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六章 安静点

红楼之尴尬夫妻 756 作者林月初 全文字数 2242字

今天马场的阳光有点大,探春站在半遮半掩的树荫下,一阵微风袭来,裙摆飘动。 肖柏站在树荫外,隐隐觉得今天的日头晒的自己有些炫目,又觉得是眼前的这个人炫目的让自己睁不开眼睛,总之他有些分不清了。 他听见自己的心跳声,一声一声大的吓人。这不是做买卖,虽然眼前这个人只是个小姑娘,却让他觉得异样的紧张。 “说啊。”树荫下的少女羞红了一张脸,声音也忍不住带了点颤抖:“你在哪儿捡到我帕子了?我的帕子呢?” “帕子……”肖柏歪了歪头,忽然一笑:“对不住东家,我给弄丢了。” 探春低下头去,咬了咬牙,这死东西,还敢不承认。 “你弄丢了我的帕子?那你该死!” 肖柏噗的一下笑了起来,又赶紧憋了下来:“是,东家想怎么罚?” 探春哑然,突然觉得自己这辈子加上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家伙。自己怎么以前没发现,这家伙这么恶劣。 她清了清嗓子,正色对肖柏道:“肖公子,你对外打听我,这已是不妥。既然你说捡了我的帕子,那就请肖公子还给我。今日你说帕子丢了,可若日后这帕子仍在你手里,你就与登徒子无二样了。” 肖柏的笑容渐渐的淡了下来,他认真的对着树荫下的人鞠了一躬,声音不自觉地轻了起来。 “我这儿真没有贾姑娘的帕子,那日我确实在洋行门口打听过姑娘,捡帕子不过是个借口,实则是我对姑娘一见倾心,想结识姑娘罢了。 “得知姑娘乃总督之女后,我也知道肖家的身份地位,想高攀是高攀不起的。可我对姑娘实在念念不忘,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就这么错过了。 “我以权谋私接近姑娘,确实有些卑鄙,可不争取一下,老了只怕也会后悔自己毫无作为。 “既姑娘全知道了,我也不敢再瞒姑娘。自与姑娘认识之后,熟悉了姑娘的性子,我更坚信自己对姑娘的一片心思,坚不可移。” 探春被他这一番告白,说的整个人都懵了。 她只是向来质问一下,她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啊。这么突如其然的表白,她该怎么回应? 肖柏似乎看透了探春的心思,又立刻道:“肖柏一片真心,还望姑娘切勿怪我唐突,今日说出来,也不是想逼着姑娘就范。不过因为姑娘已经知道了我的目的,我还拒不承认就有点厚颜无耻了。” 探春怔了一下,啐了一口道:“你也知道自个厚颜无耻?” 肖柏轻笑出声:“姑娘说是,那就一定是。我厚颜无耻也没关系,只要姑娘不把我辞了,别让我这第一单买卖成了笑柄就好。” 探春眨了眨眼,轻声问他:“你就不怕我恼你?” 肖柏看向她,笑着道:“姑娘若是会恼我,我也不敢向姑娘坦白。虽说我和姑娘相处的时间不长,可多少也知道姑娘的性子。若是我藏奸,姑娘反不会饶我。 “倒不是我仗着姑娘的性子好,就敢对姑娘胡来。只是既能难得遇到姑娘这样好性子的,自然也要让姑娘知道我一片真心绝非假意。”
探春默默的看着地面,心里如同乱麻。 自己才从前一段的感情中走出来,还没有多长时间。如今肖柏的话,她不是听了不心动,只是她不想因为这些话就乱了手脚。 是真是假,是好是坏,她还需时间来判断,不可轻易定论。 “姑娘不必急着答复我,仍当我是肖家派来的管事就好。”肖柏此时突然又道:“若是因为今日的话,让姑娘心里有了疙瘩,日后这马场也不好经营了。” 探春闻言抬头道:“你既知道,为何还跟我说这些?” 肖柏定定的看着她,脸上笑得很是温柔:“因为姑娘知道了,来质问,我总得给姑娘一个准信,让姑娘知道我的心思。 “我这里不会强求什么,姑娘若看不上我也是正常。只是这马场的经营,却是我第一单的买卖,还请姑娘给个机会,让我做完了。” 探春松了口气,板着脸对肖柏道:“你可记住今日的话,马场的经营不可松懈,否则我拿你是问。” 肖柏笑着点头,就见探春已转头走了。他心中微微一叹,不由反省自己是不是太急了点。 本来他想着,近水楼台先得月,若是能跟贾姑娘多多相处,两人渐生情愫,他提亲也方便的多。 可谁知,情愫还未生,就突生变化,莫名其妙的跳出来了个张震。 若不是因为张震的出现,肖柏可是打算把心思一直藏到最后的。偏偏这张震出现,贾姑娘看着还与他很熟,这就让肖柏有点慌了。 肖柏自诩他自幼受训,时刻都能保持冷静,可在看到探春与张震的熟稔后,这份冷静就消失殆尽了。 就算在将军夫人跟前,肖柏都还能顺利过关,可在看到张震之后,他居然出声讽刺,甚至差一点就跟人吵起来了。 肖柏也算是训练有素,才能迅速将自己的脾气给压了下去。可这一路往马厩去,他真是越想越不甘心。 他还寻思着,该找个机会向探春透露一点自己的情愫,看看能有什么反应。谁知只是有个想法,探春这边倒先找上门来了。 肖柏此时还是有点慌,也不知道自己这一次的表白,会让探春怎么看他,他知道自己这行为唐突,若是真心钟意,大可请母亲上门提亲。 可他打听过的,知道总督家里最宠这位嫡女,什么都先顺着嫡女的性子来。自己就算上门提亲,探春不答应,总督夫人也不会答应。 唉,真是愁上加愁! 探春这头也不好过,她快步上了马车,吩咐了一声回家,便再不说话了。 侍书坐在旁边,一脸担忧的看着她,时不时的问:“姑娘这是怎么了?” 探春被聒噪的实在不行,叱了一声:“安静点。” 侍书吓了一跳,赶紧闭上了嘴巴,只瞧瞧看着探春的眼色,却再不敢开口了。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