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章 秦蒙使者 上

大夏十三太保 485 作者李奉先字孔明 全文字数 2239字

又见敲打! 王猛与李孝诚打了一个哑谜,可李孝诚却以此为由,借机敲打了魏征几人一番! 没错,就是敲打魏征等人,王猛的话只是引子,他所说的那番话并无恶意,他对李孝诚的忠诚度毋庸置疑,但是,王猛信得过,却并不代表其他几人同样信得过,就算魏征等人对李孝诚忠心耿耿,但忠心却并不代表他们没想法! 主要也是因为他们的身份太过于敏感的缘故,魏征与陆庸是未来的国丈,而蔡宁则是世家大族中的代表人物,五位内阁成员中,只有王猛与完颜希尹算得上清流,王猛出身于寒门,而希尹则是降臣,他二人对大夏的皇权统治毫无威胁! 相比于王猛与希尹的身份来说,魏征三人的身份却要敏感得多,虽然他们对大夏构不成威胁,但他们却有极大的可能会对大夏的皇权统治造成威胁,以他们的身份来架空皇权,亦或是分化皇权,这种可能性还是有的,自古以来,相权与皇权之间拔河式的争斗确是常有发生的! 当相权过于庞大的时候,皇权亦要对其避让三分,反之亦是如此! 李孝诚敲打魏征等人,其实也是为了防患于未然,必要的恫吓与敲打绝对不能少,否则,届时难受的还是自己! 皇权之上孤家寡人,这话绝对不是白说的,皇帝.....没有朋友,虽然还未登基,但不得不说,李孝诚的权利地位与皇帝并无二致,李孝诚与皇位之间。仅仅差了一个登基称帝的形式罢了! 魏征等人闻言连忙躬身行礼,异口同声道:“王爷的敦敦教诲,臣定牢记于心,往后定于每日三省吾身,永不敢忘!” 李孝诚见状则点点头,冲众人摆摆手,示意此事就此揭过! 李孝诚并未再问钱粮之事,而众人也并没有要向其说明的意思,一件由钱粮引起的小插曲,就这么轻而易举的翻篇了! 当魏征等人回过味儿之后,他们才如恍然大悟般发现,原来自己中了李孝诚与王猛的奸计! 李孝诚与王猛唱了一出双簧,二人与魏征等人演了一出日常敲打的戏码! 李孝诚有王猛从旁辅佐,朝中的众位大臣算是再难逃出李孝诚的五指山了,只因大魔王实在太猛了,政治99,智力99,统帅99,狠不狠?猛不猛?怕不怕? 智商玩不过人家,计谋玩不过人家,政治还玩不过人家,啥啥都不行,你还拿啥与人家斗?最关键的是,人家还是一个忠臣呢! 既然斗不过,那就只有乖乖服软的份儿了! 在内,有王猛为李孝诚稳定朝局,在外,有一众猛将为李孝诚征战沙场,在中,又有锦衣卫为李孝诚监察百官,刺探情报,现在的大夏被李孝诚打造的如铁桶一般,大夏的一切....尽在李孝诚的掌握之中! 李孝诚踱步走下台阶问道:“秦蒙两国分别遣何人出使?” “秦国使者乃是其丞相吕不韦,而蒙元派出的使者却是王爷的老朋友!”,王猛说道! “木华黎?” “正是!” “还真是老朋友呢!”,李孝诚说道:“看来他们对此次出使十分的重视呢!”
吕不韦与木华黎在各自国家中,绝对称得上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了,由此二人亲自出马,足以看出秦蒙对大夏的重视程度! “先见吕不韦,后见木华黎,诸位以为如何?”,李孝诚问道! 众人闻言则不约而同的点头,表示同意,他们已从李孝诚的话语中推断出了他的决定! 众人的表情自是没能逃过李孝诚的双眼,其实人家也并没有要刻意避开他的意思,李孝诚在心里腹诽道:“都是人精啊,仅凭一句话就能猜出本王内心的想法,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看着眼前的五人,李孝诚想到了自己! 轻轻叹口气,将一些无聊的想法全部抛诸于脑后,李孝诚看向王猛等人,道:“速速筹集粮草与物资,备好之后,将其送往四平府以北的前军大营之中!” 众人闻言连忙行礼称是! 又与众人说了一些与后勤息息相关的事情之后,李孝诚便抬手挥退了王猛等人! 待五位内阁大臣走后,李孝诚命人将吕不韦召至乾清宫来见自己! 良久之后! 在经过殿门外职守宦官的检查通传之后,吕不韦才被宦官领进乾清宫,步入殿内之后,吕不韦不卑不亢的以使节身份与李孝诚见礼,而后,李孝诚与吕不韦却是罕有默契的保持了沉默,二人并未急于开口! 初次相见的二人均在打量着对方! 吕不韦给李孝诚留下的印象是,身形瘦削,但目光却迥然有神,衣着华贵,身上亦有一番贵人气派,可他的脸上却又布满了风霜,或许.....这是由于他曾经混迹于底层的缘故! 李孝诚给吕不韦留下的印象却要直观的多,虎背蜂腰,眸中似有星辰,掌中似握乾坤,一身的王霸之气,此等气质竟令吕不韦生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随着年龄的增长,李孝诚的气质亦在发生着明显的变化! “是了,陛下的身上亦有此等帝王之气!”,吕不韦如是想到! 良久之后! 由李孝诚率先开口打破沉默,道:“秦使所谓何来?” “为救夏国而来!”,吕不韦言简意赅的回道! 李孝诚闻言却是哈哈大笑了起来,笑过之后,李孝诚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秦使有心了.........送客!” “竟敢跟老子玩这一套,真是步摇碧莲!”,李孝诚如是想到! 李孝诚话音刚落,侍立于殿内的一众宦官连忙行礼称是,随后快步行至吕不韦面前,一脸不卑不亢的说道:“秦使....请吧!” 吕不韦见状却是一脸诧异的抬头看向李孝诚,心道:“各国使者均是如此开场,这小子不接话也就算了,他咋还不按套路出牌呢?” 吕不韦一脸尴尬的讪笑了两声,随后向拦在自己身前的几名宦官拱手示意:都别推我,谁推我,我跟谁急! 李孝诚见状却是用鼻音重重的嗯了一声,几名拦在吕不韦身前的宦官见状立刻会意,闪开身形,让吕不韦说话!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