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一)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4696字

饭后众人没有散去,在莫见评的带引下去了金桂圆酒店的舞厅,在杨陆顺眼里这诺大的舞厅装饰豪华,贵气逼人,前面低洼处应该就是跳舞的舞池了,不知道是什么铺就的地面,在五彩灯光下烁烁生辉,爵士鼓、电子琴等乐器安静地放置一隅,这就是区别,一般小舞厅基本是用喇叭播放音乐,高档的舞厅就是乐队伴奏了。原本招待跳舞客人的小圆桌、皮沙发被移到了墙边,中间摆放了一张长方型大桌,周围不多不少二十张椅子。舞厅里静悄悄的,只有服务员在麻利地上着果品摆饰和酒水饮料。 杨陆顺好不奇怪,随大家坐下后轻声问身边的伍辉,伍辉笑着说:“是袁总包了场,让我们好生聚聚,只管包舞厅就花了这个数,不包括酒水果品哟。”说着伸出三个手指晃了晃,杨路顺再无知也清楚这代表了三百元,不由暗暗咂了下舌,把眼光望向笑靥如花、顾盼生辉的袁奇志。 众人坐下后并没马上开始舞会,而是开起了茶话会,用欧阳飞的话说这是酒会,因为桌上主要饮品的葡萄酒。 看得出这是袁奇志精心安排的,她也就成了这群人的中心焦点,其实当初在学校时她就是人们的焦点,走到哪里都以她为中心,事隔多年居然还是没什么改变。大家轻松愉快地交谈着,轮流着把自己的工作单位家庭情况简单说了说,男同学们都是名头显赫的单位,一个个口头显得很谦虚,可还是看得出他们的骄傲和自豪,欧阳飞就说:“我在单位是小字辈,承蒙领导看得起,到了我那里吃顿饭派个车还是做得到的,当然不能跟伍辉比,他是正科级干部,权力自然比我大得多了。” 伍辉也忙谦逊:“哪里哪里,我只是名头大而已,要说实权还是欧阳班长大,南风地区物资局局机关的副科长,何止是派个车那么简单哟。还有唐军兄,春江市商业局的局办秘书,也是路路通的人物啊!” 唐军更是含而不露,脸上的成熟与年龄完全不符合,有模有样地四方一揖,说:“在家靠父母,在外靠朋友,以后还请同学们多照应。” 婚姻情况就只有杨陆顺一个人结了婚,在玩笑声中杨陆顺好不尴尬,解释道:“我是农村子弟,家里的独子,父母年纪大了就急着抱孙子,俗话说孝顺孝顺,其实主要是顺冲老人,没奈何就结婚了。” 莫见评笑着说:“杨陆顺好艳福,他爱人真漂亮,我见过照片了,应该人比照片更漂亮吧!” 大伙就鼓噪着他讲恋爱故事,杨陆顺借口不想耽误其他同学讲话拒绝了。 女同学大多结婚育子,那年头大学生不多,女大学生更是稀罕,男人找爱人,都回选择各方面比自己稍逊的女子,就知道她们的爱人是多么的优秀了,不是身处好单位就是有一定的家庭背景,等她们把底子一露,又让男同学们好一顿羡慕。小麻雀觜快:“现在我们事业才起步,可各人有各人的造化,以后谁出息了,就得帮老同学一把,我想这也是袁总搞同学聚会的初衷吧。” 袁奇志一直很认真地听,见点到她头上,便笑着说:“我的本意还是想跟老同学见见,联络下感情。”说着水汪汪的眼睛随意溜过众人,最后停在了杨陆顺脸上,并展齿一笑,继续说:“三年同窗是我们的缘分,不能因为参加工作天隔一方就淡薄了,那多可惜呀。既然小麻雀说到了相互帮助上面,也是非常好的提议。如果以后我们在坐的人出了个大人物,何尝不是我们这届同学的荣耀呢。”她的眼光一直没离开,看得杨陆顺心跳加剧,不由低头猛吞了一口葡萄酒,却不留意呛着了,差点全喷了出来,还好赶紧捂住了嘴才不至于出洋相,仍把一张白净净的脸憋得通红。 袁奇志强抑着没笑出声来,就把话题往杨陆顺身上扯:“你们看杨陆顺,原来就是个闷头读书的书呆子,现在也成了一级政府的官员,真是前途不可限量呢。” 小麻雀也开玩笑说:“是啊,早晓得杨陆顺这么英俊潇洒,我当初就应该找他谈对象的!”她这话立即逗得大家哈哈大笑,杨陆顺忙摇着手说:“那我不敢高攀!”却无人注意袁奇志神情有丝黯然。 欧阳飞说:“小麻雀,你莫吃着嘴里望着锅里,你爱人我可是见过的,身高一米七五,那确实是相貌堂堂,仪表不凡,而且还是地区人事局的办公室副主任,我如果是女的,哭着喊着要嫁给他呢!”大家又是哄然大笑,一扯到男女关系上,大家的话就多了起来,你一句他一句没完没了,渐渐地也就分了群,女人凑一起说女人的话题,孩子长得怎么样、婆熄小姑关系处理得好不好、再就是穿什么衣服好看等等。 男同学在一起无非就是谈论社会上的改革情况,发表自己对时事的见解,说说自己单位上见闻趣事,少不了相互个位相互吹捧,倒把杨陆顺这个基层干部撇在一边。 杨陆顺又再一次感受到了冷落,在老同学眼里,自己最终还是一个乡里人。听他们的谈话没有了当初毕业时的豪言壮语,尽是些升迁之道、为人处世之道,惟独没有人再提及为人民服务搞好国家建设,一副副嘴脸在灯红酒绿下显得那么龌龊猥亵,而袁奇志也扎堆在女人中间,估计也是谈些无聊世俗的话题吧。他无声地叹息着,又把一杯酒灌进了肚子,无奈葡萄酒甘甜清冽,麻醉不了他失落的情绪。 也许是他的沉默引起了旁人的注意,欧阳飞笑着说:“杨陆顺,我们缘分高啊,都在南风地区,我别的帮不上不,你乡里缺化肥等紧俏农资物品,我还是帮得上忙的。嗳,你们其他人还有什么门路没有,支持支持杨陆顺的农村工作嘛。”说着呵呵笑了起来,满脸的轻漫。杨陆顺连忙道谢,虽然心里不痛快,却也牢记了他的话,说:“欧阳班长,你可要说话算数哟,莫到时候我这农民兄弟真找到你那里,你倒问我是哪里来的泥腿子。” 欧阳飞似乎很满意杨陆顺的恭维,虽然嘴巴在回话,眼睛却望着其他人,哈哈笑着说:“看你说的,身份丢一边,咱们总归是老同学嘛。”他们几个又嘻嘻哈哈说笑什么去了。 莫见评一个人在忙着记录些什么,杨陆顺凑近一看,原来在整理资料,看来是要搞本通讯录。粗粗看去,其他同学基本都是在地区级、春江市工作,只有他是乡级单位的,嘿嘿,在学校他还算个优秀学生,到了社会走上工作岗位差距就凸现出来了,如果自己还是教师,只怕今天也没资格接受邀请了。其实这次也不应该来,唉,不是要给张老祝寿还真不愿意来的。他又悄悄觑了觑人群中最显眼的袁奇志,到底是个体老板,时时刻刻都显露着精明干练,他使劲晃了晃头,似乎要把不好的印象甩了去,可怎么也回忆不起当初的容颜,也暗暗警告自己已经结婚快要做爸爸了,不要再胡思乱想,这才恢复正常心态,没了顾虑便也从容起来。
大概舞会时间到了,从外面走进几个衣着统一的人拿起乐器,一个服务员走到袁奇志身边恭敬地说着什么,袁奇志只是点点头,那服务员走到乐队跟前说了几句话,乐队在爵士鼓点的引领下,开始了奏乐,舞会正式开始! 欧阳飞原来在大学就疯狂追求过袁奇志,现在她又单身一人没有顾虑,所以他第一个邀请袁奇志跳舞,袁奇志也不拒绝,两人脚步一滑就翩翩起舞,煞是优美动人,也把其他人是舞瘾勾了起来,恰好男女人数相等,男人就很绅士地邀请女士,小麻雀倒也不矜持,竟然主动邀请杨陆顺跳舞,在众人的笑声中跳起了慢四。好在杨陆顺受过沙沙的培训,不然真成乡巴佬了,舞步中规中矩很是潇洒,让不少女同学眼睛一亮。 单身美貌的女人是男人追逐的最佳对象,男人们争抢着和袁奇志跳舞,杨陆顺虽有心与佳人起舞,但自惭形秽不敢主动,可眼睛却不受控制地追寻着她的倩影,在闪烁地五彩灯光下,益发觉得她美貌异常,只可惜袁奇志似乎根本没注意到他是眼光,只是专心跳舞,偶尔与舞伴悄声说笑几句。 好容易一轮跳完,大家都已经是汗流夹背,纷纷脱下外套,袁奇志傲人的曲线又成了一道风景,男人们自然竭力保持风度,可无不偷偷觊觎着,小麻雀无不羡慕地说:“我的团支书,你是怎么保持身材的,看你的杨柳腰盈盈一握,有什么诀窍吗?你看看我,都快没腰了。” 袁奇志笑笑没言语,小麻雀冲着男人们喊:“看看你们的德性,女人们说话你们竖起耳朵听什么?没见过漂亮女人啊。” 男人都面露尴尬,欧阳飞漫声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小麻雀不给面子:“逑得到么你?当年你还没碰够壁呀。最听不得你们大老爷们酸了。”这下戳中了欧阳飞的心病,再怎么好风度也掩饰不下去了,可又发作不得,哼了一声转过了背,惹得女人们一阵大笑,袁奇志不免也有点羞涩,有意无意睃了杨陆顺一眼低下了头。 杨陆顺正好也在看她,不觉心头一空,眼睛再也收不回来。好容易等得音乐再起,欧阳飞又要去邀请袁奇志,小麻雀似乎在跟他叫劲:“欧阳班长,你这是第三次了,好歹也让大家伙都轮到吧,该杨陆顺跟袁书记跳了。老加什么塞啊!”说着就要来拉杨陆顺。 杨陆顺不愿意失了风度,便主动走出去邀请袁奇志,学着欧阳飞的姿势,微微一鞠躬伸出了右手,袁奇志便伸出左手任他握着,并肩走进了舞池。 小麻雀好象故意气欧阳飞,居然鼓起掌来,大家笑了一场也就各自找舞伴进了舞池。 杨陆顺轻握着袁奇志的手已经有点激动了,两人一搂抱,再被那幽幽的女人香一熏就晕乎了,失神刹那居然踩着袁奇志的脚,在女人雪雪呼痛声中才清醒过来,羞得脸红脖粗,好在灯光昏暗闪烁不易察觉,袁奇志从他僵硬的脚步就知道他紧张,浑然没了开始的潇洒,心里没由来一动,嘴里却说:“六子,你和你爱人也经常跳舞吗?” 杨陆顺听她提及沙沙,心里大是惭愧,可又很是感激,这么多年了,终于又听到她叫自己六子,声音都有点变调地说:“袁支书,我那乡下没什么娱乐活动,偶尔也跳一回。” 袁奇志叹息着说:“哦,难怪你的舞跳得那么好。” 杨陆顺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轻轻说:“袁支书的舞才叫好呢。” 两人各怀心事,直到一曲终了也没再说话。回到座位上杨陆顺就后悔了,他还没问给张老祝寿的事情,只好再等待时机了。 跳舞是件辛苦地事情,大家跳了两轮后都感觉到了累,坐下又闲聊了一会,莫见评安排了明天的活动,便散了去。 回到房间,杨陆顺洗澡后就准备休息,没想到莫见评准备了夜宵,把伍辉也拉了过来,说是三个好兄弟得好好喝次酒,一人一瓶春江大曲,不喝完不算朋友,一瓶酒完了,杨陆顺也醉了。 等杨陆顺清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走不到两步又恶心想吐,不由暗骂莫见评害人,抓过桌上的杯子狠狠灌了几口水,再次软倒在床上,明天就是张老的寿诞,可礼物都还没准备,真是喝酒误事呀,他使劲揉捏着太阳减轻头痛,房间里静悄悄的没人,看来莫见评去参加聚会活动了。桌上有碗饭菜,可现在的情况又怎么吃得下去?容不得他多埋怨,又昏昏沉沉地睡去。 等他再次醒来,已经是华灯初上,莫见评一个人在看电视,见他醒了笑着打趣他说:“看你高高大大,酒量却比不得我,怎么搞得好农村工作。” 杨陆顺埋怨道:“你还说,哪有你那样灌酒的,我昨天替你喝了不下二两,能不醉么?害得我都没替张老准备寿诞礼物!都这时候了,也没跟老同学们告别,失礼得很啊!” 莫见评从兜里掏出个小册子丢给他说:“这没什么,你醉了嘛,大家都来看了你,只可惜没一起照合影。这册子是大家的通讯地址,好生留着,多少也有点用处。至于明天张教授的寿诞,你就别操心了,袁奇志已经准备妥当。她今天回家看望父母,明天再来。饿了吧?洗个澡我们吃点东西,你都一天没进粒米了。哦,你先给张老打个电话,莫让老人等急了,下午我给张老提前打电话通知了的。张老还是蛮紧张你的,听说你醉了,很是担心。” 杨陆顺听了心中一热,鼻子酸酸的就想流泪,赶紧借打电话掩饰,电话一接通听到张老慈祥熟悉地声音,他的眼泪哗地就下来了,说话都说不完整。旁边的莫见评见了暗暗感慨:袁奇志真把他看透了,是个重情重义的好人。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