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三)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2152字

谢乡长微笑着说:“卫书记把计生工作做了全面详细地汇报,取得这么好的成绩确实与乡党委严密组织,各村支部紧密配合,全体党员干部积极工作有着重要的关系。当然,其中涌现出了不少先进事迹优秀个人,杨陆顺同志我认为就是最具代表性的了。一个大学生,年轻干部,在工作上任劳任怨,兢兢业业。农村工作什么最难,最难的就是观念的转变,要让大字不识几个的农民们改变几千年的老传统老观念是最难的。政府强制执行很容易,一个命令一道政策就可以使老实憨厚的农民无条件遵照执行,可实际上是口服心不服啊,这次搞结扎,反对得最厉害的就是没有生儿子的户子,杨陆顺同志也就是因为这样才被殴打受伤的,可杨陆顺同志并没有因为这样而放弃,还是孜孜不倦地上门上户做思想工作,正是杨陆顺同志的钉子精神才说服了观念陈旧的农民主动去做了结扎,这才使得结扎工作顺利了很多,杨陆顺同志还上门替手术后的妇女做健康保养宣传,我们新平基本上没有发生大的术后感染情况,这也是杨陆顺同志一大功劳哟。卫书记和我的原则是该表扬的坚决表扬,该批评的严肃批评,绝不姑息混肴。” 老谢这样替杨陆顺摆功,就是因为周副县长那句各打五十大板的话,各乡镇农民对抗结扎的手段层出不穷,打伤干部也是常有的事,但象新平这样处罚严厉的还不多见,新平的农民也服管得多,所以断断不能因为领导有批评就不坚持。而且对老卫这样太注意领导意见的表现也大为看不起,基层干部费了好大气力做的工作,怎么能因为领导一句话就抹杀了呢,况且有了成绩不表扬会冷了同志们的热情嘛,本来突出表扬杨陆顺也是在党委会上同意了的。 老谢这话一出,特别是最后一句话立场态度鲜明,让在座的副书记党委们频频点头,一好遮百错嘛。 见老谢这么夸杨陆顺,卫书记也赶紧说:“周县长、侯主任,老谢说得是理,小杨确实功不可没啊。” 周副县长知道杨陆顺是老卫一手提拨的,老卫怎么夸杨陆顺都正常,难得的是老谢也夸杨陆顺,而且意义还引申得蛮远,这就有点奇怪了,就笑着说:“难得听你们书记乡长一起表扬小杨同志,看来确实是个不错的同志啊,我也见过他几次,很稳重老成呀。” 侯副主任到新平次次数多,多少也清楚书记乡长的关系,呵呵笑着说:“看来这杨陆顺是个有点真本事的大学生啊,才接手计生线就搞得有声有色的,我当初还有点不理解老卫,怎么让个毛小子搞计生?看来我是白操心了,那小杨不仅有文凭还有真本事,我们计生委就缺这样的年轻干部,周县长,我想把小杨调去计生委,怎么样?” 周副县长踢皮球,说:“侯主任可别说笑,真想要小杨,你最好先听听老卫的意见。” 谢乡长忍住笑一本正经地说:“杨陆顺同志完全可以胜任计生委的工作,侯主任也是爱才的领导,这样就更能发挥他本身的特长了,这也算是我们新平乡为县里输出的人才嘛。”
卫书记慌忙摇着手说:“那怎么行,杨陆顺同志到底还年青,需要在基层好生磨练磨练,说实在的,就这么让他去县机关坐办公室,是我们基层的损失呢。”他自诩跟侯主任私人关系不错,所以说话也没避讳什么。他这么紧张也是半公半私,你说好不容易培养出个人一句话就挖走了,谁愿意呢。 周副县长呵呵笑了起来,说:“我同意老卫的意见,年轻人有学识文凭,正好在基层多锻炼,为以后打好基础,这么贸然进了机关,还真可惜了,现在象小杨这样的大学生能安心农村工作值得表扬和鼓励!老卫你放心,这小杨就放在你这里磨练。” 侯副主任纯属玩笑,自然就顺坡下驴,故意惋惜地叹了口气说:“我晓得这小杨是老卫的爱将,我这不明摆着讨人厌么。既然周县长也赞同老卫的意见,我也就只得死了这条心了。” 大家哈哈一乐也就付诸一笑了。可就这看似玩笑的话流传了出去,几转几转到了汪溪沙耳朵里就变味。 沙沙把听到的话原原本本告诉六子后说:“你看你看,你还老是说卫书记如何如何对你好,这么好的机会进城他倒一句话就打破了,真要对你好就要处处为你着想嘛,真要跟他一起熬在乡里呀。” 杨陆顺本要骂她胡说八道,一想在外面都要跟农民讲道理做思想工作,难不成对自己爱人还板着脸说教啊,就笑着说:“沙沙,我也听说了,这纯属是计生委侯主任随口说的,哪能当了真呢?而且卫书记这么强烈地挽留我,不正说明了他是真心对我好么,当时还有周副县长等县领导在场哟。” 沙沙撇着嘴说:“我看不见得,谢乡长就蛮会做人的,他就马上同意了,如果卫书记也坚持坚持,说不定还真去了计生委呢,虽说不定有什么好职务,总也强过新平嘛。” 杨陆顺说:“沙沙,咱们新婚蜜月都没过完你就想着去县里的,原来说什么扎根新平都是哄我的呀?我可丢不下老父老母,如果到县里分的房子大还说得过去,要不我才懒得动呢。” 沙沙嘿了一声说:“你姐姐姐夫那么多,还怕没人照料你爸妈么?我看你爹把你几个姐姐看得够重的了,这不知道你五姐饭馆里蔬菜要买,他不但把自家的菜送了去,还要在咱屋后面的空地上开菜土,不一点心思全放你五姐身上了么?自然你五姐得好生孝敬你爹娘!” 杨陆顺一听她又扯到家里这些琐事上,不禁头痛得紧,你说沙沙也算是个高中生,好歹也是城里妹子,总比农村婆娘见识多点吧,心眼咋就这么小呢?难道真是唯小人与女人难养么?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