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四十九章 枯骨为引,再战今生

帝临鸿蒙 2349 作者为尹染墨红尘 全文字数 3342字

“什么?又来?” “三十三重天帝皇宫阙之中,该不会每一重都是这样吧?” “若是,这样的话,累都累死,根本不需要打了。书书网 更新最快” ··· 第二重天帝皇宫阙之上,很多修者在惊呼,满心的苦涩与无奈,前不久刚刚经历了一场厮杀,这才多久,又来? “倘若,真是这样的话,倘若,三十三重天帝皇宫阙之中的每一重宫阙之上,都如第一重天帝皇宫阙那般的话,那么,你我都应该庆幸。”这时,雨天河突然出言,凝声道。 “为何?”有人出言,满脸的不解。 “为何?因为,我觉得,事情远远不会这么简单,这里是哪里?这里可是帝皇天葬啊!我有一种可怕感觉,我们的路,可能会越来越难走,每前进一步,每登上一重帝皇宫阙,我们所遇到的危机,可能会随之变得越可怕···”雨天河眼神微眯,声音沉重的道。 “越来越难···”听到这里,在场的诸位修者,全都是陷入了沉默,个个满脸的凝重,士气低靡,雨天河的这番话,太惊人,若是只是猜测,那倒也就算了,倘若是真的的话,那实在是太可怕了,还能有活路吗? “算了,别想这么多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当务之急是要解决掉眼前的危机的。”一位白发老妪出言,提醒道。 “没错,准备动手!” “为了活命,唯有一战!” ··· 那位老妪的声音一落,四周顿时再次喧嚷了起来,诸位修者一改之前的低靡,个个战意昂扬。 “杀!” ··· 很快,随着一阵杀吼声传来,又一场激烈的大战,再次爆发。 ··· 时间,缓缓地流逝着,不知不觉间,五年的时间,匆匆而过。 到如今为止,众位修者,依旧还在帝皇天葬之中。 换句话,也就是说,到此时此刻为止,诸位修者,已经在帝皇天葬,或者说是在三十三重天帝皇宫阙之中,已经呆了足足五年的时间了。 在这过去的五年里,诸位修者的日子,可是一点也不好过。 五年间,他们几乎都没有怎么休息,他们的大部分时间,全都是在大战之中渡过的,一重帝皇宫阙,便是代表着一场危机,要想渡过,必须杀过去,才行。 而这些年来,诸位修者,正是这样渡过的,不断地进行征战与杀伐,从一个帝皇宫阙之中,杀到另一个帝皇宫阙之中,接着,另外一个帝皇宫阙,杀到更高的一个帝皇宫阙。 到了今日,到了此时此刻为止,经过了五年的冲杀,他们已经从第一重天,一直杀到了连接着第二十九重天帝皇宫阙与第三十重天帝皇宫阙那条白玉阶梯的尽头处,就只差一步,他们便可来到第三十重天帝皇宫阙之上。 不过,就是这最后一步,众人却是迟迟未曾踏出,不是他们不想踏出这一步,而是他们实在是有些不敢··· 经过长达五年的厮杀,对于三十三重天帝皇宫阙之上的情况,他们早已摸透了。 常言道,好的不灵坏的灵。 一切的一切,真的是如之前雨天河所猜测的那般,三十三重天帝皇宫阙之上危机,真的是一重比一重困难,而这,也正是他们足足花了五年多的时间,才来到此处的原因,因为,这一路走来,诸位修者走的实在是太不容易了,太辛苦了。 一路上,他们首先要克服,越来越难走的白色阶梯,其次,又要战胜那一场比一场可怕的危机。 既然有大战,那么,就难免会有牺牲,这一点是再所难免的··· 经过了五年的厮杀之后,各方势力皆是损伤不轻,有很多势力,在此过程中,甚至,都已经是彻底的绝灭了,一个未曾留下。 三十三重天帝皇宫阙之中,没有一场是容易渡过的,每一场都无比的困难,每一场都是不可避免的会死伤很多修者。 当然,若是问,在过去的二十九重帝皇宫阙之中,在哪一重天之上死去的修者最多,答案一定是他们刚刚渡过的那一个帝皇宫阙,也就是第二十九重天帝皇宫阙。 在众位刚刚渡过的那一场大战之中,众位修者,死伤最为惨烈,毫不夸张的说,就是将那些在之前的那二十八个帝宫宫阙之上,所有死去的修者的数量,全部加在一起,都是没有在第二十九重天帝皇宫阙之中,死去的修者的数量多。 在过去的二十九场大战之中,无论是情况多危急,诸位帝道势力之中修者,都是未曾动用各自的帝器,只有刚刚的那一战例外,在第二十九重天帝皇宫阙之中的那一战之中,在场的凡是拥有帝器的势力,全都是使出了帝器,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恰恰就是这次,死伤的修者的数量却是最多,帝器的出现,丝豪未能扭转战局、丝毫未能助他们占得丝毫的优势。 由此,也不难想象,刚刚的那一战该是何等的恐怖。 而这,也正是在场的那些经历了重重磨难,幸存下来的修者,迟迟没敢迈步最后一步,没敢踏入第三十重天帝皇宫阙的根本原因,因为,到此刻为止,他们都是心生了惧意,心生了恐惧,有些不敢在再易往前了。 刚刚的过去的那一战,都是已经如此的恐怖了,即便是使用了帝器,都是未能占得丝毫的便宜,他们实在是有些不敢想象,比第二十九重天帝皇宫阙,更加可怕的第三十重天帝皇宫阙之中,他们又会遭遇到何种可怕的危机。 “太可怕,实在是太可怕了,这根本就是不给人留活路啊!” “是啊,如今前面还有四个重天呢,这也就意味着,还有四场更加可怕的危机,在等着我们呢?” ··· 人群中,一阵喧嚷,诸位修者纷纷议论,个个眉头紧锁,满脸的慌乱与苦涩,他们感到很绝望,因为,到了如今的这个境地里,他们几乎是陷入了绝境,退,退不了,进,或许是有死无生。 “朝圣之路无退路,既然已经到这里了,那么,便只有硬着头皮继续朝前了,因为,这是我们唯一的路,不想走,也得走,走了,或许还有生机,不动的话,则鄙视无疑。”这时,一位赤发老妪出言,对着众人提议道。 闻言,在场的诸位修者,各自相视一眼,一阵沉默之后,他们纷纷点了点头。 此刻,即便他们心中有着一万个不愿意,也得前行,因为,一切正如那位老妪所说的那般,前进,是他们唯一一条有可能活下去的路。 很快,众人纷纷迈步,踏上了第三十重天帝皇宫阙之中。 与之前的那些帝皇宫阙一样,就在诸位修者,踏上来的那一刻开始,周围的景物忽变,顷刻间,由原来的繁华盛景,化为一片破败的死寂之地。 不过,有一点,却是不同。 在以往的各个宫阙之中,几乎都是就在踏上来的那一刻起,危机便是出现了,然而,这一次却没有,四周很多平静,什么危机也没有出现。 “咦,什么情况?难道,这里没有危机?” 诸位修者疑惑,抱着这个疑惑,诸位修缓缓地朝着前方走去了。 时间流转,转眼间,二十天的时间,匆匆而过。 到如今为止,他们已经快要走的尽头了,可是,四周始终没有危机出现。 不过,也就是从这一刻,众位的好运,也就此结束了,就在众位修者都是因为,自己可以轻松的离开第三十重天帝皇宫阙的时候,异变突起。 “何处飘来的风,惊醒万年的梦,几数星辰寥落,换来流年的弓,叹千里长空,血色嫣红,繁华落去,唯余白骨清风,战战战,战天何处?百花争杀,战鼓声声,无始无终···”突兀地,一阵沧桑而凄凉的战歌,自天地间响了起来。 轰! 听到这里,在场的所有修者,都是骤然一震,一夕间,全都是呆在了原地,个个脸色惨白,满目的震惊与慌乱。 因为,同一时间,几乎就在这阵战歌想起来的那一刻,整个第三十重帝皇宫阙,顿时剧烈摇晃了起来,随后,大地裂开,到处血光喷涌,血光中众位修者皆是看到,有一道道可怕的枯骨,纷纷自裂开的大地之上中爬了出来。 之所以说它们是枯骨,而不是骷髅,因为,它们的身体骨架,并不完整,都是残缺的,他们有的只有两只腿的骨架,有的无头,有的好似被人一斩为二,只剩半边身体,更有甚者,还有很多则是,只有一只手臂,一只脚,一只头··· “我勒个去啊,这···这是什么情况?诈尸吗?”人群中,有人放声惊呼道,言语中满是惊恐之色。 “传言中,有很多盖世强者,可以以枯骨再续来生,一滴血,一只骨,皆可以助他们回归当时,再次巅峰一战。”有位老祖级别的强者出言,眉头紧锁,脸色阴沉如水,因为,他想到了一种可能,一种极为可怕的可能。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