,但一个半月也足够了。诶,跟你说话呢。” “听着呢听着呢。” 马车帘子挑着,里头搭着一块石台,烧的通红。上面是滋滋冒油的野味,查小刀腰上绑着油盐麻料的罐子,手里毛刷子正在野味上刷酱汁,正心无旁骛,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应李阎。 这也能看出来两人的生活志趣。 李阎的印记空间里,是火种,刀具,针线,酒精,帐篷,探照灯,食物也都是压缩食品,蔬菜,水果,充其量是牛奶,鸡蛋这类的东西,消遣品是一本大部头的盗版玄幻小说。 一个人行动的时候,因为个人军技足够过关,又抱着小心无大错的心思,在不影响生存的情况下,李阎基本不会动用工具和食物,而是另外有麻布包裹和葫芦,装上面饼和淡水,和这个年代的行人没有任何区别。 查小刀就不一样。 酱料带了十多种,各种李阎听都没听过的辅料和调味品,以及蒸屉,大勺,炒锅等等,从县城回来,补充了油盐米面,都是生的,现吃现做。 他一开始跟李阎提议在马车吃涮锅,后来又说不吉利,改了石板烧。 可以说,这一路上,查小刀带着曹永昌,的确是硬生生吃过来的。 一路上出示路条,打点关卡,打尖住店。基本上都是李阎在办,查小刀只管一样,就是有不开眼的野兽冲撞马车,查小刀都当野味打了,拿开水烫过,拔毛去骨,一气呵成。 至于水火,两人自然不用考虑来源。 “我说你心是真大啊,” 李阎那竹签子挑起一块板烧野味来,放进嘴里。 说归说,自打和查小刀一起行动,他自然也不肯啃面饼或者压缩饼干了。 查小刀忙完了手上的事,拿起装酒的牛皮袋子,才晃着脑袋和李阎说:“龙虎山拿这旗牌,是要灭你的心头肉,要我说,咱就一路溜达着,也甭着急,这地界儿遍地是宝,前两天我在山里头摘了一顶红朱果,脆甜脆甜的,放咱们那个时候可找不见这样的好东西,反正到了龙虎山也得翻脸干架,先拖着呗。” 李阎摇摇头:“我老琢磨着,丹娘要我少造杀孽,不是不让我动手杀人,可能和果实内,龙虎气的流失有关系。” “什么意思?” 李阎自背后摘下朱红剑匣,打开之后,掏出一块金红色的龙虎旗牌来。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 查小刀盯着金色和红色滚动的旗牌。 “这几天,咱们杀了不少被旗牌吸引过来的,有灵性的走兽飞禽。这块牌子上的金色明显比开始要浓郁了。” 查小刀一愣:“这我还真没注意。” “你再看这块。” 李阎又拿出一块旗牌,上面四分之三已经被血红色浸透,看着渗人。 “我那晚上杀了郭都监,这块牌子就变红了。” 查小刀沉吟道:“你的意思是?” 杀外道,旗牌变金,杀正道,旗牌变红…… 李阎摇头:“我也不清楚,不过我感觉,最好别让哪一块牌子完全变成金色,或者完全变成红色。至于这里头有什么问题,只怕只有龙虎山的人知道缘由。” 两人正交流间,前头的路中间围拢着大批看热闹的百姓,临时搭的草台上,似乎有戏班卖艺,因为聚拢过来的人太多,把道都给堵死了。 李阎眯着眼,往戏台上打量,是三五个露出肚脐的二八少女,头戴轻纱冠,手腕脚踝上套着银色的铃铛。正做妖冶舞姿。 “怎么办,赶人?” 查小刀问道。 李阎一抱肩膀:“不着急,看看戏呗。”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