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一)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2348字

生平第一次乘坐飞机的杨陆顺既惊喜又惶恐,强做镇定地尾随袁奇志进了机舱,手忙脚乱地把两人简单的行李塞进行李架。机舱里有点闷热,杨陆顺木偶般在袁奇志的指点下坐在了窗口的位置,不由把脖子下紧紧的领带拉松,重重地喘了口气,暗暗感激她的心细,从万米高空俯瞰祖国大好河山是多么令人激动神往的事情啊。 杨陆顺见袁奇志微微阖着双眼养神,似乎有点疲倦,也就没出声打扰,只是好奇地伸长脖子四处观望,见上机的乘客没几个年轻人,大多数是中年人,从穿着举止看得出应该是领导干部,而且有一个半老头子似乎有点身份,好几个人面带谄笑地拱卫着他,心也不免得对身边的漂亮女同学刮目相看,他也清楚坐飞机需要副团级干部证明才可以购票的。 其实别人也在猜测他们俊男靓女的身份,不过大多数人一致认为是小伙子攀上了高枝,明显从那小子脸上看得出是头一次坐飞机,虽然身上的西装笔挺,人模人样,可那双漂浮不定的眼睛就暴露出底气不足;而旁边那靓女就高雅得多了,只凭那份端庄和从容,至少也是个厅局级家的子女。气质这玩意是假装不来的,要不怎么说穿上龙袍也不象太子呢。 随着发动机加大轰鸣,飞机慢慢开始滑向跑道,稍微停留,在剧烈地轰鸣声中,飞机开始了加速,巨大的牵扯让杨陆顺猝不及防,慌乱中一把抓住了扶手,连把袁奇志放在扶手上的小手一同握住也没注意,飞机在颤抖中腾空而起,杨陆顺只感到一阵晕眩,耳鼓嗡嗡做响,甭提多难受了,耳边忽远忽近传来袁奇志的声音:“六子,感觉耳朵不舒服,就张开嘴,做吞咽状,会好一点。”杨陆顺也顾不上说谢谢,连忙照做,果然好了很多,可心子仍旧在扑通扑通狂跳。 袁奇志看着眉头紧皱脸色苍白的杨陆顺,感觉被他抓住的手生痛生痛,也不知道这傻小子用多大气力,抽出推了他一把说:“好了好了,现在已经平安起飞了,你做几次深呼吸,调匀呼吸就习惯了。” 杨陆顺这才连忙打开眼睛,尴尬地说:“第一次坐飞机,跟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难受死我了。”瞥眼见她在揉发红的嫩手,歉意地说:“对不起啊,刚才心一慌没注意,捏疼你了吧?” 袁奇志轻轻咬着嘴唇儿,笑着说:“你比我强多了,我第一次坐飞机吓得要死,还晕机呢,如果你心里做涌想吐,喏,这里面有卫生纸袋。”用手指点点了他面前的座椅靠背。其实她第一次坐飞机兴奋好奇多过恐惧,也没呕吐,只是见他如此狼狈,给他面子好心提醒。 杨陆顺听后心下释然,看来头次坐飞机是有点不适宜。虽说心里有点烦闷感,稍忍一下就过去了,应该不会呕吐的,不过他还是照指示看了看兜里的纸袋,说:“看样子我挺的住,给民航节约这个纸袋。” 袁奇志有心跟他多聊几句,机舱里嗡嗡直响,说话得大声,挺费力,她倒不介意两人凑在一起,可就是喊得嗓子痛,便指了指舷窗说:“六子,那你看看机外的风景,我就闭目养神。” 杨陆顺早就想看了,还在暗暗后悔自己胆小怕事,没见到飞机起飞的情况,也不罗嗦,径直把脸贴在舷窗上张望起来。
袁奇志又是抿嘴直笑,毕业三年了,好多同学的身影渐渐在她心里淡了去,只有六子憨呆木讷的神情一天天堆积,甚至还时不时闯进自己的梦境中来,以为结婚后的男人会更懂得欣赏女人,可这家伙还是跟从前那样,在自己面前害羞,他的眼神不同其他男人那样的粗鄙无礼,总在自己胸前晃来晃去,看得让人恶心想吐,打什么鬼主意不用脑子想也知道,不过他还是被自己的美丽所震惊,他见我的第一眼就已经完整地表露无遗了。这次费这么大功夫搞什么同学聚会,什么联络感情、什么专升本都是次要,最重要的就是能跟他好好相处几日,也算是回报他暗恋自己几年的情义了,要是六子不是农村的多好,这样的男人才是女人一辈子的依靠。可他真要是城里的,只怕也没了那份独特的气质,他现在过得幸福而美满,又将做爸爸,我这样会不会破坏他的生活呢?也许我这离了婚的女人根本就引不起他的兴趣了。一想到从前失败的婚姻,眼泪立即涌了出来,使她黯然神伤。 杨陆顺却丝毫没有察觉,眼睛贪婪地俯瞰着窗外广袤的大地,尽情地任思绪飞扬。只可惜一个半小时的行程转眼即逝,飞机稳稳地降落在了广州机场,让杨陆顺大呼不过瘾。 下了飞机,两人循着出口往外走,杨陆顺眉飞色舞地说:“嘿,还是这现代化的飞机好,坐特快火车得三十多个小时的路程,现在只花了不到两小时,看来有钱还是好啊。” 袁奇志幽怨地看了他一眼说:“你停下。”杨陆顺愕然止步,却见她款款上前,替他把拉松的领带系紧,又轻轻拂去肩头的头发,俨然象妻子对丈夫一样尽心,闻着鼻端沁人心脾的清香,杨陆顺羞涩而感激地说:“奇、奇志,谢谢你,我这人就是有点马虎。”说老实话叫她奇志还真拗口,远不如叫袁书记还得顺口。 袁奇志仔细打量了一番,又伸手把他的头发顺了顺,才说:“现在知道有钱好了呀?那当初请你到我公司帮忙,怎么又不肯屈尊呢?怕是看不起个体户吧?!” 杨陆顺似乎有点不习惯她的亲密举动,不由把头往后仰了仰,憨笑着说:“莫误会我了,当初不来帮你,主要是家里有老父老母,我得在膝亲尽孝,还请袁书记原谅啊。” 袁奇志听他又在书记书记的叫,白了他一眼说:“知道了,杨陆顺委员!”说罢当先就走,杨陆顺一脸尴尬地紧跟在后面,出得闸口,就见一中年男子满脸笑容迎了上来说:“袁总,一路辛苦了,咦,你的行李呢?” 袁奇志说:“我老同学帮我拿着的,老温,这是我大学同学杨陆顺。” 老温赶紧从杨陆顺手里接过行李包,说:“欢迎杨先生到深圳观光!” 杨陆顺诧异地说:“先生?我认为叫同志比较合适。老温同志,你说呢。” 老温是个憨厚人,只是笑着点点头,说:“袁总,你稍等片刻,我把车开来。”就拧着包小跑着去了停车坪。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