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番子进门

范进的平凡生活 248 作者普祥真人 全文字数 4338字

如果只看法条,明朝在制度上对高利贷的控制,比范进前世要严格。在范进前世,虽然国家也号称打击高利贷,但对于高出合法利息的部分,只是不予支持,但也没说不许要,更没说放这种贷款要承担什么法律责任。 相对而言,大明律不但规定了每月的最大利息,也规定了连本带利的总数。利息最多只能与本金相等,再多出部分,不但是债务人可以免于偿还,债权人还要受到法律惩制。即便是双方自愿借贷,也一样要入刑。同时,利息不能计入本金,也就是说驴打滚这种债,在法律上其实是违法且要受刑的。 当然,法条是法条,实际是实际,明朝法律执行情况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眼下明朝遍地高利贷母子钱驴打滚,就足以证明这法条已经失去作用。实际的司法争议中,这些法条被使用的概率不高,普通人也未必知道有这么一个法条存在。但是不执行不等于不存在,真要是把这法条拿出来说事时,在道理上还真是不好驳斥。 读书人厉害的地方之一,就在于其有文化读书多,像是法条一类的东西普通百姓不掌握,读书人却完全熟悉。所以日常生活里,读书人想坑人的话很容易,就在于他认识字,并且懂法。不管是打官司还是打架,懂法的一方,总是占据更大优势。 刘书办被范进这番话闹的晕头转向,一时不知该怎么答,几个泼皮见他吃了瘪,就有些发慌。吃不准是该翻脸开打,还是该认怂离开。 郑承宪脸上的肌肉已经微微颤动起来,猛然又是一阵剧烈咳嗽,“范……范老爷,您是说,小人的房子……” “没错,你的房子保住了,根本不用理会他们。因为他们已经犯了大明律,利过于本,不但不必还那超出本金部分的债,他们还得进衙门吃板子。杖一百啊……啧啧,这玩意尺寸很大,我知道有的好汉挨了一百板子还能生龙活虎,用不了多久,又是好汉一条。可也有的人,挨不到一半,就一命呜呼。我看这几位好汉身强力壮,是惯能熬刑的,到时候我要到衙门现场观刑,看看他们到底能挨多少杖。” “这……这即便是一本一利,他家也欠了二十几两银子啊。”一名泼皮说道:“那二十几两还不出,这房子也得给我们。” “糊涂!你们已经犯了王法,还找别人要房子?自己先把自己身上的事说清楚,再想要债的事吧。这房子能不能要,怎么个要法,等官司完了再说,不过么,总得是活人才能要债,被一百板子打完,如果你还有口气,这债跟我要。” 范进指着几名泼皮道:“我刚才说过了,谁敢砸我的缸胆子不小,现在就是要跟你们算帐的时候。这水缸、花盆,都是我极心爱的物事,现在都被你们打破了,难道不用赔偿的?你们先把这笔债算清楚,再想怎么跟郑家算帐。正好,衙门有一位捕快一位书办在此,就请你们把这几个人送到衙门。我稍后会写个说贴递与县尊,附上一张名刺,看看这一百棍下来,有几个人能走出衙门。走出衙门的人,又该赔我多少钱。” 刘书办与那衙役也都呆住了,他们自然不会来抓人,但现在却也想不出什么借口,只好支吾着。刘书办道:“范老爷,事情不能这么说啊,这大明律……大明律自然是要守的,可是这民情也要考虑。若真是按大明律来判断,这天下还要人敢借钱给别人救急呢?依我看,这事可以慢慢商量……” 范进哼了一声,“商量?他们收房子砸东西的时候,和别人商量了么?现在他们犯法了,就要别人商量,天下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既然刘书办不肯带人,那就我的人动手了。五儿,关清,你们帮帮衙门的忙,把这几个人送到大兴县,请县尊发落。我倒要看看,是不是还有人出来,保这群泼皮!” 薛五手上已经拿好了弹弓,一把弹丸也扣在手里,这时听了范进的话,只将弓一张,遥指几人,随时准备再露一手她的天女散花弹。关清则晃着身躯,向几个人走去。 人数上范进这边为少,可是从气势上,则是范进一方压住了泼皮这边。女孩抓住了父亲的胳膊,目光里满是兴奋,小声道:“打他们!照死里打他们!看以后谁还敢来欺负我们!” “这几块料,还劳范公子的尊仆动手么?我说过,在京里有什么事,报我徐小野的名字就好了,范公子看来记性不大好,给忘了是吧?您是斯文人,不方便动手,这事我来办就是。” 一个阴侧侧的声音在这时响起,寻声看去,就见在院门口出现了长方马脸的徐爵,而在他身后,还有十几个白靴圆帽黑直身的东厂番子。一见到这群人的衣服,刘书办的腿就有些发软,那名衙役已经早早地跪下来磕头行礼。 徐爵却不看这两人,只来到范进身前,范进这时也已经起了身,与徐爵打招呼道:“徐户侯,东厂当真是好本事,范某刚刚住下,你们就找到地方了?” “靠这个吃饭,要是连这点本事都没有,就没脸吃朝廷俸禄了。其实范公子只要报我的名字,找个住处不难,也不至于掺和到这点破事里。我方才在外头都听见了,放贷盘剥,最后惦记别人房子,这在京城是烂熟的路数,不新鲜。往衙门送,就太麻烦了,在这办就很好。孩子们,既然他们不想去衙门受杖,你们就在这动手吧,没听范公子说么,一人一百棍,你们练练手法,挨个去打,谁要是想跑,直接砍了。” “遵令!” 这些番子训练有素,同时跪倒接令,随即手按刀柄,就向着这群泼皮看过来。那几个人早已经被吓的魂不附体,全都瘫在那不敢动。为首的泼皮道:“徐管家,小人是刘七,与贵府上……” 话音未落,徐爵只一扬手,一道乌光自手中飞出,正打在这泼皮嘴上。一句话没说完,就被惨叫声盖住,人在地上来回的打滚。徐爵冷哼道:“在我面前报字号,你配么?先打他!”
刘书办壮壮胆子,向前半步道:“徐爷,小人是大兴的书办,这些人既然犯了王法,县尊自会重办,不敢劳动您的人动手。” 徐爵的眼翻了翻,“怎么?大兴县敢管我们东厂的事了?这是你的意思,还是杨大老爷的意思?” “不……这只是小人的一个小小建议,毕竟……毕竟范大老爷还要住在这,要是在这院里打死人,他也晦气不是?” 徐爵点点头,“哦……你是为这个啊,那倒也有这么一说,行啊,我就当给杨丰年一个面子,人我交给你,但是话也给我带到。要是人跑了,或是再让我在这片看见这几个人,那我就当他不给我面子,到时候我们东厂,就只好不给你们大兴县面子了。你们衙门里的人把自己的银子放到谁那放债吃息不干我事,可若是不给我面子,那便是个事了,你自己好自为之。” “小人明白……明白。”刘书办一劲的作揖打躬,连连后退,又招呼着衙役,把几个泼皮向外拖。几个人抬着被一枚核桃打掉了牙疼昏过去的刘七,跟着这名书办向外走,徐爵朝一个番子使个眼色,这名番子点头,在后面跟了下去。 郑承宪此时的心情,却并未因为房子保住就真的变好,恰恰相反,其心中不安的情绪,反倒比之前更为强烈。他虽然不知徐爵身份,但是却认识那些番子的衣服。一大群东厂的人出现在自己家里,对于一个普通百姓来说,自然不是什么值得快乐的事情。如果说方才那些人是恶狼,那么这些番子无疑就是猛虎。 徐爵朝着他看了一眼,随即又端详了两眼小姑娘,那刻板的面孔上,挤出一丝笑容。“你们运气不错,居然把房子租给了范公子,若非如此,你们爷两个今天就要被人赶出去了。今后好好过日子吧,谁再来欺负你,就说一句东厂徐掌刑在你这院里坐过,至少没人再敢乱砸东西了。” 范进笑道:“徐爷不必吓唬他了,普通百姓,哪里用的上徐爷的关系。今天徐爷到此,莫非是有事?” “确实是有点事,轿子在外头,辛苦范公子跟我们走一趟。” 薛素芳的脸一沉,手上弹弓悄悄转向了这边,“你们要带范公子去哪?” “这是?保镖是吧?虽然你在江宁,但是你的底,我还是知道一些的。弹弓使的不错,改日找个机会,切磋一下。今天时候不对,事情太多,没功夫和薛大姑娘较量高下。把弹弓放下吧,我们是请人不是抓人,范公子要是不想去,我绝对不敢勉强。” 范进朝薛素芳摇摇头,又朝徐爵一笑,“徐爷别忘心里去,左右是这两天遇到的事多些,难免有草木皆兵之感,还请原谅则个。既然轿子在外头,那就不要耽误了,那就有劳徐管家带路了。” “没说的,关心则乱,这我能明白。范公子请吧。” 随同徐爵出来,外面便是一乘暖轿,一名番子掀起轿帘,范进坐到里面,两名番子抬起轿子箭步如飞向前便走。薛素芳与关清等几个人全站到门口来看着,郑家小丫头也把小脑袋探出来朝外看,直到轿子与番子都没了影子,几个人依旧站在那不动。 小丫头拽拽薛素芳的衣袖,小声问道:“姐姐,范大老爷和东厂认识?那他怎么还要租房子?” “他们……其实也是刚认识。” “那他们带范老爷是去哪?” 薛素芳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他们要带范公子去哪,但是想来……总不至于有恶意吧?眼下会试在即,又有一大堆举子正在为范公子奔走,我想,他们不敢对范公子怎么样的。” “没错,那帮坏人都被范老爷收拾了,这帮人也一样。读书人就是厉害,谁都不怕。可惜女孩子不能科举,否则我一定也要读书,当读书人,那样就没人再敢来欺负我们了。” 薛素芳看着她那认真的模样,心里的一点担忧,倒是被这天真的样子给冲淡了不少。摸了摸女孩的头,“行了,认赌服输,姐姐带你先去洗脸,再给你梳头。” 轿子之内。 范进也在想着同样的问题,他不认为东厂有加害自己的胆量和必要,即便是自己开罪了冯邦宁,也不大可能在这个时间段找自己报复。冯保又不是白痴,现在一大帮举子准备联盟为自己发声,向冯家要公道。 他如果蠢到这个时候出来替侄子讨场子,就不可能混到今天的位置上。所以从逻辑上讲,此行肯定是安然无恙。但是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一时间却也想不透,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走了约莫小半个时辰,轿子停住,一名番子掀起轿帘,范进自轿内走出,却见眼前闪出的,是一座红砖绿瓦修建整齐的院落。徐爵朝他做了个请的手势,范进随着其走到院里,却见院落当中,两排番子对面而站,表情肃穆,挺立如松。冷风吹过,一件件玄色斗篷随风而动,如同来自地狱的妖魔,展开了漆黑的羽翼。 院落里人数虽多,但是格外寂静,只有阵阵琴声,从上房传出,在院落里回荡。琴声悠扬,曲调优美,琴本身固然是佳品,弹琴之人亦是此道高手。声如高山流水,于这倒春寒的时节里,让人亦生出几许暖意。 范进一路穿过番子组成的人体甬道,来到上房门外,门开着,一道珠帘挡在面前。透过珠帘隐约可以看到一个人,面向自己所在方向盘膝弹琴,具体形态却看不大清楚。琴声此时正到高朝处,如同一颗颗珍珠滚落玉盘,发出丁冬做响的妙音。 范进不忍打断这曲,只在那里静听,只闻琴声越来越高,直如铁骑突出,刀剑争鸣。可就在此时,一声轻响,却是一个破音出现,范进听的出来,这是一根琴弦承受不住力道而崩断,心内不免颇觉遗憾。 又过了片刻,房间里才有个洪亮的声音传出来:“琴弦断,说明有知音听琴。当日伯牙遇子期,成为人间佳话,不知今日我这点微末技艺,可能入子期之耳?京师天冷不比岭南,请到房中一叙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