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有福同享

作者月下冬眠 全文字数 3345字

唐风是了解宋泠月的,外表坚强,内心柔软,尤其是见不得孤老病残,但凡遇到定会伸出援手,更何况这次遇到的是严熠的亲人,她更加不会坐视不理。 “小月,你都开了口,我自然不会拒绝,我只是担心一样,孩子和她母亲的联系是不可能轻易断了的,你一旦伸手了,很可能会引火烧身,毕竟他们不是善与之辈。” 宋泠月笑笑,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淡淡说道:“你说的问题我考虑过,就算有一天被他们发现了严熠的这笔资产,我也不会放手的,我资助的是孩子,与他们无关,如果他们硬要抢,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我可不是当初的我。” 唐风要的就是这句话,他帮宋泠月的忙是没问题的,但他需要知道宋泠月在这件事情上的底线,这样一旦失了控,他也知道该如何处理,不至于伤了他和宋泠月之间的情分。 “这样就好办了,你照旧把房子更到你的名下,我去找人做一份房屋价值的文书,我们就按说明书上的价值为底,加上公司收益的一部分,逐年或逐月的一笔笔接济给他们,照公司如今的收益,孩子直到成年,生活还是会很不错的。” 宋泠月也点头称是,“你这个主意不错,情归情份归份,有文书为证,将来也不至于说我贪了他们的,如果有一天孩子花费多,钱不够的话,我可以自己出一部分,倒是比糊里糊涂的好。” 两人商定这些,又分工确定了各人去办文书和更名的事情,至于宋江月住的那所宅子,还是由唐风出面去办证明文件,不必由宋泠月出面,更名之后也还是由宋江月他们居住,直到孩子长大成人。 宋奔在外头待了一下午,天黑透了才回到家,宋江月已经带着孩子吃过了饭,孩子在厨房洗碗,宋江月在客厅外头煎药,中草药的苦味儿大老远就飘了出去,惹得宋奔一进门就骂开了。 “又他娘的熬药,老子早晚被你这个不孝女给熬死,事到如今的份儿上,家里一个老妈子都请不起,事事处处都得我操心,我这是什么命,倒不如我死去的哥哥了。” 宋江月咳嗽几声,又伸手抿了抿垂落下来的花白的头发,才开口说道:“饭菜给你留在厨房了,家里没有肉,只留了些素菜,你凑活吃几口,明天我去找零工做,说不定能挣些钱。” 说话的功夫,宋奔已经从厨房端了饭碗出来,一边扒拉着里头的青菜,一边皱着眉头说道:“又是清汤寡水,我都半个多月没见荤腥了,这小雨做的饭菜味道真是差,米饭粒还有土渣子,咯的我牙都疼了。” 宋江月没说话,也没有替孩子辩解几句,她现在已经麻木了,自从严家败落的消息传到她耳朵里,严熠就再没来过电话,半年前她给严公馆去过一次电话,却被告知严公馆已经换了主人,如今这么久没联系,她连严熠的下落都不知道了。 宋奔吃了几口饭,实在觉得难以下咽,扭头丢了饭碗,去外头水缸里舀了一瓢水,“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勉强喝了个水饱。 这会子功夫,小雨收拾好厨房走了出来,看到宋奔丢在台子上的饭碗,默不作声的收起来,又去厨房洗了,才抹抹手出了厨房,蹲到宋江月跟前,帮她看着熬药的炉子。 药熬好了,宋江月摸起拐杖进了屋子,小雨却不等吩咐,拿起两块抹布,熟练的将药罐子从炉子上端下来,倒进一旁早就准备好的空碗里,滤了三遍,确定没药渣子了,才熄了炉子里的火,把药碗端给了宋江月。 “妈,喝药吧!要还是觉得苦,我就抓一把糖来。”小雨开口说道,声音里还透着几分稚嫩,言语却仿佛一个大人一般。 宋江月白了她一眼,“去哪里抓糖?家里早就没有糖了,要不是你拖累的我不能出去工作,我们也不至于……咳咳”,话没说完,换来的又是一阵猛咳。 小雨见状,立即走过去替她捶起了后背,对于宋江月的话,却当做听不见,她虽然年龄小,却也知道自己在家里不受待见,是个拖油瓶,要是没有她,家里的日子或许真的会好些,所以她拼命的在家里做事,就是希望可以分担生活的重担。 “妈,没关系的,家里没有糖,我就去隔壁伯母那里要一些,我平日里帮她家里做工,她会给我们一些的。” “你滚开!”宋江月听到这话,不但没有觉得安慰,反而引起了一肚子的怒火,药也不喝了,指着小雨张口就骂,“谁要你去的?你这个不知廉耻的下贱坯子,还嫌别人不够笑话我们吗?你还自己送上门被人作践。”
小雨被她骂的涨红了脸,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她并不懂那些大人之间的纠葛,只知道隔壁的伯母并不是一个坏人,平日里还总是偷偷给她吃的,她觉得不能白受人恩惠,所以才帮人家做做工报答,没想到到自己母亲嘴里,就成了不知廉耻,这让她不知所措。 宋奔眼见着宋江月骂孩子,自然也不会上去劝,揣着手倚在门框上,看热闹似的搭腔道:“我早就说过,女儿是赔钱货,你把她养大了,她也未必会报答,如今见识了吧?” 说着话,他鼻子发痒似的,伸手抹了抹,这是烟瘾又犯了,饿肚子容易熬过去,这烟瘾是真的熬不过去,更何况他已经好几天没有抽上一口了。 “不行,我得去找点儿东西当了,不然要难受死了,你们娘俩愿意吵就吵,可别连累我。” 宋奔嘀咕着,抬脚就上了二楼,进到小雨的房间翻箱倒柜的找起来,找来找去,也没找到几样值得出手的东西,最后突然想起来,小雨似乎有个盒子藏在了床底,她对那个盒子宝贝的厉害,平日里很少拿出来,肯定有好东西藏在里头。 宋奔弯下腰钻到床底,扒拉了几下,把底下一袋袋的破衣服扔出来,一直翻到最里头,终于拿到了那个盒子,又倒着从床底爬了出来,坐在地上打开了盒子,顿时喜笑颜开。 盒子里只有一样东西,却是个值钱的好东西,是一把小孩子过满月用黄金打的长命锁,宋奔用牙咬了咬,可是足金,这东西要是拿到典当铺,能换几张票子,足够他过几天的瘾,还能去馆子里大吃一顿,这可真是走了天大的好运气。 “早知道有这东西,我上次也不用难受的满地打滚了。”宋奔笑的脸上的褶子都深了好几层,随手扔了空盒子,把长命锁紧紧的攥在了手里。 才准备下楼,小雨却从楼下跑了上来,一眼就看到他手里垂下来的一截长命锁的金链子,顿时变了脸色,也不怕他的打了,嗷一嗓子就扑了过去,拼命的去抢他手里的长命锁。 “你不能拿这个,这是我出生的时候,我爸爸给我做的,我都没见过他几次,现在连他的样子都不知道了,这是我唯一的念想了,我求求你,给我留下吧!” “我呸!”宋奔啐了一口,“你少提你那个狼心狗肺的父亲,说不定他已经死了,不然也不会好几年不管不问,这把长命锁,就当做报答我养育你们母女俩的恩德了。” 小雨却听不进去这些,这是她好不容易才藏起来的,是除了血脉之外,唯一一件让她和父亲有联系的物件,也是家里剩下的唯一一件值钱的东西,她无论如何不能让宋奔拿走当掉。 “我明天就出去做工挣钱报答你,以后我会挣很多很多钱报答你,但是这个长命锁,我不会让你拿走的。” 宋奔这时候已经急红了眼,加上烟瘾的发作,让他丧失了理智,看小雨死活都抓着他的衣角不放,心一横,抬腿照着小雨的腰就狠狠蹬了一脚。 他虽然年纪大,却到底是个成年人,小雨又瘦弱不堪,这一脚直接把小雨蹬的后退了好几步,倒在墙角,一手摁着腰上,脸色都白了,饶是这样,她还是挣扎着起来,想要去夺那把长命锁。 宋奔咬了咬牙,过去照着又是几脚,没头没脑的踢打了一顿,直到小雨窝在墙角,一动也不动了,他才冷哼一声,揣上长命锁匆匆下了楼。 宋江月在楼下听到了上头的动静,又看宋奔逃也似的下了楼,急忙拄着拐杖跑到楼梯口,伸手拦下了他,打量着他揣起来的衣袖,一脸狐疑的问道:“爸,你又打小雨了?还有,你手里拿的什么?” 宋奔咧了咧嘴,讪讪的道:“没、没什么。” 宋江月越发怀疑,不由分说,伸手就去扒拉他的衣袖,那把长命锁的一角就露了出来,黄澄澄的颜色,让她的眼睛都亮了,“金子?这是小雨的长命锁,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 宋奔眼见着这口独食儿要吃不上,自然一万个不乐意,向后躲了一下,生怕宋江月抢走似的,冷冷的说道:“这是我找到的,谁找的就是谁的,跟你没关系。” 宋江月头都没抬一下,直勾勾的盯着那把长命锁,嘴里说道:“我知道你又要拿去当了买**或烟膏子,我也拦不住,我没有别的要求,有福同享,你当了至少给我一张票子,总不能你吃肉不让我们喝汤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