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0章 皇者之战

大宋将门 990 作者青史尽成灰 全文字数 3550字

契丹人马杀来了,他们铺天盖地,向着小小的乌沙堡冲来。 置身城中,甚至能感觉到脚下的地在颤抖,恐惧不可遏制地弥漫着,哪怕打赢了一场,蔡京依旧心惊肉跳,他读了太多的史书,骑兵有多可怕,深深刻在心里,尤其是现在的拖拉机坏了一小半,又没有煤炭,如果杀进来,想跑都跑不了! 蔡京越想越觉得六神无主,急得冒汗,他下意识跑去小彘那里,琢磨着即便真正出了危险,小彘也应该能跑走吧!跟着他就没有亏吃。 赶到了之后,蔡京却发现小彘在睡觉,他的耳朵里塞了两块棉花,鼾声如雷……作为一个技术宅,小彘很清楚火器的威力。 大哥也曾经写过信,在信中狗牙儿就炫耀,靠着500火铳兵,据险而守,至少能挡住一万倭人! 以此类推,3000人能挡得住六万人,即便契丹人比倭寇厉害,也至少能挡3万!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蔡京很失落,他心事重重,刚出来,就觉得脚下的大地一阵晃悠! 轰!轰!轰! 是大炮的声音! 但愿大炮能轰死那帮该死的契丹人,天上的神佛一定保佑啊,我还不想折戟沉沙啊!蔡京念叨着。 “快看,好厉害啊!” 蔡京突然觉得头顶有人说话,一抬头,鼻子差点气歪了。 原来路边是一棵高大的杨树,在树杈上,坐着两个小子,正是高球和童贯,他们登高远眺,正好能看到外面的战况。 高球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一把蚕豆,这俩货在上面边吃边看,把好好的战场当成了电影院,还不时品头论足一番。 “你们啊,长点心行不?” 蔡京连着喊了两声,人家根本没搭理他,正眼睛冒光,往外面看呢!蔡京也觉得心里抓挠着,十分好奇,究竟打得怎么样了? 蔡大才子生怕第一次爬树,他手脚并用,费了吃奶的力气,才爬了上去,就在高球下面的一个树杈,一屁股坐了下来! 他刚坐下,高球就跳起来大喊。 “打赢了,赢了!” 童贯开口了,“走吧,去城墙看看!” 这两位一低头,看见了满头大汗的蔡京,一起摇头。 “下回看热闹,早点来啊!” 这俩孙子说完,就跟猴子似的,越过蔡京,从树上下去,撒腿就跑了。 这回可把蔡京坑苦了,他往上爬没想那么多,可往下一看,顿时天旋地转,浑身发抖,要多狼狈有多狼狈……这特么怎么下去啊? 不提蔡京被困在树上,高球和童贯一路跑到了城下。 刚刚乌沙堡经历了一场激烈的冲突。 契丹骑兵蜂拥而至,他们像不要命一样,冲击乌沙堡。 章楶沉着应战,先是用火炮轰,炽热的弹丸,从人群当中犁过,最夸张的,一炮能打死十几个人,不但肢体满天飞,鲜血遍地,甚至有人干脆被打碎了。 不管是人,还是战马,也不管披着多厚的铠甲,全都没有半点用处……在火器的面前,勇敢变成了找死,也不管勇士,也是饭桶,都是一条命,只要被子弹击中,非死即伤,绝无幸免。 用了不到半个时辰,雪野上就堆满了黑乎乎的尸体,有人的,也有战马的,奇形怪状,乱七八糟,古怪而恐怖。 总算有些契丹人冲到了城下,迎接他们的是劈头而下的火油灌,几十个火油灌瞬间形成了一道墙,火海无情,吞噬了一排的契丹人,他们在大火之中,哀嚎挣扎。 那些稍微远一点的,也没有什么好下场,灼热的空气,吸进肺里,口鼻跟着了火似的,有人的头发烧光了,眉毛烧了,身上的衣甲也烧了。 无可奈何,惶恐的人群开始溃败,在后方督战的契丹兵砍了几个人之后,见遏制不住溃败,也被乱兵裹挟着,一起逃跑。 “大人,追吧!” 面对属下的恳请,章楶点了点头,却又补充了一句,“只许追10里,必须返回!” 士兵很不满意,但是命令就是命令。 他们杀出了城池,10里是很短暂的距离,转眼就到了,没有杀几个契丹兵,本着贼不走空的精神,这帮小子把散落的战马,甚至有死去的战马,都给拖回了城池,谁也不知道仗会打多久,有战马就多了一条路,实在不行,还能吃马肉过日子。 对于会过日子的士兵,章楶很是满意,大大夸奖一番。 …… “这个章大人也太胆小了!”高球低声念叨着。 童贯抱着胳膊,沉吟了半晌,却摇了摇头。 “我倒是觉得章大人很稳重,身为主将,不能冒险!” “这有什么冒险?契丹人都跑了,狼狈逃窜啊,你没看到?”高球不服气道,童贯就是个闷油瓶的性子,他索性闭上嘴巴,懒得搭理。
又过了一阵子,有斥候返回,告诉章楶,就在20里之外,有契丹兵的埋伏,足足一万五千皮室军! 章楶丝毫没有得意,甚至连点情绪的波动都没有。 有些人真的是天生的将才,章楶就是其中之一,他似乎有种本能,帮着他躲避危险! 耶律乙辛精心布置的一个陷阱落空了。 其实云州的契丹人不熟悉火器,但是耶律乙辛太了解了。 在高丽,在渤海,他们吃了太多火器的亏。 这些年大宋的军功进步神速,尤其是蒸汽机发明之后,制作枪管跟喝凉水一样容易,打得又远又狠,多少契丹人都命丧火器之下。 不过打了这么多年,契丹人也不是一直输。 他们总结过,火铳的准确性其实不高,想要有强大的杀伤,就必须站成密集的阵型,排队枪毙,才能有效果。 如果阵型被冲散了,落单的火铳兵一点威胁没有,相反,只会成为勇士的猎物! 耶律乙辛就曾经在旷野上,埋伏了一队渤海火铳手,足有一千多人,全部被灭杀……这一次他还想故技重施,把章楶从乌沙堡调出来,然后在旷野埋伏,全歼这一支宋军。 只是他的想法落空了,唯有强攻一条路! 拿血肉之躯,勇士的性命去和火器对拼! 他并不愿意,可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因为乌沙堡和野狐岭,是丢不得的! 作为耶律洪基的心腹,他很清楚,皇帝是要放弃长城以南的所有土地了,没有法子,大宋太强了,他们只有退到草原,才有回旋的余地。 可是在撤退之前,耶律洪基还想榨干云州的一切,给大宋甩一个包袱! 不只是牛羊马匹,就连金银细软,粮食棉布,甚至锅碗瓢盆,什么都不愿意放过,草原的生活有多苦,他们心里有数,所以必须最大限度榨取油水。 耶律洪基正在疯狂向北运东西,而野狐岭是沟通辽国上京的必经之路,不走野狐岭,就要绕行北方的荒原。 大冬天,在荒原行军,比起自杀也好不了多少! 无论如何,一定要夺回野狐岭! 耶律乙辛立刻向皇帝陛下求援,要求增援2万人,让他们的部下达到5万,这样拿下乌沙堡,才有绝对的把握…… 求援信,用了不到一天,就送到了耶律洪基的手里。 可是此时的耶律洪基,却拿不到主意了。 在一天之前,他得到了消息,雁门关以南,大宋的人马集结,已经开始越过长城,攻入应州。 府州方向,也有宋军出动,杀入了朔州。 而最新的奏报,王宁安和赵曙在拿下儒州之后,直取奉圣州,再加上野狐岭的宋军!整个战线,从北到南,上千里的规模,大宋全线出击! 他们究竟要干什么? “启奏陛下,大宋国大民骄,王宁安更是目中无人,臣以为他是想倾尽全力,一举拿回云州!” “做梦!” 耶律洪基哼了一声,船破了还有三千大钉,昔日的第一大国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吗? 光是在云州,各种人马加起来,就有30万之多! 大宋分兵多路,一起进犯,有多大的本事,能每一路都打赢? 契丹只能灭了一路,宋军就只有溃败逃窜! “这么多年了,朕一直吃亏,这一次朕要找回来!” 耶律洪基来回踱步,沉思了许久,终于拿定了主意。 “你立刻点兵,朕要带着所有人马,和大宋的皇帝决一死战!” 耶律仁先一愣,“陛下,臣愿意领兵破敌,陛下还是留在云州,搬运物资为好!” 此话刚出口,耶律洪基的脸突然就黑了! “怎么,你以为朕斗不过王宁安?” “不不不!”耶律仁先立刻摆手,“臣当然相信陛下用兵如神,只是大宋国力非比寻常,即便能打赢,他们很快就会卷土重来,而我们却没有多少家底儿可以拼,想要守住云州,千难万难!” 耶律洪基深深吸口气,他很不愿意听,但是又不得不承认,这话是有道理的。 “这样,你带着3万人,留在云州,搬运物资,朕亲提20万大军,和大宋皇帝斗一场!先重创他们的锐气再说!” 耶律仁先还想要进言,可耶律洪基根本听不进去了,压抑了这么久,终于抓到了王宁安的弱点,他岂能错过! “朕要把王宁安的脑袋拧下来!” 耶律洪基的表情格外狰狞可怖!契丹人马立刻行动,几乎与此同时,王宁安也得到了密报,“该来的总会来,耶律洪基,这一次你跑不了了!”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