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天下事难为

作者幸运的苏拉 全文字数 2483字

该晚,田猎的数千人马,环绕着云阳的这个小村舍立起大营。 马宜驽将家中的正堂和寝所都让给皇帝一行,自己和家人都宿在厩舍当中。 雨总算停了,乌云消散后,月亮朦朦胧胧地,半掩着。 西寝当中,灵虚倚靠在窗棂上,脸上不晓得是什么神情,痴痴望着那轮几乎看不清楚的月。 义阳则一脸坏笑,凑了过来...... 而正堂当中,皇帝和高岳、卫次公促膝长谈。 “经界法无论如何要去推行,但东南暂且不合时机,高三你先就在兴元和凤翔大胆推行,如有效力,朕便力主在京畿行此法。”今日听了马宜驽的话,皇帝深受震动。 然后皇帝让卫次公承受密旨:“从周你差遣人,找到这韩处士,朕也想与他谈谈。” “韩处士乃韩仲卿之子,韩会之弟。他之前在兴元府的韬奋学宫里就学。”高岳主动摊明韩愈的身份。 皇帝点头,说这无妨,朕只想从韩处士那里获得更多的实情,在大明宫里根本见不到也听不到的实情。 “韩退之是个骨鲠正直之士,他绝不会对陛下有所隐瞒的。” 这时皇帝站起来,叹口气,“朕今日总算是见到了税法害人的弊端,要朕说的话,你和陆九所谏言的都是对的。但朕在真正革新前,还得韬光养晦啊,税得继续狠着心收,仗也得继续狠着心打。所以高三,你明不明白。” “是,臣岳明白,只须陛下此后在凤翔府和兴元府事务上不为他人所动,信任臣岳就行。” 皇帝笑起来,说今日高三你怎么如此易与(好说话)? 这下高岳脸上闪过丝慌乱。 那边卫次公更是噗咚声,把脑门都砸到了地板上。 田猎结束后的九月中,高岳在紫宸殿内向皇帝辞行。 皇帝对高岳说你暂且不要走,接着于延英殿内专门召开问对。 不过高岳不在场。 只有李泌、贾耽两位宰相在场。 此刻宰相班子又发生变动,李勉去世了,也即是说中书门下只有李泌和贾耽两位正牌宰相。 两位的分工不同,李泌负责国政和财计,贾耽则负责御营筹办。 李泌自觉年龄大了,精力不济,所以始终对皇帝请求,再加一两位宰相,替他分担政务压力。 “朕欲白麻宣下,以高岳为平章事执政,可否?”今日在延英殿内,皇帝堂然说出了这个话题。 随即皇帝又说,你二位此后可居尚书省左右仆射,继续参与国政。 这下贾耽有些激动地握住象笏,眼睛直向李泌那里望。 其实拔擢高岳为执政,贾耽是认可的,自从高岳接替他治理山南西道以来,他对高岳的才能始终欣赏。 贾耽当然也明白,李泌和自己的想法也是相同的。 现在皇帝明确开口,咱俩也应该推高岳一把才是。 然而出乎贾耽意外的是,李泌却低着头,对皇帝的询问不置一词。 “先生?”皇帝坐回到绳床上,再次征询。 终于李泌上前,表态说:“现西北营田,山南整军,根本离不开高岳。况且高岳骤然于七八年内,由一介御史,升为正拜御史大夫兼判两府事,已是超班的荣资,如再白麻宣下为相,恐违朝廷体统。” “邺侯......”贾耽几乎没忍住,就要上前理论。
可转瞬间皇帝变了口风,“那依先生的见解,朝班内论资排辈,谁该接过执政的位置呢?” 李泌便问,请陛下先说人选。 贾耽则呆在一旁,他不太明白这两位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朕觉得大理卿董晋、户部侍郎窦参、散骑常侍班宏、礼部侍郎高郢、太常卿鲍防,都有升迁为执政的资历。”皇帝很快就说出五位人选来。 李泌说:“高郢、鲍防乃文学之士,不宜为执政。” 又说:“董晋有器量但性格过于弘缓,班宏廉正但性格过于迟滞,窦参机敏有术数可心胸偏狭,陛下欲用此三者平章事,则不可独用。” “唔......”皇帝颔首,然后对李泌说,“窦参昔日为大理寺司直时,班宏都已是刑部侍郎,论资历窦参也不合格,朕不妨便用董晋与班宏为相。” “如高岳,依旧判两府事,兼西北营田水运不变。”李泌提出这个建议后,皇帝也答应了。 延英殿的阁门外,贾耽终于没忍住,摊开手对李泌抱怨说,邺侯你身为宰执,高岳的才能你不是不清楚,不是不了解,为什么还要违心地推举其他几位呢! 当然不是说其他几位就不行,可国家执政,当然以贤能者居上才对。 见四下无人,李泌苦笑起来,对贾耽低声说道:“敦诗,其实我这样做,是在帮逸崧。” 贾耽有些不太明白。 “我当过圣主的老师,他到现在还尊称我为‘先生’。当年圣主还是太子时,我就在蓬莱殿内侍读,自以为还算了解圣主。圣主聪明,喜好察察,争强好胜,遇有人谏言就爱和对方反复理论,但正是因为如此,反而会遭壅蔽。说实话,圣主心中想不想要宰相辅弼呢?依愚见,其实是不想的......” 李泌这话,说得贾耽默然。 他不得不承认,李泌对皇帝的判断是正确的。 就宰相方面,皇帝治理天下到现在,名副其实的宰相也就五位,崔佑甫、刘晏、杨炎、卢杞和李泌。 崔佑甫为相时间很短便病死了,按不不论; 皇帝曾信任过刘晏,后来虽然没杀刘晏,但也把他移出了政治中枢; 皇帝也曾用过杨炎,后来亲手杀了杨炎。 皇帝最信爱卢杞,然后闹出长武军师变的大乱子,以致卢杞被排斥至死; 至于李泌,皇帝已经算是非常尊重的,可李泌多次向皇帝提出要罢废天子大盈、琼林内库,停止对天下各道的宣索,宫廷费用由国库来支付,并将宫廷费用由杨炎时代的五十万匹绢布,提升到一百万匹。 但即使说到这份上,皇帝还是找出各种理由,不听李泌和陆贽的。 “所以我认为,高岳还在暂时留在兴元和凤翔,能做出更大的业绩。希望他未来可由地方,影响到朝政中枢,那样再推行理想志向,可能要比单纯陪在圣主身旁要容易得多。”李泌接着说,“给朝廷江山,也留下个备用的‘延资库’好了,敦诗我的心意你明白吗?我相信高岳是能明白的。” 贾耽若有所思,接着肃然对李泌拱手而立。 天下事难为,李泌为相还不到两年,却已由原本的仙风道骨,变得白发苍苍了。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