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认蛮为亲

作者更俗 全文字数 3452字

(兄弟,请登录后猛戳点击、收藏、红票,俺的新本已饥不可耐啊!) 这一次,四五斤重的烤兽肉吃下肚,还是不能弥补刚才的巨量消耗,身体深处传来的饥饿感没有得到半点缓解。 陈寻将药篓子放下来,翻出清晨幸运采到的两株鱼阳草,折断半株衔在嘴里慢慢的嚼。 草液苦涩,然而入喉就有药力化作丝丝暖流,直接从喉管往四骸血脉渗透,陈寻隐隐约约的都感觉到,周身气血在这一刻得到强化。 陈寻心里想,难怪一株鱼阳草,能从那些大部族下来的行商手里换一件铁器,药力还真是够足啊。 普通人服食灵药,是有限度的。 多食无益,虚不受补,服食超过身体承受极限的灵药,爆体而亡是最常见的结局。 然而一株鱼阳草入腹,药力入骸的效果还没有减弱,压榨到极限后的身体还有吸收药力的余力,陈寻暗感这段时间,身体的强度又增加了数分,当下又将第二株鱼阳草吞下去细嚼慢咽…… 虽然不会玄功炼化药力,陈寻还是闭起眼睛,体会那药力入骸的玄奥感觉。 过了好一会儿,陈寻睁开眼睛,浑身上下在这一刻充满着澎湃汹涌的气力,暮色将至的四方山岭在眼前却变得更通透明亮,这说明他的视力也得到明显增加。 陈寻将草绳绑在肩上,再将巨兽尸体推入水沟里,果然感觉比刚才轻了许多。 ************************ 陈寻沿着山洪汹涌的沟谷,往山里走了六七里,沟谷也转了两折,他的身体再一次被压榨到极限。 这时候,天也完全黑了下来。 乌云密布,看着又像是要下暴雨的样子。 这样的天气,黑石部族中的强者也不会轻易出来;下游方向也确没看到有黑石部的族人举火寻来,叫陈寻放心不小。 将异兽尸体拖到岸滩上,陈寻累趴在地,感觉骨架子都要散掉,满嘴血腥。 不要说手脚、身体给嶙峋崖石割得血肉淋漓,如此强度的压榨自己的身体,身体内的器脏都布满裂痕,吐一口唾沫就是一口血。 要不是陈寻特殊的体质,换作普通人,说不定早就累死在岸滩上了。 随身携带的兽肉早就吃完,除了早先服下的鱼阳草,陈寻清晨采摘的其他药草都是寻常药物,大口吐到嘴里嚼食,也只能稍解饥渴。 也管不着狍羊皮脂珍贵了,陈寻将药篓子里的那头狍羊翻出来,直接用石刀割下一小片肉塞嘴里。 这三年来,他对茹毛饮血的生活也早就习以为常。 没想到狍羊肉入口,除了鲜嫩异常之外,忍住血腥细嚼,血肉入喉竟然也有丝丝暖流产生,散入百骸。 难怪这种温良的异兽,也被列为蛮荒异种之列。 狍羊血肉中所含的生命精元,甚至不如鱼阳草差多少。 他一餐吃六七斤兽肉才够,生吃狍羊肉,半斤入腹就有饱的感觉,气力也迅速恢复过来。 陈寻心里想,难怪蟒牙岭周遭的大小部族,都将荒兽异种视为大补珍物,效果还真是非凡啊。 陈寻看了一眼给他拉到岸滩上的乌鳞兽,他对这个世界的认识还太肤浅,不知道这头乌鳞兽到底是什么奇荒异种,但知道其血肉里必定饱含叫人惊喜的生命精元。 天色漆黑一片,都看不到四五步外的石树,也不知道夜里会不会再下暴雨,拖着乌鳞兽沿山涧前行,会有太多不知的凶险。 防止夜里山洪水势突然增加,将岸滩上的异兽冲走,陈寻将绳子的一头绑在一颗有两抱粗细的崖树上。 临了,他自己也爬到树上,拿根绳子将自己绑在树桠上,想着就在这里过夜…… ************************** 远处有窸窣声响传来,陈寻陡然从睡梦中惊醒,才发现夜空乌云已经散尽,清亮的月辉落在满山满谷之间,整个世界仿佛浸在清澈通明的湖底。 细碎的声响是有野兽穿过远处的山林。 这里离黑山部不远,是黑山部与乌蟒部中间的狩猎区,一般说来不会有特别强横的凶兽猛禽出现。 也许最危险的,就是随时有可能借月色进山的黑山部族人。 见天晴月现,陈寻不敢再停留,解开绳子就翻身下树,将乌鳞兽推入山涧,继续前行。 山涧里的水势并没有稍减,但陈寻这次在深谷里走出十五六里,身体竟然还没有给压榨到极限。 天**晓时,山谷间散着青滢莹的微光,陈寻拖着异兽巨尸,沿涧逆水前行,浑身筋肉像拉满弦的弓弦一般,绷得结结实实。
他的手脚趴实在怪石嶙峋的石岸上,仿佛奋力犁地的蛮牛,每踩出一步都保着不变的身姿,每走一步都要轻喝吐气…… 不单单每踩一步的身姿一样,细看去,他从肩膀到腰身,到双足,那像弓弦一样绷实的筋肉张弛节奏、缠结形态,也都在不断重复。 乌鳞兽太沉重,陈寻经魔血淬练过的身体,即使有初阶蛮武的实力,每踏出一步也要榨尽身体里每一点滴的气力。 故而他在每踏出一步,身体都本能调整身体的姿式。 他所有的精气神,都渗透从肩、到腰、到双腿的每一根筋腱中去,保证身体每一滴潜能,都毫无保留的压榨出来。 即使是最简单不过的拖行动作,也由陈寻不断的压榨身体的极限,也达到身与意合的入微境界。 这时候离黑石部的势力范围已远,再往前走十数里,就是乌蟒部的狩猎区,想到很快就能见到进山狩猎的乌蟒部族人,陈寻也是心生猎喜。 却不想他心神一放松,入微境界不再,肩膀上就好像是陡然增加了好几百斤的重物,差点被拉一个踉跄。 陈寻好不容易稳住身形,将草绳绑着腰间,心里疑惑,为什么心神稍懈,感觉就重了这么多,整个人都差点给拖下水? 或者是刚才太专注,不知不觉间觉得肩膀、腰胯上的受力减轻了? ********************** 这会儿,山涧前方就有脚步声传来。 过了片晌,见乌蟒部族人从丛林后走出来,陈寻才算真正的松了一口气。 陈寻现在是一点力气都没有,等乌蟒部族人七手八脚的将绑在他身上的绳子解开来,他就四脚八叉的倒在岸滩上,像老牛一样喘着气,连脚趾头都无力再动弹一下。 “你这一夜都跑哪里去了,”宗崖将黑色大弓搁在大腿,蹲下来看着遍体鳞伤的陈寻,“你怎么伤成这样子,是遇到黑山部的人了?” 陈寻肩上腰上,到处都给绳子勒得血肉模糊,手脚也给崖石割出不知道多少口子,他就像血人,躺在草丛里。 虽说每一次将身体压榨到极限,对他来说就是一种修练,但在一夜之间连着几次将身体压榨到将近崩溃的极限,也不是他的身体所能承住。 他现在连句话都没有力气说,亏得宗崖他们寻过来,不然都不知道有没有力气赶回寨子报信;现在看宗崖这张稚气未露、粗毛糙皮的大脸,尤其的亲切。 他心里想:宗崖这张脸,怎么这么大啊? “是累的,” 领头的黑脸巨汉走过来,看得出陈寻身上没有什么刀创箭伤,但能累成这样,也真是够可以的。他拿蒲扇大的老茧巴掌,轻轻的拍了拍陈寻的肩膀,瓮着声音说道, “你一人拖这么重的东西,走一夜没累死真算你命大。” 他从怀里掏出一枚乌黑的药丸子,塞到陈寻的嘴里,叫他咽下去。 乌黑药丸入口满嘴苦腥,但随即就是在口腔里化为津液,入喉药力化为滚滚热流散入百骸,血液都几乎要沸腾起来…… 药力比鱼阳草强得不是一点半点。 陈寻能感觉到周身气力在迅速的恢复,暗感乌蟒丹真是好东西,没想到宗桑能对他这么慷慨,看来这一夜的辛苦值了。 宗崖也诧异阿叔宗桑的慷慨,要知道当初阿公决定收留陈寻,阿叔是强烈反对的,即使现在不再坚持将陈寻从乌蟒部赶走,但对陈寻也没有太多的好脸色,没想到他这时竟然舍得拿乌蟒丹给陈寻治伤。 寨子里像陈叔这样的上阶蛮武,一个月都未必能有一枚乌蟒丹分下来。 乌鳞兽极沉,两人乌蟒部族人合力,才将异兽巨尸拖上岸滩。 宗崖看乌鳞兽的半颗头颅露出水面,巨大兽身堪比一头蛮牛,问阿叔宗桑: “这是什么东西?” “我也不能肯定,得喊你阿公过来……”黑脸巨汉宗桑蹲在河滩上,高壮的身子即使蹲着,也像半截铁塔,他盯着异兽看了半天,不确定是不是传说中的蛮荒异种。 宗桑沟壑纵横的巨脸,纹着蟒首图腾,就像被山洪冲刷过的石岭,看着异常狰狞,粗得像拿毛笔重重画了两笔的眉头皱在一起,回头冲陈寻一笑: “你不是甭种。” 宗桑这一笑,比哭还难看,陈寻心想,是不是甭种,还要你说? 不过,宗桑一心以守护乌蟒部为己任,待谁都没有好脸色,难得听说说一句夸赞人的话,陈寻心里还是颇为受用。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