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二)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3241字

第二天一早,杨陆顺就起来做好早餐,精心伺候沙沙吃完,就要到建华村去给爹娘报喜,沙沙自觉没什么怀孕反映,也害怕有误,就说:“六子,你先别急,等再过几天有反映了,确定真是怀孕了再让老人们高兴不迟呀,免得你爹娘白忙活了。” 杨陆顺一想也对,毕竟沙沙没什么经验,万一只是经期不规律,不是怀孕,那爹娘肯定会失望得很。可他总也抑制不住兴奋,去政府上班的路上见谁都热情地打招呼,不知情的人都会暗暗嘀咕,这杨陆顺是不是又要进步了? 熬了一星期后,也就是沙沙经期停了快有一月,黄天不负有心人,沙沙果然出现了怀孕初期的反映了,早晨起床有了呕吐现象,感到了疲乏没力气,老想睡觉,胃口也有了变化,原来喜欢吃的东西现在一点也不想吃,而且原本粉红的小**色素加深了,丰满的**增大了些许而且变的坚实和沉重一些,**有了一种饱满刺痛的感觉,乳晕上的小颗粒显得特别突出。种种迹象都与书本上怀孕情况十分相似,为了保险起见,杨陆顺还带着沙沙去乡卫生院看妇科医生,当医生检查后肯定地告诉杨陆顺,沙沙确实是怀孕后,即将二十五岁的六子兴奋得又叫又跳,简直就是个五岁的小孩。 杨陆顺迫不及待地把这好消息高兴了他爹娘,盼抱孙子盼伤了的老人马上欢喜得泪流满面,不顾年近古稀腿脚不灵便,跪在祖宗神龛前就砰砰磕着头,呼号着:“杨家列祖列宗这上,老杨家又要添丁了,六子媳妇怀上了!请祖宗保佑一定要赐个男丁啊” 杨陆顺要上班,爹娘年迈,四姐主动提出照顾沙沙的起居饮食,反正已经是农闲时节,灿灿天天要跑近十里地上学,干脆母女俩就住到六子家,一来方便孩子读书,二来家里有专人看护着沙沙。四姐是典型的贤惠家庭妇女,收拾屋子,做四个人的饭菜洗四个人的衣服还是轻松简单。 其实沙沙妊娠反映并不严重,可她是个娇生惯养的城里妹子,巴不得啥事不做吃现成的。汪父汪母得了女婿报喜后,也是高兴得很,又不放心,毕竟沙沙才二十岁的妹子,就匆匆赶到新平看望,见杨家人把沙沙当公主一样伺候,既觉得有面子,悬在嗓子眼的心也就放回了肚子。 杨陆顺虽然高兴,但工作责任心很强,家里安排好了也就恢复了正常的工作,只是整天乐呵呵的,不久全乡都晓得计生乡长杨陆顺的媳妇怀上了孩子! 直到有一天叶祝同周可带着叶小菁来看望沙沙,杨陆顺才猛的记起许诺过的事来。南平有个风俗也可以叫迷信,就是孩子能猜测到孕妇怀的是男孩子还是女孩,据说非常灵验,所以周可把菁菁拉到沙沙面前,问:“菁菁,你说汪姨肚子里怀的是弟弟还是妹妹呀?”满屋子人都期冀地等着答案,菁菁天真的歪着头想了想说:“汪阿姨怀了个聪明健康的弟弟!”不管是不是大人教的,反正说出了大家最期盼的答案。 看着叶家诚挚热情的笑容,杨陆顺暗暗惭愧:居然一时高兴忘记了叶大哥如此重要的事。其实当他得知新平中学请调这路走不通后,就只有请卫书记或是谢乡长出面帮忙了。杨陆顺知道卫书记对叶祝同没什么好看法,估计也不会很热心地去帮忙,就只有寄希望于谢乡长了。谢乡长是教师出身,而且在五中还担任过教导主任,与教育线的领导应该熟悉,加之谢乡长的新房是叶祝同让出来的,也算欠了叶祝同一次人情。不过杨陆顺也有顾虑,他虽然表面上跟谢乡长很亲近又有师生之谊,可实则也只是上下级同事关系,在私人交情方面并不很深,他还真拿不准谢乡长会不会帮他,万一谢乡长不愿意他就真没办法了,所以迟迟不敢找谢乡长。可时间在一天一天过去,叶祝同似乎很信任杨陆顺,从没在他面前问过进展得怎么样,这就更让杨陆顺心里不安,总觉得亏欠了叶大哥,久而久之都不敢面对叶祝同了。 转眼就到了年底,政府大会小会不断,各项评比检查一波又一波,新平乡计生工作因为结扎取得第一名,在表彰大会上,杨陆顺代表新平乡上台,县委郭书记亲自颁发了锦旗奖状,还做了先进工作经验报告。会上县委郭书记高度评价了新平乡的计生工作,多次点名表扬了卫书记、杨陆顺,卫书记乐得合不拢嘴,看得出他对杨陆顺是非常满意,而谢乡长虽然没被点名表扬,可也一直保持着高昂的情绪,作为乡长他有理由高兴。
因为会议时间为一整天,晚上卫书记回了家,谢乡长和杨陆顺就睡县招待所,按说杨陆顺应该去岳父母家看看,可他想利用这次单独与谢乡长一起的机会,请谢乡长帮忙。 县委办晚上安排了一个舞会,谢乡长似乎不怎么感兴趣,杨陆顺也就陪着他在房间里聊天,说是聊天,可话题一直是谢乡长掌握着,领导的思绪一般都天马行空,飘忽不定,虽然谢乡长为人随和,可杨陆顺也不敢疏忽,尽量使得气氛和谐融洽,两人说说笑笑时间倒也过得飞快,时间越晚杨陆顺心情越焦急,真琢磨怎么开口,谢乡长突然问道:“六子啊,你觉得扶植个体经营种养殖户和搞小集体经济模式的村办企业,哪个更能让农民得到实惠?” 杨陆顺马上就联想到卫书记和谢乡长的分歧,他们是各执一词,一个要搞小集体项目一个要扶植个体农民,得谨慎回答,想了想说:“搞集体经营模式的村办企业,前期投资比较大,收效稍微慢了点。”他顿了顿见谢乡长脸上的笑意更深了,没戴眼镜的眼睛珠子略显得有点外凸,就觉得有点陌生,谢乡长没说话,只是看着他。 杨陆顺抿了下嘴唇接着说:“虽然收益有个过程,俗话说人多力量大,集中一个村的人力物力,大家伙的利益捆绑在了一起,应该会有好的经济效益,不过搞集体有个缺陷,那就是怕责任不明、分担不清,如果管理不善就容易重蹈公社大队的覆辙;个人家庭模式那是投资小见效快,风险也小得多,更容易让农民体会到改革政策带来的实惠。以我个人是意见,那就是这两种模式应该同时并存,达到互补互惠。” 谢乡长听完后笑了笑,打了呵欠说:“时间不早了,开了一天会真累啊。”说着就要去洗漱,杨陆顺赶忙说:“谢乡长,你坐,我把热水打进来。”提着水桶就出了门,一会儿提了桶掺兑好了的热水,殷情地倒在脸盆里端到谢乡长面前,谢乡长微笑着说:“谢谢你啊六子,你也一起洗洗吧。” 杨陆顺从包里拿出毛巾就着水桶洗脸洗脚,见谢乡长一脸舒服地烫脚,牙一咬,期期艾艾地说:“谢乡长,我我有件事请你帮帮忙!” 谢乡长说:“哦,什么事,看我有能力帮得上你不。” 杨陆顺也没心思去琢磨,赶紧说:“谢乡长,其实不是我个人的事,也是一朋友拜托我帮忙,可我能力有限帮不上,就只好麻烦你了。文化站的叶祝同,他爱人周可本是在小学部教书,也许是觉得个人水平还可以,就想进初中部,新平中学的叶盛校长还是蛮欣赏周老师的,也曾向文教局递了请调报告,想把周老师调进初中部,可惜局里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没批复。我也是觉得周老师不去教初中挺可惜的,所以就冒昧地请你帮帮他们了。”一口气说完这番话,杨陆顺的脸早已经涨得通红,鼻子尖尖上居然冒出了汗珠儿。 谢乡长一听是叶祝同家的事,不由警觉起来,那叶祝同主动把新房子让给自己却没提任何要求,原来早就预谋好了的啊,我说天下怎么有这么好的事呢,居然还搬动杨陆顺来当说客,那周可虽然三十多了,可也还丰韵不减,难得一幅好贤淑的气质,实在是我见尤怜,不过我爱人也在小学,如果我贸然去帮忙,怕是那黄脸婆起疑心,这杨陆顺无缘无故白送我价值几百的家具摆设,难道他得了是得了叶家的好处不成?要说出面找文教局调动个人其实简单,好歹我在文教线也工作了多年,那马爱民个我关系还蛮好,问题是那叶祝同何不直接找我呢?看来老卫还真没看走眼,叶祝同也不是什么好人,只怕这也是杨陆顺不去求老卫却来求我的原因吧想到这里,他笑了笑说:“哦,那周可真有你说的那么好吗?如果真是有真才实料,我是愿意成人之美的了。” 杨陆顺眼巴巴地等来了这么句话,不禁喜出望外,连声说:“谢乡长,有你出面帮忙那这事不就成了?太感谢你了,谢谢。我一回去就把这好消息告诉叶祝同和周可!” 谢乡长还是一脸招牌似的微笑,摆摆手说:“六子,谢谢就不用了,我这也算是为新平中学输送了个人才嘛,适材而用是我一贯的原则嘛!”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