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大批判

电影人传奇 143 作者青城无忌 全文字数 3599字

吃过中午饭,北电发出了一则重要通知,明天下午两点半,学校召开大会,抵制靡靡之音,批判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想,通知要求北电在校师生必须参加,不许缺席。 接到这个通知,刘林和张一谋他们心头顿时涌起一股不祥之意。最近一个多月报纸上针对走进新时代音乐会的批判很多,其中对许望秋的抨击特别多。现在学校开这样的大会,显然就是冲着许望秋来的。 其实自从唐自清当上北电校长,他们就知道会有这一天。很多原本关系不错的同学都不怎么跟他们往来了,开始回避他们;甚至连夏刚和谢小晶都有意无意的外面跑,不怎么参与集体活动了。 刘林他们想跟许望秋聊聊,看怎么应付这件事,不过他们找不到许望秋,不知道他跑到哪里去了。许望秋走的时候没跟他们说,而他们也不知道去哪里找人,只能在寝室里等。没想到一等就是一天,直到第二天吃过中午饭许望秋都没有露面。 下午两点,刘林他们端着马扎在学校食堂坐下后,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坐立不安,不住向出口张望,看许望秋能够出现。他们期盼着许望秋出现,要不到北大荒勘景的谢非回来也行。他们都经历过运动,知道现在别人许望秋不站出来反驳,那靡靡之音和资产阶级思想的帽子就扣在他头上了。 北电其他学生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是田壮壮、陈凯哥这些跟许望秋有矛盾的,在他们看来,要是把许望秋批臭打倒,在踏上一千脚,简直可以去放鞭炮。另外一种是跟许望秋他们关系可以,但最近不怎么往来的学生,他们心里是支持许望秋的,也支持音乐会,觉得音乐会的歌都是好歌,根本不是靡靡之音,更不存在什么资产阶级思想。只不过许望秋得罪了胡清明和唐自清,被他们整而已。 时间快两点半的时候,许望秋端着马扎,迈着沉稳的步伐走了进来。 刘林他们见许望秋顿时大喜,纷纷问道:“望秋,你跑哪儿去了,怎么现在才回来啊?” 许望秋轻笑道:“有点事要办,听说学校组织对音乐会的批判,我就赶紧回来了。我想听听他们是怎么批判我的,又是怎么给我扣帽子的。” 刘林他们见许望秋如此放松,都微微松了一口气。他们知道许望秋不怕胡清明,也不怕唐自清,不过还是提醒道:“听说学校专门找了学生会的人,让他们作好准备,到时候对你进行批判!” 许望秋轻笑着点头道:“放心吧,我有心理准备。” 时间很快到了两点半,除了外出拍戏的老师和学生,北电师生全部到场。如果是平时开这样的大会,现场会特别热闹,喧哗声、议论声响成一片,但今天格外安静,空气中仿佛飘荡着凝重的气息,压在人心头沉甸甸的。 主持批判大会的教务处主任方幕林是唐自清的人,是唐自清当上校长后把他推到教务处主任位置的,可以说是唐自清的狗腿子。 方幕林就像家里死了人似的,脸阴沉得快滴出水来,用极其严肃的声音道:“今天我们开这个会,原因大家可能都知道了,就是批判靡靡之音和资产阶级自由化。靡靡者,柔弱,萎靡不振也。靡靡之音就是让使人萎靡不振的音乐。陈后主自制《玉树后庭花》,最终成为亡国之君,靡靡之音就是亡国的音乐。” 说到这里,方幕林的目光向许望秋这边扫来:“今年一月份我们学校一些人搞走进新时代音乐会,以歌颂新时代为名,掺杂大量的靡靡之音,向人民群众投毒。音乐会上很多演员唱歌用气声唱法,曲调大量使用切分音,吐字采取含混不清,发音由轻到重、再到轻,使歌曲具有低俗的挑逗性。听这种歌,只能让人萎靡不振,瓦解人们的斗志和意志。走进新时代音乐会就是披着歌颂新时代的外衣,贩卖资产阶级思想,是资产阶级思想在文艺领域向我们进攻。走进新时代音乐会影响很坏,人民群众意见很大。这个音乐会是谁搞的?我们都知道,就是导演系的许望秋!” 在场所有人都知道这次大会是批音乐会,批靡靡之音,但谁也没想到方幕林直这么快就会点许望秋的名字,很多人都不由想起了运动时期的批斗大会。现场几乎所有人表情都无比凝重,一个个正襟危坐,用眼睛的余光扫许望秋,看他的反应。 许望秋脸色平静如故,看不到丝毫波澜,仿佛方幕林说的是别人,仿佛这一切与他无关。 方幕林见许望秋毫无反应,没有丝毫的畏惧,顿时怒火中烧,嘶吼道:“许望秋,我来问你,利用音乐会宣传靡靡之音和资产阶级思想,向人民群众投毒,你是什么居心?你的后台到底是谁?” 许望秋冷冷地看着方幕林,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我的后台是谁?哼哼!批判音乐会,批靡靡之音只是表象,而这才是你们真的目的吧!
在昨天进城前,许望秋以为批判靡靡之音和资产阶级思想是胡清明在报复自己,但在昨天进城后才知道这只是表象。真正的原因在于现任部长年龄已大,马上就要退休。胡清明想上位,但他的优势并不明显。在这种情况下,唯一的办法就是扳倒潜在对手。批判靡靡之音,批判资产阶级思想,只不过是他用来打击对手的结果。 方幕林见许望秋不说话,开始发动学生会的人对许望秋进行批判。 首先起来对许望秋进行批判的是学生们副主席陈丽丽。她是录音系学生,长得比较难看,圆头大眼,蒜头鼻子,加上厚厚的嘴唇,完全是1980年版的凤姐。不过她是活动积极分子,而且家里有些来头,在进校不久后就成了学生主席。 陈丽丽用大眼睛瞪着许望秋,义愤填膺地道:“我们是长在红旗下,经过革命洗礼的共产主义接班人;我们是大学生,是无产阶级专政的柱石。但修正主义的靡靡之音却可以毫无阻碍地在我们中传播,有人附合,有人沉迷,所有这些难道不可以令人深思吗?!什么响当当的红后代,什么继往开来的新一代!我看有些人快成为资产阶级的下一代了!”说到这里她振臂高呼:“打倒靡靡之音,向资产阶级的孝子贤孙许望秋开炮!” 陈丽丽批判完,管治马上站起来,慷慨激昂地道:“我们无产阶级决不允许资产阶级的靡靡之音在神州大地肆意的蔓延,我们要坚决抵制资产阶级在文艺领域上的进攻。太祖教导我们说,我们已经在生产资料所有制的改造方面,取得了基本胜利,但是在政治路线和思想路线方面,我们还没有完全胜利。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在意识形态方面的谁胜谁负问题,还没有真正解决。我们同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思想还要进行长期的斗争。不了解这种情况,放弃思想斗争,那就是错误的。凡是错误的思想,凡是毒草,凡是牛鬼蛇神,都应该进行批判,决不能让它们自由泛滥。在刚入学的时候,我就发现许望秋同学思想有问题,张口好莱坞,闭口美国电影,他的思想早就被资产阶级的糖衣炮弹……” 吴知柳一直认为如果不是许望秋帮忙,如果不是许望秋教他写影片分析,他不可能进北电,因此,他一直对许望秋心怀感激。现在见对方轮番起来抨击许望秋,而许望秋一直不说话,他便站了起来:“管治同学,你引用太祖的话,为什么只引用前半段,而把后半段吞掉了?你这是断章取义。太祖后面是这样的说的,这种批判,应该是充分说理的,有分析的,有说服力的,不应该是粗暴的、官僚主义的,或者是形而上学的、教条主义的。你说走进新时代音乐会是靡靡之音,说望秋有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想,请问你的证据在哪里?” 管治站起来道:“《一剪梅》里面唱‘爱我所爱,无怨无悔’,是典型的人道主义,是典型的修正主义思想。这样的歌曲对某些青年男女是色情引诱之声,是精神麻痹的毒剂!” 在后世人道主义是好词,但在这个时代人道主义却是跟修正主义挂钩的,被认为是资产阶级思想的一种。像伤痕文学就被有些人扣上道主义的帽子,说思想上反动的。许望秋的《妈妈在爱我一次》和《锄奸》都被扣过“人性论”和“人道主义”的帽子。 吴知柳听到管治这么说,冷笑道:“下面我给念一封信,开头是这样写的。我亲爱的:我又给你写信了,因为我孤独,因为我感到难过,我经常在心里和你交谈,但你根本不知道,既听不到也不能回答我。我的照片纵然照的不高明,但对我却极有用......你好像真的在我的面前,我衷心珍爱你,自顶至踵的吻你,跪倒在你的眼前,叹息着说:我爱你,夫人!请问这封信是不是资产阶级思想,有没有资产阶级自由化倾向?” 管治大声道:“岂止是有些资产阶级思想,简直是道德败坏!” 吴知柳仰天大笑道:“这是马克思给燕妮写的信,原来马克思有资产阶级思想,原来马克思道德败坏,你真敢说啊!我看你这是对革命导师的污蔑!” 听到这话现场一片哄笑声,刘林和张一谋他们对着吴知柳使劲鼓掌。 管治听到那封情书竟然是马克思写的,而自己竟然说马克思道德败坏,脸都吓绿了,辩解道:“马克思没有资产阶级思想,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不要转移话题,我们在说许望秋……” 吴知柳不理管治,提高嗓门道:“太祖说对待错误思想应该批判,决不能让它们自由泛滥,但是不应该是粗暴的、官僚主义的,或者是形而上学的、教条主义的。就因为有歌曲歌唱了爱情,就说音乐会是靡靡之音,就说望秋有资产阶级思想,这是简单粗暴的,是典型的官僚主义,是教条主义!”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