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二)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2383字

第二天杨陆顺早早起床,拉着莫见评在街口随便吃了点早餐就在酒店门口等候袁奇志,不过他有个疑问一直没问,那就是不清楚袁奇志为什么这么热心替张老祝寿,难道就是为了显阔气?这次同学聚会她就花费了两千多元钱,已经比他两年的工资还多,幸好袁奇志没有象某些暴发户那样沾沾自喜满身俗气。 正想着,一辆出租车直奔酒店而来,透过挡风玻璃两人都认出是袁奇志,袁奇志也没下车,招呼两人上车后就径直往长江大学而去。今天的袁奇志洗尽了脸上的铅华,穿了套白色的衣服,头发随意地披在肩上,让杨陆顺似乎看到了当年的心中女神,莫见评早就卖弄口舌地夸赞起来,袁奇志也不理会,只是回眸一笑,让杨陆顺失神了好一阵子。 到了张老居所楼下,出租车司机打开后备箱,杨陆顺见是一堆礼物,分成了三份,茅台就有六瓶,还有其他叫不上名的礼物,吃惊不小,他知道袁奇志准备了礼物,也没表示异议,是多少钱给她就行,可现在担心自己的钱够不够了,不由尴尬地瞅了瞅袁奇志,闷闷地提起礼品就往楼上走。 敲开张老的门,两年没见,老人似乎又衰老了很多,腿脚也没以前灵便了,杨陆顺眼睛就湿润了,他把张老俩夫妇扶在椅子上坐好,扑通跪下就连磕了三个头,在他心里张老跟自己父母地位等同。张老夫妇也是感慨万分,想到自己早丧的儿子,老泪滂沱,还是莫见评、袁奇志再三劝慰,三人才收住了眼泪,一叙师生情谊。 对于袁奇志和莫见评登门祝寿,老人虽然疑惑却也心安理得,眼前这三个学生,他曾经都是很用心的,何况人老就感觉寂寞,需要有人来看望,便也乐呵呵地跟他们说话,说起曾经的往事,气氛还蛮不错,只是老人知道杨陆顺提升为乡党委委员后,惋惜地说:“六子最终还是进了仕途,以你的性格品德,是一位好党员好干部,只是莫要太在乎虚名,实实在在替老百姓做点事就足够了。”对袁奇志辞职下海倒是非常感兴趣,问了不少政策方面的问题,袁奇志也耐心地一一回答,对于莫见评,老人就没怎么多问,只是要他多些点反映老百姓疾苦的文章。 老人忽然问及杨陆顺的书法,顿时把杨陆顺问红了脸,支吾着不知道如何回答,老人便让杨陆顺去书房写个寿字,杨陆顺捏着笔下了好大的决心才勉强写了个行书带草的寿字,看得老人直摇头,说:“笔锋驽钝、运转无力、心浮气躁、毫无章法,你是荒芜了呀!” 袁奇志抿嘴直笑,说:“张老,莫怪杨陆顺了,他现在大登科又小登科,仕途亦是一帆风顺,您也说他是好党员干部,心思自然都用在工作上去了,哪还有时间练书法呢。” 这话倒是让张老点头不已,也就不再批评。莫见评还是说了此行目的:“张教授,听说现在专科可以升本科了” 张老笑了笑说:“没问题,去年就可以了,我以为你们都不需要呢。带着你们的文凭直接到系里办就可以了,不过要脱产学习一年。” 莫见评说:“就是这脱产一年麻烦呀,我跟单位请假,不批哟,您看有什么办法不脱产学习就可以专升本吗?”
杨陆顺看了看袁、莫二人,感情是为了文凭的事才给张老祝寿的呀,看来把自己拉着来,无非就是认为我跟张老感情深,张老不好拒绝吧?心里就有点怪怪的。 袁奇志也不说话,这是拿眼睛看杨陆顺,希望他也说几句好话,毕竟杨陆顺要专升本,脱产学习也麻烦。可杨陆顺就是不说话,脸色也沉了下去,心里暗暗焦急。 好在张老沉吟了一会,说:“这也不是不行,小莫在春江市还好点,六子与小袁就麻烦了,我帮你们想想办法,估计也行得通。你们回去后就把文凭给我,六子可以寄来。” 袁奇志赶紧说:“谢谢张老,如果需要什么费用,您只管找小莫,我们三人反正是一起。” 莫见评也松了口气,说:“张老,我把电话留在您这里,您有什么事只管电话叫我。”说着把名片掏出来,恭恭敬敬地放在张老身边的桌子上。 张老便跟杨陆顺拉起家常,袁奇志陪着张老的夫人说话,倒是把莫见评冷落在一边,这小子也机灵,跑到厨房跟保姆一起择菜帮厨,倒也免了尴尬。 吃过中午饭,莫见评借口单位有工作就离开,张教授夫妇俩都有午休的习惯,外面里只留下杨陆顺和袁奇志,杨陆顺虽然有点气恼袁奇志不是诚心来祝寿,可自己的连襟家强还在她公司工作,感激地说:“袁支书,谢谢你收留魏家强。” 袁奇志笑笑说:“六子,说谢谢就见外了,出门在外,老乡就是亲人,何况还是你的亲戚呢。” 杨陆顺说:“袁支书,当然要谢谢你,魏家强在家养妻儿不活,是没奈何了才去深圳的。他那德性我最清楚,难为你给他开那么高的工资”不知道怎么的就在她面前说起实话来,等感觉不对头时,话已经出口,真要让家强因此受了冷落,就有点对不起人了。 袁奇志笑着说:“我是按劳付酬,虽然当初聘请他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不过魏家强还算有点能力,对得起我支付的工资。怎么样,比你这副科级干部的收入高吧?” 杨陆顺点点头说:“是啊,家强到你公司上班时间不长就给家里寄了一千元钱,呵呵,我一年满打满算也就一千多块呀。” 袁奇志抿嘴笑了笑说:“当初我求你帮我一起开公司,你舍不得国家的铁饭碗,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我正要开拓市场,需要更多人才,怎么样,去我公司当副经理吧。工资是魏家强的好几倍哟。” 杨陆顺楞了楞,笑着摇了摇头说:“要那么多钱有什么用呢?我现在生活安稳,沙沙也怀了身孕,怕是离不开了。”说到孩子,他就抑制不住兴奋! 袁奇志眼里闪过一丝哀怨,但转瞬又消失了,含笑说:“那恭喜你了,六子,我以前听说你有个义子,在海南岛参军吧?” 杨陆顺这时心情大好,笑着说:“你是说杨小标吧,那小子不错,给我争了气,现在已经当上了班长,两年多没见那小子,长得比我还高大健壮,还真想看看那孩子!” 袁奇志说:“那我请你去深圳看看特区的发展情况,顺便你也可以去看看小标,好不好?”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