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另辟新路

作者月下冬眠 全文字数 3432字

门打开,袁太太和周姐穿着雨衣,又打着雨伞,一前一后进了院子,宋江月是认识袁太太的,见她这时候过来,心里又急又羞愤,急忙一瘸一拐的迎了上去。 “袁太太,您怎么冒着大雨过来了?”宋江月抿了抿凌乱的头发,防止被袁太太看到她的狼狈样子,低头小声说道。 袁太太笑了笑,知道宋江月心里不自在,也不看她,慢慢的脱下雨衣,又接过周姐递过来的干布擦了擦手,这才开了口。 “宋小姐,我是才从外头回来,路遇你家,听到里头吵闹,所以回家换了衣服赶过来。” 袁太太说着话,扫了周围的人一眼,搓了搓手,接着说道:“不知道是有什么事情,这么多人,非要在大雨天来找人家孤儿寡母的麻烦吗?” 为首的男人一听这话,就有些不乐意,瞪了瞪眼睛,冲到袁太太跟前吼道:“你懂什么?要你一个外人管闲事,他们老头子欠了我们钱,这事儿你个外人管的了吗?” 袁太太并不惧怕,也不躲闪,扫了他一眼,语气平静的说道:“我是管不了,但是钱可以,你们不是要钱吗?这个好办,把孩子放了,有话跟我说。” 那人一听有钱拿,再看袁太太这周身的气势,穿着考究,珍珠首饰的,俨然像个官太太了,不像是诓他的,扭头对手下吩咐一声,放开了小雨。 “这位太太,既然你要管这家的闲事,那我是没意见,您能拿出多少钱来,要是都能给还了,那咱们就坐在一起说道说道。” 袁太太嫌弃的看了他一眼,没接他的话茬,只看着宋江月问道:“宋小姐,我是有心要管这件事情的,钱嘛,也由我来出,你觉得怎么样?” 宋江月眼神躲闪了一下,看向宋奔,后者在拼命对她使眼色,显然是同意的,再看小雨,那孩子已经被吓坏了,使劲儿往墙根儿里缩,眼睛都哭红了,这情景,由不得她不同意,可是这样一来,她又要欠袁太太的人情。 “袁太太,我们家的事情麻烦,你是好心,可是这人情我还不起,您的钱,我怕是更加还不起。”宋江月的人矮了半截,说话也都没了底气。 袁太太当然不是有意要来趟这趟浑水的,之所以来,一是因着唐风的拜托,二是看孩子可怜,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一个小丫头被这帮人拖走卖了,但她既然来了,这事情就得办成。 想了想,就说道:“钱的事情好说,只要你同意了,我就把钱给他们,先打发了再说,也免得再生事,至于你我之间,你给我写个条子,将来有了再还,不着急。” 有袁太太这番话,宋江月感激涕零,却也更加自卑,同样是女人,她如此落魄,别人却能轻松解了她的围困,这世道,太不公平,但是这话她不能在这时候说出来,毕竟还有求于人。 “那就多谢袁太太费心了,等我手头宽裕了,一定第一个把钱还给您。” 袁太太点了点头,“有你这句话,事情就好办了。”又把目光转向为首的男人,招了招手,“你跟我们进来,我带着宋小姐和你,把这账目了了,你拿着钱,再给我签个收钱的条子,我们就两清了。” 那人不想袁太太竟然是这样明白的一个人,心里纵然有猫腻,也不敢再使了,只得点点头,跟着进了屋子。 不多一会儿,袁太太就拿着一张签了字的条子出了屋子,后头跟着宋江月和为首的男人,那男人拍着手里的厚厚一叠票子,笑的嘴都咧到了耳朵根,招呼了手底下的人一声,几个人大摇大摆的离开了宅子。 袁太太看着院子里的一团混乱,叹了口气,转过身看着宋江月,这个曾经貌美如花的姑娘,如今脸上却灌满了沧桑,也不忍苛责,只说了一句,“好了,雨停了收拾一下院子,好好的照顾孩子吧!”就带着周姐离开了。 宋江月目送袁太太离开,再看看自己这不成器的爹,还有不懂事的孩子,欲哭无泪,她到底是造了什么孽,要有这样的报应。 袁太太回到家里,换了一身衣服出来,又拿出账目和纸笔,把今天用出去的钱财一笔笔记在了账目里。 周姐在一边叠着试衣服,忿忿不平的道:“太太,要我说今天的事情不该管,这宋家这个老爹,也真是不成器,几百块钱,小半年的开销,说没就没了。” 袁太太记完账目放下笔,看着忙碌的周姐,说道:“是啊,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看来当初答应唐先生,也是办了桩错事,这宋家的这样行径,实在是耗费他的钱财,这样下去,有金山银山也供不起。” 周姐把衣服抱在怀里,作势要往外头走,嘴里还哼声道:“可不是,要我说,您就告诉唐先生,以后不要他再送钱了,也不要再管这家人,让他们就这么过下去算了。”
袁太太却摇了摇头,“这不行,管不管是唐先生的意思,不过,以后要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我就得找唐先生好好谈谈了。” 周姐看她不听劝,心里为她觉得不值,跟这唐先生非亲非故,操这门子心做什么,真是不明白,哼唧了一声,扭头抱着衣服气呼呼的走了。 奔跑周折了一个多月,宋氏工厂是彻底无法解封了,唐风都跑到了总统府上,也没起到什么作用,毕竟唐氏和宋氏不过是商人,不牵扯到官家就什么都好说,一旦牵扯上,有关系也不好使。 晚上回到宋府,宋泠月正在家里和清宁一起研究新的绣花样,见唐风回来,宋泠月放下手里的样板,起身迎了过去。 “怎么这么晚回来?”又闻到唐风身上的酒气,皱着鼻子后退了一步,嫌弃的道:“中午又去喝酒了?晚饭又没吃?” 唐风挥了挥胳膊,想要挥走一些酒气,却并没起到什么作用,就嘿嘿笑着说,“这不是钟部长宴请吗?我又不能不去,多少喝了几杯。” 宋泠月知道他肯定又去请钟部长帮忙了,结果肯定不如人意,所以他才会扯谎,也不揭穿他,让管家给他准备晚饭,又动手给他倒了杯茶,等他在沙发一侧坐下,伸手把茶杯递了过去。 “其实我想了,这次工厂查封,跟我平时的管理疏漏也有关系,童先生哪里都好,就是这个节省的毛病改不了,偷税漏税也不是没有过,这把柄被人结结实实的握在了手里,加上海关那几次行方便,也被翻了出来,我又不能说是托了关系,这苦果也得自己咽了,两处加起来,是笔巨款。”宋泠月说道。 唐风喝了一口茶,放下杯子,看着她反问道:“所以呢?” “所以,我打算放弃工厂。”宋泠月语气很平静的回答了他一句,好像这个结果,早已经被她接受了一样。 其实她私下里已经想清楚了,工人的工资已经支付齐,死伤工人的抚恤金也都给了,再把货商的货款都结了,税务和罚款都补齐,估计还有一笔富余,再拿这些钱去乡下买些农田和房屋,种些瓜果,经营粮食,也是个好开端,另外,她也想好了出路。 唐风听完她的话,没有说什么,近来京都不太平,越来越多的日本人和英国涌入京都,明里暗里抢占了不少生意,宋氏如果继续经营,树大招风,怕是迟早也会被盯上,到那一日,局面会比现在更加难办。 宋泠月看他不说话,只一味的转着手边的杯子,就推了推他,说道:“其实你不用再费心思了,工厂的经营早已经让人眼热,巴不得有这一天,要是总这么闹下去,这厂子不但经营费心,也没有利润可图了,既然这样,索性关了。” 唐风无奈的放下了杯子,“你这是在给我宽心吗?如果厂子真的关了,海外的生意怎么办?空有一个贸易公司,却没有货出去吗?” 宋泠月没有回答他的话,只冲他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唐风起初不解,伸手推了推她的脑门子,没好气的道:“傻笑什么笑,已经火烧眉毛了,有话快说。” “那好吧!”宋泠月叹了口气,环抱住手臂,故意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说道:“你悟性太差,还是我来教教你吧!我是这样想的,京都做生意的虽然多,可是有海外路子的,还有海关这层关系的,算起来只有我们一家,这样一来……” “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只做经营,不做生产,是这个意思吗?”唐风总算明白了她的打算。 宋泠月点了点头,“你总算想到了,我就是这个意思,不然我为什么这么干脆的放弃工厂,那可是我的心血,既然有人眼红工厂,那我干脆不做这劳心劳力的产出,只做贸易经营商,赚差价,这条路开辟出来,我们在京都就是独占头鳌。” “这办法不错啊!”唐风赞许道,就差开口叫好了,真是看不出来,这丫头的心思现在是越来越活络了。 当初她经营精梳棉和混纺生意的时候,在京都也算是头一份,那时候钱容易赚,但现在这块生意做起来的人越来越多,人人都想分一杯羹,的确是越来越难,这时候放弃纺织品,转做海外贸易,又是拔了另一处头筹,她可真是算准了啊! 想到此,唐风却又想到了另一件事情,不由得多看了宋泠月两眼,她看上去很是平静,一副有把握的样子,难道另一件事情,也是她算准了的?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