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六章 稽查太仓库银

寒门崛起 716 作者朱郎才尽 全文字数 2328字

很快,朱平安就听到一阵脚步声响起,然后就看到李姝、侯府二小姐等人脸色不善的走进了书房书房。 “我是说睿哥儿,给睿哥儿脱了衣服、换身衣服再**,他的衣服吃冰碗的时候弄脏了。” 面对横眉怒视的李姝等人,朱平安忙不迭一头汗的解释道,就差指天发誓了。 “那睿哥儿怎么学舌说你让二姐脱了衣服过来和你**......”李姝羞怒的瞪着朱平安,露着尖尖的小虎牙,仿佛朱平安不给一个合理的解释,她就扑上来咬朱平安两口似的。 包子小丫鬟看朱平安的眼神有些复杂,愤愤不平中夹着幽怨。 侯府二小姐脸色绯红,眸子里弥漫着水雾,仿佛下一秒就潸然泪下了似的。 熊孩子睿哥儿躲在侯府二小姐身后,一张小肥脸挤着两个小眼睛偷偷的看着朱平安。 “汗,刚刚睿哥儿要**,我看他衣服上满是牛**水渍,想着刚刚是二姐带睿哥儿来的,应该备着替换的衣服,就对他说‘去找你二姐,让你姐姐把衣服脱了再过来**’。我说的是让二姐给睿哥儿换身衣服,再让他**。”朱平安无语的指了指熊孩子,一脸坦诚的说道。 “是这样吗,睿哥儿?”李姝看着熊孩子问道。 “姐夫刚不让我**,又说‘让你姐姐把衣服脱了再过来**’,我还以为姐夫是让二姐脱衣服**呢......”熊孩子抬着小肥脸,挤着小眼睛,童言无忌的说道。 好吧,是睿哥儿弄错了。 李姝等人听了朱平安的解释,又从熊孩子口中得到证实以后,得出了结论。 至此,误会得以解开,朱平安总算没有被扣上调戏大姨子的帽子,不然朱平安都没脸待在临淮侯府了。 虽然误会解开了,不过侯府二小姐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只待了一会就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呵呵,过来睿哥儿......” 看着一脸无辜的熊孩子,朱平安“温和”的笑了笑,揉了揉手腕...... 第二天早晨,外面还是黑着天,朱平安便已经起床去西苑无逸壂司直去了。 内阁的工作重心还是围绕前天晚上的廷议。 袁炜今儿来了无逸壂,戴着嘉靖帝御赐的绿帽子洋洋得意,在朱平安面前趾高气昂的。 袁炜在朱平安面前有他洋洋得意的理由。 大明在长城沿线设置军事防御重镇,保卫中原安全,从东边的辽东镇到西边的甘肃镇,一共设置了九个军事重镇,历史上称为“九边”。“九边”分别是辽东镇、蓟州镇、宣府镇、大同镇、山西镇、延绥镇、宁夏镇、固原镇、甘肃镇。 今日,袁炜被嘉靖帝宣进西苑奏对,面授机宜,随后被嘉靖帝钦点为提点九边查勘使,会同两位兵科给事中及两位监察御史,奔赴宣府、大同两镇查勘其军饷、修边、赈恤等费用支取使用情况,若是发现侵吞情况,则享有先斩后奏大权。 袁炜等人奉旨查勘的宣府、大同两镇是九边军费最多的,也是防御北虏俺答汗的主要重镇,事关重大。 袁炜等人相当于钦差大臣,跟现代的巡视组有些相似。
而袁炜又是嘉靖帝钦点的提点九边查勘使,是这次查勘的主要负责人,两位给事中和两位监察御史都受他节制,相当于巡视组组长,可谓风光无限。 当然,袁炜在朱平安面前趾高气昂的,还有一点原因。 朱平安今日也被分配工作了,跟袁炜这个大权在握的巡视组组长相比,朱平安就是小组成员中最不起眼的一个。 前晚廷议,嘉靖帝除提到九边核实军费外,还封存了太仓银库。 今日,嘉靖帝揭晓了封存太仓银库的用意——稽查太仓库银。 与袁炜他们九边巡视组同时成立了太仓银库巡视组。 正三品吏部右侍郎刘光佐担任太仓银库稽查正使,正四品的大理寺右少卿曲同阳担任太仓银库稽查副使,另外会同稽查太仓银库的还有正五品的工部司务厅郎中高瑞、六品的翰林院侍读朱平安,另外还有一位七品的监察御史司南。 说起来朱平安并不是这里面官职最低的,但是人家监察御史司南虽然官职低,但是权势重,而且在言官里也小有名气。相对而言,朱平安反而是这次太仓银库稽查组中最不起眼的一位,几乎就是一个跟着凑数打酱油的。 朱平安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进太仓银库稽查组的,今日才进了无逸壂司直,就被通知了这项任命。 反正不是嘉靖帝钦点的就是了。 正是因为对比如此鲜明,所以袁炜才会在朱平安面前如此趾高气昂。 行了,我看到你的绿帽子了。 有必要这么骄傲吗? 朱平安对晃来晃去的袁炜腹诽不已。 嘉靖帝对这次的太仓银库稽查颇为重视,刚刚服过“仙丹”后,嘉靖帝穿着一袭青色道袍来了无逸壂,其实说起来,嘉靖帝虽然不上朝,但是对朝政还是很上心的。 嘉靖帝大约是刚服了炼制的“仙丹”,面色有着不正常的红润,青布道袍,衣袂飘飘。 嘉靖帝在内阁分别召见了九边勘查和太仓银库稽查小组。 朱平安作为太仓银库稽查小组成员,聆听了圣训,嘉靖帝对太仓银库稽查一事非常重视,太仓银库是大明国库,是大明的钱袋子,事关大明根本,无论是九边年例、官俸、军饷,还是供应内库、赈灾济民,都离不开太仓银库的支撑。 不得不说嘉靖帝是天才。 嘉靖帝在强调本次稽查重要性的同时,还设置了一个交叉稽查体制,从今年开始,每隔一年就要稽查一次太仓银库,每一次稽查组人员不同。 今年是朱平安他们五人,但是下一次是谁就不知道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是他们五人了。 如果这一次弄虚作假或敷衍了事的话,那么下一次稽查银库时就很可能会东窗事发。 这就是嘉靖帝权谋过人之处。 “卿等莫要负朕。” 嘉靖帝最后一一扫视了五人,眸光锐利,整个大殿一时间都充斥了无上威压,直到朱平安等人后背浮现冷汗的时候,嘉靖帝才阴测测的说了一句。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