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 逃之夭夭

红楼之庶子风流 390 作者屋外风吹凉 全文字数 3960字

“铛!” “铛!” “铛!” 扬州大明寺,建于南朝宋孝武帝大明年间而得名。书书网 更新最快 这座千年古刹,曾迎来多少文人骚客! 李白、杜甫、刘禹锡、高适…… 他们曾畅游此刹,曾在此挥毫泼墨,留下千古文章。 然而这样一人杰地灵之地,今日却也不得不屈从于权贵之势,封门闭寺。 甚至连寺内僧人,除却寥寥几位年迈的大德高僧外,都要被约束在僧舍内念经,不得外出惊动了贵人…… 大明寺虽为化外之地,却终究还是在王土之上。 …… “阿弥陀佛!老衲慧法,见过清臣公子。” 大明寺山门外,除却四名知客僧外,便只有两个老和尚站于门外迎接,其中身披方丈袈裟者,念了声佛号,打量了马上少年权贵一眼后,躬身相迎。 贾琮翻身下马,看着数名僧人行礼,还施一礼,道:“冒昧而来,叨扰大和尚了。” 慧法闻言,道:“大明寺本是化外之地,当开方便之门。清臣公子亦是居士,谈何冒昧?再者,以清臣公子之才,若能为鄙寺留下只言片语之墨宝,不让姑苏城外寒山寺专美于前,其功德不下于佛门护法。” 贾琮闻言,呵呵一笑,道:“小子虽从不妄自菲薄,但也不会妄自尊大。大明寺千年古刹,李青莲、白乐天在此留下墨宝,他们都难为之事,我且有自知之明。再者,大和尚,实不相瞒,小子并不信佛。” “阿弥陀佛!” 慧法方丈用一声佛号,镇住了身后的躁动,宽容道:“我佛慈悲,普度众生。纵然不是信徒,清臣公子虽自言不是居士,却亲身往我佛之地一观。可见,公子与我佛有缘。” 贾琮呵呵一笑,不置可否,回头看了展鹏一眼,展鹏一挥手,一亲兵捧着一托盘上前,展鹏揭开托盘上的锦帛,露出一盘银子来…… 贾琮道:“今日登山门叨扰,只为陪家人游此千年古刹。叨扰贵寺闭寺,小子心中过意不去。些许银两,施与贵寺,修补僧舍吧。” 慧法禅师闻言,眼中闪过一抹苦笑,道:“请恕老衲修行不足,犯了贪痴之戒……老衲厚颜,可否以此香火之钱,换清臣公子为鄙寺复建牌楼题一幅字?” 贾琮想了想,点点头道:“也好。” 慧法禅师闻言大喜,再念一声佛号,道:“阿弥陀佛!三月老衲往金陵鸡鸣寺一行,得会尊师松禅公,于彼处观清臣体,以为天下字体禅意深厚无过于此者。能得清臣公子书一牌楼,乃我大明寺之幸也。 清臣公子,请!” …… 于一庄严高大的牌楼下,贾琮书罢“栖灵遗址”四字,慧法禅师再三端详,心满意足后,也感觉出贾琮的不耐烦。 知趣的留下一副山寺舆图后,就领着众僧告退。 等外男都离去后,在车轿内坐得不耐烦的一群丫头们,终于得以解脱了。 一个个自马车小轿中走下后,看着面前四柱三楹,下砌石础,仰如华盖的牌楼,一个个张大了嘴。 一群常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女孩子们,哪里有机会这般自在的观览古寺。 这会儿也没个外人,也就可着她们顽闹了。 别说小角儿、方方元元和晴雯、春燕几个爱闹的,连黛玉、紫鹃都笑弯了眼,啧啧称奇的打量着周遭的一切。 看了好一会儿方罢,又往里去。 李蓉先一步让出自福海镖局的几个懂些武力的中年妇人往四处探查,其实展鹏早已经让人看过几回了,不过为了以防万一。 再往里走,便是天王殿。 殿内供有弥勒像,背面为护法韦驮,两旁分立持国、增长、广目、多闻四大天王。 弥勒慈祥,护法和四大天王则个个凶神恶煞,端的骇人。 一群女孩子们哪里看的了这个,纷纷集结在贾琮身边,恨不能绕道而行。 贾琮笑呵呵的护着众丫头穿过天王殿后,顿见一片开阔的庭院。 古木参天,香烟缭绕。 庭院对面便为大雄宝殿,面阔三间,前后回廊,檐高三重,漏空花脊。 屋脊高处嵌有宝镜,阳有“国泰民安”四字,阴有“风调雨顺”四字。 观之心生庄严之感。 见一群小女孩子,连小角儿都绷紧了脸,贾琮不由好笑。 引着众人进了宝殿,只见殿内法相庄严,经幢肃穆,法器俱全。 正中坐于莲花高台之上者正是释迦牟尼大佛,被尊称为“大雄”。 大佛两侧是他的十大弟子中的迦叶和阿难,东首坐着药师佛,西首坐着阿弥陀佛。 佛坛背后是“海岛观音”泥塑群像,两边是十八罗汉像。 金光焕彩,法相庄严。 佛前摆有蒲团,黛玉在问过贾琮之意后,先去跪拜礼佛。 她信这个…… 黛玉、紫鹃拜罢,晴雯、小红等人依次去拜,都默然许愿。 唯有到香菱时,她虔诚之至的磕头后,说出了自己的心愿:“求佛祖保佑我爹爹早日回来,保佑他老人家不生病,求佛祖爷爷……还我爹爹回来吧。爹爹回来后,香菱给你磕长头……”说着,一边磕头一边落泪。
这陡然的变故,让一众女孩子都红了眼。 贾琮给小红、春燕使了个眼色,她二人不嫌香菱娇憨傻笨,平日里相处的极好。 见贾琮使眼色,两人忙去拉起香菱,拉到一边哄了起来。 这等事,在此处不好乱说。 等香菱收了眼泪,过来害羞的与众人道歉,一阵嘻嘻哈哈的取笑后,大家伙继续游寺。 不过到底都是女孩子,哪里步量过这么多路程。 逛完大雄宝殿,转完平山堂,一个个就已经面色泛白,香汗淋漓,难以继续了。 贾琮笑道:“今儿就到此为止吧,天色也暗了,明儿再去攀登一番久负盛名的栖灵塔。我叫软轿来,送你们去西园。西园中有唐人点评的天下第五泉,泉水甘美。今儿咱们就用这天下第五泉水,煮山茶吃。” 这等有趣的事,哪个不喜欢? 本来疲倦的神色一扫而空,又叽叽喳喳笑语起来,好不欢快。 贾琮呵呵笑着,招呼人抬来软轿,将一个个小丫头送至西园。 …… 扬州园林天下盛名,西园便是扬州盐商们为孝敬佛祖而捐建。 园中古木参天,怪石嶙峋,池水潋滟,亭榭典雅。 山中有湖,湖中有天下第五泉。 此时夕阳西下,漫天红霞。 红光映着这山、这水、这树、这人…… 美不胜收! 坐于湖心一亭轩内,黛玉等人静静的观看着晚霞落日。 若独自一人观此美景,或许会心生寂寞寂寥之感。 可此刻众人聚集此处,恍若一家人团圆,再看此景,心中只会更添几分美好。 连素来爱悲春伤秋的黛玉,此时观此景都弯起了嘴角,目光柔和…… 当夕阳落山,黑夜降临,早有嬷嬷点起了七八只风灯,悬于亭下。 照耀的一片通明。 又有船只开来,几个媳妇提着十来个食盒,盛着大明寺的素斋来备晚宴。 论奢靡享受,古人其实更胜后人…… 许是走路太多又心情舒畅的缘故,连黛玉今晚都多吃了大半碗斋饭。 吃饱后,大家又一起吃了天下第五泉泉水煮出的山茶。 一群小年轻,哪有品茶的经验? 不过是好顽罢,尤其是小角儿,也不知是品出了何等仙韵,装模作样的摇头晃脑咋舌称赞。 惹得众人笑弯了腰…… 弦月初升,漫天稀星。 有嬷嬷烧了几盆锦炭至于亭内,又用纱帷将周边拦起半截以遮夜风…… 亭内温暖起来,黛玉身着雪里金遍地锦滚花狸毛长袄,罩了一件大红羽纱面白狐狸里的鹤氅。 其她丫头则是清一色的胭脂红点赤金线缎子小袄,配大红猩猩毡与羽毛缎斗篷,皆是贾琮所赠。 纵然是荣国府内,寻常丫头哪有这样的衣服和斗篷穿戴? 也只有袭人妈死时,王熙凤为了让她体面回家,才赠送了一套“姨娘配备”。 不过贾琮对于这些与他从苦日子里一点点熬出来的丫头从不小气,都是当大家姑娘在养,所以个个穿的极美。 黛玉坐在贾琮身旁,看了群叽叽喳喳仿佛说不完的顽笑话的丫头们,悄声对贾琮道:“你待她们可真好!” 贾琮斜倚栏杆,看着烛火下黛玉那种极美的俏脸,赏心悦目下心情舒爽,笑道:“她们如此待我,我便如此待她们。” 黛玉闻言,面色忽地黯淡下去,垂首不语,过了好久,才又抬起头,眸中星星点点,看着贾琮问道:“三哥哥,当初你极难时,我没有帮你,你可曾,怨恨过我?” 贾琮闻言,哑然失笑,看着满脸愧疚不安,颤着睫毛难过欲泣的黛玉,愈发大笑起来。 见他如此,黛玉虽到底落下眼泪,可心里一块久久压抑的石头,却悄然松动了些。 贾琮站起身,随手拨乱黛玉额前发梢后,转身面向池水夜色,遥遥远眺扬州城内,突起的冲天火光,洒然道:“林妹妹且安心,你也太小觑你三哥哥了……” 远方的火光倒映在贾琮明亮胜过星辰的眼中,他又轻声道:“孟子曰: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也,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吾为大丈夫,头可顶天摘星辰,脚踩厚土安世间。 天下大事尚且忙不尽,又哪有时间去回想那些蝇营狗苟之事?欲为大事者,必有大胸怀!” …… 扬州西城,钰琅街。 就在贾琮带着一众女孩子畅游大明寺,在用天下第五泉泉水煮茶饮用时,白家大宅处,也终于发生了变故。 冲天而起的火,自内燃烧。 大火以极快的速度,烟火蔓延至整条街。 白家大门忽然大开,上百匹蒙住双眼的好马,马尾浸油,点燃后奔腾冲阵! 马声嘶鸣,一时间,锦衣卫大乱。 盐丁趁势冲杀,又有强人自外接应突袭。 被围困了三天,无数人视为必死之局的围攻,竟被生生撕开了道口子。 白世杰夫妇在门下死士的拼死护卫下,逃之夭夭。 白世杰临行放话:“凡欺我者负我者,唯以血火还之!” 扬州府为之惊怖…… ……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