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7章 等待

汉兴 537 作者硕鼠就是我 全文字数 2314字

八月初一,齐军对大同的包围已经持续了一整个月,连兵带民来来往往的十万大军甚至已经在大同城墙下形成了一个城外城的奇特区域。 以城墙相隔,城内是仍在世侯控制之下的大同府,而城外则是一个典型的齐国军营,以及集市。 期间对己方战斗力极不自信的世侯军自然没有出城反击的举动,而战斗力冠绝天下的齐军却也没有发动一次真正的攻城战。 倒是有齐军士兵在休闲时间,曾经跑进大同城内游玩一圈,看大门的世侯兵也没有阻止,大家完全相安无事。 仿佛两军并非敌对的双方一样。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札木合的使节团到来,这个使节团带来了蒙兀大汗替齐晋双方调停战争的文书。 徐世杨直接把使节团带到大同城下,让正使站在高处把札木合给徐世杨的信当着城上城下所有人的面读出来。 蒙兀人的正使倒也没有反对,他非常痛快的向徐世杨和大同城内外的两地军民大声宣读草原天会汗对齐晋战争的看法: 在信中,札木合首先提醒徐世杨两人之间去年才达成的协议,他要求徐世杨至少放弃对大同这座城市的围攻,并且保证大同作为齐蒙双方之间永久中立贸易城市的地位。 札木合的另外一个要求是希望徐世杨能保证八大世侯的人身安全,因为十多年来他们一直是蒙兀人最忠诚的附庸,作为蒙兀大汗,他觉得自己有义务保护他们。 当然,若是徐世杨不愿意,那么札木合也不会强行保下八大世侯——虽然好用,但狗始终是狗,能保则保,若是保不下来,杀了也不会心疼。 只是札木合也想从这条忠犬的尸体上分得自己的一份,他提议齐蒙两家达成一个关于山陕世侯的协议。 比如除了大同作为自由贸易城存在之外,其余土地都可以交给齐国,但两省十四世侯的子女、家眷、人口和其他财富应该至少分给蒙兀人一半。 准确的说,札木合希望能得到晋省至少七家世侯的全部家产作为损失山陕世侯这个附庸的补偿。 如果徐世杨能够答应这一点,那么札木合承诺可以放弃对晋省世侯的支持。 说到这里,大同城下已经鸦雀无声,大家都惊讶的看着蒙兀人的使节,连齐军士兵都不敢相信蒙兀人就这么轻易的放弃了晋省时候这条走狗。 札木合的信并未念完,接下来还有别的内容,不过徐世杨已经不打算给出更多时间了,他一挥手,强壮的黑旋风李逵两步跳到蒙兀正使身边,一把把信夺了下来,直接撕成碎片。 “你要做什么?”蒙兀正使不满的质问道:“谁给你这么大胆子?我是使节!” “你就是个狗屁!”李逵毫不客气的一拳揍在使节脸上,把他砸的仰面跌倒,眼冒金星,鼻血长流。 使节的几个护卫同时抽刀,想要上前把他们的主子救出来,徐世杨身边的一排近卫兵不声不响的抽出燧发手枪,扳开撞锤直接对蒙兀使节的护卫开火。 耀眼的枪炎闪过,护卫们如同被镰刀划过的麦子一般瞬间倒下一片。
随后近卫兵收起手枪,抽出腰刀上前,冷静的对地上的鞑子一个个补刀。 李逵完全没有理会发生在身边的小小战斗,他打得兴起,干脆骑在正使身上,沙包大的双拳不断锤在这蒙兀人的大饼脸上,打得他面目血肉模糊,鼻梁坍塌,眼珠凸起,眼看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 眼看正使被齐国人活活打死,蒙兀人的副使绝望冲着徐世杨大喊:“世子殿下,两国交战不斩来使!” 徐世杨袖着双手,饶有兴趣的看着李逵不断暴打所谓的“来使”,完全没有理会副使的意思。 过了很久,徐世杨才点点头,示意其他近卫上前拉开李逵。 有人一刀斩下蒙兀正使那血肉模糊的脑袋,扔在副使脚下。 “这就是孤给你们大汗的回答。” 徐世杨微笑着说道: “孤答应过事一定能得到不折不扣的执行,两国贸易依旧放在大同,孤保证商人的安全。” “但收复山陕是我们汉人的内政,轮不到他札木合插嘴,再敢多说,你们就不要写信了,直接用马刀来跟孤谈判吧。” “对了,再跟札木合说,孤的兵把那个叫巴图的傻子埋进山沟里去了,他不必挂念了。” 徐世杨话音刚落,几个近卫兵上前,不顾蒙兀副使的挣扎,强行把他扒的精光,然后把他倒着绑在一头驴子上。 有人把正使的脑袋绑起来,挂在副使身前,就这样把他驱逐出境。 除了这个副使之外,蒙兀使节团剩余的所有人全部被就地处决。 徐世杨当着大同城内外几十万军民的面,重重打了札木合的脸,更重要的是,他向城中的时候们传达了自己的决心——别指望依靠蒙兀人的支持抗拒齐军。 何况札木合的信也确实出乎世候们的意料——他居然提议齐蒙两家瓜分世候的财富,一点都不顾及晋省世候对蒙兀十几年的效忠。 这种见小利而忘义的行为,实际上是在消耗札木合的信用,别说即将覆灭的晋省世候,今后任何想要投靠蒙兀人的势力,都得仔细想想他们会不会被札木合卖掉。 而且,今后徐世杨控制的传媒集团会不断到处宣传札木合今天的这封信,以便在其他势力心中加深对札木合以及蒙兀人喜欢背信弃义的印象。 这样今后有精力转过头来收拾蒙兀人的时候,战争会打得更轻松一点。 当然,现在还不到能看出成果的时候,徐世杨在大同城下的做法还是为了断绝世候们最后的两个希望之一。 他们现在唯一能指望的就只剩下大周的支持了——军事上大周当然更不可靠,但政治上恰恰相反。 毕竟齐国目前名义上仍然是大周的一部分。 实际上,徐世杨也在等江南朝廷的反应,他需要在众人面前展示朝廷为汉奸压迫“忠贞之士”的作风,这对齐国名正言顺脱离朝廷十分重要。 当然,这得是朝廷确实会这么做的情况之下。 不过以徐世杨对赵家人的了解,他们几乎肯定会这么做的。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