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可以修炼了

作者更俗 全文字数 3843字

(感谢碧蓝大海、感谢理科佛本尊、感谢o老吉o、官风的小红、凡乐帝、甜食者、莫克gg、rongke、天朝大佬、吾非楚狂人、歆螟释悒等兄弟的热情捧场……以后每天会有两章更新;这一章不算,这一章献给以上热情捧场的兄弟……) 这方世界充满了太多的神秘,或者说六臂巨魔横渡虚空,携他来这方天域,在陈寻眼前彻底打了一个全新的空间。 巨魔说他是“蝼蚁”,他也知道他只能算蝼蚁。 宗崖年仅十四,但足足比他高了一头,开悟蛮魂、才刚进入蛮武第四层境界,但两臂就有近千斤的气力,这是陈寻在地球怎么都难以想象的事情。 而南獠、宗桑两人,作为乌蟒部的上阶蛮武,修练换血洗髓的境界,一拳能将窝棚大小的巨石打得粉碎,威力比火箭弹不弱,在崇山峻岭间奔跑比野马还要快捷,筋骨皮肉经过淬练后,浑身皮膜坚韧有如蛮牛老皮,骨骼更堪比精铁所铸,寻常刀枪不入。 与敌搏杀,上阶蛮武就像异形一样的存在。 然而阿公宗图说三五十个宗桑、南獠这样的上阶蛮武,都未必打得过一名凝出真血的天蛮…… 翻越涂山,到西荒之外,或者在西荒绝域的深处,那些有劈山填海威能的强大真修,更是不计其数。 见识过天威紫雷将无数山岭劈成齑粉的情形,陈寻绝对相信阿公巫图的话没有半点夸张。 堪比异形的上阶蛮武,在天威紫雷之下,在六臂巨魔之前,难道就不是蝼蚁了? 他心里也越发清楚,想要在这方天地立足,或者奢想学巨魔或道虚那般,撕破虚空,找到返回地球的道路,学习这方天地的修练之法,才是根本。 ******************** 接下来三天,乌蟒部都在准备魂祭之事。 乌蟒部几十年来,也没有进行过几次魂祭,能有一次自然都是隆重无比。 只是这种大祭盛典,普通人都插不上手,只有南獠、宗桑等几名首领级蛮武负责筹办;奇怪的是,巫公宗图却消失了两天,不知道去了哪里。 陈寻留在寨子里养伤,也没有再出寨进山采药,一直到大祭前夜,阿公宗图才风尘仆仆的赶回来。 宗图一回来,就让宗崖将陈寻喊到石殿去,从怀里掏出用兽皮小心包裹的一本帛书残卷: “蛮武修练,更多的是依靠平日的艰苦熬练,乌蟒千年以来,能在三五月内开悟蛮魂的,也就三五人而已。南獠他们同意你参与魂祭,但你只有一夜参悟的机会,想来不会有什么所得。我这次出去,找到一位旧友,从他那里换来这卷残帛……” 陈寻才知道阿公宗图这两天出来,竟是拿私藏去为他换取修练之法,感激的跪拜在地,哽咽喊道:“阿公……” “傻孩子……”宗图伸出瘦如鸟爪的枯手,轻抚陈寻的肩膀。 陈寻平定激动的情绪,端坐在蒲席之上,接过阿公宗图递过来的帛书残卷。 封面字迹有些模糊,还能勉强辨认《道蕴残解》四个大字,左下则写有“青木道人著”五个小字,翻开来帛书残卷第一页就写道: “天痕地势,道蕴天成,万物有灵,观想而法之……” 看到这里,陈寻波动未平的心生惊喜。 他到这方天域,跟着阿公宗图学习蛮文、辩识药理,一直想搞清楚这方天地跟地球有何异同。 虽说涂山之中的药草,跟地球上天差地别,没有一样是相同的,但说到药理,还是有很多相通。 现在看到帛书残卷这段记载,他虽说不知“天痕地势、道蕴天成”八字到底该作何解,但从根本上还是“师法天地”的理论。 陈寻接着往后翻,青木道人在帛书里,除了记载他游历云洲的诸多见闻外,主要的还是记录他与云洲修者关于修练的讨论。 只是关于修练的讲述很零散,青木道人也不觉得他的一些理解就肯定正确,故而在封面上特定注明“残解”二字,但这对苦苦没有修练入门之法的陈寻来说,已经是弥足珍贵了。 也不知道阿公宗图到底多少私藏,才从旧友青木道人那里换得这本帛书。 想到这里,陈寻感激的再次跪拜在地。 “这个青木道人,是我的一个旧友,早在三十年前,修为就已经是巫蛮颠峰,虽说他游历云洲,也不能帮他突破巫蛮颠峰,但他的一些经验跟感悟,却是弥足珍贵,他也没有传人,这将这卷帛书换给了我,” 宗图缓缓说道, “虽说你忘了自己来自何处,但你心中所学,实在不是我们这些巫蛮老头子能比,南獠、宗桑他们现在还只是不够了解你,我相信你应能从这残卷帛书里有所得……” “……”陈寻心里一片愧疚,只是横渡虚空、魔血入体等事,他也无从跟阿公宗图说起。 宗图微微眯起藏有深意的眼睛,似乎早就将陈寻身上的秘密看透,继续说道: “我以前吩咐你千万不要将心中所学,说给外人知道。这次也是如此,不要跟他人说起帛书之事,特别是宗崖,他肚子里守不住秘密。”
“阿寻知道,除了阿公,绝不会跟他人透露半分。”陈寻应允道。 他刚到乌蟒石寨,看到乌蟒部族人过着比刀耕火种还差的生活: 石寨除了石殿建得雄伟壮阔外、位于寨子中心位置外,其他建筑根本没有什么布局可言。 寨墙虽然用石头垒起来,但也非常简易;寨中也完全没有排水、水井、公厕等设施,族人生存主要依赖渔猎、采摘野外果物,都不懂耕种、畜牧是怎么回事。 陈寻叫阿公宗图收留下来后,就怎么改善乌蟒族人的生活,提了不少建议。 阿公宗图听了他的建议,震撼之余,却没有照他的建议去做,还要他严守秘密,甚至连宗崖都不能透露半分。 随着在乌蟒部生活越久,对这方天地认识越深,陈寻知道阿公宗图才是真有深谋远虑。 一方面传统的力量格外强大,耕种、畜牧之法可能会被左右顽固的蛮荒部族视为邪术,而遭围禁。 更主要的,在乌蟒部没有形成足够的武力之前,推行耕种、畜牧之法,物质上是丰富了,生活是安逸了,而一旦引起大部族的觊觎,那带来只会是灭顶、灭族之灾。 道理很简单,羊儿吃草将自己养肥了,从来都不是有什么好事。 而在这方天地,说到武力的强弱,并不是说将三五百壮丁或者更多的壮丁组织起进行操练就能具备的。 这方天地,是修者的天地,是个体的强横力量无尽展示的空间。 乌蟒部能不能在蟒牙岭重振旗鼓,更多的取决于上阶蛮武的数量,取决于将来有没有新的天蛮强者问世。 这篇《道蕴残解》残卷,也是同样的道理。 要是陈寻从中有所领悟,明明是很粗浅的修练玄功,但消息传漏出去后,很多事情是说不清、道不明的。 要是叫其他大部族误以为乌蟒藏着什么玄功秘法,带给乌蟒的也只可能是滔天大祸。 “好吧,我还要为明天的大祭做些准备,你回去先看着,有什么不解,待大祭过后,我再跟你一起研究。”宗图说道。 陈寻朝阿公宗图深深一拜,将残卷帛书贴身藏好,转身离开石屋,返回他那间虽简陋、但给他遮风蔽雨的小窝棚里。 *********************** 回到窝棚,陈寻掩门闭户,借着从墙隙透进来的暮光,将《道蕴残解》拿出来细读。 帛书残卷不到一百页,统共也就两万余字。 陈寻这三年熟识蛮文,读起来不费力,天黑之前,就将帛书细读了一遍,对这方天地的修练体系总算是有个大概的了解。 西荒绝域以蛮武传承为主,而位于涂山以东的云洲,修练传承就要丰富多彩得多。 云洲修练宗门,皆认为人受孕之刹时,禀受父母精血元气,天地赋之生机,始从无到有在母体内缔造胎体,修练都是要开发身体的潜能。 胎体受孕时天地所赋的那点生机,云洲修者视之为道蕴真阳,修练玄功几乎都以道蕴真阳为基础;青木道人则认为人受孕时,禀受来自父母的精血元气,实为蛮武修练的根本。 蛮武体内稀微的先蛮真血,实际就是在受孕时通过禀受父母精血元气,一代代的传续下来。 看到这里,陈寻顿时有一种豁然通透的感觉。 青木真人虽然在帛书里没有写下什么具体的蛮武修练之法,但实际*蛮武修练的道理已经说透。 天地所赋予的那点生机,到底是何物,陈寻暂时还不能理解,但先蛮血脉不就是跟基因遗传有些类似吗? 巨魔临死前,渗入他体内的那滴金色魔血,是不是可以视为“先蛮血脉”一样的存在? 帛书残卷里记载,云洲修者修为精进到高深层次,能够引导天地灵气淬体,不仅寿元大增,还有返老还童之能。 陈寻回想在那滴金色魔血渗入他的体内之后,他在一个多月内就变成自己十岁左右时的样子,不就是帛书所说的“灵气淬体、返老还童”吗? 陈寻心里掀起惊天波澜,想起虚空巨魔在身死之前所说的那句话:“便宜你这只蝼蚁了……”,此刻他对这句话才算有更深刻的理解。 陈寻再反复比照帛书所述,才知道自己这三年琢磨出来的,通过压榨身体极限开发身体潜能的办法,实际上也算是最原始的蛮武修练法门。 而蛮武修练的蛮魂开悟,虽说都是诸部族的不传之秘,但最终还是落在帛书开卷就写的“天痕地势、道蕴天成、万物有灵、观想而法之”这十数字上,与云洲各大宗门的观想秘术,有异曲同工之妙。 只是金刚相等观想秘术,也是云洲各大宗门的不传之秘,帛书残卷里也没有更多的具体介绍,但青木道人在帛书最后附录了一份名为“大鹏五势”的秘拳图谱。 看到这里,陈寻心又狂跳起来,暗感这卷帛书带给他的惊喜还真多啊。 青木道人在帛书里说,大鹏秘拳只是云洲武修初期筑基的修练功法,但武修与蛮武并无本质区别,也恰恰可以作为陈寻踏入蛮武修练的第一步台阶。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