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6章 妈妈

大国轻工 1006 作者蜀越 全文字数 2184字

第1006章 妈妈 在路罗部落,杨立民花了好几天将那罗部落的事情整理的一一遍就开始做工厂设备的安装了,这边已经早就根据爱民轻工的要求选定好了工厂的前期准备,包括地基和各种基础建设,因此基本上问题不大,唯一的问题就在于这些人只能干力气活,技术方面的事情只能由杨立民带来的人来指导进行。m. 因为这里人的受教育程度实在太低,往往一个极小的问题就要讲好几遍,才能清楚,最长出现的问题是你说半天他们根本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 因此往往说还不如直接做,让他们看着来的更加有效果。 整整过去了一个星期时间,尽管进度很慢,但至少总算是慢慢向前推进了,杨立民这才开始考虑乌坦部落的事情。 让达里尔派人去通知之后,仅仅第二天,昂莱图就带着几个随从来到了这里,直到做到了杨立民面前,昂莱图还是一脸的震惊,这里的变化实在太大了,这也让他更加坚信要和中国人打好交到的信心。 杨立民说道:“昂莱图先生,看到了这里的变化了吧,这就是和平的好处,大家能够和睦共处的话看,这样的场面会在非洲各处越来越多的地方出现,我相信你们乌坦部落也会出现这样的场景,甚至,你们可以和那罗部落融合在一起,一起发展,那样的话,你们的实力将会更加的强大,能够更好的保护这种来之不易的和平成果!” 昂莱图很激动的说道:“杨先生,我相信你的话,的确,和平才能正常的发展,一直打仗是没办法发展的,那样只会让大家越来越穷。” 达里尔也十分喜欢这样的场面,说道:“昂莱图先生,只要你们愿意,我们两个部落完全可以合作,一起将我们托桑国的北方省打造成为非常富裕的地方。” “愿意,当然愿意!”昂莱图马上说道,他也希望自己的部落不再整天担心战乱和疾病,食品和其他各种问题,现在,他真的看到了希望,刚才在大街上,他已经看到了这里出现了很多带着中文的商品,显然是由中国人带来的,这让他十分眼红。 当然,他很清楚,这个不能靠武力去抢夺,只能想办法跟中国人搞好关系。 想到这里,昂莱图对杨立民说道:“杨先生,我想邀请你们中国朋友去我们乌坦部落做客,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 杨立民听到这个话,马上笑道:“多谢昂莱图先生的邀请,既然你已经发出了邀请,那我是不会客气的,我一定会去做客的!只要你相信我们中国人,那我们一定会尽力帮助你们乌坦部落的。” 昂莱图很开心,杨立民答应了,中国人愿意到他们部落去了,这也意味着他的希望已经再次进了一步。 “当然相信!我非常相信中国人的信誉!”昂莱图嘴唇动了动,终于鼓起勇气说道:“杨先生先生,我要向你透露一个秘密,我对你们中国人,是完全相信的。因为,在我的血管里,流着一份中国人的血。”
“什么!”在场的中国人全都惊呆了,大家仔细端详了一番昂莱图,觉得他似乎也不像是一个混血,他说的血管里流着中国人的血,是什么意思呢? 昂莱图把开头的话说出来了,后面也就不再掩饰了,他说道:“那是20多年前的事情,当时我只有6岁。有一天,我独自出去玩,摔了一个大跟头,血流了满地。等到我的父母找到我的时候,我已经生命垂危了。多亏了在附近行医的中国医疗队,他们救了我。有一位女医生,还抽了自己身上的血输给我,这才挽救了我的生命。所以,我的血管里,至今还流着这位中国女医生的血呢。” “竟然有这样的事情!”杨立民由衷地感到了震撼。 昂莱图对一个手下人招呼了一声,那人转身出门,不一会便捧回来一个精致的相框。昂莱图以一种很虔诚的动作接过相框,然后递给杨立民说道:“杨先生,你看,这就是给我输血的那位中国医生,我管她叫我的中国妈妈。” 林振华接过相框看去,里面是一张放大的黑白照片,一位漂亮的中国姑娘,手里抱着一个年仅几岁的黑人孩子,两个人都笑得十分灿烂。那位中国姑娘身着军装,军帽下露出两根小辫,好一派青春飞扬的神采。 “这张照片,可以给他们几位看看吗?”杨立民向昂莱图询问道,因为他发现其他的几位同伴也都投来了热切的目光。 “当然可以。”昂莱图说道,“我希望有更多的人知道她,知道我的中国妈妈的事迹。” 杨立民让张奎、张继学、王新昌等人纷纷传看着这张照片,嘴里发出啧啧的感叹声。对于中国援非医疗队的事迹,大家仅仅是有所耳闻,对细节的了解并不多。现在亲耳听到了非洲人讲述的故事,又亲眼看到了照片,大家都觉得心灵受到了一阵冲击。 最后一个拿到照片的,是张继学。他拿过照片,眼睛却是有些微怔,眉头紧锁,一副思考的样子,杨立民问道:“怎么,老张,你认识这照片上的女兵?” 张继学原本是杨立民你进厂时的技转科技术员,如果不是杨立民到来,他是最先成为副科长的人选,因此,杨立民成为副科长,也等于是直接摘了桃子,为此,杨立民总觉得欠连他一份东西,而张继学本人技术能力很不错,为人正直,但却不死板,这也是杨立民后面对他大加任用的原因之一,不然他这次也不会获得来非洲的机会。 “杨总,照片上这个女兵,我有些印象!”张继学激动地说道。 “什么,你认识?”众人都惊了,齐刷刷地扭头看着张继学。 早有翻译把张继学的话译给了昂莱图听,昂莱图也激动起来,他站起身来问道:“是吗,张先生,你在哪里见过我的中国妈妈?这些年,我一直都想得到她的消息。”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