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我的梦想是成佛

作者肥茄子 全文字数 2160字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我的梦想是成佛! 唐欢很放肆地笑了起来:“是不是喜欢上了这儿?” “挺好。”快乐佛放下茶杯道。 唐欢也没闲着,点上一支烟,朝空中吐出一个烟圈:“你们老赵家和唐家有恩怨吗?” “有。”快乐佛点头。 “所以你破杀戒的人选,是我?”唐欢抿唇问道。 或许是唐欢在经历了这些人生坎坷之后,他的心智愈发强壮起来。 又或许,是因为他的敌人太多了。也不在乎多快乐佛一个。 不论如何,唐欢并没显得太过吃惊,或者惊讶。 他欣然接受了一切。 若是定局,唐欢也无力挣扎。倒不如从容面对。 “不是。”快乐佛摇头,伸手向唐欢索要香烟。 唐欢笑了。递给唐欢一根。并将火机扔给他。叮嘱道:“点烟的时候,要吸一口。这样才容易将香烟点燃。” “我知道。”快乐佛点头。“烧香的时候,我也会习惯性吹一口。那样,明火才足。” 唐欢愣了愣。 拿抽烟和烧香比较,倒是唐欢第一次听说。 快乐佛点燃了香烟,深吸一口。 然后,不出唐欢意外,快乐佛被呛到了。 可快乐佛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是让唐欢愈发的无语。 “和第一次烧香被呛到,是相同的感觉。”快乐佛抿唇说道。 笑了笑,唐欢问道:“你打算把每一件事都做一遍吗?” “也许吧。”快乐佛点头。 “然后呢?”唐欢问道。 “回到刚才的话题。”快乐佛掐灭了香烟。 尝过即可。 他诵经多年,明白什么叫适可而止。 “选你,不是因为有仇。”快乐佛一字一顿道。“是因为有挑战。” “但我有很多仇家。”唐欢慢条斯理道。“我未必有时间和精力来应酬你。” “我曾坐禅三天滴水未沾,粒米不进。”快乐佛神色从容道。“我有足够的耐心。” “当然,也有时间。”快乐佛补充了一句。 唐欢有些无奈,但没争辩什么。 在他的人生中,他还有许多更值得头疼的麻烦去处理。 快乐佛这档子事儿,暂时还排不上号。 包厢内陷入了宁静。 唐欢不再问,快乐佛也没有无聊得去找话题。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差不多十分钟之后,唐欢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你这一生,有什么最终目标呢?” 对于快乐佛的一生,唐欢是好奇的。也是期待的。 他在江湖中,本就是一段传奇。 如今,他又成了顶级豪门之后。 赵家,甚至于老唐家有恩怨。 这里面究竟有多少故事,唐欢暂时不知道。 但可以肯定的是,当快乐佛重回赵家之时,他的肩上,一定会有难以想象的重担,包括家族使命。 那么快乐佛,又会走上一条怎样的人生轨道。 他的心中,又藏着怎样的理想种子呢? “成佛。” 快乐佛思忖了许久,第一次认真地抬眸看了唐欢一眼:“这算吗?” 唐欢哑然失笑,随之点头:“当然算。” 虽然这个人生理想,有点太邪乎。 但生而为人,每个人不都是应该有不同的理想吗?
唐欢抽完了香烟,起身道:“我其实是个正儿八经的富一代。不像你那么游手好闲,也能莫名其妙继承万贯家财。” “你羡慕吗?”快乐佛笑道。“我可以和你换。” 唐欢撇嘴道:“那就免了。” 拉开房门,唐欢临走前提醒快乐佛:“记得买单。” “盛唐不是免费提供服务和休闲吗?”快乐佛笑道。 “程序内的服务是免费的。”唐欢咧嘴笑道。“但你欠下的,可是红尘债。” “你真是个奸商。”快乐佛说道。 “我拿人格保证。不抽一分钱佣金。”唐欢说道。 “明白了。”快乐佛点头。“你是个大发慈悲的老鸨子。” 唐欢大笑,离开了包厢。 这样的人生,何其有趣? 有劲敌,有朋友。 还有快乐佛这种不确定因素。 人生之丰富,之不可预期性,如何不让人着迷? 唐欢不知道未来是否会与快乐佛真正一战。 但他很庆幸,能遇到快乐佛这样一个妙人。 一个人生理想是成佛的有趣之人。 他不知道快乐佛未来的人生路将如何去走。 但他自己的路,早已经在脑海中勾勒成形。 他所走之路,冰封陡峭,荆棘满布。 但他一定要走到那制高点。 哪怕高峰背后,是万丈悬崖,是刀山火海。他亦无所畏惧。 因为你不做唯一,不成就无敌,就永远都将面临威胁。就永远不得真正自由。 路很漫长,走起来很累。 但唐欢愿意去尝试。 为家族,为至亲,为他这并不平凡的一生。 …… 秦家。 唐欢吃着秦家姑姑亲手做的蛋炒饭。 桌旁,淘淘很没心没肺地吃着酸奶水果沙拉。 小丫头出落得越发水灵了。 虽然脸蛋仍有些婴儿肥,可那两条裹着白色学生袜的腿,却仿佛被抻开了,笔直细长。听老狼说,自打淘淘虚岁十岁之后。她的石榴裙下,就前赴后继地牺牲了无数男同胞。有同班男生,有隔壁班的男生。 还有慕名而来的邻校男生… “唐欢。”淘淘吃光了水果沙拉,瞪了唐欢一眼。“下次再有广告,我要当女主角。” 唐欢震惊道:“娱乐圈很乱的!你这么漂亮,难道不怕被淤泥污染吗?” “我可以净化你们娱乐圈。”淘淘一本正经地说道。霸气十足。 “滚上楼做功课。” 就在淘淘打算喋喋不休阐述她的观点时。秦家姑姑冷冷一句话,就将淘淘灰头土脸的赶走了。 临上楼时,淘淘冲唐欢做了个鬼脸,小手儿还在耳边做了个手势。让唐欢跟她电话联系。 唐欢哑然失笑,点头答应。 “快乐佛是老赵家的独苗?” 躺在太师椅上的秦家姑姑抿了一口酒,看似随意地问道。 “嗯。”唐欢点头。 秦家姑姑那黑白分明的美眸中,有一抹冷意闪过:“他老子赵无极,是被我哥活活气死的。” “真有人能被气死?”唐欢讶异道。 心中,却隐隐为秦家姑姑担忧。 这么看来,老赵家不仅跟唐家有仇。 也跟秦家有血海深仇。 快乐佛,会为父复仇吗? ~~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