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四章 天数机变难定存

作者误道者 全文字数 3366字

张衍目注着那一道天机因果长河,世上过去未来,所有一切都是映照其中,只要通过各种安排,加以妥善引导,就可以攀附大势,借其发力,不过天机之数随时随地都在变化,连他不可能完全算尽。 且有时因那因果变化复杂,纵然能加以推算,但不等于能够完全能够纳入执掌之中,譬如通向下一纪历的天机因果,便在一片混沌迷雾之中。 好在现在对抗那背后之人,有许多变化都在原先意料之中。 似如之前派遣魏子宏前往主持大局,就是因为按照这条线运转下去,可以最快速度推进此事,若是完全顺利,甚至数载之内就可解决背后那人,当然,这是指完全没有额外变数的情形下,可事实上稍有一点波折,就可能产生某种难以预测的变动。 不过只要盯紧大势,那不至于偏离了方向。 此时见龙界那一因果跃动上来,他微微一思,心意一转,一道符书凭空生出,而后灵光一闪,就朝下界飞了出去。 做完此事后,正在他准备回去继续与消磨太一金珠时,却蓦然发现,天机长河之中出现了一丝细微变动,尽管并不起眼,可仍是被他注意到了,顺着看了下去,一头三足金鸾的画面出现在了眼中。 “原来是昔年那一桩因果。” 一头妖禽,纵是先天生就神异,这放在虚空元海之内虽也实力不俗,可这根本不值得他去多加注意,纵然曾逃得一难,可身上因果未消,等杀劫一到,自是道消神灭。 他正要略过此事,可这个时候,却又发现似地方不对,再是留意一看,却发现这妖鸟牵涉这条因果长线看似方才浮出,可背后牵连竟已是埋下许久,可偏偏过去又找不到半分痕迹,显得十分突兀,好似被人强行挪入进去一般。 他目光微闪了一下,这般手段可不简单,现世之中,除了背后那人恐怕无人可为。 可这里又有一个疑问,在他成就真阳三重之后,其人手段在他面前已是无可隐藏,便如先前诱动那五位大能前往万阙星流之举,便未能瞒过他,所以这里真正缘由,恐怕是其人知晓了什么自己现下还难以测度的天机玄妙,再攀附此势而动,所以才出现了眼前这等手段似高又低的情形。 他眼神幽深了几分,看来在最后分出胜负之前还不能有丝毫大意,任何变数都不能忽略,说到底,还是要拿下此僚,方能斩断所有纷扰,并拨开那一片迷雾。 万阙星流之中,魏子宏有赢妫相助,他与祁兆澜二人一路毫无波折,十分顺利地回了九台宫城。 在祁兆澜立下契定之后,他便将司马权和彭向请了过来,并与二人言明图谋龙界一事。 司马权问道:“魏掌门准备如何拿下此处?” 魏子宏道:“我与祁道友已是商量过了,此回不必强攻,只要设法拿下那位龙君便好。“ 司马权道:“祁道友,龙君去位,你果能稳住大局么?” 祁兆澜赶忙道:“诸位上真尽管放心,我那兄长虽是把我驱逐了出去,可我也只是无法掌权而已,暗中依然可以入龙界,当年我兄长有我叔父辅佐,所以内外诸事井井有条,叔父去后,所有一切俱是乱了,只要我登上君位,将那祖脉血书执拿入手,就再无族众敢有不服。” 彭向只是关心最为实质的问题,他道:“却不知这位龙君实力如何?” 祁兆澜露出不屑之色,道:“我兄长乃是龙祖嫡脉,便不如何修持,实力也是不差,能与运炼冥空神精的神怪血裔一比,可也至多是如此了。” 司马权和彭向不是初至此地了,都能理解这番话的意思,这般说来,这位龙君应该是在凡蜕层次,而且还是在一重境上下,算起来和遥星上宫的长老相差不大,不过听起来龙界势力庞大,似这般实力居然能坐稳龙君之位,着实是有些不可思议。 魏子宏见他们心存疑虑,便道:“诸位,祁道友先前曾与我说过,他这位兄长之所以能做上龙君之位,只是因为其血脉纯粹,乃是龙祖嫡系后裔,并执掌血书,并非是因为其实力最强。” 祁兆澜补了一句,道:“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许多宗老对我兄长很是不服,再加上这么多年来,有下面族人也是想着不再困束龙界一地,所以上下人心思变,此时正可趁势成事!” 司马权道:“便是这样,也要从长计议,尤其是需有人来遮蔽天机。” 若是真只是对付那龙君一人,倒也不难,请个厉害法宝过来,任你修为再高,也是无用。
可是通常这等人物,自身都有危险感应,要是提前有了防备,那就不好说了。 魏子宏点首同意道:“我会设法请得一位道法精深的同道来做得此事。” 他话音落下没有多久,有一名弟子上殿来报,“殿外来了一位道长,说是奉上尊法旨前来。” 魏子宏一听,道:“快快有请。” 过了一会儿,一名年轻道人上得殿来,他打个稽首,道:“何仙隐见过几位道友。” 魏子宏神色一肃,郑重还礼道:“原来是何天主,有礼了。” 司马权和彭向也是正容一礼。 祁兆澜却是露出惊容,他发现这一位立在面前,却是虚无缥缈,这等感觉,仅在几位宗老身上见过。 何仙隐道:“此次我奉上尊之命而前来相助魏掌门,魏掌门若有事安排,尽管吩咐便是。” 魏子宏神情一振,道:“何天主来得正好,我这里正有一事拜托。” 他本来对龙界之事也有一番算计,只是想要真正做成功,还需要请动几人,说不定还要经过一番周折,现在何仙隐到来,却是省却了许多功夫。 他下来将龙界之事一说,何仙隐立便明白了用意,道:“这么说来,只要何某夺下血书,交由这位祁道友即可。” 魏子宏道:“正是如此。” 何仙隐道:“要是这般,何某接下了。” 魏子宏再是郑重一礼,道:“何天主,那此事便请你走上一回了,只不知何天主可有护身之法?” 他是居中统摄之人,具体斗战当然不会亲自上阵,而且龙界那等情形,有一名渡觉修士出手已是足够了。 何仙隐打个稽首,道:“有劳魏掌门挂心,何某来时有上尊赐符,亦有遁行法宝在手,短时内不难遮掩行迹。”言毕,他转而望去祁兆澜,道:“祁道友,我等这便启程吧。” 祁兆澜本以为这般大事总要慢慢筹谋,拖个数十上百载也不奇怪,可没想到这么快就要动手,惊异同时也是兴奋无比,他那位兄长绝然想不到修道人动作会如此之快,使者方才离去,转眼就打上门来,忙道:“好好,劳烦何天主了。” 魏子宏这时吩咐了一声,自有弟子上来,引了两人出去,随后看着两人消失在虚空之中。 接下来,便是坐等结果了。 他回过身来,看向了那幅舆图,祁兆澜到来后,却是道出了万阙星流之中更多隐秘。 目前来看,此方天域真正厉害的还是那些虚空之中诞生出来的神怪,虽有一些神怪血裔另辟道途,斗战之能已然不下于亘古以来存在的神怪,但人数稀少。 譬如那位常天宗宗主便是如此。传闻其已是达到了“冥空无量”的境地,从其以往推断下来,恐怕比渡觉两三层的修士比也不弱去哪里,说不定还有什么隐藏手段,不止如此,其麾下还奴役有许多擒捉来的强横神怪,所以要拿下罗烛天,并把此宗势力消杀干净,那非得集中数名渡觉修士不可。 要是一切顺利,等到龙界归附过来,那此事就可提上议程了。 虚空元海,那金凤所化少年自沉眠之中醒来后,便就将那来自万阙星流的两人扣下,随后借了一尊旧时留下的通天晷之助,驾驭宫城,去了金鸾教一处隐秘天地内潜伏下来。 因是惧怕倾觉山这个老对手,本来他准备慢慢设法了解如今情形,可是某一日去到修炼密室内,却惊讶发现案几上摆着一封书信,不觉警惕起来,这个地方只有他自己到来,他能确定自己沉眠之中是绝然无有此物的。 看有一会儿,他上前拿起,打开一看,不由心中一惊。 书信上详细说了他沉眠以来的所有变故,并言明他如今杀劫犯身,当年虽是躲避了去,可因果却是越积越多,若不设法洗脱,终是难逃一亡,唯有做得一事,方能避过。 他把那事看了下来,心中惊疑不定,“能无声无息放到这处,还点明这许多事,莫非是几位天尊所为?”正要再看个明白,可却突然发现,手上空空如也,又哪有什么书信? 他不由一阵悚然,这时他隐隐察觉到,自己这次醒来看起来如此凑巧,这里面或许是别有缘故在内,只是想到书信上所言,神色却是变得阴晴不定起来,良久之后,他一咬牙,暗忖道:“现下我也无有选择,看来唯有照此施为了,若能做成,不定就此除去因果,脱得此劫!” ………… …………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