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一章 收网

放开那个女皇 321 作者发情的野猪 全文字数 5026字

“白大人……” 过了不知多久,城府巨深的金政明终于开口了,只见他长叹一声道:“我本以为,是那位高人没诚意,可如今才发现,原来最没诚意的人是白大人你!” “这话怎么说?”白河笑了笑。书书网 更新最快 金政明什么都没说。 假装大方的送出诛仙阵图,然后一声不吭的打着挑起三国战争的注意,要不是自己警觉得快,估计还在偷着乐呢。 白大人这样的行为,实在很难谈得上“诚意”两个字。 默默的摇了摇头,金政明叹息一声道:“看来,这诛仙阵我新罗是无福消受了。多谢白大人仗义执言,这份恩情金某记下了,回头必有厚报!承蒙招待,感激不尽,告辞!” 说完,他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脚步踉跄,紧握的拳头也在微微发抖。 看得出,这位国主真是被吓得不轻。 “慢走,不送!”白河一点谈崩的觉悟都没有,好整以暇的说了一句。然后一转头,他便对沙咤忠义道:“金国主走了,那么沙国主你呢?” 沙国主还在沉默着。 沙国主还在犹豫着。 阵,固我所欲也。 国,亦我所欲也。 二者不可得兼,这该如何是好也? 突然发现白大人的真面目,太吓人了,搞得他都有点六神无主。 不过还好,沙国主也没沉默太久,因为白大人替他拿主意了。只见白河端起酒杯笑了笑,还替他满了一杯,这才慢条斯理的开始忽悠。 哦不,是分析。 “高丽自取灭亡,屡犯我大周边疆,以致圣后震怒,如今我大周蓄势待发,誓要毕其功于一役。所以说,高丽是必死无疑的。那么问题来了……沙国主,你是个聪明人,我想问你,趁火打劫和以卵击石,哪个更划算?” 沙国主没有说话。 傻子也知道大树底下好乘凉的道理,如今大周要灭高丽,百济趁火打劫,当然要比自己动手更爽。 但问题是爽完之后呢? 新罗、百济素来都是中国的附庸,无论政权如何交替,他们的立场始终坚定不移。而高丽不一样。 高丽是一根不折不扣的墙头草,哪边风大,他们就往哪边倒。 仗着地利之便,他们一时向大周称臣,一时又去拍突厥的马屁,倒也活得下去,算不上是左右逢源,顶多就是缝隙中生存吧。 现如今,他们就倒向了突厥。 说起来,这还是个历史遗留问题。 前几年中原大乱,前朝八王乱世,随后圣后强势崛起,建立大周。 虽说圣后英明神武,还没登基就已经开始大力改革,鼓励商业,以致百姓得以休养生息,藏富于民,称得上是中国有史以来最杰出的明君。 但是说实话,经历多年战乱之后的大周,其总体国力,比之前朝大唐的鼎盛时期,还是有所不如的。 加上圣后又是女子之身。 然后再结合传统观念,这就很容易给人一种错觉以女子之身登九五之尊,乃逆天而行,可刚不可久。 说白了就是吃枣药丸。 这是其一。 其二,在国外。 天地灵气复苏,最先受益的不是大周,而是其余诸国。 在大周修真时代开启之前,世界各地就已经出现了各种各样的觉醒者,能借天地之力为己用。虽然他们大多处于萌芽阶段,但战斗力也比以前的“武侠时代”强多了。 如此此消彼长之下,更显大周战力赢弱。要不是有一个强到没边的圣后在强撑着,估计大周早就被人吞了都有份。 正因如此,高丽才倒向了突厥。 说实话,要不是因为地理位置的关系以及一些其他的原因,估计新罗、百济乃至东瀛,也会这么做。 当然,这都是题外话。 言归正传。 如今,沙咤忠义在思考的就是出兵攻打高丽不是问题,问题在于攻打高丽之后,突厥会有什么反应? 俗话说得好,打狗还得看主人呢! 趁火打劫固然是爽,但要是被人反咬一口的话,那就得不偿失了。 中原根基雄厚,自古以来就是大陆霸主,他们当然不怕,但是自己这小小百济咋办? 突厥占据雪山下的一大片草原,与西域诸国也有各种割不断的联系,地域辽阔不在中原之下,历来能人辈出,可真不是自己一个小小百济所能抵挡的。 要是放在以前那还好,以前大家的战斗力都还是属于“人类”的范畴,就算他们派兵来打,自己也来得及向“老大哥”求救。 可是如今,都已经飞天遁地的时代了,人家随便派个元婴啊、大祭祀啊这种级别的高手过来,只怕一夜之间灭国了求救的消息都没来得及传出去呢。 身为一个金丹上境,沙咤忠义比任何人都更加明白,这年头的“修士”到底有多可怕。 可是反过来一想…… 要是有诛仙阵在手,咱还用得着怕他元婴? 纠结了! 真特么纠结了! 进退两难啊这是! 沙咤忠义这时真的是肠子都悔青了。如果时光可以倒流的话,他是真愿意自己当初压根就不知道“诛仙阵”这一回事。 正自纠结着,便听到白河又开口道:“如果沙国主是担心突厥的反扑,那白某人以大周极品尚书的身份告诉你,大可不必。百济地处我大周东北国门,与我大周一衣带水,邻居有难,大周岂会不会坐视不管?” 这话在理,沙咤忠义精神一振。 “如果沙国主信得过我白某人,那就大可放手一搏!只要材料到手,我这边立马就可以帮你布置诛仙阵。只要大阵一成,嘿嘿……” 白河笑了笑,又道:“说起来,诛仙阵需要的材料也不是别的,正好就是灵石,而且是大量的灵石。沙国主,你懂我的意思?” 一举两得嘛,沙咤忠义当然懂。 虽然这白大人是个披着羊皮的猛虎,吃人不吐骨的那种,一点也信不过,但是说实话……他的话也的确是让人无可反驳。 犹豫再三,沙咤忠义终于开口了:“白大人,此事事关重大,请容下臣回去再想想可好?” 他终究…… 还是没这魄力…… “也行。” 白河轻叹一声,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道理他也懂,所以也并不强求,笑了笑便道:“那我便等沙国主的好消息。国书我都已经准备好了,只要沙国主点头,立马就可以开始布阵。”说着,举起了酒杯,“来,预祝两国合作愉快!” “……” 沙咤忠义也举杯,他看了看杯中酒,又看了看白河,欲言又止。可是沉默半响之后,他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仰头,一饮而尽。
酒是好酒,顺喉而下,像刀子似的一遍一遍的刮啊刮…… 好辣! 好呛! 也好烈。 像是血的味道。 “白大人,我姓沙吒……”弱弱的说了一句,然后他就走了。 “好吧,我记住了……小伴,替我送送沙国主!”白河点点头道。 黑伴:“沙国主,请!” 沙咤忠义:“……” 我有句mmp,我一定要讲! …… …… 送走沙吒忠义之后,一转身,白河便上了二楼。 二楼上有人。 两个人。 一个是李白,正拿着从不离身的酒葫芦,翘着二郎腿,有一口没一口的滋着小酒,脸上满是笑意。 另外一个就是圣后当然,只是神念分身而已。 这时一见到白河上来,圣后便似笑非笑的说了一句:“哟,小宝贝回来了。” “真是精彩啊,贤弟,你不去唱戏真是屈才了,哈哈……”李白放下酒葫芦大笑道。 “陛下,大哥,你们就别笑话我了。”白河苦笑了一声,“你们看戏的当然不嫌热闹,可是你们动动嘴,我却要跑断腿,累啊!” “这不挺好吗?本色演出!” 滚滚滚滚滚!什么人啊这是?白河心下吐槽。 不过一想到终于收网,不用再演戏了,他也是松了一口气,算是……嗯,应该是胜利完成任务吧。 其实,圣后和李白他们一直都在这里,从没离开过。这场好戏,从头到尾都是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进行的,他们就是最好的观众。 按照小七的思路,只要提出一个合理的价格,就可以将先天聚龙阵神不知鬼不觉的布置下去,只要大阵一成,圣后神雷即可随之而至。到时候,什么新罗百济诛仙阵,统统都是摆设。 但是这样一来,就有点太浪费了,浪费了诛仙阵这么好的一个筹码。 像诛仙阵这种国之重器,它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而不是仅仅当作先天聚龙阵的掩护,于是白河灵机一动,便策划了这一出好戏。 为的,就是要将新罗、百济都拖进了这场战争的泥潭之中。 打仗、打仗,本来就是烧钱的游戏。 那么如何降低消耗呢? 很简单,分摊风险。 以诛仙阵为引子,威逼利诱也好,坑蒙拐骗也好,都要将新罗百济拖下水,这就是分摊风险的最佳方法。 那么,这样做的好处有哪些呢? 多了去了。 第一可以分摊大周的兵力损耗,这是最直接的好处。 第二可以削弱新罗百济的国力,以便他日顺利“收复”。 第三可以增加高丽的压力,以增加胜算。毕竟兵无常势,水无常形,打仗的事,谁也不可能说稳赢的。要不然,当年隋炀帝杨广三征高丽也不会无功而返了,还落得个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下场。 而除以上三点之外,还有无数多的好处,总之一言难尽。纵观古今中外历史,诸多君王热衷于开疆辟土,不就是为了这点事吗? “贤弟此计一石三鸟,为兄真是大开眼界!” 李白灌了一口酒,忽然道:“不过,如今你的真正目的已经暴露了,沙咤忠义此人虽然鲁莽,却也不是白痴,贤弟你如何确定,他一定会如你所愿出兵?” “他一定会出兵。”白河道。 “为何?” “是啊,为何?”圣后也看了过来。 白河这条计,的确是妙计,但是在她看来,美中不足的就是太过操之过急了。要是再晚一点点,等新罗百济两国陷得更深一点再收网,那就堪称完美。 可是如今,收网还是太快了啊! 你看,金政明都拂袖离场了,很容易功亏一篑。 白河笑了笑,十分自信道:“因为没有人能抵得住诛仙阵的诱惑,沙咤忠义不能,甚至就连金政明也不能。陛下,大哥,你们别看那金政明走得干脆,但是我敢保证,不出三日,他肯定会回头。” “为何?”圣后、李白还是那个问题。 “敢问二位,在我们大周的东部,除了新罗、百济、高丽三国之外,还有谁?” “你是说……”圣后心念一动。 “没错,就是东瀛!” 白河说着忽然笑了笑,笑得有点阴森。 “东瀛地处海外,资源贫乏,素来垂涎中原的物宝天华,你别看他们偏安一隅,对大周俯首称臣,但是微臣敢以性命担保,他们绝对是一条养不熟的白眼狼!一有机会,就肯定会跳出来反咬主人一口!” “他们的骨子里,就透着一股子奴性!崇拜强者,欺凌弱者,这是本性,也是天性!远的不说,新罗、百济、乃至高丽,就是最好的例子。” “……”圣后定定看着白河,良久说不出话来。 她明白白河的意思。 身为一国之君,她也比任何人都更加清楚,一个世代居住在火山口的民族,他们的野心到底有多大。 要不然,她也不会让白河“顺道”去东瀛走一遭。 若是易地而处,自己只怕会做得比宫本武藏更加激烈。 新罗、百济、甚至是高丽,自秦汉以来,就没少遭受东瀛的侵犯,以致屡屡向中原求救。如今白河无端提到东瀛,显然是想利用这四国之间的复杂关系。 “……宫本武藏,就是各种代表。”白河接着道。 说着他又笑了笑,笑得越来越阴森了。 “宫本武藏的出现,可以说是东瀛对大周的一次试探。他不是第一个,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那日我放他走,一来是敬他为人,二来么,也是为长远计。以他在东瀛的地位,若能劝得东瀛归顺,那自然再好不过。若是不能,日后大周马踏东瀛,也出师有名。” “说完东瀛,那咱们再说新罗和百济。” 白河清了清嗓子,又接着道:“诛仙阵能挡元婴之境,乃国之重器,就算新罗不要,百济不要,难道东瀛也会不要?” “不可能!他们非但会要!而且会抢着要!” “只要消息一放出去,陛下,大哥,如果换做你们是金政明,是沙咤忠义,你们会怎么想?” 圣后沉默着。 李白也沉默着。 不等他们回答,白河马上又接着道:“他们肯定会慌!” “他们肯定会怕!” “到最后,他们肯定回来求我们!” “就算拿不到诛仙阵,他们也一定会求我们,别让东瀛得到诛仙阵!到那时,我们想怎么拿捏,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