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8章 睹物思人

红楼名侦探 618 作者嗷世巅锋 全文字数 2917字

眼见太子府渐渐掩映在风雪中,孙绍宗放下车帘长长的出一口恶气。 要说方才在太子面前,他也称得上是犯言直谏了,尤其那‘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八字,堪称刺中了太子的逆鳞。 不过也正因为知道,这是太子的逆鳞所载,孙绍宗才选择拿那些太监开刀,打响回京后的第一枪。 盖因在书信当中,孙绍宗早就发现太子之所以会亲近宦官,并不是真心倚重他们,只是内心深处的自卑感,让他觉得只有这些阉宦,才不会对自己有不恭敬的念头。 而孙绍宗恰恰就针对这一点,编造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说辞,去触动太子心中最敏感的自卑。 从而让他认定,继续倚重这些太监,只会让更多人联想起,他下面没有卵子的事实。 甚至还会因此影响到他登基称帝,乃至其后的雄心壮志! 这两相对比之下,太子会做出如何选择,也就不言而喻了。 唉~ 这想当个‘诤臣’也着实不容易! 但眼下也实在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原本孙绍宗主动离京,是准备远离夺嫡的大戏——谁承想出去两年,这场大戏还远远没有落幕。 不仅如此,太子还明里暗里的宣扬,俨然把他说成了左膀右臂。 这下就算想撇清,也没那么容易了——再说太子虽然废柴了些,却在夺嫡一事上占据先天优势,孙绍宗也实在没有道理,选在这时候和太子闹翻。 不过为了预防可能存在的风险,孙绍宗决定在辅助太子之余,尽量摆出一副‘纯臣、诤臣’的架势——先刷些好名声,以后真要有什么意外发生,转起舵来也方便些。 而太子府里,这些已然传出恶名的小太监们,自然是刷声望最好的祭品。 “老爷。” 这时忽听车夫张成喊了一声,孙绍宗还以为有什么情况呢,探出头来,却听他问道:“这雪越来越大了,咱们是先回府,还是往荣国府赶?” “自然是往荣国府去!” 孙绍宗吩咐道:“不然若是积了一地雪,再想出门就更麻烦了。” “好嘞!” 张成大声应了,顺势抖了个鞭花,赶着马车加速驶入了漫天风雪当中。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却说在这风雪纷落之际,太子妃孙淑仪正孤零零一人,在窗前凝望着院中红梅,那雍容典雅的眉目间,隐隐凝着化不开的愁绪。 前几日,因擅闯书房一事,惹得太子大发雷霆,甚至还喝令几个小太监,不由分说的将她赶了出来。 太子的责骂倒也还罢了,毕竟夫为妻纲、君为臣纲,而且这些年孙氏也已然渐渐习惯了。 但那几个小太监的无礼冒犯,却让孙淑仪深恨不已。 几个下贱无耻的东西,即便是受到太子的指使,做做样子也尽够了,竟然还真敢对自己动手动脚! 一回想起那日,被那几个阉宦抓住手臂,向外拖拽的情形,太子妃便又是恼怒又是厌恶,恨不能亲手杖杀了那几个狗才,方能消去心头只恨。 “娘娘。” 正自恼恨不已,忽听身后有侍女小心翼翼的请示道:“浴桶已经准备好了,您看……” 太子妃收回了目光,顺手将窗户合拢,将那漫天雪景关在了外面,这才自软塌上起身,随着那侍女到了外面厅中。 那厅里早燃起了几盆无烟的银霜炭,暖融融的仿佛是在初夏一般。 太子妃默不作声的,将双臂舒展开来,两个侍女忙上前轻车熟路的,将那一席绿绒紫纱裙剥落开来,显出具欺霜赛雪的身子。 前后又有两个仆妇,踩着绣墩将环佩朱钗取了下来,任由那一头光可鉴人秀发,披散在冰肌玉骨之上。 眼见得只剩下肚兜与脚下的绣鞋,一名侍女正待解开系带,太子妃却忽然探手在那浴盆里试了试,淡然的吩咐道:“有些热了,加两瓢冷水。”
即便接近赤诚相见,她言语间仍是透出一股凌然不可冒犯的贵气。 其中一个仆妇闻言,忙取了瓢来,自桶里舀了一勺井水,便待浇到浴桶之中。 谁知就在此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拍门声,那仆妇被唬了一跳,手腕一抖,竟在那浴桶边缘洒出不少水来。 其中一些,甚至溅到了太子妃的肚兜上。 那仆妇吓得急忙屈膝跪倒,正待连声讨饶,却听外面那人大声叫道:“娘娘、大喜啊娘娘,太子爷身边那几个小太监,都被杖毙了!” “什么?!” 太子妃为之一愣,忙吩咐侍女为自己披上了浴巾,又喝令左右打开了房门。 眼见一个仆妇跌跌撞撞的闯了进来,她急声追问道:“你方才说的,可是真的?!” “千真万确啊娘娘!” 那仆妇穿着粗气,激动道:“方才王府丞悄悄领奴婢过去看过,几个小太监横七竖八的躺在雪地里,连身子都已经都凉透了!” “怎会如此?!” 太子妃的胸脯急促起伏着,几乎要将浴巾撑开似的,两只凤目中更是神采奕奕,颤声道:“难道……难道是太子殿下……” 那仆妇急忙点头:“正是太子殿的命令!” “啊~” 太子妃一声娇呼,只觉胸腔里热腾腾的,心下暗道太子殿下,果然还是同自己心心相印,情知自己恼恨那几个阉宦,便毫不怜惜的出手杖毙了它们! 激动之下,她恨不能立刻穿戴整齐,去太子哪里叙一叙夫妻之情。 唯一可惜的是,太子殿下已经不能人道了,否则自己定要…… 正想些不可名状的,却忽听那仆妇又道:“据说是那孙大人向太子殿下建言,说那几个小太监多有跋扈之举,太子殿下这才杖毙了它们!” “孙大人?” 太子妃满腔喜悦,骤然减弱了九成九。 原来太子殿下,并非为了自己出头,而是因为孙大人的建言才…… 也罢,这本就是自己期望孙大人做的,如今得偿所愿,又有什么好抱怨的? 想是这么想,却终究难免有些怅然若失。 于是太子妃颓然的挥了挥手,吩咐仆妇丫鬟们,把那洗澡水撤去,便自顾自的回了里间。 她是自那日之后,觉得身子被玷污里,才每日里要洗上三五回,如今那几个小太监既然已经被杖杀,这习惯自然也便可有可无了。 却说太子妃进了里间,因身上的肚兜湿了不少,便径自打开衣柜,想要翻件贴身的小衣出来。 谁知随手这一翻腾,却找出件黑紫相间的蕾丝镂空文胸来。 这正是当初孙绍宗见过的那件! 那次事件之后,太子妃让人把其余的内衣,一股脑都换了个干净。 唯独这件不好让旁人瞧见,便悄悄压在了箱子底。 如今睹物思人,再想起方才‘心心相印’的念头,太子妃登时涨红了面孔,忙将那文胸塞回了箱子里。 正准备将箱盖也重重合拢,却忽然想起了前几日太子的绝情…… 她紧咬着樱唇迟疑了许久,忽然转身把房门反锁了,又强压着心头的惶恐,扬声吩咐道:“本宫有些乏了,要睡上一会儿,若是没什么要紧的事儿,就不要打扰来本宫。” 等外面恭声应了,太子妃又一步步挪回衣柜前,颤巍巍的翻找出了那件文胸。 把这不知羞的物件,托在手上凝望了半晌,她又将银牙一咬,快步来到床前,挑落了红鸾帐,摊开了鸳鸯被,将娇躯埋入其中,褪去了所有的枷锁,将那风月女子才用的物件,死死裹在了身上! 有词半阙: 蓬莱院闭天台女,画堂昼寝人无语。 抛枕翠云光,绣衣闻异香。 潜来珠锁动,惊觉银屏梦……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