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二)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3652字

杨陆顺没有打断她的话,静静地听她叙述着,当他听到“六子,你知道吗?我其实很早很早就喜欢你了,我知道你也是喜欢我的,只有在看我的时候,你落寞的眼睛才有生气,你木讷的表情才会生动我恨你当初为什么要自卑,为什么不敢拿出男子汉气概大胆追求我,也许也许当初你只要轻轻对我说声喜欢我,我我都会应允你,再穷再苦也会跟你一辈子,我又恨自己为什么要顾作矜持、为什么要装出一幅冰清玉洁的高贵气质,如果我能主动点,能用自己的心怀化解你的紧裹在外表的坚冰,也许现在我们有了爱情的结晶!”他的眼睛迅速地湿润了,心里在呐喊:“天啊,原来她是喜欢我的,原来是因为我的懦弱自卑,才导致她今天不幸的婚姻!我作了天大的孽啊!”可他又立即清醒过来,喃喃地说:“迟了,迟了,我都要做爸爸了。” 袁奇志以为这番话会使六子不顾一切地拥吻自己,乍一听他自言自语说要当爸爸了,火热沸腾的心犹如倒浇了一桶冰水,顿时凄凉彻骨,满满一杯酒径直灌入了喉底,呛得涕泪交加。 杨陆顺悚然惊醒,见她神色凄凉大口喝酒,赶紧夺去她的酒杯,扯了卫生纸巾胡乱替她擦拭起来,袁奇志猛得倒在他怀里失声痛哭着,犹如杜鹃啼血,声声不息。杨陆顺心里一软,轻轻环着她的身子,任她尽情宣泄。良久良久,才止住哭声,可仍旧在抽泣着,偎依在怀里不愿意起来,杨陆顺柔声说:“好了好了,别哭了,哭伤身子就不好了。” 抽泣声渐止,袁奇志慢慢支撑起身子离开了六子的怀抱,用纸巾仔细地擦干净脸儿,看着六子怀里湿了一大片,歉意地说:“六子,对不起,弄脏你的衣服了,我看我是喝醉了。我去休息”说着站了起来,还没迈步就一个趔趄,唬地杨陆顺一把拉住了她,眼见得她面红耳赤眼波迷离,站都站不稳又怎么上得楼,杨陆顺一咬牙搀着她说:“你坚持一下,我送你上楼。” 袁奇志似乎浑身脱力,软软的吊在杨陆顺胳膊上,脚步都不知道迈开,杨陆顺只得蹲身抄起她的双腿横抱起来,快步上了楼。 打开房门,杨陆顺就闻到一股子如兰似麝的香气,只有床头有盏萤火虫般的小灯,他把袁奇志轻轻放在床上,长出了口气,就准备直腰离开。 没想袁奇志两条手臂如灵蛇般缠在了脖子上,一使劲就把猝不及防的杨陆顺拉倒在自己身上,火热的红唇噙住杨陆顺的嘴吮吸着,杨陆顺一惊想挣起来,双手不偏不倚就握住了两座山峰,立马松手,砰地又死死压在袁奇志身上,压得她从鼻息里发出一声浓腻悠长地嗯音,松开嘴喘息着呢喃:“六子,你你压痛我了。”可一双手却死死地搂住他的脖子不放,生怕一松手幸福就没了。 这一声呢喃如天籁之音,再坚强的意志也随之瓦解崩溃,杨陆顺禁闭已久的**随着汹涌而来,他闷哼一声就贪婪地搜寻着,一双手也肆意探索着,袁奇志更是敞开心扉抛除矜持曲下承欢,一时间满室春晖,旖旎缠绵。 良久,在昏暗中紧紧搂抱在一起的人缓慢分开了。 “六子,你觉得我好吗?” “好!” “好在哪里?” “哪里都好!” “你会认为我放荡吗?” “是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 “六子,别这么说,我我是心甘情愿的,六子,我好爱你!” “” “六子,你心里会有我吗?” “我心里一直有你,有时候想你想得好痛!” “六子,愿意跟我永远在一起吗?” “” “六子,我是说着玩的,你别往心里去啊,我这残败之身,是配不上你了。不过没关系,只要拥有就足够了。六子,再好好亲亲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杨陆顺成沉睡中惊醒,只觉得身边有一具柔软温暖的**紧贴着自己,他侧脸往去,一双略带红肿满含羞涩柔情的大眼正凝视着他,美艳得令他目眩,不是袁奇志又是谁?刚想开口说话,一只小手掩住了嘴唇,只觉得身上一凉,原来是她掀开了覆盖在两人身上的薄被,她缓缓坐了起来,把妙曼婀娜的身子全展现在眼前,室内灯光柔和,光线在她凹凸有致的身上留下些许阴影,婉若象牙玉石。 只见她满脸娇羞,眼波流转,时而俏睨别处,时而与己相顾,轻启红唇说:“六子,你好好看我,把我的全部好好保留在你记忆里吧。” 杨陆顺鼻子一酸,艰难地说:“奇志,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她先是深深地注视着他,俏脸飞红,然后婉尔一笑,露出了糯米细瓷般的牙齿,轻声说:“六子,你才是真正对我好哩,是你让我尝到了爱情的滋味,尝到了做女人的幸福,如果早知道跟喜欢的人一起这么快活,打死我也不会嫁别人了。”她抓起他的手轻轻放在自己雪白的胸脯上揉着,闭上眼睛呢喃着:“六子,再爱我一次好么?外面的天都快亮了”
杨陆顺再次从睡梦中醒来,身边空空无人,只听到浴室里哗哗的水响,他略一动身,只觉得浑身酸麻,看来昨晚操劳过度了,他自己也不知道梅开了几度,只记得自己完全沉沦在无边的**之中,一味地索取索取再索取冲刺冲刺再冲刺,他有种莫名的兴奋和罪恶感,那是与沙沙从没有的感觉,令他刻骨铭心,仙子般的暗恋情人在自己身下婉转娇啼,何等快哉!低头望着狼籍的床上,也不禁为自己的荒唐而赧然。他挣扎着去看床头柜上的手表,居然显示是十一点多,看来今天去海南岛是不成了,他想走却又留恋着,一时间楞在了那里。 袁奇志从浴室出来,见杨陆顺看着手表发呆,心下也是凄然,张嫂是不得已才唤醒自己,原来公司打来多次电话,说刘公子等得快发脾气了,要不是美华温言软语卖尽风骚,只怕就找上门了。她只觉得眼泪直往外冒,强忍住了,把自己觉得最温柔的笑展现在脸上,才说:“六子,你醒了。” 杨陆顺慌忙把薄被掩住下身,说:“是啊,醒了,你比我醒得还早!”却见袁奇志全身**着,晃眼的雪白中一点漆黑煞是夺目,赶紧把眼睛移到别处,袁奇志走到床前,拉着他说:“六子,我帮你洗洗,等下就要吃饭了,我可是饿得咕咕叫了。”也不容他推辞,使劲就把他拽进了浴室,杨陆顺惊慌失措,还不忘用只手遮掩下体,逗得袁奇志咯咯娇笑,在莲蓬头下,杨陆顺被袁奇志抚遍全身,再怎么遏止都不起作用,男人的标志又重新昂起,袁奇志含羞带笑地说:“六子,你好强壮,可惜我满足不了你了,你把我下面弄得好痛好痛,要不我我用嘴帮你好不好!” 杨陆顺又惊又喜,他知道有这一出,可沙沙总嫌脏不愿意,没曾想奇志会这么体贴他,哪里还会拒绝,又听奇志说:“我也不怕你小看我,什么都给你了还有什么说不得的呢?我从来没这么主动过,自然也不会与那个人这么做了。离婚后,我闺房寂寞了就想你,幻想着跟你好,什么方式我都想过,而且、而且我还看过不少香港那边的三级色情片子,为的就是想着哪一天跟你好时,要把你伺候得开心。”说完就蹲下用嘴去满足六子,只让六子幸福得恍然天上人间! 好容易两人郎情妾意穿戴整齐下了楼,张嫂的饭菜都快凉了,杨陆顺见她眼下大青,怜惜地说:“奇志,都是我不好,看把你累得一夜没休息好,眼圈都青了,来喝点汤,张嫂说今天炖的人参燕窝汤最滋补人了。要不今天怕没精神去海南岛了。” 袁奇志没来由心里一酸,眼圈立即就红了,六子这是第一次全身心地关心他,也许只是这会儿他心里没有了爱人和未出世的宝宝,合着泪珠儿喝下了六子亲手盛的汤,只唯愿时间就此停顿,又恨不得丢下辛苦两年的公司与六子长相厮守,可六子愿意抛弃糟糠、抛弃即将出生的宝宝吗?她鼓起勇气,颤声说:“六子,我们永远在一起,好吗?” 杨陆顺看着涕然泪下的奇志,听着悲情切切的哀求,刹那心荡神摇、眼饧骨软,失口就要答应,猛地想起家中老父老母娇妻幼儿,更如一桶雪水从头浇到脚,手一颤,晶莹的象牙筷子掉落在了桌上,挣扎几许,缓缓摇摇头闭上眼睛,几滴男儿泪滚落下来。 袁奇志虽然黯然神伤,却还是宽慰他说:“我是开玩笑的了,如果你抛妻弃子,跟那些猥亵男人一样,也就不是我爱的杨陆顺了。来,我们吃饭。”话已至此,奇志夹了菜给六子,说:“本来我想陪你去海南岛看你家小标,可临了公司有大事处理,我就不陪你去了。你的行李我已让张嫂整理好了,饭后老温就会来,他负责跟你跑几天,路上住行由他安排,你就好生跟孩子团聚。我怕这两天就要到外地出差,老温会直接送你去广州市,他有熟人,买火车票也方便。六子,我们以后有缘再聚了。” 杨陆顺听她说不陪自己去海南岛,心里猛地空洞了许多,沉重地点了点头,说:“奇志,是我对不起你。只是没见到魏家家强” 袁奇志知道他的意思,幽幽地道:“六子,还提什么钱不钱的,只要你愿意,我全部都可以给你了。我知道你不愿意欠我是情,可我们都这样了,还有什么欠不欠的呢?如果你心里还有我,那你得空多想想我就行了,如果你还想跟我好,你你只管到我这里来,我会让你如昨天般快活。”两人凝眸对望,竟皆未避,久久不分。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Ps:各位大大,舍人第一写充满了**的章节,真不好写,我想表现袁与杨的孽缘不是只有欲而无情,相反我只想大大们从文里能体会出浓情而不是**。花了很久时间去修改,尽量祛除艳情保留真情、深情,不知道大大们满意否?.
隐藏