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帝乡

作者更俗 全文字数 3339字

七峰灵山看似缓慢,却极速穿行于混沌灰雾之中。 玄辰七域,数千万年前,作为八十一中境大世界之一,也曾广阔无垠,地域之广,不会比太焕境稍差,但在太古神魔大战的中期,就四分五裂成今日的模样。 除了部分碎块化作玄辰、玉衡、瑶光、天钧、太元、魔墟六域下境大世界外,最主要的区域离散后化为星墟。 星墟深处诸多大道法则混乱,扭曲了时间与空间,实际的范围,要比想象中庞大得多,难为当年混沌魔竟然妄想吞噬星墟——混沌魔虽然就快要重新修成等同于不朽金身的都天魔躯,晋入金仙境,但想到当年的蠢事,犹是脸红不已。 又因为充满离散的混沌物质,以陈寻的修为,神识延伸也难超过百万里,时空又超常规扭曲,因此即便是凭借虚空神殿,在星墟之中也难快速超距离的跨越。 每次仅能进行百万里距离的短距跨越,再远就可能发生方位上的偏差,黑衫军乘御七峰灵山,还不如老老实实的往星墟深处飞遁。 当然了,此时的七峰灵山在融入魔墟崩裂后残存下来的星核之后,规模已经扩大到十万里方圆,比寻常的小千天域都要巨大,仿佛一颗巨大的陨星,在星墟灰雾世界里,以难以想象的高速往深处掠行…… *************************** “师父,师父,你快来看苏筠今日跟常真师父学习炼制的灵剑?” 七峰灵山在星墟深处遁行,黑衫军诸修在灵山之中除了必要的戒备外,生活起居,与宗门之中修行没有太大的变化,防护大阵撑开的灵罩,也仿佛苍穹笼罩在七峰灵山之上——苏筠这时候赤足踩在青鸾展开的青色巨翼上,往玄辰峰顶的道宫欢快的飞来,她手举着一柄刚在炼器地宫新炼制成的灵剑,急着要拿给陈寻赏鉴。 卧在道宫前的阿青,还是喜欢直接呈现以青鳞夔兽的原形,仿佛万兽神王趴伏在道宫前殿之前长睡,这会儿从沉睡中惊醒,睁开蕴藏无尽雷霆的青瞳,见是苏筠与青鸾飞回来,又闭起青瞳,打起瞌睡来…… 赤海忙着勾搭李三娘,当然更没有心思去理会苏筠;唯有守值道宫的蛇无心与金狼老老实实的跑出来,拦在苏筠面前,说道:“帝君正在潜修,苏筠姑娘莫要大呼小叫惊着帝君。” “师父潜修,什么时候会拦着不让我进去,我看师父肯定又是躲着我,拉苏棠、千兰她们玩游戏呢,我一定要进去看看……”苏筠气鼓鼓的说道。 常曦、苏清影、迦黛、徐昭容都在各自的道宫闭关潜修,此时也就苏棠、千兰、姜冰云、青璇闲着无事,每天都与陈寻聚在一起。 蛤十八拉着老夔在玄辰峰半山腰的道宫里下棋为乐,听到苏筠在山顶道宫口无遮拦的话,都禁不住诡异的笑起来,揶揄着跟老夔笑道:“少君要想跟帝君、帝妃们一起玩游戏呢,我们要不要跑过去喊加油啊?” 老夔笑骂道:“你就不怕六颗眼珠子都被陈寻扣掉啊?” 炼灭明禹魔尊、寇司阳之后,采取玄元圣血,陈寻又陆续炼制出四十九枚玄血道源丹——这一次论功行赏,连蛤十八都得了一枚。 蛤十八炼服玄血道源丹后,血脉深处太古巨妖六眼碧蟾所留的一丝始祖传承,竟然补完全了,让他成功修入涅槃上三境,甚至再苦修数千年都有望渡天劫。 虽说李三娘、李五娘都被赤海这混帐家伙勾结走,不可能再跟他了,而他当年劣迹斑斑、声名狼籍,灵山诸峰道宫里没有哪个女修、女妖修愿意跟他欢好,但蛤十八淫|性不改,整天就想着看陈寻的好戏,想着陈寻什么事情将少君苏筠也收入房里,演绎一场人伦大戏…… 老夔已经修入梵天境,作为太古夔龙一脉,他自然不会去修法身,而修成的夔龙真躯之强,甚至比梵天境后期的妖帝、魔帝都要强。 虽然他此时与混沌魔雷钧老祖同是七峰灵山的守护,但七峰灵山在茫茫星墟深处掠行,混沌魔雷钧老祖的神识能延伸上千万里,他却受到极大的限制,所以警戒值守的事也不用他承担,无事也只能与蛤十八下棋打发漫长的光阴。 他这时抬头望山顶看去,看到青鸾也变幻成青衣少女的模样站在天真浪漫的苏筠身边,微微一笑…… 苏筠早就修成元胎,陈寻也早就看出她神魂深处锁有轮回印记,确认她是少君转世,与前世的轮回因果并没能被谷之华斩断,但苏筠却始终没有觉醒前世记忆,或许是她自己不愿意觉醒前世记忆。
苏筠这一世也已经有着涅槃上三境的不弱修为,但一直都在陈寻身边受到无微不至的呵护,没有觉醒前世记忆,因而到这时也是一副不知世情的天真。 当年陈寻在星域深处化身补天道篆,镇压时空乱流,她就在星域深处守候了三甲子光阴,寸步不离,而在陈寻复苏过来,她更是粘在陈寻的身边不离不弃。 老夔与主持夔龙阁的柯清、苏旦、兕师、徐峥、常暨、常真他们都商量过这事,都觉得兴许苏筠这样子才是最好的结果。 *************************** 听到苏筠要跑进来,娇羞不堪的苏棠、千兰二女,合力将陈寻从她们身上推下去,拉起锦裘遮住雪色无瑕的娇躯,嗔怪道:“你都如此修为了,还偏偏贪恋这男女之欢,让蛤十八这些家伙都有借口在背后爵舌子,岂不说帝君治世要德贤兼备,不应沉迷宫帷了,你让我们出去怎么见人?” “神魔之后,人族崛起,并非偶然。人族虽然绝大多数都是凡常,却是天地所生之灵长,是诸道最完美的造物,而凡民男女贪欢,衍生七情六欲,又莫不蕴含三千大道之至理,这背后岂是没有缘故的?” 陈寻大咧咧的赤身**横躺在锦榻上,伸手在苏棠、千兰二女完美无瑕的娇躯上抚摸不休,感受到二女娇躯散发出来的那令他痴迷的极致诱惑, “欢喜之道竟然都没有机会排入三千大道,我看啊,定是太古诸圣顽固不化,在追求更强力量之时,忽略了人欲与诸道的密切牵连——我近来又有些感悟,正想着将冰云与青璇一起拉过来参修呢……” 千兰痴痴一笑,伸手掐了陈寻一下,伸手往地下散乱一团的甲衣一指,就往陈寻身上聚去,帮陈寻将衣甲穿好。 千兰长期以来都将对陈寻的爱恋深藏在心底,仿佛沉默不言的小妹妹,但她随陈寻从乌蟒走出,心思都系在陈寻的身上,甚至长期以来,陈寻都是她修行悟道的最大动力,而不像红茶对陈寻仅是单纯的崇敬。 “帝乡到底是怎样的特殊存在,会否真就像你推测那般,是某位先圣道祖一缕神念衍生所至?”看到苏筠径直走了进来,苏棠将话题岔开,好似她们刚才真就在正而八经的聊他们此行的目的地。 地球是陈寻的家乡,在苏棠及紫微神庭的弟子眼里,自然就是帝君之乡、神帝之乡。 苏筠狐疑的在陈寻、苏棠、千兰三人的脸上打量了一番,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将新炼制的灵剑拿给陈寻看。 陈寻一边接过灵剑,一边回答苏棠的问题,说道:“人族的先圣道祖们,既然能将三十三天封印起来,自然也能开辟新的洪荒宇宙。我虽然现在还远不能做到这一点,但在魔墟参悟补天道篆时,却是那么一瞬,灵机感悟,能确认到这一点。而所谓的虚界封印,也可以说是将三十三天与我们所在的诸天星域,分隔成两座不同的洪荒宇宙,但又因为人族先圣道祖的关系,两座的洪荒宇宙冥冥中又存在联系,这才有时空通道的存在。我的家乡,与诸天星域有着很大的不同,但既然从星墟能够过去,多半也是与先圣道祖有着莫大的关连……” “是吗?”苏棠还不无法彻底理解陈寻所参悟到的那个层次。 “应是如此,而且距离目的地越近,我在冥冥也生有感应!”陈寻说道。 陈寻话音未落,星墟深处就有一道时空漩涡,往七峰灵山席卷过来…… “你终于回来了!” 时空漩涡所传出来的声音不甚宏响,却似洪钟大吕在陈寻的神魂深处荡响。 陈寻看其他人都无反应,知道这道时空通道是专为他一人开启,或者说仅有他能引发这道时空漩涡——陈寻感应声音之中所蕴藏的洪荒气息不算太强,心知说话者并非某位先圣道祖,而是跟他此前所推测的一样,仅仅是某位先圣道祖所留下的一缕神念分身。 陈寻传念通知正闭关潜修不朽金身的柯清、道虚、方啸寒、混沌魔雷筠老祖四人,让他们率黑衫军谨守七峰灵山门户,他就跨步往在七峰灵山上空出来的那道时空漩涡走去。 身入时空漩涡之中,下一刻移形错位,陈寻就出现另一处空间之中,站在无尽苍穹之中看向脚下那蔚蓝色的熟悉大地,陈寻虽说已经修炼到准圣境界,这一刻也禁不住泪流满面……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