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重新洗牌_第2229章相思之苦

作者丁公子 全文字数 2262字

秦风没想到,这次会议居然还真有顶风作案的,有的是故意迟到,有的是请了假,有的干脆招呼都不打。 虽然人数不多,但这等于变相地挑战秦风的权威,不能容忍。 “李主任,怎么回事?你都通知到了吗?”秦风板着脸问道。他现在站稳脚跟,准备好好整顿下警务和纪律,以前那种散漫的风气不能继续蔓延下去。纪律部队没有严格的纪律怎么行,一盘散沙能有什么战斗力。 办公室主任李文凯紧张地擦了擦汗,解释道:“全部通知到人了,电话和短信两种方式,不可能不知道。” “那为什么还有这些人不是迟到就是不到会?这些人是要跟我对着干,还是要跟组织对抗?开个会都不能按时到场,出警能及时吗?”秦风故意小题大做,借题发挥。 李文凯很被动,这事责任并不在他,可是却要被推出来问罪,心里十分委屈,支支吾吾答不上来。 “迟到的罚款,请假的按照旷工处理。不打招呼没来的,党内警告一次。”秦风一锤定音,好不通融地说道:“好了,开会吧。这次季度总结会由叶局长主持,先来介绍一下刑侦这三个月来的发案率和破案率。” 接下来就是例行会议,这三个月光华分局的成绩还是不错的,破案率直线上升,社会治安得到了有效的整治。虽然还存在不少问题,可毕竟也要看到成绩和进步。 会议开了三个小时,从三点钟一直到六点整,会议室里烟雾腾腾,烟鬼们茶喝多了,烟也抽多了,一个个都饿得潜心贴后心了,盼着这个冗长的会议早点结束。 “好了,这次会议开得很好,就开到这里吧。从今天开始,我们要严肃纪律,每个人都必须严格要求自己。我不希望再看到那种散漫懒惰的工作作风,没有好的纪律,谈何战斗力,这是原则问题。”秦风板着脸,抓起笔记本和茶杯说道,扫了眼李长山,说道:“李政委,就到这里吧,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李长山算是看出来了 ,秦风现在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变得十分强势,甚至有点霸道。但这是需要的,不然如何建立个人威信。作为政委,他还是保持低调,让秦风早点树立权威吧。 “没有了,可以散会了。”李长山说道。 以前开完会,局里还会出去聚餐,美美吃一顿,喝点酒,增进感情。现在秦风当家做主,节省开支,这顿饭也给免了,只能自己解决了。 这个会一开完,会议上被处理的那几个人就成了话题,秦风这是杀鸡儆猴啊,以前没看出来,这小子这么霸道强势,大家的日子的都不好过了。 不过也有人高兴的,就是那些新进来的人,他们从中看到了机会,只要自己好好干,被提拔的机会还是很多的,也许跟着这位铁面局长能进步得快一些呢。 秦风回办公室整理了一下东西,然后下楼,自己开车往霍宅而去。 刚开到半道上,手机响了起来,看了看来电显示,是余昔打来的。 “老婆,想我了吗?呵呵。”秦风嬉皮笑脸道。
余昔笑了一声,说道:“可不是嘛,你这一走,我一个人真的好不习惯。终于把公司的事情处理完了,我打算明天去南华收拾我们的新房,你准备好接驾吧。” 余昔要来了,秦风心中大喜,几天不见余昔还真是十分挂念。当你习惯了一个人在身边时,忽然分开真的很不习惯,那种思念抓耳挠腮,相思之苦也许是人世间最苦的了。 余昔要来了,秦风心中大喜,几天不见余昔还真是十分挂念。当你习惯了一个人在身边时,忽然分开真的很不习惯,那种思念抓耳挠腮,相思之苦也许是人世间最苦的了。 “好啊,我明天亲自去机场接你。以前单身的时候不觉得,一个人的日子也过得滋润,可是真成了家,享受到有家的甜头,人的心就变软了。这几天我每天晚上都能梦见你,像个怀春的小男孩。”秦风说道,心中充满了幸福感。 余昔难以置信地反问道: “是不是真的啊,你现在小嘴巴巴的甜,像抹了蜜一样,哄我开心的吧。” “反正都把你骗进家门了,还有这个必要吗?你订好机票给我信息,我提前到机场等你。”秦风吸了吸鼻子说道,想到余昔的温柔如水,真是恨不得搂着入怀。 余昔连忙应道:“好,我这就让助理给我订。这次晓芬可能也要过来,你没意见吧?” “她来干吗?”秦风好奇地问道。 余昔道:“跟着我锻炼呗,我想在南华看看有没有什么投资项目,将业务扩展到江南,以后江北这里就交给股东和职业经理人。钱哪里有赚够的,不能陪着你一起生活,赚那么多钱还有什么意义呢。” 为了团聚,也为了不长期两地分居,余昔这是打算牺牲自己的事业,将根据地逐渐搬到南华了。不过也好,有霍家做后盾,她在南华找个投资项目,赚多赚少都有自己的事情,也不至于找不到方向感。 “好,我帮你看看有什么适合投资的项目,你能来我也不会那么孤单了。”秦风说道。 两个人腻歪了半天,秦风的车子开进霍宅,在电话里亲了一下挂了电话。 饭菜刚上桌,霍思成和上官静坐在餐桌前等着秦风,看到秦风进来,满脸的慈祥。南华市委的决议他们已经知道了,秦风总算度过了难关,虽然仰仗的不是霍家,但毕竟是过来了,总是值得欣慰。 “风儿,快洗手过来吃饭,今晚跟你外公喝两杯,庆贺一下。”上官静说道。 秦风点点头,进卫生间洗了洗手,在霍思成身边坐下来。上官静拿了一瓶茅台,亲自给秦风和霍思成斟满一杯,然后坐下来说道:“今天我们都高兴,这段时间真是委屈你了。你的事不是我们不肯出手,而是身份比较尴尬,还希望你能理解。” “我理解,我当然理解,没事的,这不是已经过来了嘛。对了,小昔明天过来,到时候又可以团员了。”秦风说道,心中那点不快也烟消云散了。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