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放线钓鱼

作者月下冬眠 全文字数 2402字

就在诋毁宋泠月的谣言和小道报纸暗地里满天飞的时候,宋泠月已经开始了公然打击董家,抢货商抢资源,开拓新的渠道,与洪钰仁的合作愈发顺利,大有让董家滚出京都的趋势。 董家的生意在一个月内一落千丈,厂子里的棉纱售卖不出去,在仓库里堆成了山,几场春雨过后,潮湿的空气让棉纱腐烂发霉,亏损严重。 这日一早,董丽娜替父亲去货庒巡视,说是巡视,不过是走个过场,一个月来,货庒的货物几乎没有减少过,大客户没有,散户懒得招待,伙计们一个个闲的在店里打瞌睡,见到董丽娜来,才一个个无精打采的站起了身。 “今天还是没有人货商过来吗?”董丽娜巡视着店里的货物,皱着眉头问道。 一个伙计挠了挠后勃颈,打着哈哈说道:“大小姐,您不是每天都要来一趟吗?您看这货物还是这么多,怎么可能有货商来呢!” 董丽娜不满的翻了一个白眼,却又不能明着对伙计们发火儿,毕竟一个月没生意,薪水也没有及时发放,背地里已经怨声载道,她再有火气,也得忍下去。 “俗话说,好事多磨,我们董家做的是全国各地的生意,货商们离得都远,到京都需要些日子,你们且打起精神,过不了几天就该忙活起来了,到时候你们可别不习惯。” 有人暗自撇了撇嘴,对董丽娜的话十分怀疑,他们在董家工作也不是一两个月,以前生意火的时候,再远的货商都能及时赶到取货,几乎每日里都忙的不可开交。 后来董家生意减半,也隔三差五有货商来取货,如今倒好,一个月都不见一两个货商,甚至按时发薪水都不成了,要说不是资金出了问题,谁都不信。 但是这样的话他们有心也不敢说,毕竟人家是东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不满归不满,懒怠归懒怠,工作还是要的。 “大小姐说的是,我们这几天就盘点货物,省的到时候货商取货来不及,您如果有什么需要,再招呼我们。”伙计不痛不痒的说了一句,便各自散了。 董丽娜哼了一声,转身去了后头,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她得想办法联系新的货商,否则这棉纱卖不出去,董家的资金迟早要断,一旦资金链断了,董家就得从山头上重重的跌下来,到时候再想上去,那可就难了。 董丽娜来到电话房,让人接通了山本忠一府上的电话,电话那头等了不一会儿就被人接了起来,正是山本忠一。 “山本君,我这里有件棘手的事情,需要你帮我去调查一下,你有时间见一面吗?” 山本忠一径自说道:“你想让我查的是董家生意的事情吧?我已经有了眉目,这件事跟容氏有关,另外,还跟上海来的那个姓洪的有关系,对方来头不小,只靠你们董家,怕是不好抗衡的。” 董丽娜自然是知道上海洪家的名声的,知道是遇到了强劲的对手,咬了咬下唇,愁眉苦脸的问道:“那怎么办?容氏也是京都屈指可数的大富商,再加上洪氏,可谓强强联手,难道我们董家就坐等被欺负,毫无还手之力吗?” 山本忠一在电话那头笑了笑,不急不缓的说道:“所以我说,你做事情太急躁,放长线才能钓大鱼,你现在是打草惊蛇,惹的对方反攻,现在再出手,已经晚了,若要得手,只能走极端。”
董丽娜不满的哼唧了一声,“你说的好听,眼下已经这样了,你还说风凉话,你倒是给我想个办法。” 顿了顿,她忽然又想到什么,神色一凛,急声说道:“你刚才说我打草惊蛇?我对付的又不是容氏,是那个金凯门的舞女,怎么会惹得容氏出手对付我们,你这到底什么意思?” 董丽娜已经急的丧失了理智,丝毫忘记了要瞒着山本忠一,把出手对付宋泠月的事情都全盘说了出来,后者其实早就知道了,之所以故意引她的话,不过想证实一下,等她发现后悔的时候,控制起来也就容易多了。 “是吗?那看来你是不知道容氏和那个舞女的关系,我这些日子已经全部调查清楚了,这个所谓的月亮小姐,其实就是容氏背后的少东家,也就是在外头抛头露面的那位容少东家,她女扮男装学男人做生意,还做的如此成功,不可小觑。” 董丽娜在电话里听到山本忠一这番话,惊讶非常,她也是见过世面的,可是女扮男装做生意,还去金凯门做舞女,行事方式这样出奇的女人,她还是第一次听到。 如果真如山本忠一所说,宋泠月和容少东家是同一个人,那么眼下发生的一切,董丽娜就想的通了,照容家的地位,他们的确有打压董家的能力,只是想通归想通,她依旧束手无策。 “那依你看,我该怎么办?我们家的货商几乎都被抢光了,一单像样的生意都没有,照这样下去,我们董家就只能坐吃山空了。” 山本忠一安抚了她几句,便打算引着她往既定的计划走,沉吟着道:“丽娜,我们如今已经没有了退路,如果想要合作,就要跟能对抗洪钰仁和容氏的人合作,据我所知,上海的另一位商业大亨,黄金炆也在京都,不过……” 山本忠一故意把话说了一半,董丽娜一听他有了办法还要犹豫,立即追问道:“不过什么?你倒是说完啊!黄金炆我当然是知道,那可是上海滩响当当的人物,要是能跟他合作,何愁扳不倒容家,你要是有主意联系上他,就尽管说。” 山本忠一犹豫了片刻,才慢悠悠的说道:“办法倒是有,只不过,得借用你身后那位大人物的名义,否则我们这样的小商人,黄金炆是看不上的。” “你说的是……” “海光总长的太太,慕大小姐!” 董丽娜听到他要让慕雪出面,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让慕雪出面?你也知道她是海关总长的太太,拉一拉关系还行,要是利用她接触商人,对方若是知道了她的身份,这其中的利害就不是你我能控制的,夏夜清不会同意的。” 山本忠一低低笑了两声,“丽娜,你想的太复杂了,我们只需要利用她的身份搭上这个大人物就可以,后面的事情,就不需要麻烦她了,自然也不用让夏夜清知道。” 董丽娜似懂非懂,思索片刻,似乎他说的也有道理,只要跟黄金炆建立了联系,慕雪是否参与,就不重要了,这样一来,似乎真的不会对她有影响。 “那,好吧!我试试看。”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