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日月昭昭 唯吾大明

汉儿不为奴 1190 作者傲骨铁心 全文字数 2453字

“阿牟其,汉人!汉人追来了!” 白塔子河边,一个满州少年惊恐的叫了起来。随着满州少年的尖叫声,这队从辽阳逃难过来的满州人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女人和孩子们尖叫连连,男人们则是骇得面无人色。 “驾,驾!” 老姓库雅拉氏的佐领布兰泰是这支满州逃难队伍的首领,刚刚四十岁的他,看着就跟六十岁的老人一样生满了白发。 布兰泰拼命抽打着马匹,可那两匹马拉着他一家老小已经奔了半天,哪还有什么力气。任凭布兰泰怎么抽打,两匹黑马都是迈不动蹄子了。 布兰泰急得满头大汗,三天前,当他知道辽阳城竟然被汉人的军队屠城后,一夜之间白了头发。 他害怕,害怕汉人会砍下他的脑袋,砍下他一家老小的脑袋。他带着家人拼命往南跑,前方就是白塔子河。过了河,就能到锦州了,那里有驻军,进了城,就能安全。 可是,汉人还是追上来了! “布兰泰,别管我们了,带着阿拉木跑,快!” 布兰泰的母亲吴扎拉氏虽然眼睛瞎了,可耳朵却没有聋,她听到了孙儿的叫喊,也听到了越来越近的马蹄声。 她颤抖的扶着马车,大声叫喊着,她的长子死在了关内,最小的儿子全家在盖州叫汉人煮了,无论如何她也不能再失去二儿子和唯一的孙儿了。要不然,库雅拉家就绝后了。 “额娘!” 布兰泰的眼睛通红,他很孝顺,他怎么能舍下自己的母亲,更何况,车上还有他的妻子和女儿! “布兰泰,你还当我是额娘,就赶紧带着阿拉木走!要不然我就死在你面前!” 吴扎拉尖叫着,嘶哑的声音听得让人心碎。布兰泰的妻子托科罗氏抱着女儿也是满面泪水,婆婆的话让她听着心痛,但她知道,自己的丈夫已经带不走她们母女。如果他不走,所有人都要死在这里。 “太太,我不走,我不走,窝莫罗要和你在一起!” 阿拉木紧紧抱住祖母,唯恐自己一松手,就会永远离开最疼他的祖母。 “快走!” 吴扎拉推开了年幼的孙儿,再一次催促自己的二儿子。她是老了,眼也瞎了,可她的心亮着。她知道现在最明智的做法是什么。 “额娘!不!” 布兰泰哭喊着抱住了自己的侄儿,因为他看到冲过来的汉人骑兵已经拔出了长刀,没有时间让他犹豫了。 “啊!” 布兰泰大叫着,一刀砍断了套在马身上的缰绳,马车顿时往地上一沉。失去了枷索的两匹黑马如同卸掉了身上的万斤重担般,一下轻松无比。 “阿牟其,我不走,我要和太太在一起,你放开我!” 阿拉木挣扎着不愿丢下祖母逃生,可却被叔叔死死的按在马上。 布兰泰不敢去看自己的额娘,更不敢看自己的妻子和女儿,他红通通的双眼全是泪水。 “阿玛,阿玛...” 布兰泰的女儿呆呆的看着抱着哥哥跨上黑马的父亲,嘴里喃喃着。 “布兰泰,快走,好好活下去,永远不要回来!” 托科罗拭去一脸的泪水,一只手紧紧抱住想要去拉父亲的女儿,一只手却死死握着一把剪刀。
“驾!” 一刻也支撑不下去的布兰泰狠狠的扬起马鞭,抽打在两匹黑马的屁股上。黑马发出哀鸣声,拼命向前奔去。 “太太,太太...” 阿拉木已经哭不出泪水了,因为他的眼睛已经干了。 吴扎拉静静的站在那里,听着儿子和孙儿远去的马蹄声,听着追来的汉人骑兵正在大呼小叫。 片刻,她突然坐了下来,淡淡的对身边的尾伦道:“只要男人能活下去,我们满州人就有报仇的一天。” “太太,为什么会这样?那些汉人为什么要杀我们!” 托科罗不明白,她怎么也想不通,她好好的在自己的土地上生活,那些南方的汉人为什么要过来占据她的土地,追杀她的家人。 “为什么?”吴扎拉的声音很平静,“因为你所拥有的一切都是那些汉人的。因为...” 吴扎拉没有说下去,因为四十年前,还是少女的她,亲眼目睹过自己的父兄如同今天的汉人一样,追杀着那些拼命想往南方逃的尼堪。 耳畔传来族人的惨叫声,很多声音是吴扎拉再熟悉不过的。但她并没有因此而害怕,而是问她的尾伦:“这里是什么地方?” 托科罗氏怔了一怔,抬头看向远方,迟疑一下,低声道:“好像到了白塔子河。” “白塔子河?”吴扎拉“噢”了一声,“那就是大凌河了。” 吴扎拉有些失神,她想到了这个地方太多的过去,太多的过去。 远方,马背上的阿拉木不住抽泣着,任由叔叔牵着他身下的黑马往前疾驶。后面,没有追兵,但什么也听不到,看不到了。 “阿牟其,我们要去哪!” 布兰泰没有回答侄儿,因为他绝望了。 在他的前方,不知何时竟然出现了一支汉人的军队,他们打着赤红的军旗,隔着白塔子河静静的看着河对岸。 阿拉木也看到了河对岸的人马,他的面容变得扭曲。 锦州丢了? 布兰泰万念俱灰,他勒停了黑马。此刻,他就是渡过河,也无济于事了。 汉人,在关外大地布下了天罗地网,满州人就如同网中的鸟儿般,再也插翅膀难飞了。 白塔河,就在一里开外。 这一里,却像是地狱和天堂的分界,遥不可及。 一队骑兵呼啸而过,没有半分停顿。 马蹄声后,两具无主的黑马独自奔跑到白塔河边,它们实在是渴了。 远方,越来越多的旗帜出现在地平线。 一队又一队的太平军从四面八方汇聚于白塔河畔。 这里,还有另一个名字,它叫大凌河。 “预备!” “擂鼓!” “咚咚咚!” 奔腾的大凌河畔,招魂的鼓声响彻天际。 鼓声中,新二军上万将士注视着眼前。 他们什么也看不到,但黑土之下,埋藏着数以万计的骸骨。 曾经的坚城已然不在,地表上剩下的只是残垣断壁和三棵老槐树。 岁月带走了大凌河城,也带走了这片土地上发生过的一切。 但有人记着。 山河难移,志存高洁,故国虽破,赤心汤汤。明明在下,赫赫在上。日月昭昭,唯吾大明!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