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9章 没人能拦的住她

封少太霸道:鲜妻乖乖受宠 1319 作者沐霓裳 全文字数 2213字

秦浅身后那一群人都沉默了,他们都知道秦浅残忍,知道秦浅出手从来都不会手下留情,但把整个东禹的人都杀光就有点过分了。m.不过大家都只是在心中这么想想谁也不敢当面说出来。好在君悦白也不是吃素的,及时把东禹能调派的精锐全部调来瑜和城附近。 霍军只有几万人,而东禹大军却有好几十万,好在霍军人数少,真的动起手来的话直接投降就好,就避免了到最后被全灭的可能。如果他们人数也有个几十万的话秦浅肯定早早就安排他们上战场送死了。 现在这种情况大家伙都不想打,除非封爵回来了,除非是封爵下令让他们打他们才敢打,毕竟主将不靠谱,还是个杀人狂魔,就算到最后他们取得了胜利也会因为秦浅臭名在外被骂成狗屎。 霍军上下全部集合起来了,六万人整整齐齐的排在一起听从秦浅调派。 后来真的和秦浅想的一样,东禹对瑜和城发起突袭。 突袭的地点在北城门,那里的防御最为薄弱,因为之前秦浅猜测东禹会从东、南两面进攻,这两个地方最适合攻城所以秦浅早早就在这两个地方设下了伏击,而北城门看似人多其实都不顶用,前后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北城门就沦陷了,之后东、西、南三个方向陆陆续续有东禹大军出现,并且人数众多,霍军根本就无法招架。 秦浅听着外面密密麻麻的枪声,眸光愈来愈冷。 “我们被包围了。”卫阳慌慌张张的跑来和秦浅汇报:“北门和西门都沦陷了,驻守东门的霍军也遭到重创,东禹派了很多人过来,从四面八方把我们包围起来了。” 霍军能用的人并不多,有能力的之前在蓝城的时候就已经被杀的差不多了,剩下那些追随秦浅的能人都是张副尉的亲信,秦浅把张副尉的腿打断之后那些亲信现在都疏远了秦浅,甚至不愿意听从秦浅的调派。 现在东禹大肆进攻瑜和城,他们根本就不是对手,张副尉的那些亲信就想着投降议和,反正他们手上海抓着东禹的人质,就算真的头像了到最后君悦白也不会把他们怎么样。 卫阳的意思其实和大家差不多,这个时候投降其实挺好的,谁让他们人少,打起来吃亏的肯定是霍军。现在投降不仅可以减少伤亡还可以拖延时间,等到封爵把南下霍军全部调入东禹,他们就安全了。 “告诉下面的人,没有我的命令谁敢投降当场处死!”秦浅忽然下达了一条命令,瞬间把卫阳的小心思给扼杀在摇篮里。 卫阳咬着牙:“可现在外面的战况很不好,我们人太少根本就扛不住东禹的猛攻,你是想让所有人都死吗?” “谁说扛不住的?进攻瑜和城的人数又没有多少。”秦浅反驳。 卫阳差点被气笑了:“咱们就几万人,外面的东禹却有几十万,你居然说没多少人?” 秦浅:“君悦白派来袭城的人数统共不超过五万,并且集中在北门,只要把北门守住就没事了。”
“前提是咱们守不住。” 就是因为守不住所以卫阳才会这么担忧,北门一旦完全被东禹占领用不了多久君悦白就能把东禹大军带入城内,凭秦浅的智商根本就斗不过君悦白好吗? “我去。”秦浅忽然一句话就把卫阳给堵死了。 卫阳僵了僵:“你去什么?” “我去北门。” 卫阳:“你傻啊,主将就应该待在最安全的地方你去什么北门,我去。” “你留下,我自己一个人去就好。”秦浅把耳边的通讯器摘下来交到卫阳手上,血红色的眼睛散发着诡异的红光。 卫阳秦浅这眼睛就知道她想要干什么了,他来找秦浅之前还专门去看过张副尉,张副尉似乎知道秦浅的身体状况特地叮嘱只是不要让秦浅的手沾太多血腥,会入魔会发疯的。 秦浅一旦发起疯来是没有神智的,连自己人都杀。 卫阳哪里敢让秦浅去?急忙拦住秦浅的去路:“你留在这里就好,剩下的我自己知道该怎么处理,北门那边我也已经派人过去了,你相信我,凭借我的本事要拦下东禹的人应该不难。” “我谁也不相信。” 秦浅无情的将卫阳推开,径直走出门外,没有人能够拦的住她,没有…… 瑜和城内外枪声不断,时不时还能听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的,四周掀起大片尘土,短短一个小时的功夫整个瑜和城的空气都弥漫满了硝烟的味道。 医院。 听到枪声的张副尉着急的从床上爬起来想要出去看外面的情况,但双腿被钢板固定住的他根本无法动弹,愤怒的朝门外吼道:“来人,快来人。” 两个守卫冲了进来,张副尉指着门外:“外面发生什么事了?” “东禹进攻瑜和城了。” 张副尉脸色大变:“多少人?外面战况怎么样了?秦浅呢?她现在在哪里?” “听说她已经去北门了,北门的战况最为惨烈,她自己一个人就过去了。”守卫回答。 张副尉气得想从床上跳起来,怒气冲冲的质问:“你们不知道拦的吗?怎么可以让她一个人去北门,她要去了那里估计又要死一大批人。” “我们倒是想要拦,可我们根本就拦不住啊。”守卫弱弱的说:“本来卫阳想要和东禹谈和的,只要双方洽谈融洽至少能等到将军来与我们汇合再发起反击,可秦浅却往东禹的探子身上绑满了炸药差点把君悦白的指挥部给炸了,把人家逼得跳起来了。” “这个秦浅还真的是不消停,这种事情她也干得出来,这都是跟谁学的!”张副尉怒气冲冲。 “好像当初东禹也做过这种事情,秦浅这么做大概是跟他们学的吧?”守卫忍不住回了一句。 张副尉瞬间哑然,气都不知道该往哪个地方撒了,这算不算是东禹自作自受了?秦浅那小兔崽子好的学不会坏花样一看就学到了。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