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洪荒画卷

作者更俗 全文字数 3493字

(距离百盟成就就差一步,感动,感谢牛牛、凡乐、多姚、小蜜你们的用心跟辛苦,感谢诸盟兄弟们的热忱支持……) 看着脚下蔚蓝色的大地,陈寻即便是修炼到准圣境界,这一刻也禁不住泪流满面…… 雪山、须弥峰、高原、溪河、群山、农田、高楼大厦、纵横交错的公路、铁道、以及偶尔从眼前掠过的飞机,川流不休的奔波人群、或疲惫、或麻木、或掩藏欣喜、或悲伤、或贪婪、或怜悯的众生面目,在陈寻的眼前一一呈现。,www.shushu8.com 陈寻很快注意到一点,他虽然入诸天星域修行已经四五千年,但地球上的景致与他离开时并没有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神识扫过去,才发现自他离开地球,才仅仅过去百年而已…… 陈寻推测地球可能是先圣道祖在诸天星域之外,新开辟的洪荒宇宙,而他自己修行也触摸到开辟新洪宇宙的边缘,掌握时间法则,看到地球与诸天星域的时间流速不一致,自然谈不上有多奇怪、震惊。 即便地球刚过去百年,但对他来说也是物是人非,此前的种种因果即便没有完全斩断,也没有太多的牵涉了…… 陈寻目光往须弥峰的望去,那里不仅仅是六臂魔君因迦罗闯入地球,带他离开的地方,他这时也感应到,这次接引他进入地球的那缕神念,实与须弥峰融为一体,已然化为天地意志…… 陈寻将眼神投过去,须弥峰上空即凝聚出一樽须发皆白的道尊法相,散发出柔和,却令人心折的洪荒气息,陈寻直觉沐浴在这样的洪荒气息里,大道修为就能不断的提升。 陈寻修炼鸿蒙大道,神魂感应,即知眼前这樽道尊法相就是鸿蒙道祖的神念分身。 虽然很可能仅仅是鸿蒙先圣道祖亿万神念分身之一,陈寻心里不敢有丝毫的不敬,上前稽首道:“陈寻拜见鸿蒙道尊,还望道尊能为陈寻解惑?” “你是想问太初界的诸天星域发源于何端,诸圣道祖在封印三十三天为何都失去踪迹,是不是真就都化身虚界封印之中,而我又为何在这里新开一域洪荒?”鸿蒙神念分身问道。 “太初界?” 陈寻迟疑的复述了鸿蒙道祖所说的一个词,然而诸天星域命名不甚重要,仅仅是方便诸圣沟通的一个称谓而已,而太初界的起源、虚界封印、新的洪荒宇宙是怎么形成的,这些困惑恰恰是他此前穷究极致都推演不出来的,这也限制他在大道修行上能有进一步的提升。 “你且来看这洪荒画卷……”鸿蒙神念分身说道。 鸿蒙道祖分身挥手释出一团玄光,最初所展现的仅仅是一片无尽的混沌…… 亿万年流逝,才有一点鸿蒙紫气在无尽混沌之中孕生,而在这点鸿蒙乍现之际,陈寻都觉得鸿蒙道祖分身所展现的这团玄光,都充满着天地初生的无尽生机。 陈寻这时候也是心潮膨胀,心里知道他能亲眼目睹这一幕,对他的大道修行是何等的重要,相当于是铺平他日后登峰造极、成神入圣的道路。 这是真正的创世,真正的天地初生。 接下来,就是诸道演绎、天地生成、进入荒古纪的情形。 初生的天地无际无垠,比太焕境等中境大世界都不知道庞大多少倍,而这片古大陆上最初的生灵,也是诸道直接孕育出来的,也是最初的真神真魔。 诸道相斥,神魔混战,万物灭绝、古大陆四分五裂,乃有三千大世界及亿万中小天域,进入太古纪…… 看到这一幕,陈寻才真正清楚太古魔神黑梵鼎盛期,是何等的恐怖,才真正清楚身处荒古纪神魔混乱之中的弱小种族,是何等的绝望。 洪荒画卷继续往下演绎,绝大多数的真神真魔,在荒古纪神魔混战中虽然都分崩离析,但与诸道同源,无法真正灭绝,而是分解成衍育出无数分支,人族仅仅是其中之一,在太古纪中后期随着修炼体系的完善,才渐渐兴盛起来…… 而经过无数年的休生养息,神魔两族遗裔恢复元气,很快就再度混战起来,又将诸天星域拖入崩溃的边缘,大量的中境、下境大世界崩溃、崩灭,甚至三十三天上境大世界,都分崩离析。 玄辰七域就是上境大世界玄辰天在太纪神魔大战中后期崩解后形成,而非陈寻他们此前推测的某座中境大世界。 因为天地大范围的破碎、湮灭,化为虚无,以致后世诸修严重低估了玄辰七域的本来面貌。 玄辰天的破灭,致使诸域万物再度陷入灭绝的边缘,但到那时,人族再也不是可有可无的力量,鸿蒙、帝辛、太乙、乙女、补天诸圣崛起,联手神族残余势力,与太古魔族对抗…… 黑梵乃太古魔族的首领,在太古纪不只一次或被人族、或被神族、或被人神两族联手斩杀,但相隔数百万年或数千万年就会再次复生。
如此数回之后,诸圣才最终放弃斩灭魔族的心思,决定将其不灭之魔躯及本源魔识分数地封印,又联手施展虚界封印,将三十三天与诸天星域分隔开来,分隔成两个独立的洪荒宇宙,将神魔古族遗裔与人族分隔开来…… “封印虽是权宜之计,但苍生恶念不灭,恶道乃存,诸魔灭则复生,也是不得已之法,”鸿蒙道祖的神念分身,这时候将玄光收起来,缓缓说道,“大战过后,三十三诸天也是残破不堪,而诸圣及诸神修行又牵涉大道之根本,念头稍岔就则天地崩灭、天灾连连,实不利人族及万物孕育,就纷纷开辟、创造、演化各自的洪荒宇宙去了……” 陈寻感慨万千,没想到人族再次复兴之前,竟然会是如此,他用脚趾头也能确认,地球就是鸿蒙道祖在无尽混沌中所新开辟的洪荒宇宙,鸿蒙道祖是这方宇宙的创世神,也是他与地球人族的始祖。 陈寻长叹一口气,问道:“封印仅是权宜之计,虚界封印也非全无破绽,古魔一族难免会再有复兴之日,但道尊即然开辟这方洪荒宇宙后,犹时时念挂故乡旧域,为何不亲自出手解决魔劫,而要假手他人?” “我法身化为亿万神念,衍育这方宇宙的亿万星辰,又是哪里想脱身就能脱身的?”鸿蒙道祖的神念分身苦笑道,“但你也不要觉得一切都是我在摆布,我只是将因迦罗拖入这方洪荒而已,一切也都是你自己的造化,即便你要如何化解太初界的魔劫,选择权在你,我也不会横加干涉!” “道尊不会横加干涉吗?”陈寻笑了起来,问道,“地球的天地元力都叫道尊封印起来,从人族发源之初就无人能够踏上修行之途,只是以七情六欲演绎世情纷扰,但铭刻人心的诸多上古神话却是在人族血脉之中流传,这点也是够诡异的。而说到太初界魔劫的解决之法,说起来决定权在我,但以我这些年所修、所悟之道,再与地球留传的诸多上古神话结合,道尊不就是有意让我以补天道篆、以太初界众生愿力为基本,在三十三天建立上界天庭及六道轮回秩序以镇神魔吗?我想问道尊,我到底有什么选择权?” “你自己已经悟到这一点啊?”鸿蒙道尊的神念分身却是极人性化的尴尬一笑,说道,“还以为你入三十三天,真正接触太古神魔两族之后,才会想到呢!” “地球虽无法修行,但道尊早就将盈缺、平衡之至道授予人族,我要是真等进入三十三天才明白这点,道尊会不会对我失望?”陈寻问道。 “你能将人之七情六欲与诸道联系起来参悟,我便应想到你已明白了这点,”鸿蒙道尊的分身神念感慨说道,“是啊,三十三天与太初界的因果牵连,诸圣道祖并无能力斩断,在最终的混沌与鸿蒙面前,虚界封印终究没有办法将最后的破绽补掉。而想人族存续,使太初界与三十三天走出大劫循环,浩然天道及补天道篆,是维持两界平衡的关键之法,但这也是我开辟这方洪荒之后所悟……” “道尊虽悟得法,也原本能以一缕神念分身遁入太初界再历修行,但因不想再牵涉到太初界的因果之后,才令陈寻代之以御魔劫——陈寻所说,是不是这么一回事?”陈寻问道。 “……”鸿蒙道尊的分身神念微微一笑,说道:“你如今也是修悟到准圣境界,即将成为我们中的一员,此时除了将我开辟这方洪荒的诸多经验、感悟,传授给你外,我也没有其他能让你勒索的了。想必你也不会这方洪荒宇宙,牵涉进太初界的因果之中吧?” 太初界的洪荒演绎,都只是鸿蒙等诸圣推演出来,陈寻观悟后受益匪浅,但远不如鸿蒙道尊亲手开辟天地来得真切。 这些感悟、经验,可以说是鸿蒙道尊所能给予陈寻最佳馈赠,陈寻籍之修行,最终也能开辟自己的洪荒宇宙,陈寻自然不会拒绝。 陈寻又说道:“得道尊面授机谊,陈寻受益匪浅,如今也有八成把握能率黑衫军通过时间牢笼,进入三十三天,但三十三天太古神魔横行,黑衫军即便有诸域苍生愿力加持,实力毕竟弱小,还请道尊传授解开时间牢笼之法……” 从种种迹象来看,梵天宫六祖等金仙境天尊,有多人被困时间牢笼之中。 陈寻此时有把握挣脱时间牢笼的束缚,成功率黑衫军进入三十三天,却没有把握将此前陷入时间牢笼的人解救出来。 “你观我开辟洪荒之法,自然知道怎么救人。”鸿蒙道尊神念分身说道。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