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二)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2917字

眼见得袁奇志似乎也累了,杨陆顺说:“奇志,东西买得差不多了,去你公司看看,顺便我也见见魏家强。”他这是逃避之辞,这小女人的一颦一笑着实有着对男人不可抗拒的诱惑力,他自忖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沙沙怀孕后就一直没有了房事,为了宝宝的健康孕育,他强忍着生理需求克制着,就连沙沙也佩服他的忍耐力,他不想做出对不起沙沙对不起家庭的事情,见着魏家强借了钱还给奇志赶紧离开的好。 袁奇志小鸟依人般挽着杨陆顺,小脑袋靠在他肩头,从鼻腔里发声娇腻地应着:“嗯,那我们去公司。” 杨陆顺只觉得这女人柔弱娇臃,竟然有种想拥她入怀好生呵护的冲动,他深吸一口气,说:“奇志,我想明天就动身去海南岛看小标。” 袁奇志以为他是客气之词,瞟了他一眼说:“六子,不急了这一两天呀,深圳还有好些地方没去玩呢,你难得来一次,我陪你玩个痛快。” 杨陆顺说:“家里工作忙,农村里事不少,得赶紧回去,我这也算是违反了纪律,领导也是体谅我才准假我去看小标的。” 袁奇志自有盘算,她知道六子是个心肠软的好人,怎么着也不会说走就走的。 在小轿车上,两人都无心说话,深圳市区的大街宽敞整洁,一会儿就停在了一幢高楼前,杨陆顺见也是间大商店,便心有疑惑,跟着袁奇志进了电梯,上了六楼,这才是到了袁奇志的“东方明珠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公司门前当先是一个接待台,里面一位面貌娇好的女接待员赶紧起立,微一鞠躬神态恭敬地说:“总经理您好!” 袁奇志神态端庄不失严谨,微笑着说:“这位是杨先生。”女接待员同样微微一鞠躬说:“杨先生您好,欢迎光临!” 杨陆顺没来得及说话,袁奇志说:“杨先生,请里面走。”两人并肩往里走去。 一路行去,诺大的办公室里井然有序忙而不乱,过道边的职员纷纷起立问候袁总经理,个个神态恭敬,而袁奇志仅仅点点头,连个笑脸也吝啬得给。杨陆顺感觉袁奇志这经理在管理上肯定有一套,没有她这总经理在,职员们照样勤奋工作,没有偷懒闲歇的,在他记忆里,坐办公室的人都是一张报纸一杯茶,要不就是三五几人扎堆聊天,哪里会象这样埋头工作的呢。这里的办公室也很奇特,好几张办公桌拼凑在一起却又用护板隔离开来,形成一个独自的小空间,这也是为什么只有过道边的职员才知道袁奇志到来而其他人却茫然不知依旧埋头工作了。放眼望去,几张门紧闭着,上面挂着部室名牌,偶尔有职员拿着文件夹去敲门,看来是部门负责人的办公场所,财务部的门忽然开了,里面出来个神态狼狈的小伙子,垂头丧气地捏着一迭单子站在门口发楞,估计是出了什么差错吧? 杨陆顺随着袁奇志进了早就有人打开门恭候着的总经理办公室,外间只是秘书室,几张沙发摆在墙角,里面才是袁奇办公的场所。 杨陆顺一踏进办公室就感觉到了不同,并不是豪华摆设让他有此感想,而是处处体现了主人的高雅风范,与其说是办公室还不如说是书房贴切,三个大书橱里面摆满了大部头的精装书,一个仿古的古玩架上摆放着各式精美的瓷器,墙上挂了几副水墨字画更是画龙点睛神来之笔。杨陆顺不禁叹道:“大开眼界,办公室居然还可以布置成这样,奇志不愧是长江大学的女才子!” 袁奇志会心地笑笑,并没急着招呼他坐,第一次到她办公室的人都会被她古朴典雅的布置所吸引,见他对这精美的瓷器啧啧称赞,说:“六子,你也喜欢瓷器?这都是民间之物。” 杨陆顺奇道:“民间之物?”袁奇志点点头说:“是呀,虽然不是古代文物,不过也有晚清民国时期的精品。你在乡村,应该也会有所发现收获的。我这些都是朋友赠送的,如今生活好了,不愁温饱就开始附庸会雅,好些人就看中了人们的心态,到乡村收集些散落之物,倒也蛮有市场的。”
杨陆顺接过秘书小姐递来的清茶,呷了口满嘴透香,笑着说:“袁总经理,你好会享受啊!” 袁奇志摇了摇头说:“我这算不得什么,我也不喜欢奢侈浪费,这些年我算是见识到朱门酒肉臭了。” 杨陆顺说:“袁总,把魏家强叫来吧,今年春节他都没回家,在为你这资本家聚敛财富呢。” 袁奇志掩嘴笑了起来,走到门口说:“小孙,你叫业务部魏家强来。” 没过半分钟,小孙就在门口说:“袁总,魏家强昨天就与业务部张副经理到广州出差了,最快也得后天才回。”说完就关上了门。 袁奇志心里一阵窃喜,却装出无奈地说:“六子,这就没办法了,我也不知道魏家强出差了。要不这样,明天我陪你一起去海南岛看你干儿子,顺便游览下海南风光,好不好?” 杨陆顺原本是籍口避开她,没想到弄巧成拙,又给她早了个去海南岛的借口,看着她一脸欢笑,不禁瞠目结舌,慌忙说:“老同学,你这么大公司只怕离不开你的管理,我一个人去看小标就好。”他当然不敢和这女人一起去了,小标那孩子已经把沙沙当亲娘看,让那小鬼知道了,只怕转口就会告诉沙沙,那就天下大乱了! 袁奇志何尝不清楚他的心思,说:“六子,那这样好了,我们还是一起去海南岛,你去见干儿子我就不跟着你,好不好?”她这么一说还让杨陆顺不知道怎么拒绝才好,看着袁奇志得意洋洋的神气,心知又被这古怪精灵的女子耍了。 门口传来轻轻的敲门声,袁奇志微微蹙眉,说:“进来吧。” 门开后杨陆顺转头一看,是个穿着时髦长相漂亮的女人,脸上带着高兴地笑容说:“袁总,这么快就从春江回来了啊。这位先生是?” 袁奇志说:“这位是我的老同学杨先生。” 那女人冲杨陆顺媚笑着说:“哦,杨先生呀,您好。我是公关部经理,你就叫我美华好了。”杨陆顺只得站起来问候她,还握了握手,感觉这女人有点轻佻,竟然握手时用指甲挠了他的手心。 袁奇志说:“美华,有什么事吗?” 美华笑着说:“袁总,大好事,刘公子在珠海的,说是明天上午就来见你,他还告诉我,这次给我们公司带来了大业务!” 袁奇志惊讶地问:“美华,刘公子怎么知道我回来了?”立即咬牙切齿地说:“肯定是你通风报信的吧!” 美华还自以为立了大功,忙说:“其实你去春江是当天刘公子就来了,见你不在很是遗憾,这不一直在珠海等你回来,还说就大业务给我们公司做,我当然不敢大意了,这不我听说你回来了,马上就给刘公子去了电话!” 袁奇志气得几乎咬碎银牙,可又不好在属下面前表露,只是淡淡地说:“我知道了,刘公子的电话还接得通吗?” 美华说:“袁总,没问题,他在宾馆里玩牌,号码没带来,我马上给你拿过来。” 袁奇志说:“算了,去你办公室打吧。老同学,你坐会儿,我去去就来。” 杨陆顺点点头说:“你忙你忙,正好我仔细看看这些瓷器。”杨陆顺确实是喜欢这些式样古朴形态各异的瓷器,一件件晶莹剔透,要是摆几件在自家的客厅里,不也能增加点文化氛围么,比那些商店买的花瓶强多了,既然她说在农村有,那也多留意留意,记得以前爹娘家有个鼓花瓶很好看,说是打地主老财的时候分的,后来是三姐结婚后要了去,不知道还在不在,算年份也是民国时期的瓷器了,他正一件一件欣赏着,袁奇志去而复返,可脸色象挂了层严霜,砰地关上门,一言不发地坐在沙发上直喘气。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